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这大几把也太大了dj视频*与女乱目录伦之小兰

2021-08-04 09:01: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总之你只要知道,若是你出了什么事,我便不知后半生还能不能好好活了。”黎逊说来有些惆怅。九姒心想这大概是他说出的最深的情话了,拥住他的身子,只轻轻道:“不

“总之你只要知道,若是你出了什么事,我便不知后半生还能不能好好活了。”黎逊说来有些惆怅。

九姒心想这大概是他说出的最深的情话了,拥住他的身子,只轻轻道:“不会。”若是我失败了,他日你知晓我的身世,恐怕就不这样想了。

九姒安抚好黎逊便出了宫,回到府中,见淸居正在大堂之中等候,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你有事?”

淸居面无表情,道:“黎相要你我成婚,不日朝中上下便都知晓。”

“什么?”九姒仿佛听到一个玩笑,什么时候她的婚事连黎芮都有资格插手了,娶得还是这个头号仇人的儿子。

“我也不懂她为何要这么做?”淸居竟难得的解释了一句,“不过即使成婚也不会改变什么。你和……太后的事我不会有什么。”

“所以呢?我就要和你成婚,你便被她,你的母亲,像一个货物一样的送人,我又该如何宣布你的身份,丞相公子?还是楚云阁头牌呢?”九姒不想逼他,但又有谁来不逼她呢?

淸居还是没有一直维持住那毫不在意的脸色,略微泛红,带着被戳穿的怒意。“我怎么?我不过是要把这些你原本就明白的事情说出来而已。难道你自己就没有想过吗?好了,淸居公子,你的话也带到了,天色不早,我自问没那个雅兴和你秉烛夜谈。”九姒说完便离开了,只留了淸居一人,那个长相绝美的女子嘴里说出的话却如同刀子般凌厉,但一字一句却都是他心中所想,他又算什么呢?

深夜,黎府。

辛苇犹豫着问道:“丞相,难道您真的如此信任那个女子了吗?”

黎芮端起茶杯的手未停,送至嘴边抿了一口道:“你以为呢?”

“那九姒看似是为着皇帝旨意而来,却根本没有把皇帝放在心上,下官也看不透。只是此人的身份,却是太后的人。太后又和我们并不是一条心的。”

黎芮放下茶杯,“当然,此女狡猾,不过却是聪明得很,懂得变通。她当然不会简简单单的就肯为我卖命,但有这样心机智慧的女子已不多见,身手还不错,我视之为良弓啊,到紧要关头若用得上必是一大助力,何况她还让黎逊迷恋,牵制住她还怕控制不了黎逊吗?她不肯为我所用,我便要逼得她无路可退,最后结果总是一样。”黎芮从不怀疑自己的想法。

“那丞相到时真的会许以高位?”辛苇试探道。

黎芮却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你莫非没有听过飞鸟尽良弓藏这句话,这么好的弓与利刃,只能为我所用,却不能反过来割了我的手。”辛苇了然一笑,仿佛已经看见那日。

不管黎芮如何安排,九姒却有条不紊的一步步完成着她的计划,她渐渐同黎芮的党羽之间交好,有时也会毫不介意出入楚云阁,同那些人应酬,从那些人口中套出一些看似无足轻重的话来。

不过一忙起来,又要管理着宫中的禁卫,早已不像之前做太仓令时那么悠闲。

连黎逊的面也很少见,不过并非黎逊没有遣了徐公公来找她,不过好几次都被她推了回去,因为确实很忙。

不过她已经可以想见再见到黎逊时他的脸色该有多臭。果然,黎芮让所有人都知道了九姒要娶淸居的事,而且还称是黎芮旳义子。面对朝廷官员的问询,九姒不知可否,在外人眼里这并没有什么,毕竟九姒还是徐大人的义女。

何况在她们眼里就算九姒和太后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但是那又如何,她们是绝对不相信黎逊会和九姒有何结果的,两人的身份摆在那里,难道黎逊敢无视先皇的颜面公然下嫁不成?

到最终,九姒权力在手,荣华在身,娶个自己喜欢的男人又有何不可?到底还是要传宗接代。

她们也根本不相信九姒会对黎逊有什么感情,男女欢爱,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

如今沐清也在朝中,平时两人怕被人看破,鲜少打交道,只是在早朝时沐清也不由自主的向她投来探寻的眼光,若不是顾念着这还在早朝,恐怕早就直接开口了。

直到下了朝,沐清刚想派人叫住九姒,便见她已经随着一宫人离开了,他没认错,那是长信宫的人。

沐清在心底冷笑一声,原来那人这么快便得到了消息,比自己还要沉不住气。

不过这又有什么好得意的呢?他还会为情敌更在意九姒而开心吗?那是他的未婚妻,别人有什么资格呢?据说那叫淸居的男人和黎逊长得极为相像,不知九姒看他时可会看错。

显然在九姒的心里,沐清是多虑了,她不会平白无故的对一个人动心,这样短短的几日,而且还是那样的身份。

和以前不同的是,长信宫里并没有人,而且也没有什么宫人,九姒走进去,果然,黎逊每一次见她都会冷着一张脸,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面见仇人。

“今日徐公公呢?”九姒坐到他旁边,并没有理会那简直快要结出冰碴的脸,只随意轻松的问道。

黎逊每每生了气总是不说话,一时间两人又有些冷场,不过最后总有一人沉不住气,“我竟不知道,短短几日,你竟要娶夫了。若非群臣议论,你是否要最后告知我。”隐着的怒意也不知道是对谁。

“我哪里有娶淸居的心思,更何况他还是你的外甥,不过是又被黎芮摆了一道罢了。不知道还能躲到几时?”九姒的话语里带着一丝颓丧。

黎逊一惊,果然自己关心则乱吗,为何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想到,第一直觉便是怕九姒真的和淸居有了私情或是迫于某些条件。“看来黎芮这些天过得也确实太舒服了,以为自己是丞相便能为所欲为,操纵一切了吗?”

九姒道:“黎郎有何妙计,不妨说来听听。”她倒是不介意看着黎逊同黎芮交锋,只是不知道这姐弟两人谁更胜一筹。

九姒不得不承认,她的内心果然险恶。黎逊当然有自己的人,也确实是时候派上用场了,单凭徐玫的势力又怎么能够呢?“你可有听过奉阳徐家?”

“不是说奉阳徐家早就已经不问世事了吗?”当年她虽小,却也清楚,凤阳徐家这一支深谙明哲保身的道理,早早的便退出了朝堂。

“没想到你知道的还不少”黎逊对她的话并没有什么怀疑,只当是在楚云阁听来的。

“奉阳徐家又如何出山帮我们?”

“不,她不会出山,但她会让黎芮不敢再难为你。”黎逊说的极为轻巧,“我父亲出身自奉阳一脉,后来却被抱来都城中徐家抚养,不为人知罢了。”

要不然当年为何他的母亲千方百计的想得到他父亲呢?余下的事情黎逊没有再说,但九姒已经明白黎逊为了自己居然愿意主动去找奉阳徐家。而他的身世母皇当年必定也是清楚的,她更坚信很快她就能找到她想要的了。

诚然黎芮的逼婚不是她所操纵,但却利用了,她不择手段的探求着黎逊的底细,却还让他没有察觉。

“沐清这几日有什么动静?”黎逊话弯一转,他不认为沐清突然要这样一个位置只是为了沐王府。毕竟这些年沐王府交到沐清手里都没有人主动参政。

“还能如何?在朝堂上我俨然成了黎芮一党,沐清那帮人自然不遗余力的弹劾我。我自顾不暇,偏偏也没人相帮。”

“你以为我不知道,黎芮的人被你拉拢了一些,也时常为你说话。”黎逊人不在朝廷,消息却十分灵通。

九姒扯住他的袖子,“若我真成了一代佞臣,你怎么看?”

黎逊拽过她的胳膊,九姒却趁机靠在他身上,“说啊?”

“你觉得我能怎么办?如你所说清君侧啊,到时候囚禁在长信宫密室。”

九姒笑出声来,还不忘演绎着,“让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吗?没想到太后还有这样的嗜好。”

“不过,我倒还真不想做个良臣,若是可以一代枭雄也是不错。”

本文标签:

上一篇: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我被两个老外抱着高爽翻了

下一篇:肉肉小作文/不能掉出来晚上回来我检查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