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睁开眼看着我怎么吸你的 强奷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2021-10-15 08:43: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们这种幼儿园刺头有人收拾了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扣你们薪水信不信!

  被灌了一肚子姜汤的付拾一,勉强吃了一个鸡蛋,就再也吃不下什么东西了。

  眼睁睁看着李长博将自己的

你们这种幼儿园刺头有人收拾了的语气是怎么回事!扣你们薪水信不信!

  被灌了一肚子姜汤的付拾一,勉强吃了一个鸡蛋,就再也吃不下什么东西了。

  眼睁睁看着李长博将自己的白菜油渣面吃掉,她心痛到无法呼吸——油渣比肉可难得多了!

  白菜油渣面,可以说是付拾一的最爱之一。

  用料却简单到了令人发指:猪油渣,白菜,面,盐,花椒。

  油渣和白菜加花椒,一起用猪油同炒,白菜发软后加入开水,水开后,油渣和白菜的香味就都出来了,此时只需要加入面条煮熟,起锅时候放盐就可。

  家里条件好的,还能加个鸡蛋。

  这碗面,汤是清汤,上头漂浮着几颗油珠,油渣被煮软,没了焦褐的模样,开始发白,混在绿色的白菜叶子里,比肉还诱人。

  喝一口面汤,就知汤味是如何一个鲜美。

  前两天拾味馆刚熬了猪油,做了一顿油渣炒白菜,这是仅剩的了。再想吃,那有得隔上一段时间。

  付拾一万万没想到,自己最后一口也吃不下了。

  最后只能流着口水,摸着肚子,眼巴巴的看着李长博吃完。

  李长博看上去慢条斯理,可最后愣是一口没剩。白白让付拾一看了半天。

  偏吃完了,他还要唇角微翘,温柔道:“面很好吃,付小娘子没吃上,可惜了。”

  付拾一感觉,自己再也不能爱了。

  吃过饭,二人就去上班。

  李长博今日也不坐马车,只给付拾一披上厚厚的皮毛斗篷,就差将她裹成一个球,然后才拉着她出了门。

  他打算走过去,路上正好再看看大雪之后,街道上的情景。

  街上的人,基本都是在扫雪进行时,或者扫雪准备中。

  路上勉强扫出了一半,供人行走。

  人人都在感叹昨夜雪大。

  饶是如此,天上的雪花还在不断的往下落。

  只是小了一点,丝毫没有放晴的意思。

  一路到了衙门,衙门里也是热火朝天的架势。

  不良人们扫雪时候,有的出了一身大汗,索性就将外衣脱了继续干。

  谢双繁揣着手,仰头看屋顶上的雪,一脸忧虑。

  吕德华在生炉子。

  不得不说,吕德华的适应能力是真的好。撅着腚在那生炉子的时候,十分的……接地气。

  生好炉子,他又去打水煮茶,十分勤劳且妥帖。

  这头,李长博和谢双繁还没说上几句话,那头徐坤就过来了。

  徐坤是过来求助的。

  万年县那边,农田和农户,比长安县这边多。

  所以今日被大雪压塌了屋子的人家,也比较多。

  他那边救灾的棚子,都安置不下了,所以干脆过来求助。

  他刚一开口,谢双繁就赶紧道:“我们这头人也不少,雪也不停,我们怕是也不够用!”

  徐坤显然不愿放弃,好说歹说,几乎可以用得上死皮赖脸几个字。

  两人就在那儿扯皮拉锯战。

  吕德华在旁边劝架,只是他人微言轻,两头都不敢说重了,看上去可怜巴巴的。

  付拾一验尸在行,但是对救灾却不行,也只能瞅着李长博,跟着一起焦虑。

  李长博思量了许久,然后说了句:“我有个法子。”

  徐坤和谢双繁一下都停了,猛的看住李长博,表情异常凶猛:“还不快说!”

  看得出来,徐坤是真的着急。

  毕竟,那些无家可归的人,今儿晚上在哪里睡觉都不好说呢!

  万一晚上再下大雪,那可怎么办?

  “先尽量让他们去亲眷家中借住,或者联系有空房屋的人家,腾出屋子借住。我们不白住,每日也给几个钱,贴补粮食。”李长博徐徐开口。

  徐坤一听这话,顿时面露难色:“也不是我舍不得那个钱,但是衙门里就那么多钱,用完了,他们又该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么下去。而且不良人也得吃饭不是——”

  “坚持几天就行。户部那边就会拨款。”李长博打断他,声音笃定:“陛下心中有数,不会不给。而且,就住几日,草棚子搭起来,就不怕了。落了灾的人家,有壮劳力的,也可以来搭棚子,挣点工钱,来年好重新弄房子。”

  “草棚子也不顶用啊。”徐坤苦笑:“那草棚子也不暖和,雪这么大,怕是要冻死人的。炭也没法保证有那么多——”

  虽然钦天监那边观天象,又是测算,早早就知道今年冬天不好过,也屯了不少粮食和木炭,可现在看来,依旧吃紧。

  李长博只有一个方案:“加厚,用暖炕。”

  一条暖炕一个屋,每个屋,至少能安顿一户人。

  付拾一想起临时安置房那种,登时也有了灵感:“棚子上的草,也别像从前那样只铺上去,或是用竹片简单夹起来,咱们这次,干脆召集所有闲散人员,一起做点可以拆卸的那种。将来也能反复利用。”

  冬天有雪灾,夏天有洪涝,这些都是能用上的时候。

  不过付拾一的意思,大家却没太明白。

  于是付拾一仔细解释一下:“咱们可以做成方片形,压得板板正正,这样风也不会将稻草吹走。争取几片这种方片,就能连成一面墙,一片屋顶这样。”

  “这样,一批人负责生产方片,一批人负责搭框架,一批人负责将方片固定在框架上,一批人负责弄暖炕。”

  “这样分工合作,效率也会高得多。”付拾一呼出一口气:“等不需要了,再简单一拆,收在库房里,回头有需要了,就拿出来用。”

  “这样的方片,咱们也可以多做几种材料的。稻草的,麦秆的,笋壳的。稻草和麦秆的是保暖用,笋壳有一面,可以防水。”

  付拾一轻声总结:“而且烧炕也不用担心在屋里用炭盆,会中炭毒,甚至引发火灾。”

李长博听了这半天,已经明白了付拾一的意思。

 文学



  他点点头:“这是最好的办法。”

  付拾一补充一句:“棚子为了牢固,可以多个连成一排,互相牵扯住,而且还可以节省一部分材料。”

  这样的安置房,唯一缺点就是不隔音,恐怕没那么自在。

  但家都没了,能有个落脚的地方就不错了,还想那么多干什么?

  李长博颔首:“而且方便巡逻管理。通常这种时候,也容易起争端和事故。”

  说起这个,付拾一又有了主意:“所以闲则生事,咱们还得给他们想想,能做点什么活儿,赚点钱贴补家用不说,也避免他们没事儿干,闹出事情,或是干脆弄出赌钱什么的腌臜事。”

  徐坤听到了这里,眼睛都发亮了:“不错不错。”

  但是很快,他就又头疼了:“可能让他们做什么去?”

  付拾一微微一笑:“这个就要问陛下了。”

  陛下现在有那么多的事情想做呢:方便面,方便调料,自行车什么的——都有普通的,不需技术就能干的活不是吗?

  李长博也是满面笑容的看向徐坤:“那咱们先进宫还是——”

  徐坤贼兮兮道:“我看可以先做起来。这个事情,肯定能被批下来。”

  户部那帮人,将百姓看得如此重要,此时就算再抠门,那也肯定舍得掏钱。

  再说了,后头还可以想办法赚回来不是?

  于是,徐坤又飞快跑回去吩咐人准备起来。

  为了方便省事儿,救灾基地的安置,两个县令各自划拨出一块城外的接壤土地,用来建设救灾安置房。

  等他们忙完这些准备进宫,已是中午了。

  只是两人也顾不上吃饭,就匆匆又往宫里去了。

  付拾一早有预料,特地让张春盛送了白皮饼和卤肉来。

  她给李长博做了个材料丰富的肉夹馍。

  而且是脆皮馍,一口下去,就掉脆渣渣。

  因为是涂了油烤的,所以外头是酥脆的,油香的,可里头却是蓬松柔软的。切开一个口子,将混合了莴笋丝的碎肉填进去,卤肉不是干的,是刚从锅里捞出来的,热乎乎的,带着肉汤。

  此时一填进去,面饼就会吸收肉汤——饼就更香了。

  除了卤肉和莴笋丝,里头还有一点点的香菜和芹菜碎。

  另外又配一颗热腾腾的卤蛋。

  付拾一怕李长博吃不饱,一口气给夹了三个馍,让他带着路上吃。

  这头,付拾一给李长博准备了,那头,徐坤却饿着肚子,饥肠辘辘。

  两人是坐的同一个马车。

  当李长博拿出肉夹馍那一瞬间,徐坤的肚子都被勾得“咕咕”叫唤。

  他直勾勾的看着李长博,不自觉的舔着要流出来的口水:“这是啥?”

  李长博低头先是咬一口,这才缓缓回答:“肉夹馍。”

  听着那脆脆的断裂声,闻着那喷香的味道,徐坤那叫一个折磨和委屈,又忍不住问:“好吃吗?”

  “好吃极了。”李长博十分诚实。

  徐坤就觉得自己更饿了:这也太惨了!

  他眼巴巴的看着李长博,忍耐半天还是忍不住问了:“你还有多的么——”

  多是肯定有多的,他刚才都看见了!只不过不好意思直接讨要,所以就迂回了点。

  “徐县令想买一个?”李长博了然一笑,又是一大口下去,差点没把徐坤给馋哭了。

  他一听李长博这话,也是哆嗦了一下子,心里瞬间意识到不妙。

  可理智哪里压得住饥饿时产生的蓬勃食欲?

  最终他还是脑袋一热:“我买一个!多少钱都买!”

  “我们这么熟,哪能要钱呢。”李长博微笑的表情更甚,语气也更为温和:“这就生分了。”

  徐坤心里疯狂示警,可惜信号都无法传送到被肉夹馍占据的大脑中。

  他流着口水,“那我就厚脸皮吃一个?”

  “什么?徐县令个人要捐点钱出来?”李长博将肉夹馍拿出来一个,塞进了徐坤手里:“徐县令真是太有善心了!”

  徐坤注意力都在肉夹馍上,随口应了一声之后,才陡然反应过来。

  他捧着肉夹馍,欲哭无泪:“李县令——”

  李长博温柔看他:“嗯?徐县令还要加钱?”

  徐坤低头恶狠狠的咬了一口肉夹馍,绝不接他这句,只鼓着腮帮子凶狠的赞叹:“真好次!”

  李长博看他肉疼的样子,微笑着放弃再坑点的心思,只低头吃肉夹馍。

  这肉夹馍,可真好吃啊。

  付拾一也在感叹:“我要不是个仵作,我怕是能成为一个顶尖的厨子!”

  徐双鱼捧着肉夹馍吃得满嘴流油,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做仵作也不耽误当厨子啊。付小娘子做的,真好吃。”

  翟升白了徐双鱼一眼:“都吃两个了,还吃?你给我留一个——”

  徐双鱼用力摇头,护食得紧:“我还没吃饱呢!我都没给我师兄留呢!”

  两人差点为了一个肉夹馍打起来。

  付拾一恨铁不成钢:“看看你们这点出息,为了个肉夹馍就成这样了!出去别说是我学生!”

  罗乐清不紧不慢的坑两个师兄:“他们就是闲的,不是说平地缺点人手吗——”

  付拾一点头:“对,下午没事儿就去帮忙平地!虽然你们是仵作,但是也要锻炼体魄!你看你们身上,连肌肉都没有!”

  翟升:……我敢给您看,李县令让看吗?

  徐双鱼悄悄捏了捏自己的小肚腩,心虚的将护食的手松开一点点,还不忘宽慰自己:师兄说我还要长高,到时候就瘦了!

  罗乐清笑得妖艳:下午杀猪匠要送一批练习缝合的猪皮过来——正好就都是我的了!

  不过,闹归闹,付拾一还是心疼自己的徒弟们的,到底还是宽慰一句:“不过还是要吃饱的。不够的话,一会儿去拾味馆吃。那还有不少呢。”

  于是,两个年轻男人,默默地加快了吃饭的速度:拾味馆那边,有春丽这个饭桶在,去晚了还能有吗?

  雪花继续纷纷扬扬的下着,不知不觉,雪又大了点

本文标签:

上一篇:汇总2021(人前人后两面嘴的说说)文案汇集

下一篇:被学长们拉进宿舍H舒珏最新章节 两个奶头被吃高潮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