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教室撩开老师的裙子和丝袜/玩 各种老妇 小说

2021-10-16 08:41: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阮桃一下朝叶琳琅扑了过来,一把抱住叶琳琅,兴奋道:“姐姐,谢谢你!”

“你要是愿意,也是可以继续重新跳舞的!”

叶琳琅知道阮桃喜欢舞蹈,她一直都忘不

阮桃一下朝叶琳琅扑了过来,一把抱住叶琳琅,兴奋道:“姐姐,谢谢你!”

    “你要是愿意,也是可以继续重新跳舞的!”

    叶琳琅知道阮桃喜欢舞蹈,她一直都忘不了阮桃那天在大排档跳舞时的样子,那时的她,像星星一样闪闪发光。

    “真的吗?”阮桃问。

    叶琳琅点点头。

    “真的。”

    阮桃笑得一脸灿烂,她之前是因为身体受伤,不得不离开自己最喜欢的舞台。

    现在,她脚上的伤好了。

    脸上的伤也好了。

    她就又可以回到自己最喜欢的舞台了。

    夏昭看着阮桃这么开心,心里也很开心,他动作麻利的将阮桃住院时的东西收拾好。

    “姐,我已经办理好出院手续了,我先带阮桃出院了,等过几天,我和阮桃,请你们吃饭。”

    叶琳琅亲切又随和的说道:“吃饭就免了,我就等着喝你们俩的喜酒。”

    阮桃大大方方的说道:“姐姐,那你可有得等了,我现在还不到法定结婚年龄呢!”

    叶琳琅刚准备说话,便有护士跑了过来。

    “叶医生,有病人!”

    叶琳琅也顾不得和夏昭他们闲聊了,同阮永庆打了一声招呼后,便大步流星的去工作了。

    夏昭已经办理了出院手续。

    在阮永庆的坚持下,阮桃的医药费是他必须出的。

    这点夏昭倒也没有再坚持,而是带着阮桃和阮永庆出了医院。

    夏昭之前就问过阮桃,要不要帮着租房子。

    阮桃说不用。

    夏昭便以为阮青松是有自己的单位宿舍的,然而……当夏昭在阮永庆的指挥下,载着阮家父女俩到了指定地点时,夏昭还是震惊了!

    阮家在帝都也是有一套四合院的。

    平时阮青松偶尔会在这里住,家里也是请了佣人打扫卫生什么的。

    夏昭有点懵。

    悄悄地问,“桃子,这是你家?”

    不光夏昭懵,阮桃也懵啊。

    她当时要来帝都治病时,阮永庆也没有说阮家在帝都有房子呀。

    “爸,这是咱们家?”阮桃问。

    阮永庆道:“我没有说过吗?”

    阮桃摇头,“没有啊。”

    阮桃现在觉得季橙那个大傻子好像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了。

    季橙一直觉得阮家穷,阮家一大家子是泥腿子,阮父是个没用的赤脚医生,可就凭阮家在帝都有这么一套四合院,阮家就不穷啊!

    “这是咱们家。”阮永庆说了一声,又指了指一旁的房间道:“桃子,那是你的卧室。”

    阮桃和夏昭将行李放在阮桃的卧室。

    阮桃的卧室,是那种古色古香的风格。

    最关键的是,里面有一张雕花木头架子床。

    家具什么的,也全是实木的。

    阮桃整个人晕乎乎的。

    她对着夏昭道:“夏昭,你掐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夏昭也有些懵懵的说,“桃子,会不会这才是真正的阮家?”

    “不对啊,可阮家村的阮家,也是真实存在的呀……”

    阮桃不明所以。

    阮家村的人和阮家一大家子都很熟悉,一点也不像是外来户

阮永庆看着阮桃这般不明所以的模样,便好心的解释道:“桃子,阮家村是我们的老家,这里也是我们的家,当年出了某些事情,我们才会举家搬迁回老家,现在那些事都过去了,我们也可以选择在阮家村或是在帝都生活了。”

    阮桃傻愣愣的。

 文学



    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

    在阮家村,虽然阮家所有人,都没有穿那种满是补丁的衣服。

    虽然她在县城读书的时候,阮永庆也舍得给她花钱,可阮桃是真没有想过阮家竟然是如此的“低调”。

    “夏昭,辛苦你送我们回来,改天请你来家里吃饭。”

    阮永庆这么一说,夏昭便心神领会的对着阮永庆道:“伯父,桃子,那我先去忙了,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做的,请随时给我打电话。”

    阮桃这会心情好,加上她是第一次来帝都阮家,其实对这个新家,还不太熟悉。

    “爸,咱们家的电话号码是多少呀?”

    夏昭一听,兴奋的看着阮永庆,阮永庆无奈之下,也只好将家里的电话号码,告诉给夏昭。

    人家说,女生外向,果然如此!

    夏昭拿着阮家的电话号码,心满意足的走了。

    阮桃看着这间偌大的四合院,心里更多的是好奇。

    她突然想到季橙也在帝都,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遇上了,与其到时候遇上尴尬,但不如事先给阮永庆说一声,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爸,季橙也在帝都,她们的艺术团在帝都大剧院演出。”

    阮永庆一听阮桃这么一说,就知道阮桃的心里,肯定还有一道坎,没有迈过去。

    “桃子,从你和季橙各归各位开始,她就已经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了。”阮永庆轻声说道:“我们和季家,两不相欠。”

    阮桃想,可季橙并不这样认为。

    季橙倘若知道阮家隐瞒了真实的家境,估计到时候会怨恨阮家所有人。

    “爸,如果家里还有空房间的话,我能不能做一间舞蹈室?”

    阮桃还是很喜欢跳舞的。

    之前是因为身体缘故,她才离开了最爱的舞台,现在她已经健康了,她还是想随着音乐翩翩起舞。

    “有。”阮父带着阮桃去了四合院的一间空房间里,“这间房间,你会不会觉得很小?”

    阮桃看着这一间空房间,道:“爸,不小了,我有一个可以专心跳舞的地方就很知足了。”

    阮永庆问,“那你现在是要跳舞了?那大学还要读吗?”

    “当然要读。”

    阮桃为了高考吃了那么多的苦,她肯定要好好的读书的。

    “你有这样的想法,我当然是支持你的,我也希望你能好好的读书。”阮永庆语重心长道:“桃子,读书可以明事理,也能给你打开一扇门,你可以看见另一个世界。”

    “爸,我会好好读大学的。”

    阮桃没有说得是,夏昭读书这么厉害,要她俩以后结婚了,人家问夏昭,你爱人在哪里读的大学?

    倘若自己回答,并没有读过大学,那岂不是就会显得有些上不了台面

本文标签:

上一篇:枪挑豪门众美妇 轻轻挺进新婚少妇身体里

下一篇:乳夹 震动 走绳PLAY 调教-在厨房要了朋友麻麻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