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污到你那里滴水的句子文章-花蒂在麻绳上摩擦

2021-08-02 08:26:4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汪,汪汪,汪汪汪——”江遇之在小区里玩,不小心踩着了不知是哪家的大狗的尾巴,他怕狗咬他,赶紧往自己家跑,殊不知大狗本来没行动,看见他跑,就叫唤着跟在后面追

“汪,汪汪,汪汪汪——”

江遇之在小区里玩,不小心踩着了不知是哪家的大狗的尾巴,他怕狗咬他,赶紧往自己家跑,殊不知大狗本来没行动,看见他跑,就叫唤着跟在后面追。

“爸爸!爸爸!有狗,爸爸!狗!”江遇之一通瞎叫,带着奶音的哭腔都出来了。

江父出来喊他吃饭,没料到在楼梯口看见了儿子被狗追的场景。

江遇之远远地看到江父的身影,哭得更厉害了:“爸爸!”

那条狗是小区某个大爷养的,从不咬人,乖得很,此刻追着小孩还刻意放慢了速度,明显是在跟他玩儿。

江父蹲下`身,张开双手,大笑着对江遇之喊道:“来来来,快来。”

江奶奶在楼上听到动静,打开窗户,看到这种情形,吓了一跳,着急地对江父喊:“你干嘛呢?快去把狗赶走。”

江母在厨房听到了,问什么情况。

江父抬头,对三楼的人道:“妈,没事儿,那狗不咬人。”

江奶奶的语速快了很多:“不咬人也不能这么干,这水泥地摔了要磕坏脑袋。”

江遇之扑进他爸怀里,江父往后踉跄了一下,举着胳肢窝把他抱了起来:“哎哟喂,你怎么这么重了呀。”

大狗绕着江父走动,仰着脑袋看江遇之。

江父一边笑一边缓缓给儿子拍背,江遇之趴在他肩头,惧意消失得一干二净,也不嚎哭了,睁大了眼睛俯视大狗。

江父转身:“行啦,上楼吃饭啰。”

江遇之在他怀里后仰,喊了一声:“爸爸。”

江父看他,再次笑了:“哭声这么大,一点儿眼泪都没有,合着你小子在演戏呢?”

江遇之垂下右手,只左手勾着江父脖子,看了一会儿楼梯,又转头去看被江父落在身后的狗。

“哐当”一声,江遇之突然心头一颤,睁开眼睛,愣在摇椅上,神情带着几分痴相。

江奶奶瞧见了,无奈地捡起毛球跳桌子踢下去的搪瓷杯,道:“被吵醒了?”

过了好一阵,江遇之才回她:“奶奶,我梦见我爸了。”

江奶奶心脏一抽,手紧紧地捏着刚捡起的杯子,把视线从江遇之脸上收回,许久没有说话。随着她的沉默,周围的空气仿佛也凝滞了。

毛球窝在桌上,拖长声音地“喵”了一声,似乎是在感叹天气舒服,适合打盹,完全没有注意到旁边两人的情绪。

江遇之把双手放在脑后,使了点力气,摇椅便轻轻晃动起来,木轴转动,发出细微的声响。他闭上眼,回味起刚才那个梦:“想念一个人的感觉可真好。奶奶,你想我爸吗?”

很久之后,江奶奶低低叹了一声,沉重得像烈日底下负千斤而行的游人:“想,怎么不想。”

从襁褓之中,到牙牙学语,蹒跚学步,到入学成人,立业成家,儿女满怀,甚至到……生命的终结,快乐的,不如人意的,每一个场景都历历在目,轻易牵动白发人的喜悲。

樟树青绿的叶子被微风吹得轻晃,在江遇之的脸上落了一层阴影。

“奶奶,你有多久没听过别人提起我爸了?一年,两年,还是自他走后从来没有?”江遇之问道。

小小一个乡村,最为亲近、最常走动的只刘叔一家,然而他们对这个话题小心翼翼,生怕触了哪根紧绷的弦,伤了老人的心。这样一来,口耳之间,怎么会有他的名字?

江奶奶的神情像枯萎的花,语气染上沉沉的悲伤:“所有人都不提。”

江遇之睁眼看她,老人微微曲了身子,垂着头,像在刹那之间失了支撑她立于天地间的精气神,这不就是刘叔他们怕看见的情况吗。

“所有人都不提,”江遇之慢慢重复她的话,发出一声寓意不明的轻笑,“就像所有人都忘了他,是吗?”

江奶奶猛地抬头,眼泪直下。

江遇之坐了起来,看着她继续道:“渐渐的,你也无由提起,他就像没来过一样。”

江奶奶摇头,蓄着的满眶泪水再次决堤:“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她需要救命的稻草,手在空中胡乱挥舞两下,抓住了江遇之的手:“遇宝,我真的好想你的爸爸。”

多年以后,江遇之再一次看见了奶奶露出这么激烈的情绪,仿佛是再也忍不住了,要把那几年沉默的悲伤全部爆发出来似的。

他动了动,把老人瘦小的手全包在自己的大掌之中,两人通过紧握的手相互温热着对方。

“我知道,奶奶,我知道。”江遇之捏了捏老人的手,语速很快,迫切地想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安慰,“我也想爸,看天觉得他在云上,看山觉得他像巍峨大山,看任一处风景都觉得有他。我妈,我妹,我,我们都像奶奶一样,这几年来,每一天都在想他,都在回忆。”

他放慢了语速,一字一句都带着镇定的作用,平缓柔软地安抚着江奶奶的情绪。

“奶奶,一个人的想念太寂寞了。”

江奶奶的手微微颤了一下。

江遇之与她四目相对,语气轻柔得像在哄小孩睡觉:“跟我回去,好不好?”

眼泪挤得眼眶发痒,江奶奶眨了下眼抹去这丝不适,泪滴顺着满是皱纹的脸滑落,没在深色的裤子中,不见踪迹。

这几年,奶奶老了很多,江遇之想。他抹掉老人的眼泪,再次道:“回去吧,奶奶。”

江奶奶很久没回话,江遇之便在旁边等着。

终于,老人抹了一把眼睛,慢慢收好情绪,露出一个浅笑:“我这是什么样,让孙子看笑话了。”

江遇之举手做出发誓的样子:“我保证这件事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江奶奶被他这模样逗得彻底笑开,脸上像拨开云雾突见光明。

“奶奶这是同意了吧?”江遇之问道。

江奶奶看着他,叹了一声长气,不是之前的悲伤,反而夹着释然。她点了点头:“老人家就是麻烦,一说到回去,又舍不得你刘叔刘姨。”

江遇之觉得那不是大问题,道:“我们过年可以回来啊,而且我和江清风有假的时候也可以陪奶奶回来待几天,在城市生活久了,偶尔回回乡下也挺舒服的。”

江奶奶深深看了他一眼,笑道:“遇宝,你真的是长大了。”

江遇之撇了撇嘴:“奶奶,我二十六七了,早就长大了。”

江奶奶道:“你爸二十六七的时候就有了你了。”

江遇之一噎,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梁,视线微有闪躲,道:“奶奶,我这辈子是不会有孩子了。”

江奶奶想起他的取向,语重心长地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该找一个……嗯,和你一样的孩子。”

江遇之默了一会儿,视线继续飘在某处,小声道:“奶奶,其实我有喜欢的人了。”

“什么?”江奶奶睁大眼睛,脸上洋溢起笑容,“真的呀?”

江遇之看着她,点头:“嗯,真的。”

江奶奶拉着他的手:“那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江遇之想了想,目光落在地面,嘴角带笑:“奶奶跟我回去了,迟早会见到他的。”

“你还卖起关子来了。”江奶奶好笑地看他一眼,“你们在一起了吗?”

“还没。”江遇之如实道,语气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低落,“他之前不太理我,现在才到能好好说话的地步。”

江奶奶拍了拍他:“遇宝,一世这么短,未来又不可知,能多在一起一天便多在一起一天。”

江遇之抬眼看她,坚定又踌躇,矛盾得很:“我想,可我怕他不肯。”

江奶奶看着自家孙子似有目标却心存犹豫的样子,暗道他是真的喜欢人家。轻轻笑了一声,道:“他不肯就再想想办法,天总归是塌不下来的。”

江遇之闻言沉思了片刻,不知想到什么,眼神亮了亮,笑道:“我知道了,我会尽早让奶奶看见他的。”

江奶奶微笑,手抚上了桌上的猫:“毛球也带走吧。”

“好,奶奶说带什么就带什么。”

夜幕降临,寂静安宁相随而来。

江遇之捏了手机去阳台,抬头仍见满天繁星。

“喂?”话筒里传来方海粟的声音。

“粟粟,还没睡啊?”江遇之问,笑意浸染的眼眸在黑夜之中格外明亮。

方海粟把桌上的书合上,整个身子往后靠在软椅上,闭上眼道:“快睡了。”

不知是不是睡前的缘故,耳边的声音含着一丝柔软,像海水滑过细沙的触感,与眼前月色一同撩人。

江遇之把手放在左胸口,感受心脏砰砰跳动,眼底也柔软万分。

方海粟许久没听到回应,睁眼,疑惑地喊了一声:“江遇之?”

“啊,在。”江遇之应道。

“怎么突然不说话?”

“就是……”江遇之停顿几秒,“我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方海粟无语,道:“男子汉大丈夫,请您有话直说。”

“想约你出来喝酒。”

方海粟愣了两秒,往后看了眼窗外,笑道:“有病吧,这么晚,而且这么远。”

“你现在当然不能喝,溃疡还没好完全呢。”江遇之道。

时不时就来吹一波暖气,你当你是冬天的空调?

江遇之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接着道:“到时候出来嘛。”尾音被刻意拖长,颤颤巍巍。

方海粟瞄了一眼手臂上刚冒出来的鸡皮疙瘩,道:“我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江遇之有一种不妙的感觉,立马道:“不当讲。”

“……”

“开个玩笑……您请讲。”江遇之秒怂。

“你为什么总对我……”方海粟迟疑片刻,“撒娇?”

“啊?”江遇之下意识否认,“哪有……”

他的这个“哪有”,理不直气不壮的,事实不需多提就很明显,方海粟懒得跟他争论。

其实,撒娇这种柔情的事,以前也是有的,他还很受用,只是现在,对于一个想保持适当距离的人来说,有些多余。

江遇之应该听得出他的拒绝吧。

“粟粟,到时候约你,你一定要来喵。”

本文标签:

上一篇:异地恋一晚上要了45次 强破女学生苞好爽

下一篇:老师脱超短裙吃我下面_宝贝这才几天没做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