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贝流了怎么多还说不要/乘乘把腿张开教室h

2021-08-01 08:42: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慕青鸾还是第一次被人怼得无语,她咳嗽一声,轻描淡写说道:

“真是牙尖嘴利,可惜,你们太弱了,你们错过了一个天大机会。”

说完,不待那些不良校妹反驳什么,慕青鸾已经先


慕青鸾还是第一次被人怼得无语,她咳嗽一声,轻描淡写说道:

“真是牙尖嘴利,可惜,你们太弱了,你们错过了一个天大机会。”

说完,不待那些不良校妹反驳什么,慕青鸾已经先一步离开了,是那种无声无息离开的方式,她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神乎其神。

王雯冰一直往楼下走去,那些见过她的人都会对她打招呼,而她却面无表情,没有任何的表示,另外她的眼神很冷,走到一楼楼梯口时,她的目光更冷了。

眼前出现了一个手拿一朵玫瑰花的男子,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抛弃郑双的人,丘瑾,

王雯冰无视,走向一边。

丘瑾见状,赶忙追上来,一手拦住要离开的王雯冰。

王雯冰的眼里尽是杀气,她的身上气息很冷,她自身剑武修为稍微施展,那个丘瑾就感觉自身宛如置身于冰窖里,十分寒冷。

丘瑾感到害怕,不过一想到眼前女子只是一个女孩子,柔弱的女孩子,他作为一个男人,又岂会害怕呢。

想到这里,丘瑾竟是站直身子,他眼神高傲的将手中紧握的玫瑰花,递给王雯冰,递到她的面前,同时他还温柔自我良好的说道:

“雯冰,你看这朵花美不美?是不是有种鲜花配美人的感觉!”

话没说完,王雯冰冷哼一声,一道冰冷的寒息冲击入那朵玫瑰花上,瞬间整朵花都是开始结冰,短短几秒,冰的蔓延已经往丘瑾的手而去。

“这是什么!结冰?”

丘瑾大惊,慌张的将手中玫瑰丢掉,然后往后退去,他也是身在剑武者的家庭中,见过一些剑武者的手段与招式,可从没见过如此诡谲的手段,他开始畏惧眼前的王雯冰了。

“你,你是剑武者!你是什么境界!”

丘瑾更加震惊,他知晓了王雯冰的身份,他有些慌张不知所措了。

“你不配知道!”

王雯冰目光变得深邃,正欲出手,却闻一声淡然话语缭绕耳边。

“你要杀人?我记得,这是一个法治社会,你若杀人,恐怕会有大麻烦吧!”

王雯冰闻言,情绪紧张的往声源看去,却见一个美得不像话的女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她的身边多时了。【!@.. &…最快更新】

“你是何人?什么时候来的?”

王雯冰满脸戒备,因为她竟然不知道眼前之人究竟何时来的,如果这人有心要对付她那她恐怕早已死了不知多少遍了。

“我会告诉你我的来历,不过得先处理眼前之事,这个人就是那郑双口里的男人?”慕青鸾看向惊慌失措,欲趁她们两人谈话间离开的丘瑾。

王雯冰点头,蔑视那个丘瑾。

“既是如此,这个男人的确没有活下去的必要,害女人伤心者,不可饶恕!”

慕青鸾话尽,一指点出,正是秦剑的招式。

瞬杀!

王雯冰看得真切,没有人比她更熟悉秦剑的招式,不管是起手式,还是招式的气势,她都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

看着眼前被青芒灭杀得无声无息的丘瑾,就像不曾出现过的丘瑾,王雯冰感觉自己的后背更加冰冷发凉,如果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欲对付她,那她真的是无法抵抗,唯有坐以待毙,就算有心想抵抗,都无用。

“走吧,趁现在没人,我们先离开这里,去一个适合谈事情的地方。”慕青鸾也不管王雯冰同不同意,她已经一手伸出,抓住王雯冰的肩膀,然后消失在原地。

王雯冰很淡定,因为无法抵抗,亦或者是从来人身上感到自己觉得很熟悉的气息,所以她很淡定,自始至终都很淡定。

两人来到了落王峰的山顶,距离姻缘庙不是很远,不过由于慕青鸾的缘故,洛王与小孩童都没有发现她们的踪迹。

“这里是?落王峰?”

王雯冰先是疑惑,然后说出惊讶话语,她感到很震惊,她也有幸见过施展这样手段的人物,但眼前之人竟然能够施展缩地成寸之能为,那也就表示,她也是一尊剑锋境的剑武者,或者更高级的境界也说不定。

“你到底是谁?你的身上竟然有秦剑的气息,你与秦剑到底是什么关系?”王雯冰很紧张接下来即将听到的答案。

慕青鸾认真端详王雯冰好一阵子,她才在王雯冰不耐烦的眼中说道:“看来你的确很在乎秦剑,也不辜负秦剑对你的深深思念。”

“你的意思是,你真的见过秦剑?是不是在剑武者的世界见到的?他怎么样了?有没有见到老不死?”王雯冰的确很紧张秦剑,一下子说出了很多关于秦剑的重要事情。

慕青鸾摇头,又点头。

王雯冰皱眉得更加厉害了:“这是什么意思?”

慕青鸾道:“我的确见过秦剑,也的确是在剑武者的世界,另外,他的状态很不好,还有,他也见过他的师傅了。”

“他的状态不好?他现在在哪里?”

王雯冰紧张追问,如果可以,她真的想冲过来,一把将慕青鸾的肩膀紧紧扣住,然后摇晃个不停,以示自己对秦剑的担忧之情究竟到了怎样地步。

“你放心,秦剑此刻还算可以撑住,不过时间久了,就不知道会怎样了,我问你,你可愿意将自己的魂念抽出,进入秦剑的体内,前往他的意识最深处,唤醒他?”

“抽出魂念?进入秦剑的体内?唤醒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王雯冰有些蒙了,她有些转不过弯来。

慕青鸾叹息:“情况就是这样!”

一指点缀在王雯冰眉心,一道画面注入她的脑海里,是秦剑的一

些经历,以及在秦剑体内心脏处,那道隐约散发出来的意识,这一切都被王雯冰知晓了。

“原来如此,我愿意,现在就进行!”

王雯冰很急,她见过那些画面后,她一刻都不想等了,她等了秦剑很久,很久了啊,她一直期盼他来找他,却不料,竟是等来这样的结果,试问,这样的结果,怎能不让人心寒,怎能不让人心疼,怎能不让人心累?

“现在不急,我还没有准备好,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是不会让你去冒险的,不管是对秦剑也好,还是对你,都一样,如果你们其中之一因为这事而有任何意外,我都会是一个杀人者,如果秦剑知悉,必定会对我恶言相向,不管我在他眼里多么重要,都不会有你重要,这点,希望你能看透。”

慕青鸾不知怎的,就说出这些话来,同时,她看向王雯冰的身后,她隐约间,感受到一道意念正在对她虎视眈眈,似乎一有什么不好的情况,就会对她出手,这样的事情令慕青鸾感到十分奇怪。

慕青鸾紧盯着王雯冰身后,她询问道:“你可曾遇到什么厉害的人物?”

王雯冰见慕青鸾盯着她的背后,她只感觉头皮发麻,她稍微犹豫,想了想,她说道:“有,有一个人,她传授我功法,并对我说,这部功法或许有用,我还没来得及答谢,那人已经施展缩地成寸离开,我虽然无限接近剑锋境这个境界,却始终不能突破,而我的剑脉境,正是因为这部功法而突破。”

“你被骗了!”

慕青鸾心生寒意,她一指点出,青芒冲击,入王雯冰眉心而去,顺着眉心,穿过无数筋脉,来到了王雯冰的心脏处,注入心脏,王雯冰只感自己心脏受到剧烈冲击,随后归于平静,她的嘴里吐出了一道冰冷的寒气。

“想不到世间还有人修炼这种至阴至邪的功法,如果不是我发现得早,不出半年,你的意识就会彻底崩溃,整个人如行尸走肉,然后化为傀儡,任人摆布,永世沉沦!”

慕青鸾并非危言耸听,而是说出实情。

王雯冰只感后背微凉,她心有余悸说道:“你在骗我吧?事情怎会变得如此?我看那人很和善啊,你肯定在骗我!”

王雯冰并不打算相信这件事,因为她的判断告诉她,她没有看错人。

慕青鸾不想因为这件事耽搁太多的事情,所以她闭口不语,她在想着如何抽出王雯冰的魂念,后注入秦剑心脏处,唤醒秦剑意识,同时还不能伤害到这两人,这是一个难题!

慕青鸾这么想着,她陷入沉思,看着王雯冰不语。

王雯冰也在思考一些事情,同时她还感受到心脏处竟是有着一道勃勃生机的力量在影响她的境界,很快她就有了要突破剑锋境的趋势

,这很神奇,对王雯冰而言,真的很神奇。

王雯冰正欲惊喜的对慕青鸾说话,却见慕青鸾陷入沉思中,眉头微皱,她不便打扰,只能盘坐下来,然后打算突破境界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宝贝这才几天没做水*公交车猛烈进出婷婷

下一篇:古代全是肉的糙汉文 撑到极致会坏了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