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把禁欲校草做到哭

2021-07-22 08:38: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见到妇人不知道何时已经换了一身睡衣。“这女人,做了就做了,还怪不好意思的!” 秦锋睡意全无,一看钟表,才十点半,就想着出去透透风,顺便到田里看看田水。 穿了大裤衩和一

见到妇人不知道何时已经换了一身睡衣。

“这女人,做了就做了,还怪不好意思的!”

 

秦锋睡意全无,一看钟表,才十点半,就想着出去透透风,顺便到田里看看田水。

 

穿了大裤衩和一件背心褂子,也就出门了。

 

山村夜田也是热闹的,除了田埂中的钻地蝈使劲鸣叫声,还有大小青蛙嘎嘎的声音,高低不一,却又富有韵律,算是夜村中自然之籁。

 

按照生物学上教材理解,这种动物的鸣叫,可以理解为性信息的互通和勾连,只有两种声音在频率上一致,才能互相打动,才能挑逗对方的兴趣,才能成功交.配!

 

夜,赋予了生物生生衍息,何况是人!

 

桃花村是个不小,但也不是很大的村子,村里发生点什么事,在村头喊一声,村尾都能听见。

 

走在村道上,秦锋突然闻见当的一声,他循音望去,见是从一个亮光处传来,那里面隐约传来争吵声,不过也就是几句。

 

“又是柳家那两口子在磨牙了。”秦锋作为一村之长,还是快走几步,就到了柳家的门前。

 

桃花村主要姓氏为劳,只占五分之三,还有五分之二就是附近村子中某些人家通过兑换土地等等,在桃花村有了一块地,也就盖起房子了,算桃花村的新居民。

 

柳大海是个四十出头的老木工,很普通的农村人,其媳妇苗大壮,则是不到三十岁的少妇,脸上有些雀斑,但是身段还是该凸的地方就凸,该凹的地方就凹,在桃花村也算是有姿色的妇人了。

 

秦锋想敲门,可是忽的听见一种奇怪的声音传来,他敲门的手就停止了,这是人家夫妻在做活啊,不能不解风情前去打搅。

 

但是,秦锋也没有转身离去,而是去到那一楼窗户前,从半开的窗扇往里看去,就见到两人赤条条的模样,妇人趴在床上,汉子就从伏在她的背上,弄起了羞羞的游戏。

 

“草,这两人做这事也不关窗,还做出这么新奇……不对,这么禽兽的动作。”

 

秦锋就没有试过弄秀萍那个的事,主要是他的那活太大,不可能……主要是没有那个想法,秀萍的前面就能伺候人,谁还折腾个什么劲啊!

 

正当他再想细看的时候,那柳大海交粮完事了。

 

“你看你,就这么折腾不到一分钟,非要从后面!你舒服了,老娘还没爽够呢,你搞得老娘不上不下的。” 苗大壮开始喋喋不休,仰身躺了起来。

 

“你不舒服,你刚才呻.吟个什么劲!”

 

“还不是你让我叫的?要是你真有那个本事,弄得我忍不住叫出来,你什么时候再去镇上发廊找那些骚.货,我就睁只眼闭只眼!”

 

“谁去发廊……妈的,你不要血口喷人。”

 

“奥哟哟,你敢做还不敢当啊,你当我是傻子啊,你不就好哪些身材好的吗?”苗大壮说着,突然哽咽起来,“你看看人家宋秀萍家,人家老公就一直安守本分,一直吃得饱饱的,你倒好,家里的没有喂好,就去喂哪些野鸡……”

 

“啰嗦,你要是觉得吃不饱,你就去让秦锋喂你一顿。”

 

“呜呜,有你这样做男人的嘛,将老婆往被的老公怀里推的。”

 

“啰嗦,你不是吃不饱吗.我让你去加餐啊!”

 

“好你个柳大海,我要是真去了,你可不要怪我给你戴绿帽子!”

 

“妈的,有本事你就去,别吵着我睡觉。”柳大海翻身,可能是太疲惫了,竟然立马就打起呼噜来了。

 

苗大壮蹬了一脚他,他都没动静,气得她嚯的起来。

 

好你个柳大海,该你用手满足老娘了,你就睡死去了,好,你做初一,老娘就做十五,老娘这就去找秦锋给你戴一顶绿帽子!

 

苗大壮说做就做,起身披上一见外套就出去。

 

秦锋一字不落听了去,心里澎湃不已,他见妇人要出来,马上退走几步,可又想回去做什么呢,她要给他老公戴绿帽子,为什么不成全她呢.

 

他从来就没有给人戴个绿帽子,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突发奇想想要给人戴绿帽子了,难道是刚才被老婆用一根黄瓜戴了绿帽子,内心还不爽,想要报复了?

 

那活早就不争气的一柱擎天了,好在这昏暗的夜色,别个人没灯的话,就算来到他面前,都不会发现。

 

“峰子哥,你……”苗大壮没有想到刚跨出门口就撞到秦锋,她心里有想法,一时间紧张和刺激得很。

 

“刚才听到这边有响声,就顺便来看看。”秦锋也故作镇定,但是想到这个妇人下面是真空,虽然看不见,也足够他想象,只要撩起其外套,就能弄起来了。

 

他心里也有鬼!

 

“是我不小心弄翻脸盆……啊……”苗大壮靠近几步,突然就想摸秦峰,顿时就吓她一跳!为她的冲动惊吓,也手上抓到的东西分量惊吓。

 

她的心一下子噗通跳得厉害,这好大的家伙,隔着衣服还是温热温热的……

 

“峰子哥,我喜欢你很久了,要了我好吗?”苗大壮猛的抱着秦锋,撩起外套,就开始磨蹭秦峰,可是她比起高大的秦锋,她实在是太矮了,可蹭不着,反而让她更加的情急。

 

“你……”秦锋被抓着,一种异样的酥麻瞬间传遍全身,这妇人可是除了他媳妇外,第三个抓他这个地方的女人了!

 

这个女人一来就如此主动,让他都情不自禁跟着起欲……

 

“那就当我是阿萍,来要我一次。今天我看到阿萍从陈玉红那里买了一盒特大号的套子……”

 

陈玉红?

 

又是那个女人?

 

秦锋不知为何,听到这个陈玉红二字,再想到陈玉红那火辣的身材,他体内的豪情顿时迸发,呼的拉下裤头,掏出那活,抬起女人的一脚,让她背靠着门口,他那活就抵向她的身体……

 

就在将要入壑之际,一阵汪汪的狗叫声传来,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峰子哥,快停下,这是老赖头的黑狗……”苗大壮被这么一吓,就从迷欲中清醒了,推开秦锋,开门就进去了。

 

这事要是被抓个现行,就真臊大了!

 

“去!”

 

秦锋也是一惊,收起那活,往外走几步,待那黑狗冲来,他一脚就踢飞它……

 

妈的,老子的好事都让你给黄了,踢死你正好做狗肉煲……

 

········

第四章

········

秦锋一脚踢飞那恶狗,那恶狗嗷叫一声,夹起尾巴就灰灰的溜走。

 

再看见苗大壮回去后就关灯了,在窗户外面什么都看不到,他知道今晚不可能给这柳大海戴绿帽子了,加上原处传来一声干咳,他也就灭了这心思,转身往回走。

 

很快,很轻细的脚步声传来,秦锋还是听出来此人正是村里的老书记赖木柱,因为七老八十岁了,加上头发几乎全掉了,大家伙就称呼一声老赖头,毕竟老秃头就难听多了。

 

“是峰子啊。”老赖头看见了秦锋,就出声说道。

 

“八叔,这么晚还去果园子啊。”秦锋自然说道,这老赖头跟他没有亲戚关系,但是他还是很尊称对方一句。

 

老赖头有近五十亩的香蕉林,就在村里山坳下的那一片旱地上。眼下六月,正是香蕉长果的时候,有些已经开始熟了,他半夜还去看看,防止有人顺手牵羊,也防止山上下来的野物啃食。

 

这五十亩的香蕉林,其实也是秦锋垂涎的香饽饽,他早就想盘过来了!

 

这个老赖头的儿子都不想务农,即使老赖头承包了下来,也就是图个乐!但是老头子也是精明之人,他明知道秦锋想要这果园子,但是他却偏让你得不到!因为别人有求于他,他觉得这种感觉感觉非常好!

 

“老规矩了嘛。”老赖头见秦锋提着拖鞋,想着他是看田水了,也就丢给秦锋一根红梅香烟。

 

秦锋接过,也将鞋子穿上,点了烟,静静等老赖头开口了,他知道,这老赖头给人烟抽,就是要跟对方谈谈话的意思。

 

秦锋能当上村长,甚至连同村委书记一起当了,一来是他退伍军人的身份,整个人透着一股威势,又拒绝了镇上武装部的安排,在村里竞选村长,自然就很顺当了。

 

另外,也有他察言观色的一套本领,这又得益于他在部队的特种兵训练生涯,能当特种兵的,都是机智敏捷之人,再深说也就跟他自身的悟性有关。

 

“峰子啊,你来这里,也是听到了摔盆子的声音了吧。”

 

“是的,我刚要过看看他们这两口玩什么把戏,深更半夜的还斗嘴,不影响被人休息吗?”

 

“谁说不是呢,可是峰子,你可知道,他们吵架的原因是什么?”

 

“这就不清楚了,这柳大海有些木工的手活,村里盖的新房,附近村子和镇上的,他一年揽下来,少说也有大几万的,按理说日子过得算是不错了,生活过得好了,这脾气难道就来了吗?”秦锋当然知道柳大海夫妇吵架的原因,可他偏不会直接说出来。

 

“谁说不是呢?这好日子来了,人的思想也就变了,坏脾性也就来了。就拿这柳大海来说,家里放着个好女人不用,非得跑去发廊找鸡婆,这算什么事呢?”

 

“有钱就变坏!要是他没有那几个小钱,即使去了人家也不理他啊。那几个发廊,听说还有派出所的入股,这都算什么事!”秦锋点到即止说道。

 

“镇上的事我们管不着,不过,峰子,村里的事,你得抓紧一下啊。”

 

“哦,老书记,你说,我还有哪方面做得不周到,你吩咐就行。”秦锋适时改变了个口吻,因为这老赖头对你说事的时候,你再称呼一声他老书记,提提他当年引以为豪的称呼,他脾气绝对顺溜顺溜的!

 

果然,老赖头很受用,自谦一句:“不要这么叫了,已经不做书记整整三十年了,不要再提。呵呵。”

 

你看,他人这么老,还记得多少年没有做书记了!显然他是用心数着记住的。

 

“峰子,我看村里出现了一股歪风,是要害人的哩!”老赖头话锋一转,就抖出了这样一句话。

 

“什么风?老书记,你说说。”秦锋接道。

 

“不好的风气啊,现在的小姑娘,你看看,穿的裤子都短到什么程度了,还光着个大背招摇过村,更不要说搂搂抱抱的事了。”

 

“这不都是年轻人追求时髦吗?现在都21世纪了。思想作风什么的都开放了,人家不介意。”秦锋说道,这老赖头可是经历过激情燃烧的岁月,想法传统,要想这老赖头一下子接受新世界新事物,估计够呛!

 

“哎,好吧,年轻人的显摆就让她们显摆吧,总有一天他们会后悔的。不过,峰子,你听说了吗,现在村里流行一股放.片儿的风气了。这股歪风带来的影响不小。你得多注意一下。”老赖头说道。

 

“ 放.片儿?这些东西不都是禁止了吗?怎么还有人卖?”秦锋也就沉思了,今天他媳妇就是因为看了录像,而用一根黄瓜给他带了绿帽子,他猛的又想到,他媳妇是个温顺保守的女人,这么多年来,虽然在房.事上她很配合也很投入,都是他的资本太强大了,让她得到了痛快,可是她也不至于做出这种事情,说明她可能看了不止一部,她已经受到熏陶了。

 

她竟然背着自己,就不知道会不会真的在哪天就给自己戴上一顶绿帽子?

 

秦锋突然很气愤!他堂堂一个军人,竟然连个女人都套不住,这算什么事?不行,一定得好好治治宋秀萍!

 

可他猛的想到,他刚才不也差点给柳大海带戴绿帽子了吗?

 

他能上别个人的老婆,为什么别个人就不能上他的老婆?

 

“你个姥姥的,谁要是敢动老子女人一下,我非揍死丫的!”秦锋眼中凶光一闪,只不过是暗夜中,无人察觉而已。

 

“峰子啊,你刚才不是说发廊的都有派出所入股了吗?这卖碟的,还有什么奇怪的呢?”

 

“难道……”

 

“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就知道,那个吴勇的婆娘,苏桂花,她的店铺就是挂着卖DVD的羊头,卖起放片儿的狗肉。还有,村头那个外来女人开的小超市,也有这种片儿卖!峰子,你是一村之长,应该有所为有所不为啊!”

 

秦锋沉默了,这苏桂花的表哥是派出所所长,那发廊的老板娘据说是所长的姘头,而这所长好像不久就要调入县公安局了,正在平步青云的路上,可以预见,这要禁止的难度有多大!就算乡镇长和乡委书记都不会出令了。

 

“陈玉红?怎么还跟她有联系?”

 

秦锋和老赖头再聊了一下,他就转个弯,走到了村头的小超市,他倒是要看看,这个陈玉红,有什么魅力,竟然能让自己的老婆也跟着学坏?

 

村里确实有一间小超市,主要卖一些烟酒酱油陈醋等等农村生活必须品,也有一些其他用品,如情趣用品,比如宋秀萍来买的特大号套子。

 

规模不大,新盖的两层小楼,一楼八十平,全部用来做商铺了,二楼就用来住人。

 

位置在村头公路边上,交通顺利,只是看着偏僻了些,因为公路几十里内都没别的村落了,只有一片开阔的庄稼地。

 

一盏高瓦数的白炙节能灯,将这一片照得通亮,门前再摆着几个桌子,几个塑料凳子。

 

秦锋走向小超市,见只开着一扇门,门前一个倩影正在收拾地上的垃圾。

 

啪啪!

 

拖鞋声很响,顿时引来超市旁边拴着的一条大狼狗狂吠!

 

陈玉红一看是村长,就喝住大狼狗,笑着对秦锋说道:“村长大人,这么晚了,还不睡?来我小店,想要买点什么?”

本文标签:

上一篇:饭后来一炮[18p]/男女肉大捧进出详细描写动态

下一篇:第一章是地铁上的刺激 老公没生育能力爸爸帮了我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