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岳坐摩托车我进去了-岳你夹得好紧好爽小俊

2021-10-11 08:39: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第二天一大早,拿着齐慕给的金卡,在阳光下晃悠了一下。
想起齐慕昨天说的话,里面应该是有一百万,而医院那边的欠费是大概有八十多万,我还是忍不住咧开嘴笑了一下。
笑完

 第二天一大早,拿着齐慕给的金卡,在阳光下晃悠了一下。
    想起齐慕昨天说的话,里面应该是有一百万,而医院那边的欠费是大概有八十多万,我还是忍不住咧开嘴笑了一下。
     笑完才又悲哀的发觉,自己现在真的变得世俗多了,至少从前,哪里会为了有钱了如此的开心呢? 默默的叹口气,起身穿衣服准备去医院。
     到了医院,我把钱给清了,拿着单子才敢上楼去病区看妈妈。
    到了病区门口,感觉连那个看门的护工的中年女人应该都认得我,对我态度特别差的问:“交钱了没有就上来,我们护士长可是说了,你们家一直欠费,没法儿开始治疗了啊。
    ” 我默默的在心里给了她一个大白眼,真是狗仗人势。


    可是面上又只能是陪上笑脸,毕竟妈妈还在这里住院,我又不能天天在这边守着看着的,这要是她们把气都撒在妈妈身上,可怎么办呢? 再说,妈妈现在人还昏迷着,态度不好什么的倒还都是小事,但是要是这些人连带着治疗也偷工减料的,我该怎么担心死啊! “呵呵,是啊,交钱了,都交清了,真的是麻烦你们了。
    ”我强颜笑的灿烂,自己都能想象的出自己的脸皮此刻有多么僵硬。
     护工不屑的上下看了我一眼,然后才扔出一个本子和一支笔硬邦邦的说道:“进去写个记录,出来再签个字。
    我们这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进出出的。
    ” 我自然忙着点头,一边拿过本子开始记录。
    而就在我写着的时候,旁边一个穿着富贵的女人就从我旁边进去,进去的时候还看了护工一眼点了一下头。
     我故意抬头看了护工一眼,那个笑脸啊,谄媚的跟刚刚简直就是两个人。
    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我们这个地方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进出出的,是什么意思了。
     护工见我看她,又立刻换上一张凶脸:“看什么看,人家医院账上可从来都是只多不少的,可不像你经常欠费的,人品当然不可信。
    ” 我没有理会她,低着头写完了记录,然后抬脚进去。
    后面那个护工还忙扎叫唤:“早点出来,我们这里探访时间也有限制。
    ” 我背对着她,脸上自然没有了丝毫的笑容。
    指甲死死的陷进了掌心里,可我感觉不到疼痛。
     面无表情的一直忍道走进病房,关上门,我长长呼出一口气,感觉自己所有的情绪和力气都一下子用光了似地。
     我走到床边,妈妈就躺在那里,安安静静的,我忽然就鼻子一阵发酸。
    爸爸死了,妈妈又成了植物人,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的安慰我了。
     脑子里竟然闪过的是齐慕的脸,都是齐家,都是林家,是他们,害的我们家现在家破人亡的!要不是他们,我们一家子到现在还健康幸福的生活着的。
    从小到大,我何曾受过这些苦,这些委屈,这些欺凌?而这所有的一切悲剧和苦难,全部都是拜他们所赐! 从医院回来,我拿着齐慕的金卡,去了商场,给白岸买了几件衣服,又给妈妈买了一些流质要用的食物,还给秦蜜买了些衣服和吃的之类的,准备直接带到秦蜜待着的疗养院去。
     刚买好东西,白岸就打电话来。
     “在哪啊?” 我看看手里的东西,说道:“在商场呢,正好给你买了几件衣服。
    ” 那边,白岸笑了一声,然后说:“我在你家呢,你回来吧,要不要我去接你?” 我赶紧说:“没事,我打车回来。
    ” 挂掉电话,就往回走,出门的时候正好看见一辆蓝色的兰博基尼从商场大厦的门口开过去。
     车窗开着,我眼睁睁的看见林安柔坐在副驾驶上,那张清纯和性感并存的美丽的脸上,笑容娇羞而灿烂。
    顿时,心底一种难以掩饰的失落划过。
     到家的时候,白岸嘴里正啃着苹果,指指地上的一大袋子水果,对我说:“诺,给你带了的,多吃点,别对自己的身体省钱。
    ” 我拿了一个苹果洗了洗,拿着刀狠狠的戳进去。
    白岸惊的问我:“怎么了,这苹果哪里惹得你了?” 我叹口气,缩到沙发上:“刚刚在商场门口看见林安柔了,在齐慕的车子上。
    ” 白岸没有说话,我却很想找个人倾诉一下,继续说:“刚刚在医院的时候,连护工都对我颐指气使,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你说,齐慕和林安柔他们凭什么这么开开心心的?他们林家和齐家现在的一切,还不都是踩在我们秦氏,踩在我爸爸的尸体上得到的?” 一想到这么些年过的颠沛流离的苦日子,我就更觉得怨从心生。
     白岸看了我一会儿,忽然说:“小可,你跟我说实话,你现在对齐慕到底怀了个什么心思?” 我愣住,有点心虚的说:“什么意思,我还能怀什么心思?” 白岸把吃剩的果核扔掉,然后看着我叹口气:“不如,我们放弃吧,其实我总觉得这一次你不该接近齐慕的。
    你懂我的意思吗?刚刚提到林安柔和齐慕在一起,你就这么在意,小可你想过没有,你现在究竟是因为恨齐家和林家生气,还是因为齐慕和林安柔在一起很开心而生气呢?” 我心一慌,用力的说:“你没听我说吗,我恨他,恨齐慕,也恨林安柔。
    林家和齐家总要为我们家的事情付出代价吧?你看看我们家,我妈,我妹妹秦蜜,被他们害的还不够惨吗?我知道你担心什么?可是我没办法啊,我只能去接近齐慕。
    现在,我们很缺钱啊。
    ” 白岸眼神似乎有些受伤,看着我说:“对不起,就算我很努力的赚钱,还是不够。
    ” 我赶紧上前拉住白岸的手:“你胡说什么呀,怎么还跟我道什么歉?本来就是我家的事情,你都对我这么好了,应该是你被我拖累才对,我都不知道要跟你说多少对不起了。
    ” 白岸张张嘴,苦笑了一下,没再说什么。
     我知道白岸不太高兴,就拿起刚在商场给他挑的衣服让他试穿。
    白岸试来试去问我:“哪来这么多钱?” 我吐吐舌头,想起刚刚他说不赞成我接近齐慕的话,没敢说齐慕说要包养我的事情,只是说齐慕给了我一张金卡。
     白岸听了,立刻冷笑:“他倒是大方,一下子给你这么多钱。
    ” 我悄悄松口气,然后笑了笑说:“没关系啊,反正只要是他们齐家的钱,我都照单全收

本文标签:

上一篇:2021一个人在宾馆寂寞的说说最新文案整理分享

下一篇:老板和秘书呻吟娇喘 娇喘绝色护士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