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东北大通炕乱3伦/野战好大好紧好爽快点老头

2021-08-03 08:52: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电话刚打过去就被接起来,林默默软糯的声音传出来。“喂?”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沈雁归才发现自己的心跳不正常的快。过了一分钟,他才找到一句话。沈雁归问:“吃了

电话刚打过去就被接起来,林默默软糯的声音传出来。

“喂?”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沈雁归才发现自己的心跳不正常的快。

过了一分钟,他才找到一句话。

沈雁归问:“吃了吗?”

林默默:“……没吃。”

沈雁归:“要不要出来,我请你吃宵夜。”

作为一个贫穷女孩,有人请吃宵夜,那是绝对不能错过的机会。

现在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老年人睡的都早,俞行道和刘管家都睡了。林默默打开门。客厅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猫着腰,顺利出门,没被发现。

林默默左右张望了一下,没发现那辆二八大杠,正想沈雁归不能驴她吧?就见不远处一个车灯闪了两下。

林默默小跑过去。

“你有驾照吗?”林默默上车后第一句话。

沈雁归原本有的一点旖旎心思全都烟消云散,他没好气的说:“没有。”

林默默低头搅手指。

沈雁归沉默着不说话。

气氛一时有点尴尬。

过了好一会,沈雁归才梗着脖子问:“想吃什么?”

林默默:“一会要是有交警问起来,你就说你的驾照让狗叼走了,你没追上狗。”

沈雁归瞪她。

林默默毫无察觉。

“不行,这个借口可信度不高。交警要不是个傻子,他不能信。你还是说被打劫了。这样说比较靠谱。对了,到时候把绷带给他看,交警估计能信。”

“林、默、默!”

沈雁归的声音绝不是高兴。

“诶呀,别吵,要不就说你欠了钱,驾照被人扣了?”

林默默真诚求教:“雁哥,这方面你经验丰富,你说这个理由可信吗?”

沈雁归:“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欠钱经验丰富?”

林默默理解的点点头:“你应该是欠钱不还那挂的,的确对这个不熟。”

沈雁归不想听她继续瞎扯,咬着牙说:“我有驾照。”

刚才还一脸担忧的林默默也不问他为甚么有驾照了,开始数要吃什么宵夜。

沈雁归准备怼回去的话卡在喉咙里,愤愤的咽了回去。

“我要吃小龙虾。”

“好。”

“灌汤包、麻辣鸭货、羊肉串、牛肉串、烤生蚝、烤冷面、烤面筋、蛋仔、章鱼小丸子、炭烤鱿鱼、麻辣串。暂时就这么多吧。”

“你不怕被撑死吗?”

“不怕,我们穷人家的女孩吃大户的时候从来不怕死。”

大户:“……”

最终只有小龙虾和灌汤包。

林默默吃的时候,不时用委屈的小眼神瞄一眼对面的沈雁归,好像对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沈雁归被她看的心烦意乱,暴躁道:“剩下的,以后请。”

林默默顿时喜笑颜开:“哥哥,你真是个好人!我以后一定好好伺候你!”

她声音不小,这一句话引来不少人侧目。

沈雁归今天吃了不少瘪,这回故意说道:“你打算怎么伺候我啊?”

林默默想了想说:“帮你写作业?”

沈雁归莞尔:“可以。”

两人快吃完的时候,林默默的手机响了。

来电话的人是林正国。

林默默觉得上次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了,就没接,顺手把那个号码拉近了黑名单。

等她回家的时候,发现林正国在微信里给她发了十几条语音消息。每一条的长度都在十秒以上。

林默默按了播放,第一条是林正国的声音,说是林晓晓要到一中上学,让林默默照顾照顾,毕竟是她妹妹。

林默默想起来,林正国还不知道林晓晓母女身份暴露的事,这会正跟她演重视亲情重视家庭的好爸爸戏码呢。以前林默默和俞苗都是最吃这一套的。

林默默摇摇头继续听,发现之后的语音都是柳如花发来的。

她的声音凄凄切切,好像对面的不是她的继女,而是欺压她的大恶人。

【默默啊,我是柳姨。晓晓以后就要和你在一所学校念书了,你要多帮衬点啊。她什么都不知道,你是她姐姐,要是她有什么做的不对的,你尽管打她。她不敢还手的。】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你爸爸也不能没有个伴啊。你看你现在搬回俞老先生那去住了,要是我和晓晓不在,你爸得多孤单啊。做人啊,不能太自私。】

【我知道我没你妈妈长的好看,也不认字,你不让我穿你妈妈的衣裳我不怪你,都是我命不好,谁让我生在农村呢。你不愿意叫我,我也不怪你。你还小,不知道世道艰难,谁都有不得已的时候。】

【你别怪你爸爸,他让我住进来是为了方便照顾你,要是你不乐意,我和晓晓马上就搬走。笑笑啊,做人得讲良心,你可不能连你爸爸都不认了。】 

……

一连十几条。

这些恶心的话被柳如花用她特有的期期艾艾的语调说出来,好像鼻涕虫外面裹了一层鼻涕,加倍的恶心。

林默默听了几条干脆就不听了,她用文字给林正国发了一条消息。

【你和柳如花领证的事情,我还没告诉姥爷。要是不想我说,你和那个女人都别再来碍我的眼。】

发完这一条消息,林默默就把林正国的微信删了。

眼不见为净。

她不说林正国另娶的消息,是为了爷爷的厂子。

林正国虽然只有管理权,这么些年肯定培养了几个心腹。

要是爷爷知道自己女儿才死了几个月,林正国就迫不及待娶新老婆,肯定会大发雷霆,把林正国赶走,到时候厂子怕是要乱上一场。

厂子是俞行道一生的心血,林默默不想让俞行道这把年纪还要为这些事操心。等她把林正国的在厂子里人处理干净,就让林正国两袖清风的滚。

上辈子林默默毕业后就在自家公司帮忙,大概知道哪些人是被林正国笼络了的。

*

林家。

林正国放在床头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一下,伴随着一声震动。

这声音好像开关,柳如花猛地睁开眼睛。过多的眼白让这人看起来既凶狠又精明,和平时那副唯唯诺诺的样子没一点相似之处。

柳如花等了一会,发现林正国没有醒的迹象,蹑手蹑脚的下了床。

她动作很轻,生怕惊醒床上的人。但是拔充电器的时候手机发出了提示音。

柳如花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堵的她大气都不敢喘。还好林正国没有醒的迹象。

柳如花拿着林正国的手机蹑手蹑脚的下了楼。坐到沙发上她还是觉得不放心,便躲到了厨房灶台下面,她觉得那地方更安全些。

柳如花点开林默默发来的信息,眼睛眯眯起来,低声骂道:“□□养的小贱货!我就知道你得在背后和正国说我的坏话。不让正国认我?哼!没想到这条消息落在我手里了吧!”

她和很多被生活磋磨的人一样,喜欢自言自语,说话的时候嘟嘟囔囔,不说恶毒的话就知道怎么说话了。

她等了好一会,没等到新消息发来,这才拿着手机上楼,给手机重新插上充电器。

微信界面,最后一条消息是一个语音消息,是己方发出去的。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柳如花主动说道:“正国你再给默默发个消息,说晓晓今天就去学校报到了,别让默默担心。”

林正国最近正为林默默突然大变的性情头疼,听了这话,就拿出手机主动给林默默打了电话,想借着这个机会和林默默缓和缓和关系。

“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这一大早的,她给谁打电话呢?”

“打电话干嘛啊,还要花话费,家里不是有那什么WiFi嘛,你用微信和她说嘛。”

林正国无奈摇头。柳如花的确够听话,就是太没见识,电话费能有多少钱,也值得说上一嘴。

他想给林默默打个语音电话,想到对方可能正和人打电话,应该没时间接,就发了条语音信息。

微信提示:

【你已不是对方好友】

林正国:“!”

“这是怎么回事?什么叫我已不是对方好友!”

一直安静喝粥的林晓晓闻言抬头,怯生生的说:“她

本文标签:

上一篇:军婚不知节制地索要小说/残忍地下室少妇惨叫

下一篇:直不起腰pop阿肥肥 裸体反绑双手只吊乳虐乳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