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东北大通炕乱3伦*学长…还在上课呢

2021-08-12 08:32:4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天空刚刚泛起鱼肚白,不是很早,却也不是很晚。 再睡已经是不可能了,我索性起身去拿药篓,原本就打算今天早起进山采药的,爷爷年老体衰,已经有很久没有进过山,诊所里的存药不多了。从

天空刚刚泛起鱼肚白,不是很早,却也不是很晚。

 文学

再睡已经是不可能了,我索性起身去拿药篓,原本就打算今天早起进山采药的,爷爷年老体衰,已经有很久没有进过山,诊所里的存药不多了。

从山下的小路顺着往上走,我一边走一边采,因为不赶时间,所以走得也格外慢,四周细微的声音陆陆续续的传进耳朵里。

当初从村里出去之后,在一家医院里面找到了一份工作,结果有一次医院失误医死了人,家属闹的厉害,医院就要我背锅,工作就丢了,相交多年的女友也跟我分手了,我精神受到刺激,过马路的时候还不小心被车撞了……

不过说来也神奇,我当时本来我还以为我死定了,结果我居然奇迹的醒了,醒来了不说,还多了项异能,可以听见很多别人听不到的东西……

虽然不知道我会什么能活下来,更不知道那项异能是怎么来的,但是管他呢,既然活下来了,就先活着再说。

想到这里,我叹了口气,索性停下脚步寻了块大青石坐下来,也顾不得露水打湿衣服,从怀里掏出一块馍就着腌菜就啃了起来。

林间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我顿时警惕地打量起四周,手里攥紧了劈路用的开山刀。

山高林密,难免有野兽出没,若是撞上晨归的野狼或是豹子,那我可就有苦头吃了。

我顺着声音悄悄走过去。

草丛的动静越来越大。

我高高举着开山刀,寻思着待会儿不管出来什么都要一刀劈下去。

但是草丛扒开,看清楚里面的人时,我不由得愣住了。

一身灰色的袄子,瓜子脸大眼睛,来人不是昨儿个到我房里准备生扑我的芸嫂子又是谁?

或许是我拿着开山刀气势汹汹的样子吓到对方了,对方往后退了两步,不幸摔倒在地,惨白着一张脸看我。

我赶紧收了刀子,解释道:“嫂子对不住,我还以为是什么山野猛兽呢,”说完为了缓解尴尬,我又补充了一句:“嫂子这么早上山来干什么?”

芸嫂子似乎也有些不太自然,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低着头道:“也没干什么,就是来采点草药混口饭吃。”

她说完我这才注意到她旁边还有个篓子,篓子旁边有把小锄头,还有几根新鲜的草药,显然是在这儿有一会儿了。

两边说完话,一时安静下来。

因为昨天的事情气氛有点尴尬,我清了清嗓子,说了句“那嫂子你慢慢挖”转身要走。

刚走了两步就被对方叫住,我回头,看到芸嫂子满脸通红的站在那儿,有些手足无措的解释道:“昨天的事小哲你别多想,嫂子我,我只是喝多了。”

听到她解释的话我下意识的道:“可是我昨天没有闻到酒味啊?”

话落我才反应过来人家那么说,不就是想找给昨天的事找个理由,我这么一说,不就是不给人台阶吗?

我抬头,果然看见对方脸色更加通红了,且咬着唇,泫然欲泣的样子。

“不是,嫂子……”

我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解释。

就在这时候,芸嫂子忽然上前了两步,因为有前车之鉴,我下意识的后退,做出了防备姿态,没想到这在人眼里就成了嫌弃。

芸嫂子站住了,原本酡红的双颊在看到我动作之后,蓦地变成一片惨白。

她唇角翕动着,努力做出一副镇定样子,勉强扯出一抹笑,突然说道:

“小哲,你是不是觉得嫂子很下贱,很脏?”

芸嫂子的直白让我措手不及,看着她那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我忽然觉得自己很混账的,如果昨天不是常贵大哥突然来找我出诊,我不敢说自己真的就能在芸嫂子的诱惑之下把持得住。

明明肚子里打着半推半就的主意,却还要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我忽然意识到自己跟那个推卸责任又装得道貌岸然的主任医师没什么区别。

“芸嫂子,我……”

我话还没有说完,芸嫂子忽然咬了咬牙,眼神变得坚定起来,挟着一股香风猛地一头撞进了我的怀里,巨大的力道让我连退了几步,直到背部抵上了一棵大树才停了下来。

芸嫂子的双臂紧紧箍着我的腰,火烫的脸颊贴在我胸口,灼人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衫烧灼着我。

她梦呓一般地在我怀里呢喃着:

“小哲,我没有……我,嫂子是干净的,只想……只想你一次,一次就好。嫂子知道配不上你……不求别的,就一次就好!”

第七章

 

娇俏的美人在我怀里哀哀乞求着,软糯的声音和颤抖的身体都在向我说明她的紧张无助。

没有了昨天的慌乱,我这才发现,她真的病了。

血管里奔窜的血液在走到小腹的时候完全处于瘀滞的状态,气血不畅盘结在各个器官之间,甚至还有的血液逆行上走,这会导致人心慌气短辗转不安。

我本以为芸嫂子就算没人敢娶,但凭着她的相貌身段儿,想要多少个入幕之宾都是会有的,可从她的脉象上来看,竟是好久都没有过了。

难道她居然没有跟别的男人……

我的心陡然跳快了一拍。

山林间一片静谧,偶尔会听到几声鸟语,还有风掠过树梢的声音,明明还是很阴凉的,我的身体却像是着了火,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冒了出来,顺着脸颊淌了下去。

我的手突然紧紧握住了芸嫂子的肩膀,她以为自己会再一次被我无情地推开,整个人脸上的表情带着近乎绝望地认命,泪珠像断了线似的从紧闭的眼角滚落,竟是连睁眼的勇气都没有。

可在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她被我猛地转身抵压在了身后的大树上!

芸嫂子睁着迷蒙的泪眼惶然地看着我,像是要看清我脸上的每一丝表情。

“芸嫂子,我……”

我一开口,嗓音是粗嘎的喑哑,干涩的嘴唇让我忍不住想要吞咽一口口水,可不等我把话说完,芸嫂子在我怀里猛地抬起头,四片嘴唇顿时密密胶合在了一起。

甘美的津液哺了过来,当那条香软油滑的小舌探进我的口腔,勾住我的舌头缠绵吮吸的时候,有股电流从身体里蹿过,直奔身下,而我此刻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

此刻我只知道我是个医者,而我搂着的这个女人也只有我能医治得了。

她身体里涌动的血液,甚至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望着我的触碰抚慰,当我的手在她身上游走的时候,甚至能听到尖锐的嘶叫声从她体内迸发出来。

芸嫂子潜藏在心底已久的秘密被我一一窥破,这个女人不仅渴望着我的身体,甚至把一颗芳心都系在了我的身上。

软腻的小手穿过衣襟抚上我的胸膛,一声急促的喘息从我们胶合的唇间溢了出来。

芸嫂子迅速地扒开我的衣服,在我还没有感受到晨间的凉风的时候,一个火烫馥郁的光裸身子就紧紧贴进了我的胸膛上。

昨夜那种旖旎香艳的场景又再度上演,不同于昏黄光线下的诱惑,透过枝叶撒下来的光线斑驳在诱人的女体上,自带欲遮还露的效果,刺激着我的眼球和大脑,几乎是在同一时刻,我身体的某处迅速胀痛起来。“小哲……”

芸嫂子像是没了骨头,整个人都化成了水,迷离的眼波似乎要氤氲出雾气,诱人的情红将她整个人烧成了一团火,带着娇喘的轻唤让我头皮一阵发麻,恨不得把她整个人都揉进我的骨血中。

我们的手在彼此的身体上摩挲游走着,她贪恋地在我的腹肌上流连了半晌,就直直向下而去。“芸……嗯啊!”

过电一般的酥麻感从尾椎一路攀升向头顶,我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下意识地收紧了手指,却听到耳边一阵撒娇般的痛呼:

“嗯……疼!”

芸嫂子放开我的喉结,娇嗔地瞟了我一眼,那眼角飞出的风情几乎将我的魂都勾了去。

“嘿嘿。”

我傻笑着松了劲道,将那只被我捏出了指痕的丰盈呵宠地放在手里捏弄着,指尖顽皮地拨弄着顶端的红樱。

“傻,啊……傻子。”

芸嫂子报复似地在我快要爆炸的兄弟上轻掐了一下,随即又在我耳边喘息着说:

“小哲,你硌到嫂子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疯狂的肥岳交换- 边吃奶边摸下很爽护士

下一篇:学长们(NPH)*全文虐乳玩乳的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