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粗糙的舌头伸进花唇H:嗯少妇好紧好涨好烫

2022-08-05 17:56: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快!用缚魔索困住它!”小玉清府正殿之外,所思一行人正围着一团腥红的魔气苦苦挣扎。“不行啊大师兄,这魔气好像能腐蚀缚魔索。”其中一名弟子看着手中的

“快!用缚魔索困住它!”小玉清府正殿之外,所思一行人正围着一团腥红的魔气苦苦挣扎。

“不行啊大师兄,这魔气好像能腐蚀缚魔索。”

其中一名弟子看着手中的缚魔索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即将要腐化自己的手,瞳孔猛然收缩并嘶哑地喊道。

其余弟子一听,连忙往缚魔索上施加功力,企图控制它。

所思见状,急忙引剑斩断了缚魔索,然后飞至魔气上空,合掌施展净灵术。

“所有人立即散开!”

千万年来,净灵术在麒麟一族当中一直是斩妖除魔的制胜法宝,且所思又是麒麟一族当中的翘楚,所以,他的净灵术应该没有问题的吧。

果然,霎时之间,猩红魔气的周围便出现了两道天蓝色的光圈环绕在侧,光圈上带有明显的符文。

随着施术者法力的增加,光圈越收越紧,符文也越来越密,眼看那一团魔气就要被就此净化掉,弟子们也都松了一口气。

谁料“砰”地一声,那一团猩红的魔气像发了狂似的一下子挣开了光圈的束缚,将殿外所思一干人等震飞了出去。

所思也被弄得单膝跪地,手捂着心脉,咯了一口鲜血,血顺着素白的衣领晕染开来,冷峻的脸上写满了错愕。

“怎么会……”就在这时,那一团魔气忽然变换了形状,慢慢地幻化为了一面血红色的琵琶,“快,快退后,它发狂了!”

怎么会这样,招摇山上,他们带回来的不就是一团魔气而已吗?怎么如今变成了一面红玉琵琶,难道这才是它的本体?

小说

如今,红玉琵琶横在半空,魔气四溢,若再不把它降服,怕是会惊扰神座以及玉清天诸神。然而,令人头疼的还在后面。

变换成红玉琵琶的魔气突然奏响了一阵扰人心神的魔音,难听的音律从小玉清府传遍了整个玉清天,众弟子闻之心脉激荡,神识离体。

“啊~~大清早的吵什么?”

“弟子拜见神座!“

以往这个懒散的声音一出,他们的脸上都写满了痛苦,如今这个声音对于他们而言,却恍如天籁。

所思喜出望外,她这个时候醒,就代表着……

“所思,你们这是怎么了?”

殿中一缕皖蓝的仙气缭绕,而后聚化出一女子形象。

那女子打着哈欠移形换影至殿外,扫了一眼趴在地上了众弟子,以及半空中的红玉琵琶。

女子顿时来了精神,“哪来的妖物,敢扰了本座的睡眠,胆子不小嘛!“

女子缓缓地伸出手,像是在等待什么一样,而后,红玉琵琶被一缕强大的仙气包裹,慢慢地被迫朝女子靠拢。

能把所思伤成这样,此妖物也算有几分本事,不过可惜了。

当众人踉跄起身,红玉琵琶已经被女子握在了手里。

“哪儿发现的?“女子问道。

”禀神座,在招摇山!“

所思捂着心口,原本,他们按神座吩咐去招摇仙山试炼,可是回来途中却见林子魔气弥漫,便顺道收了回来。

不曾想这妖物戾气深重,竟如此不好驾驭,还要劳烦神座亲自出手。

“受伤弟子立刻前往暖阁疗伤,所思,你随我来!”

所思定了定神,手一挥抹掉了衣领的血渍,随女子一起进入了驭魔殿,望着女子纤细的背影,所思不觉有些丢脸。

“别在那羞愧了,替本座护法。”

所思一听,立刻盘腿坐好,女子将琵琶至于一八卦阵中央,抬手挥了一道,双眼微闭。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红玉琵琶又开始躁动不安了。渐渐的,魔音再度奏响,女子淡唇微张,哼,看你还能忍到何时!

“神座,它想跑!”所思睁眼,发现了它的意图。

“不,它已经跑了。”说罢,女子的头顶顿时聚起了一支凤翎。

所思一看,神识离体,她这是去追那魔物了?

魔物能突破九重天已经是极限,如今直达圣境四天,可见难缠程度。

这边,女子的神识一路紧追着红玉琵琶,不曾想,却追到了浩渺无际的大罗天。

琵琶闪身躲进了厚重的云层,女子双足落地,天青色衣衫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女子走了许久,始终不见琵琶的身影。

然而一转头,却瞥见了一个正在种树的衣衫不整的男子。

“喂,种树的,可曾看到什么东西经过吗?”女子有些急切地问道。

大罗天乃三十六天最后一重天,向来只有修为极高的神能到达这里,修为不够的便会受限制,无法进入。

即使进入了,也会折损仙力,致使昏聩,原形毕露。

可是,女子好奇的是,这个种树的男子是受了哪路仙家指引,才会在这里种树。

而且,她竟然感觉不到这个男子周身的仙气,莫非是那红玉琵琶所幻化而成?

“是不是,打几下就知道了!”女子邪魅一笑,手里的蓝羽凤翎便朝着那人打了过去。

若真是那魔物,被她的凤翎打到,可是会灰飞烟灭的。

没曾想,她的凤翎不仅没有伤到那人分毫,却不小心打在了那人所种的迷榖树身上。

小小的树苗还未长成,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在了男子眼前。

女子波澜不惊的眼里终于荡起了一层涟漪,迷榖树常年生长在招摇山上,为人做指路之用,这一切,一定不是巧合!

而正当女子想要进一步攻击时,男子的周围霎时围绕了一股强大的仙气,且还带着隐隐的怒气。

“如此精致的凤翎,却这般残忍嗜血,容不得一棵树吗?”女子的凤翎此刻正被握在男子手里。

“你伤我弟子时,便已经猜到会有这样的下场!”女子说。

“伤你弟子?有病!”男子错愕之中,将凤翎射出。

女子顺手接下,却一个闪身到了男子跟前。

正想将他制服,却在即将要扣住他脖子的时候愣了一下,怎么这么近也感觉不到男子周身的魔气,难道自己弄错了?

“姑娘,以神识对敌,竟然还能分心,好胆色!”

男子说罢,手已经轻松地扣上女子心魄之处,以示威胁。

可恶的丫头,竟然敢毁了他亲手种下的树,他一定要让这个没眼力见的丫头付出代价。

“种树的,你摸的哪里,你知道吗?”女子一个转身,迎头便给了男子一掌。

这个男人是不懂男女之别吗,衣衫不整也就罢了,竟这般色胆包天,真当她洛神是好欺负的?

男子似乎也忘了这个女子是女的,面颊微微泛红。

糟了,一心只想着给自己心爱的树报仇,却轻薄了人家,这要是传出去,他天帝的面子往哪搁啊?

“我不是故意……”

“去死吧!”女子张口,轻轻地吐出三个字。

随后,她手里的凤翎随着主人的意志化为一柄长剑,今日,管他是魔还是神,轻薄了她,便只有把命留下了。

不然,若是以后传到了她弟子的耳朵里,她的面子往哪搁?

不得不说,正打的不可开交的二人真的是出奇的心有灵犀。

而在小玉清府护法的所思却一直在观察着自己神座的脸色,红玉琵琶暂时退出了这二人的视线,往别处飘去。

“真是不留情面,看来本座得拿点儿真功夫了。”

随后,男子罡风一扫,瞬间云开雾散,头上的白玉簪子别在了似散非散的墨发之上。

女子由于以神识对阵,本身就有点吃亏,如今也被逼得节节败退,差点儿没站稳。

没想到,这个男人修为如此醇厚,若是她本尊在这,估计也就打个平手,更何况现在她是以神识对抗,形势简直不利到了极点!

“姑娘这是还要继续打吗?”

男子掸了掸自己的衣袖,以轻飘飘地口吻说道,“若是你对本座死去的树赔个不是,本座兴许……”

会放过你四个字还未开口,便听见女子嘲讽的冷笑。

“究竟该道歉的是谁?是哪个不要脸的浪荡子在光天化日之下轻薄了楚楚可怜的小女子呢?”

此话一出,男子像是吞了女娲石一样难受。

“你……楚楚可怜?小女子?”他就没有见过哪个小女子像她这么能打,招招不留余地。

那周身凛冽的寒气,完全看不到她楚楚可怜在哪里。

还有,这脸虽然柔和,在他眼里却毫无辨识度,和宫里那些仙娥没什么两样。就这模样,她也好意思说出口!

“懒得跟你废话!”连番试探下来,女子发现这个人似乎并不是红玉琵琶幻化而成,那么就没有必要浪费时间。

想必,他们在这里打斗的功夫,那魔物早已溜之大吉了。一想到这里,女子周遭的火气更旺盛了,一下子消失在这大罗天。

“有意思!”弄死他的树,竟走的那么理所当然。小女子,这下梁子结大了呢!

而此刻,三十六天之外的冥河,已经开始波涛汹涌,暗潮涌动。冥河岸边,一群戴斗笠的黑衣人正围着一红衣男子,似乎在等待什么。

“它来了!”

转眼间,天上一团猩红的魔气如滚石飞过,红衣男子自然地打开一精致魔瓶,嘴里在念叨着什么,“收!”

“军师,这下算是成了?”旁边的人问。

“还不够,不过,至少这第一步算是成了!

冥河的水映出红衣男子阴沉的脸,以及那黑暗中闪烁着的黑曜石般的眸色,逐渐消失在月色之下。

 

本文标签:

上一篇:ying荡的雯雯第三部分 揉捏花蒂颤抖流水

下一篇:我的警花娇妻卧底经历|揉捏小花蒂不停高潮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