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交车最后一排被C/男同桌吃胸还掀起衣服吃讲述

2021-08-01 08:53:2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离开莲华的时候,我就到了这里,我很是想念他,无时无刻的都在想,但我记得素还真给我说的话:此子在我身边必多灾多难。我不想承认,可由不得我承认,从我回溯起以前被我封印的一点点记

我离开莲华的时候,我就到了这里,我很是想念他,无时无刻的都在想,但我记得素还真给我说的话:此子在我身边必多灾多难。

我不想承认,可由不得我承认,从我回溯起以前被我封印的一点点记忆的时候,便知晓在一片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上达百万年的孤寂是多么的难熬,它会使我,我们,去依赖第一个见到的,抱有无论真假善心的“人”。

所以,为了莲华,我得离开他。

这不是借口,这是我在莲华身上看到了从前的我,也明白莲华为什么要冲开封印,降临六界。

当时,我离开得匆忙,身上的伤也没及时的处理,再加上我穿越时空时被时空里的风暴划伤,伤口染上了时空之力,难以好全。

将莲华交给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法子外,也有我的私心在其中。

神,是没有善恶之分,他们只知道默认存在或消除不该存在的事物。

以世界长久的运行为目标。

理智高于一切。

不会陷入烦恼。

该抹杀就抹杀,绝不会有一丝一缕的犹豫。

所以,我没有能力去教莲华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因为我也是个善恶不分的,我一切行动只尊崇本能,尊崇我的心。

但,我相信,素还真一定有法子让莲华压制恶的本源,尽量的不去动手灭绝自己稍微不顺心的事或物。

只有把莲华留在素还真,我才能稍微放心的进入地底下沉睡,用沉睡来疗治伤口。

入睡后,许久不曾做梦的我,这次我做了一个漫长的,伤心的梦。

在梦中,我拥有自己的意识,却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大人,今天是人间的元宵节比往年的还热闹几分,”一个胖乎乎的,穿着红肚兜的人参男娃娃,有模有样的行礼说道:“不知大人可有兴趣前去看看。”

我高高的靠坐在数百年的槐树上,树下生长着高高连成一片的芦苇萋萋地迎风摇曳,散落风里的纯白花絮在傍晚的夕阳中尽情的飞舞着,宛如秋天里的雪花。

看着底下的人参娃娃,一副“小”大人的样子,不觉有些好笑。

又细想了一下,我在这个地方画地为牢,每天睁眼的第一件事就是关注着山脚的情况。

山脚村庄里的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孩童天天的嬉闹声从不间断,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但也不免感到乏累。

抬头看了看天空,一只只孔明灯往天空上升去,密密麻麻的,数不胜数,想必很是热闹。

便点头答应道:“也好,在同一个地方呆久了,似乎有些乏闷了。”

“大人请稍等,小的去为大人准备人间所能用到的东西。”人参娃娃压制住高兴,下去拿准备好的物品。

不一会儿,一匹成妖,通体油光雪白的马拉着一辆华丽无双的马车走到我的面前,两侧排列着十八个丫鬟,后面随行的有三十个训练有素的男护卫。

望上去,比出游的公主还要气派几百倍。

可仔细一看,却是各种植物和各种的动物。

这些动植物里,虽说也有凶猛的豺狼虎豹,娇小脆弱的兔子、山鸡、老鼠……它们大都是座深山里本身本长,心地善良的小妖精,懵懵懂懂的遵守大自然的生存法则或对月吐珠吸纳月之精华。

但懂得吸纳的妖精很少,也没空闲出来闲逛,所以只有开启了灵智,微微听得懂人类的话的精怪才会跑出来,好奇地到人类的居所学习人类的生活习惯。

又因为这座山的灵气很是稀少,没有什么穷凶恶极的妖怪来到这座灵气稀少的深山里作恶,这里可以算得上是清净的。

还记得我在时空里还未降落的时候,所流出的妖神之力使他们感受到来自血脉的压制,以及刻在它们骨子里的尊卑使他们齐刷刷的跪在原地,生怕惹恼了我这位强悍的“大妖”。

于是,从那刻起,我成了这里“隐形”的大王,而他们则是成了一心为我着想的臣民。

为此,他们在见我居住下来后,便在所有修炼有成的妖精里选出机灵且化形不出马脚的妖精去人类大家族生活的地方学习如何照料主子的生活起居,保卫主子安全的等事物。

一直到学成有归之时,方可回到深山里服务大王。

“大人,时候不早了,”一只虎妖扮作的护卫上前说道:“我们该启程了。”

一眨眼,我从树上消失再出现马车在里闭目养神。

虎妖见状,大声的喊道:“启程——”

马妖听到指挥,蹄子在地面走了几步,带着拴在它身上的车子腾空而起,隐身在夜空中慢行,车上系着的铃铛随风而响。

等临近城里的时候,马妖缓缓降落在进城的官道上,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地慢跑,在城门处停了一下,虎妖拿着假造的路引给门卫查看,递给了几两碎银子给守门的侍卫道:“官爷,我家小姐听说今年江南的灯会比往年的还要热闹上几分,就催促我们连夜赶来,眼看现下再不找个客栈住下,恐怕要在……”嬉笑几声,又加了几两碎银放进侍卫手中说道:“官爷,通通容,通通容,放我们进去吧……”

士兵接过碎银子颠了颠几下,手一挥,气势如虹的喊道:“放行——”

“多谢官爷。”虎妖笑着对侍卫道谢后,对着身后的众妖道:“大家抓紧时间进城。”

我撩开车窗口的帘子,街上一片灯火阑珊,每一人脸上都带着过节的喜庆的笑容,在我准备放下帘子的时候,我在人群中看见一道一散而过的人影,一道在我认知里不可能出现的身影。

我冲出去,站在人群里,不停的放大神识查看那个人是否还在。

终于,我在一处河边看见了他,他蹲下身,往河水中放了一盏闪着火光的莲灯,橘红的火光抹去了他坚毅的棱角,留下了满身的沧桑以及将温润刻在了骨子里。

天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一滴一滴的落在我的眼前,我化出一把雨伞,撑开遮在他的身上,他睁大眼睛,抿了抿唇,眼里带着无尽的思愁,喃喃细语的说道:“这是梦吗?汝久不入吾梦,与吾相见,今日一见,你还是如往昔一样美;吾希望在这一刻梦可以久一点,麦醒,麦醒啊。”

我撑伞的手抖了一下,忍不住的嘲笑了自己:你不是早就知道自己和他夫人长得很是相似吗?你不是早已放弃了他吗?为什么恍然间见到与他相似的人影就一定要找到他吗?你就那么的爱他吗?

手紧紧地握住伞柄。

你不愿忘记她,我也不愿舍弃你。

你想和她白头到首,我想和你走到时间的尽头。

我们长得相像,性格也怕是一样的。

此时见到你,你不愿醒,想做一场举案齐眉的美梦,

刚好我也想梦一场,醉一场,

如此,让我们一起沉沦在这虚假的爱中……

我扶他,柔柔的说道:“相公,下雨了,我们回家吧。”

“好,我们回家。”

…… ……

“小兔子,你说小姐是不是看上了那个男人,想抢回去当压寨夫人呀?”

“你是不是眼瞎啊,你看小姐这几百年来对谁一副柔情似水的样子?”

“小柳子,照你这么说,这位夫人咱们只能供着?”

“小虎子,你说小姐会不会为了这位新夫人选择留在尘世,不回去了?”

“依我看,小姐对这位新夫人在乎的的程度极有可能不回去了。”

“那,那,那我们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啊,小姐在那,我们就在那。”

“目前,我们得有一套房子,一套大大的房子,不能让小姐带着夫人找不到住处。”

“现在回去建房子也来不及了……”

“那就买,在这里买。”

商量好后,小柳子匆匆找了一家大型的鸿运客栈,订下这家客栈里所有的空房,传音给正在悄咪咪跟踪我的小兔子道:“小兔子,小姐要回来吗?我在鸿运客栈订了房间……”

我听到声响,目光往后稍稍看了一眼,看见一只露了兔牙还不自知的小兔子嘀嘀咕咕地说道:“小柳子,小姐和夫人正在游玩,我不敢过去啊?”

夫人?

我下意识看了一眼拿走我手中的伞,为我遮挡风雨的人,那柔和的侧脸不免使我好笑。

“在看什么?”

“在看我的夫——人是如何的令人赏心悦目。”

“雅儿。”

“嗯?”

“吾曾经答应过汝,如果有一天,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带着汝一起归隐山林,不问世事……”我垂下眼眸,压下所有的狂躁,“这次,吾希望夫人汝陪吾一起归隐山林可好?”

我看着他,眼泪掉下来。

“怎么哭了?”

“这句话,我,我好像等了许久……”

第十六章

梦境二

一个谎言往往需更多的谎言去遮掩,去掩饰事情的真实。不去探究,亦不会发现,或是下意识的忽略,岔过。等自己不想继续沉醉下去,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生活在别人编织的幻境里,逃离已是别无选择。

一年又复一年。

仔细数了下,今年是我和他在一起的第十个春秋。

十年的时间并没又在他那温润如玉的脸上留下痕迹,反而给他增添了几分儒雅,看上去宛如二十出头的青年。

只是,我不止一次看到他望着太阳下山的地方,夕阳的光辉撒在他英俊的脸上,我深情的望着他,挪不开眼。

他似乎确凿是知道的了,只是望着夕阳,静静地看着太阳亲吻着西山,一望好久好久,戏言的对我说道:“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闻言我笑了笑,不予否认,压下心中的苦涩,心知是时候松开枷锁,放他离开了。

十年,我偷了他十年的光阴,从迷恋他到理解他真是一个甜蜜又难过的过程。

所以,我愿意放他自由,为那又一个十年的相伴。

这天我透过窗口看见他如同往常一样望着夕阳,望着夕阳方向的那条下山的道路。

晚风徐徐,树影婆娑,仿佛世间的一切都在这时变得模糊了,却又透露出一丝隐隐的悲哀,轻轻地,拂过他飘起的白发。

“想要去做什么就去做吧,只要你记得我在幽兰苑等你回来就好。”

“雅儿,吾……”

“没有什么好犹豫的,想去就去吧,我会一直支持你。”

“唉,是吾对不住汝……”

当时我并不明白这是何意,只以为他在为没有做到陪我一生归隐的事而懊恼。不知为何隐约的感到了从心底里涌上来的一丝惧怕。

“有什么对不住的,短暂的分别会让我们更加珍惜和对方在一起的时光,况且,我们还有一生去相守一辈子。”

夕阳的余晖被黑暗侵蚀,只留下一弦散发柔弱光芒的明月和满天的繁星。

本文标签:

上一篇:整篇都是车的文章 硕大疯狂冲刺哭泣求饶

下一篇:趴下让老子爽死你_不要 这是在公交车上有人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