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乳夹 震动 走绳PLAY 调教-在厨房要了朋友麻麻

2021-10-16 08:45: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哇哇哇,我吃亿万富翁做的菜了。”

“尝尝味道如何?”

李栋有些哭笑不得,这个林雅还挺有搞笑天赋。

“很好吃。”

“徐姐你

哇哇哇,我吃亿万富翁做的菜了。”

    “尝尝味道如何?”

    李栋有些哭笑不得,这个林雅还挺有搞笑天赋。

    “很好吃。”

    “徐姐你也尝尝,李哥做的菜真的太好吃了。”

    徐静尝了尝对着李栋比划大拇指,这倒不是她故意奉承,真的不错。

    孙娜和赵小莉也尝了尝,真的不错,比她们平时吃的店味道似乎还要好。“李哥,你太厉害了,古玩,经营农庄,做菜都这么厉害。”

    “没你们说的那么夸张。”

    “还有酒,真没想到,农庄里还有这么大一个酒博物馆。”

    “对啊,对啊。”

    “其实都是运气。”

    “太谦虚了。”

    说实话没人相信,没办法,谁让自己这身价过亿,富人没法错,只能对,太难了,其实我真的想做一个普普通通的普通人,有个几千万,三五套一线城市房子这就行了。

    “来来来,喝酒。”

    第二天,徐静几人去九华山玩,李栋联系一朋友给她们当导游,自己接到改装厂电话,货柜车改装好了。“我这就过去。”

    两辆车,另外一辆车李栋打算放在别墅,改装那一辆带回1980年。

    “老板,按着你说的,我们进行改装。”

    “还不错。”

    虽然有些地方还是有些现代痕迹,不过这是因为李栋是现代人,真搁过去真看不来,改装费用差点赶上车子费用了,内部进行改装。

    “操作方面我们没做大的改动。”

    这方面再改的话,那工程量更大了,短时间内可赶不及了。“没关系。”这车子手动,问题不大,几乎内饰改了就行。

    “谢谢了。”

    “东西都放到货柜车里了。”

    李栋费了点功夫,回到合肥大院子这会天还没亮,加上四周没啥邻居倒是不怕弄出动静。“回来了,明天早上回淮海。”

    “这次只携带了五百公斤物品。”

    因为车子占的重量太大,这些物品其中包括一个煤气罐灶台,合肥这边已经可以买到煤气罐了。再有就是一些吃的,肉干,还有一些衣服,鞋子之类的。

    除此之外那就是一些蔬菜种子,粮食种子只能等下次了,休息一下第二天一早李栋给韩庄打了电话。

    “栋哥。”

    “真是你,太好了。”

    “怎么了,卫畅?”

    李栋嘀咕,听着声音不对劲,这是专门等着自己电话呢。“家里出啥事了吗?”

    一想到小娟和素素,李栋也急了。“是小娟出什么事了吗?”

    “唉,我就不该……。”

    李栋还以为小丫头骑着电瓶车出啥问题了。

    “没事,栋哥,不是小娟的事。”

    韩卫畅说道。“你等下,俺去喊着卫国哥他们过来。”

    “行,那我等着。”

    至于电话费,李栋还是出的起,没等多久,韩卫国几个就过来。

    “栋哥。”

    “说到底怎么回事?”

    “栋哥,地委前天通知俺们参加广交会,可俺们找不到你人,这不就想等两天。”

    韩卫国说道。“谁知道,国营竹编厂怎么知道了,去找着地委那边,这不地委那边就先把车票,还有证明都给他们了。”

    “什么?”

    “怎么会这样,不行,我给地委打电话。”

    “梁县长已经打了,地委那边又帮着开了一份证明,不过车票只能俺们自己买了,可这一次要带不少竹编产品,人手肯定不少,现在车票有难买。”

    韩卫国说道。“栋哥,你看,这是怎么办?”

    “车票,我来想想办法。”

    李栋一听,自己来着淮海才几天闹出这么大事情。“怎么忘记留一个地址了,拍电报也好一些。”

    “先问问车票吧。”

    李栋打了一电话给地委车站张师傅。

    “谢谢,张师傅。”

    得到信息是现在去南边的车票难弄,李栋一个人还行,要带五六个人的话,难办了,别说卧铺了,连着硬座可能性都不大。

    “找林部长想办法?”

    “算了,这么点小事。”

    李栋一拍大腿,自己怎么给忘了,自己开车过来的。运输队的车子,不好长时间借用,可自己开过来的货车可以。

    “卫国,卫东,你们现在去找梁县长,帮我办个证明……。”

    李栋交代一番,这边又给外贸小组那边打了电话。“胜男,我买了辆货柜车,你帮我挂在外贸公司,对,多长时间能弄好?”

    “一天,好,行,我这就回去。”

    李栋看看时间,还早,先给李家庄拍个电报,再汇一千块钱回去用力收购黄鳝,甲鱼。“这下倒是没办法帮着老爸追老妈了。”

    李栋不知道,李庆禹刚被左传兰一顿捶,两人结仇了。

    随便弄了点吃的,李栋就往韩庄赶,一路上倒是没有人注意到李栋那个挂的车牌有啥问题。下午达到了池城,李栋下了车子,直奔着外贸小组。

    “李老师。”

    “小林,黄组长在吗?”

    “在等你。”

    “回来了。”

    “茶。”

    李栋接过茶杯,温的,咕噜咕噜一口气全喝光了。“中午没吃呢吧?”

    “走吧。”

    黄胜男笑说道。

    来到房间,蒸锅里惹着两个菜,红烧肉炖山粉,一个炒鸡蛋。“我给你烧个汤,你先吃着。”

    “真香。”

    没想到黄胜男竟然学了这一手,这算惊喜把。“嗯,这肉炖的真好。”

    “我跟我妈学的。”

    黄胜男挺开心,简单一个榨菜汤,李栋喝着美滋滋。“一起吃吧。”

    “嗯。”

    两人吃完饭,黄胜男把办好的手续递给李栋。“这么快?”

    外贸公司,可不是开玩笑,谁不给几分面子,平常可没有这个速度。“挂在外贸公司,主要手续,我就可以办的。”

    “难怪了。”

    “你什么时候买的卡车?”

    “前些天,这不刚到就遇到这个事。”

    李栋笑说道。“你要不要一起去广州?”

    “我这边要晚两天。”

    外贸公司还有一些事情需要黄胜男处理,其实她挺想跟着李栋一起去的。“你这边怎么过去?”

    “张姐办理好了,去南京机场。”

    好吧,李栋笑说道。“晚两天也好,我这边开车过去,不定你还先到呢。”现在没有高速,一千多公里至少两天时间呢。

    “这倒是。”

    “那我先回去了。”

    “嗯,慢点。”

    “你看我给忘记了。”

    李栋打开货柜车,笑着拿出火锅料子,还有肉丸子和一个鸳鸯锅。“我特意买了一火锅,这个锅子保温效果比一般锅要好一些,下面可以填塞木炭,很方便的。”

    “对了,还有衣服和鞋子,你试试。”

    “咦?”

    接过衣服鞋子,黄胜男顿了一下。“这里是?”

    “回屋再看。”

    这话一说,黄胜男想起内衣,脸一下就红了。“我知道了。”

    “你回去慢点。”

    “知道了。”

    发动车子,李栋挥挥手,想想袋子的蕾丝不知道黄胜男喜不喜欢,可惜黄胜男太害羞,总不给他看自己设计内衣效果,颇为遗憾。

    “手动挡,握鸡。”

    “加速。”

    货柜车回到韩庄已经傍晚了,大家第一次见着货柜车。

    “是,哪里来的车子?”

    “栋叔。”

    韩小浩眼睛最尖。

    “是栋哥。”

    韩卫国几个也跑了过来。

    “栋哥,你回来了。”

    “回来了。”

    李栋真要关车门,发现韩小浩这熊孩子往里瞅,没忍住对着屁股踹了一下。“哎呦。”

    “咦,这屁股还没好呢?”

    “哈哈哈,昨天刚挨了打。”韩卫国几个哄笑。

    “考试没考好。”

    “俺考六十多分呢。”

    韩小浩嘀咕一声,问题小娟,还有韩卫安家的老大,老二考的都比他好,韩卫安啥人,肯定嘚瑟了,干活的时候,还故意说的老大声。这可把韩卫军气坏了,回去一顿好打。

    “哈哈哈,该。”

    “看来练习题做的还不够,正好这次我又带了一些。”

    “别,栋叔。”

    “那还不去一边玩去。”

    李栋摆摆手。“卫国,卫东咱们进屋说。”

    “栋哥,咋样?”韩卫国几个真的有些心急了,人家明天就走了,他们车票还没着落呢。

    “车票就别想了。”

    李栋叹了口气,这个没办法。“现在车票太紧张了,全国各地都朝着广州赶。”

    “那可咋办?”

    这下连着李栋都没办法,几人真的急了。

    “别着急,我想了一个办法,不过要辛苦一点。”

    李栋看着几人着急了说道。

    “啥办法?”

    “国富叔,国红叔,你们来了,快坐,我去泡茶。”

    李栋见着韩国富他们都来了,赶紧招呼坐下,站起来泡茶。

    “先不喝茶,说说啥办法?”

    韩国富他们也着急了,这个什么广交会,梁县长可是说了,有好多外国人来,这可是赚美元大好机会,谁不心动,没见着国营竹编厂脸都不要了,抢着车票跑了。

    “国富叔,你看到外边停的车子了吧?”

    “那带柜子的车子?”

    “是啊,我打算开车去广交会,正好,咱们多带东西过去,不光光手提篮,竹笋制品,豆制品都带上。”李栋说的。

    “这,倒是一个办法。”

    “油够吗?”

    “我找外贸公司帮忙弄了些油票,这个国富叔你们不用担心。”

    李栋担心是路上安全,现在路上可不太平

李栋把自己的担忧一说,韩卫国几个年轻一下来了劲。

    “栋哥,这事你就不用担心了,俺还不信了,哪个不长眼敢打俺们车的主意,俺一枪给他开个大血花。”

 文学



    “卫国,做事不能冲动。”

    韩国兵说道。“俺们现在不缺吃不缺喝,跟这些匪子拼个啥。”

    “国兵,这话说的在理。”韩国富点点头。“不过栋子担忧倒也是,这样,卫国你们几个年轻人到时候多注意下些,有事多和栋子商量。”

    “栋子,你要看好了他们,别让他们闹事。”

    “国富叔你就放心吧。”

    “那猎枪就不带了?”

    韩卫国几个有点不乐意了。

    出门在外不带家伙事,这要是遇到了匪徒,咋办,赤手空拳咋打。

    “带还是要带的,不过不到万不得已,可不能动。”

    韩国红说道。“栋子,你看着他们。”

    “国红叔你们放心。”

    “白天问题不大,走大路,路上小心些,晚上进城,最多多花点钱呗。”韩国富吧嗒一口旱烟。“加上有栋子,你们也都别担心了。”

    韩卫国几个父母这会也过来,这不听说李栋打算带着韩卫国他们开车去广州,那里离着韩庄几千里路呢。

    这能不担心嘛,高小琴更是抱着孩子看着韩卫国。

    “有栋子看着,俺们那就放心了。”

    “栋子,这些小子到时候犯浑,你该打的打,该骂的骂,谁敢炸刺,回头看俺不削他。”韩国红说道。“你们几个出去都听栋子。”

    “国红叔,这不用你说,俺们肯定听栋哥的。”

    韩卫朝嘀咕,这还用说嘛。

    “那就好,栋子,你看啥时候走?”

    “明天一早吧。”

    李栋看着韩卫国几人。“回去收拾一下衣服,南边温度高,带几件夏天的衣服就成了,东西别带太多,真缺啥,到时候再买,那边靠近香港,啥东西都有。”

    “知道了,栋哥。”

    “各家都回家吧,好好收拾收拾,该交代都交代清楚,要买啥的,写单子让栋子他们带回来了。”韩国富拍拍屁股,站起来。“国兵,队里拿一千块钱给栋子。”

    “国富叔,要不了这么多。”

    “出门在外,多带些钱,再说了,这可不光光给你的。”

    “那好吧。”

    一千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不过对于现在韩庄来说,一千块钱真不算多大事情,没一会韩国兵就把钱送来了,李栋签了字接过来。“国兵叔,家里要带啥,回头我给带回来。”

    “没啥带的,你们去那边还是小心些,晚上的话能不出去就不出去,听说那边人多,乱糟糟的。”

    “知道了,国兵叔。”

    送走韩国兵,李栋回到屋里,张宝素和小娟,正帮着李栋收拾衣服。“厚实的带太多了,一件外套就行了,那边温度高,收拾几件衬衫,对了,外套换西装。”

    李栋有一套西装,只是平常可不怎么穿,不过去参加广交会,不定还能用的上呢。

    两双鞋子,一双运动鞋,一双皮鞋,一套西服几件内衣外加衬衫裤子,提包塞的满满当当了。“面条给我带一些,腊肉,还有干货稍微带一些,其他就不要了。”

    “咚咚咚。”

    “我去开门。”

    “是你们啊。”

    罗芸,刘晓晓几人。“李顾问,我们来还书。”

    “啊,好。”

    李栋嘀咕,这书借出去不短时间,怎么这会才还,不过没多想。“我有带了一些书,你们看看。”

    “咦。”

    “哈利波特?”

    “这是什么?”

    “哦,一个童话故事,本来想出版的,出版社那边觉着不太适合。”没错,出版不了,这个李栋无奈,好在儿童时代这边答应尝试在特刊最后几页刊登一段。

    刘晓晓翻看了几样,皱了皱眉头,啥东西,怪怪的,不太看悄悄放下了,去找其他书。不得不说,这年月这种题材完全没有一丁点市场,大家连着武侠还没接受呢。

    这种奇幻更难以接受,国外不知道怎么样,不过不急一时,先把其他几部科幻小说搞出来,现在科幻小说盛行。尤其是星球大战开始,两大超级大国pk的大环境,科幻小说市场热度高涨。

    这个时候不搞科幻,搞其他都是傻吊,等这一波热度过去,再走起来路线。

    几人借了走了几本人民文学,小说,星星诗刊,刘潇潇借了几本儿童时代。“李顾问,我听人说明天一早你要去广州参加广交会?”

    “是啊,去见识见识。”

    李栋笑说道。

    “听说那边的人穿的可少了,跟电影里似得,李顾问,这是真的吗?”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或许吧。”

    “毕竟离着香港比较近。”

    “那李顾问,你可要小心了,别中了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

    “那不能。”

    “晓晓别乱说,李顾问不是那样的人。”

    李栋笑笑,这点糖衣炮弹对我来说,这不算啥,见多了糖果屋,一两颗糖衣炮弹连防都破不了。

    “那不打扰李顾问了。”

    “我送送你们。”

    送着几人离开,李栋整理一下行李。“电棍充满电了,回头一人一根,棒球棍带几根。”

    “其他的倒是不用多带。”

    货柜车上的液化气灶和煤气罐,李栋索性没拿下来,这要是搞不到吃的,还能用挂面应应急。“衣服鞋子得收拾下来。”

    “小娟,素素,我给你们带了些衣服,鞋子。”

    菜种子放好,李栋喊着素素和小娟过来,顺便交代几句。“小娟,副食品票,肉票还有吗?”

    “还有的。”

    “哥,你就放心吧,家里你不用操心。”

    “鸡蛋啥的,回头多买点,肉也不能少了,这几天不见,小脸上都没肉了。”

    李栋捏捏小娟肉肉小脸。

    “对了,电瓶车骑着慢点。”

    “嗯。”

    “对了,上次考试怎么样?”

    想起小浩这小子屁股被打是因为考试,随口一问。

    “没考好。”

    小娟小脑袋耷拉下来。

    “没关系。”

    李栋揉了揉小娟小脑袋瓜子。“尽力就行。”

    “嗯,俺下次一定好好考,考第一。”

    “哦,这次?”听着意思离着第一不远嘛。

    “小娟考了全县第二,地委第三。”

    张宝素说道。“本来全县第一该是小娟的被县实小新转学来的抢走了。”

    “第二,还不错。”

    李栋嘴角抽抽,好家伙,考的不好全县第二,地委第三,咋的觉着这场景有点熟悉的。“你,这次没受啥影响吧?”

    “素素姐考了地委第一。”

    好家伙,家里出学霸了,李栋这个伪学霸有点心虚,自己是不是该努努力了,这个别给家里两个娃子比下去了。“挺好,挺好,再接再厉。”

    说完李栋有点心虚,这家伙再接再厉那不是要拼全省第一,问题,等李栋看了张宝素试卷,好家伙,全科目满分,呵呵呵。

    “早点睡吧,明天还有上学。”

    “嗯,哥,你也早点睡。”

    李栋决定了,回头找黄胜男说说结婚的事,自己要生个儿子,大笨小子,要不自己这个学霸爸爸,没有啥成就感,一个个连个问题都没有。

    闺女太聪明,那就生儿子,不是说儿子随妈嘛,黄胜男一看就不如自己聪明。“这事就这么定了,回头就找黄胜男去。”

    “咚咚咚。”

    “来了。”

    “卫畅,卫河,卫礼,快进来。”这几个小子咋来了,李栋让着三人进来。

    “有啥事嘛?”

    “栋哥,俺们也想去广东见识见识。”

    卫畅年纪大一些,再有在竹笋厂干了半年多了,比着卫河和卫礼两个要好一些。

    “这个,跟家里说了吗?”

    “俺说了。”韩卫畅点点头。

    “那行吧,卫河,卫礼你们俩呢?”

    相对韩卫畅,这两人年纪小,尤其是韩卫河还在上学了。“卫河,你跟着国富叔说了,你今年毕业了,不考虑上个高中,或许考个中专。”

    “栋哥,俺的成绩想上高中都难,别说中专了。”

    韩卫河打算毕业就回庄子里跟着卫畅一起去竹笋厂上班,这事,没敢跟家里说,怕韩国富生气,要知道韩国富还想着家里出个大学生。

    “这事,你们俩跟我说没啥用。”

    李栋说道。“先跟国富叔,国强叔商量好了,他们让带,我才能带。”

    “好吧。”

    两人无奈,本想李栋帮忙说服达,可看李栋样子,这个有点难。

    送走韩卫畅,李栋本想关门回去睡觉,一小个子窜了出来。“谁?”

    “栋叔,是俺。”

    “小浩?”

    李栋嘀咕,这熊孩子,不睡觉,搞啥呢。“你这是有搞什么幺蛾子?”

    “栋叔,俺也想跟着小叔他们去广州。”

    韩小浩瞅瞅四周,黑漆漆没人,小声说道。

    “啥玩意?”

    李栋一听,气乐了。“去广州,你别想了,去西天倒是你叔,我可以送你一程,滚蛋。”对着屁股踢了一脚,李栋心说这熊孩子,啥都敢想。

    “不行,明天得防一手。”

    别给这小子爬上车了,到时候,还得回来了,李栋这么想着回到房间。“这次带的东西不多,打印机颜料,还有打印纸。”

    “对了,宣传册子。”

    这下弄的,没准备,那就答应些宣传单吧,先打印个一千张,纸张和颜料够,晚上加加班

本文标签:

上一篇:教室撩开老师的裙子和丝袜/玩 各种老妇 小说

下一篇:英语老师解开裙子坐我腿中间-校草学长受被做到哭H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