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调教椅h变态调教 浪妇与三个老头

2021-09-25 08:40:4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蜻蜓在天空上飞翔,老人在树荫下悠闲的乘凉,淡淡的风夹着青草的芳香吹拂在人身边,这是一个平和的,美丽的秋天,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无缺。
然而这个下午并不是在所有人心中都是

蜻蜓在天空上飞翔,老人在树荫下悠闲的乘凉,淡淡的风夹着青草的芳香吹拂在人身边,这是一个平和的,美丽的秋天,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无缺。
     然而这个下午并不是在所有人心中都是完美无缺的。
     “你就什么也不会做吗?做你的助理就是打扫卫生吗?”在公寓的一个套间里,一个少年拿着拖把叫嚷着。
    这是一个清瘦的少年,不过二十岁的年纪。
     “子进,你不要这样吗,现在和过去不同了,钱很不好赚的,谁叫你欠我的钱呢!”旁边的大床上,一个穿了丝绸的睡袍的人说着,他斜斜的歪在床边,手上端了一盆的葡萄,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嘴角上挂了一丝坏笑。
     那个少年叹了口气:“我都说过多少次了,我不叫什么子进,我叫陈开,虽然我长得不好,成绩也一般,但是我就是不叫什么王子进!” “嘻嘻,谁让你的眉心长了一个红色的胎记,那就是你是王子进的证明!”歪在床上的妖冶少年笑道,玩世不恭的眼睛里竟有很多的不舍。
     “你说的就是这个吗?”陈开指了指自己眉心上那个血红色的胎记,“这个好办!”说着翻箱倒柜找了一个邦迪出来,“啪”的一下贴在自己脸上,把那个红色胎记盖住,回头叫着:“这回行了吧!不要再叫我王子进了,我虽然欠你的钱,可是也不能随便帮我改名字!” “嘻嘻嘻!”床上那个少年掩嘴偷笑:“那又有什么用?子进终究是在你的身体里,终有一天你还会是王子进的!” 陈开叹了口气,感觉上和他说话就是鸡同鸭讲,那天下午遇到他以后,自己就再也没有什么好事,想着斜眼偷看了一下躺在床上吃葡萄的少年,黑发像缎子一样,又黑又亮,美丽的丹凤眼,英挺的剑眉,这些都让他看起来像是个天使,可是偏偏性格却和恶魔一样。
     想着自己也真够倒霉,好不容易熬完了高中,刚刚到大学报到就丢了学费,幸好他帮了自己,那个时候看起来还是个很好的人啊,哪知道他又好吃,又懒,还不爱打扫卫生,说是雇了自己做助理还钱,可是他的生意没有一天有人上门,根本就是自己念了高中就跑过来做了保姆。
     “子进!我要吃鸡!帮我叫外卖!”那边又有人犯了馋病。
     “说过多少次了,我不叫子进~”还没等说完,迎面一只拖鞋就飞了过来。
    “快点!饿死我了!” 陈开的头上挨了一记拖鞋,只好晃着脑袋,便走边骂去打电话了:“你是喝汤还是吃烧鸡!” “喝汤!要多放香菇!”声音雀跃清脆,陈开几乎可以听到口水掉在地上的声音。
     “你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陈开叫了外卖决定和他谈一谈。
     “咦!我是帮别人解决无法解决的困难的!” 这样的答案等于没有,陈开抬头瞪了一眼他,还是一副懒懒的样子,歪在床上,瞪着一双圆眼,他就不见下床走一步,人要懒成这副模样,真是无可救药了。
    如果要不是没有还完债,他真想把他一把掐死。
     正说着,外面的门铃就响了。
     “怎么这么快啊,汤炖得这么快一定不是什么好汤!”陈开说着骂骂咧咧得去开门。
     那边那个少年却一脸严肃,把睡袍裹紧就坐了起来。
     “绯绡,你这是怎么了?不像你啊!”陈开笑着说,今天终于见他从床上爬起来了,真是不容易。
     “好像有客人上门了!”那个被叫做绯绡的少年说。
     “我们打赌吧,要是外卖的话你就自己打扫一天的卫生!”陈开窃笑,他和这个叫做绯绡的人待了两周了,这个大门除了饭馆的人以外就没有人进来过。
    怎么可能这个时候有什么客人? “好啊!”绯绡说着眨了两下眼睛,“不过你一定会输的,做什么也不要和我打赌!” “切~”陈开说着把门打开。
     门外站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卷发少女,很白晰的皮肤,大大的眼睛,看起来很可爱的样子。
     “呵呵呵,我赢了吧,这不就是餐厅的服务员吗!”陈开笑着说。
     “你才是餐厅的服务员,傻子,赶快让开,我有急事!”说完,一把推开了陈开。
    冲着绯绡去了。
     陈开见她来势汹汹,和文静的外表完全不一样,被她吓了一跳,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那个少女走到绯绡的面前说:“就是你吗,在门口召唤我过来的!” “不错啊!我可以帮你解决困难!”绯绡对眼前的少女笑着。
     “我,我就是有事要找人帮忙,我自己一个人不行~”那个少女说完一下就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陈开见了立刻就傻眼了,这个女孩也太喜怒无常了,一张脸说变就变,阴晴不定。
     “不要着急,小妹妹,有事就说吧!”绯绡见了也蹲在地上哄他。
     那个少女抬头看着他,又开始哭:“我叫爱米!帮我找一个人!” “爱米是吧!找人我最在行了,可是我们这可不是免费的!” 陈开听了差点晕倒,真是商人重利,这个小女孩也就不过十岁的样子,他居然好意思张口和人家要钱。
     “这个我知道,我可以供你们一生的食物!”那个女孩回答。
     陈开听了又是吓了一跳,真是人不可貌像啊,一个人一辈子也能吃下几十万吧,这样算来这单生意会有上百万之多,这个女孩竟然如此有钱! “食物!”绯绡听了美目朝天花板上看了一下,估计也是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这个不错,成交了!” 说完握了一下爱米的手,表示他很专业,“你好,爱米,叫我绯绡就行,那个是我的助手王子进,啊不,陈开!你要找谁?” 爱米听了脸色一红,把头低了下去,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双手捧着脸,支支吾吾的说:“我要找我的先生!” “先生!”陈开这次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要是自己没有理解错的话,先生好像就是现在对老公的敬称,这个爱米也就是十岁的样子,居然连先生都有了。
     “绯绡,绯绡,不要帮她!”陈开叫道:“她这么小就有了先生,那个男的一定是个咸湿老男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咱们把她送到公安局吧!” 绯绡望了望爱米,好像看到了一辈子的美食,很坚决的摇了摇头:“不,不就是个老头吗!帮她找找!” 爱米听了一脸不高兴:“我的先生才不老呢,对我很温柔,很好!”脸上又是一副娇羞的表情。
     陈开看了摇了摇头,完了完了,这么小的女孩就知道谈恋爱了,这个社会,可怎么办啊? 绯绡在那边继续问:“那你知道你的先生叫什么名字吗?” 那个女孩瞪着一双无知的大眼:“先生就是先生,怎么会有名字?” “那个,就像你叫爱米一样,先生总不能叫做先生吧!”陈开看了也在一边启发,看来这个爱米的智商还有一点问题。
     “这个,这个~”爱米坐在地上抓着头,“这样吧,我领你们去见先生吧!” “咦,你的先生不是丢了吗?怎么会去见?”陈开越来越觉得这个事情很奇怪了。
     那边绯绡已经开始穿衣服了,“走吧,陈开,我们一起出去一趟!” 陈开丈二和尚摸不到头,只好收拾收拾套了一件大恤和他们出去了,绯绡依旧和他们初识时,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

本文标签:

上一篇:2021最幽默的说早安方式 千万缕像利箭一样的金光,冲破了晨雾

下一篇:哈~给我我要:鞠婧祎丝袜脚夹我好爽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