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娇喘连连蜜汁横流,被两根狰狞的巨物填满

2021-10-08 08:21:5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奇怪?这一路上都有共享单车。 为什么那个人要一直走路?” 嫣然好奇发问。 那人戴一顶古装侠客的斗笠。 衣衫略微宽敞。 一直刚毅地朝着路的前方走。 那

奇怪?这一路上都有共享单车。

    为什么那个人要一直走路?” 嫣然好奇发问。

     那人戴一顶古装侠客的斗笠。

    衣衫略微宽敞。

    一直刚毅地朝着路的前方走。

    那是一条通省过市的长途大道。

     一直专心驾车的妈妈没有吱声应答。

     那天是国庆节。

    妈妈一大清早就驾车到学校门口等她。

    她是学校里的音乐老师。

    河南工学院。

     “糟了!上次我的古筝弦线挣断了。

    我在网上买了几条,放在我教学楼的办公桌里。

    忘记带回来了。

    ” “开学的时候再来拿呗!” “不行。

    得掉头回去。

    家乡市里面举行一次电视台选古筝音乐竞赛。

    会有很多人参加。

    我也报了名。

    参赛时间就是七号。

    ” 嫣然正肃地蹙起了眉,像一朵蓄敛的葵花。

     妈妈认真地扭转方向盘,在一个路口上倒转了车子。

     “真是忘事!你爸还在家等着我们回去吃午饭。

    ” 妈妈抱怨着,一踩油门,车子疾速驶去。

     “小心!” 嫣然蹙着眉,吐着清润的舌头,惊呼着。

     但已经太迟。

     那个戴斗笠的人,像一只大鹏似地横贯马路而来。

    他先是飞跨过一米多高的护栏,疾飞的身子仿佛只需要一两秒就安全到达公路的另外一个岸边。

     嫣然妈妈狠狠地踩着油门,钝重地撞上了他。

     妈妈大概以为只是一片树叶。

    她实在想不到有人会突然从跨栏里跳脱过来。

     那人的身体像一只巨象似的地撞在了车前玻璃上。

     玻璃顿时迸裂,像瞬间结成了繁密的蜘蛛网。

     嫣然和妈妈在车子里摇摇晃晃,险些整个车子翻了过来。

     那个人的身体滚落到了马路上。

     半空中凌厉地喷出了一口鲜血,仿佛给蜘蛛网的玻璃右上角涂上一抹浓稠的红漆。

     “她是不是死了?” 嫣然的脸变得绯红,纯真的大而且黑的眼眸周围蹙得更紧,流露出恐惧。

     妈妈在撞上的瞬间也快速地踩刹车。

    之后她也像死一样的沉静。

     在暴力撞击之下,车子晃颤,以妈妈四十多岁以上的阅历和感触,那个人也许也真的快要死了。

     她第一次撞人。

     她第一次撞死了人。

     妈妈已经无措了,怔怔地坐在车上发呆。

     车子也已经因急刹而熄火,停在公路的内侧快速道里。

     嫣然瞪得豁大的眼睛渐渐变得冷静。

     那个人还活着,他应该还有呼吸。

     他现在正竭力摸索着爬行,拖着他重伤之后大概已经麻痹了的身体挪行,他艰难地想要去抓住前方从他背上甩落的一个浅绿色的背包。

     “他没有死。

    我们要去救他。

    ” 嫣然摇晃着妈妈的臂膀,提醒着说。

     妈妈豁然醒悟,打开车门,和她一起奔下车来。

     嫣然慎重地靠近那个血人,慢慢蹲下了身体。

     “你怎样了?” 她抱过他的身体,托在自己的膝上。

    他身上的流洒的大片的血粘融到了她的黑色花纹的纱裙。

     “包……” 那人已经无力从呛着血的口里发出声音。

     但嫣然已经懂他的意思。

    她扬身捡回那个背包到他的跟前。

     “救我——” 那人的嘴里一直汩汩地流着血,急切地央求她,深深拽住了她纤纤柔滑的手。

     后面的车辆都相继停了下来。

    道路已经堵塞。

     那人已经没有了动静,趴在了嫣然的膝跨里,例如一个死人一般,口腔里还渗流着腥红的血。

     “妈妈,打电话叫救护车。

    ” 嫣然迫切道。

     妈妈赶忙拨出手机,忐忑而惶措地向119说明了路段。

    救护车已经在尽快赶来。

     “把他先移到路边。

    大家都有事。

    ” 后面堵车的司机围攘着议论道。

     嫣然试图挺起高挑的身子,却仍然无法抱起厚重的他。

    妈妈慌忙过来帮忙托着那人的背部,嫣然坚韧行走,把他搁在路边柔软的一块草地上。

     “妈妈,到车上拿一些软垫下来。

    ” 嫣然吩咐着。

    她捻起衣袖揉成一块毛巾的模样,小心翼翼地寻找和擦拭那人脸部和身上的伤口。

     “冷……冷……” 那人仿佛活了过来,紧紧地抓着她的手腕。

     嫣然温柔地将他搂抱得更紧,在他身下垫上妈妈递过来的软垫,又侧着身子为他挡住公路上车子驶过时扬过来的大量的灰尘。

     一向很讲究整洁的她,霎时觉得脏得很难受。

    但她没有丝毫的松懈和避让。

     “放心,你会没事的。

    ” 她一直柔软地在他耳边鼓励和安慰着。

本文标签:

上一篇:白嫩大屁股秘书 又粗又大又爽又舒服

下一篇:男朋友老爱拉我去没人的地方|高辣爽文h校园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