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站着被口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含羞忍辱的保洁员

2021-10-18 08:54: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意识到这点后,宋青云连忙脱下上衣,用衣袖系住伤口上端,避免毒素顺着血管上行。

  “梁姐,腿除了疼以外,有没有其他感觉?”

  宋青云急声问。

  “什&hell

意识到这点后,宋青云连忙脱下上衣,用衣袖系住伤口上端,避免毒素顺着血管上行。

  “梁姐,腿除了疼以外,有没有其他感觉?”

  宋青云急声问。

  “什……什么感觉?”梁茗雪急声问。

  美女老总的俏脸上再不见之前的强势,取而代之的是慌乱、紧张,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宋青云见状,低声问:

  “你腿上有没有一种酥麻之感?”

  那蛇如果有毒的话,梁茗雪被咬之后,必然产生酥麻感。

  如果没这感觉,说明那条蛇并没有毒。

  由于蛇的速度太快,光线又暗,宋青云并没看清是什么蛇,无从判断是否有毒。

  “有……有呢,我站不住了,扶我坐……坐下来!”

  梁茗雪急声说。

  宋青云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

  梁茗雪来自省城梁家,金陵的顶级家族,她如果出点什么事,宋青云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梁姐,快点坐下!”

  宋青云急声道。

  洞里很脏,梁茗雪此时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在宋青云的搀扶下,坐在一小土堆上。

  “梁姐,你拿着两只电筒,我来帮你将毒吸出来。”

  宋青云一脸郑重的说,“有点疼,你忍着点!”

  不等梁茗雪同意,宋青云将电筒交给她,低下头,双手猛的发力,扯开受伤处的丝袜。

  梁茗雪大吃一惊,俏脸上满是惶恐之色。

  那条蛇极有可能有毒,宋青云不敢怠慢,必须尽快将蛇毒吸出来。

  在梁茗雪惊诧的目光中,宋青云低下头,用口猛吸美女老总的伤处。

  “唉哟,疼……”梁茗雪尖叫道。

  宋青云抬起头,将口中的污血吐出,急声道:

  “梁姐,你忍着点,我帮你把蛇毒吸出来,就没事了!”

  “哦,你轻……”

  梁茗雪的话还没说完,宋青云再次低头猛吸,力道比之前更大。

  “啊——”

  梁茗雪惨叫一声,泪水夺眶而出。

  宋青云见状,抬起头来,吐掉污血,出声道:

  “梁姐,忍着点,必须用力,否则,吸不出来。”

  梁茗雪已疼的说不出话了,只是轻点两下头。

  宋青云不敢怠慢,继续低头吸美女老总左小腿上毒素。

  十来分钟后,宋青云感觉到差不多了,急声道:

  “梁姐,我们立即出洞,去医院!”

  梁茗雪轻嗯一声,紧皱的眉头稍稍放松下来。

  宋青云用嘴猛吸毒液时,梁茗雪疼痛难忍,泪水不受控制往下流。

  事情紧急,宋青云顾不上梁茗雪的情绪,搀扶着她快步走向洞口。

  “梁姐,你先入洞,我紧跟在你后面,动作一定要快!”

  宋青云急声说。

  这种长年累月藏身于山洞中的毒蛇,毒性往往都不小,宋青云不敢有丝毫怠慢。

  “好……好的!”

  梁茗雪急声答道。

  被毒蛇咬了可不是闹着玩的,梁茗雪深知其中利害,低下头,进入洞里。

  由于左小腿受伤,低头弯腰时,发不上力,速度很慢。

  宋青云见状,急声道:

  “梁姐,手脚并用,快点!”

  宋青云虽没说出爬字,但其中的意思却已很明确了。

  保命要紧!

  梁茗雪接受了宋青云的建议,手脚并用,向前爬去。

  不知是因为受伤,还是紧张,两人上前爬了两、三米之后,就没力气了。

  宋青云见状,顾不了许多,伸手推着她的臀部,向前爬去。

  梁茗雪俏脸微微一红,连忙发力向前。

  出了小洞后,梁茗雪气喘吁吁,坐在地上,站都站起不来了。

  宋青云见状,沉声道:

  “梁总,时间紧急,我背你出去!”

  “青云,谢……谢谢你了!”

  梁茗雪羞红着脸说。

  “梁姐,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就别客气了!”

  宋青云急声道,“来,我扶你起来!”

  梁茗雪在宋青云的搀扶下,站起身来。

  宋青云走到美女老总身前,半蹲着身子,准备背她。

  梁茗雪虽害羞不已,但小命要紧,将心一横,伏在了宋青云背上。

  宋青云双手托住美女的腿,站起身,快步向前跑去。

  梁茗雪伏在宋青云背上,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害羞到了极点。

  别看梁大美女二十七、八了,但从没和异性有过如此密切的接触,心脏砰砰乱跳,如同十五个吊桶打水一般——七上八下的。

  宋青云此时只有一个念头,尽快将梁茗雪送到医院,千万不能出事。

  尽管身上背着个百十斤的大活人,但宋青云却浑然未觉,健步如飞,快速向前。

  捷达车就在山脚下,距离老君洞并不远,五分钟后,宋青云终于到了车前。

  “梁姐,你小心点,别磕着头!”

  宋青云将梁茗雪放在车后座上,低声道。

  “没事,青云,你松手吧!”

  梁茗雪柔声道。

  宋青云松开手,立即转过头来,见美女老总平安无事后,才放下心来。

  上车后,宋青云立即将车发动,挂上档,猛踩油门,向前疾驰而去。

  在驾车的同时,宋青云拨通了县委书记柳云杰的电话。

  这事非同小可,他必须在第一时间向柳书记汇报。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喂,青云,你们在哪儿,刚才打你和茗雪手机,怎么都没人接?”

  柳云杰急切的问。

  之前,宋青云和梁茗雪在山洞里,手机没信号,自是打不通。

  “老板,我和梁总去了六塘、真武两乡镇的交界的六神山。”

  宋青云出声道,“去老君洞时,梁总被蛇咬了!”

  “什么?伤的怎么样?”

  柳云杰问到这,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追问道,“蛇有没有毒?”

  “蛇在洞里突然窜出来,没看清。”

  宋青云一脸郁闷道,“根据梁总所言,极有可能有毒!”

  “毒蛇咬的?”

  柳云杰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急声问,“你们现在在哪儿?”

  “我们正往县里赶!”

  “你直接驾车去县人医,我现在就给院长打电话。”

  柳云杰沉声道,“青云,你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将梁总送到医院。”

  “好的,老板!”

  “就这样吧,快点!”柳云杰急声催促。

挂断电话后,宋青云转过头,关切的问:

 文学


  “梁姐,你感觉怎么样?”

  “还……还好!”

  梁茗雪略作停顿后,突然出声问,“青云,你说我会不会毒发身亡?”

  宋青云听后,先是一愣,随即出声道:

  “梁姐,你乱说什么呢?”

  “现在,我们压根不能肯定那条蛇是否有毒!”

  “退一步来说,就算有毒,也不可能致命,你别胡思乱想。”

  梁茗雪出声反驳道:

  “如果是五步蛇、七步蛇之内的毒蛇呢?”

  “梁姐,别乱想,这又不是武侠小说,再说,你现在走了可远远不止五步、七步了!”

  宋青云急声安慰。

  “这倒也是!”

  梁茗雪开口说道,“吉人自有天相!阎王注定三更死,谁人留人到五更!”

  听到梁茗雪的前言不搭后语的话,宋青云知道她心里的压力很大,猛踩下油门,继续加快车速。

  十多分钟后,捷达车进入城区。

  宋青云发现一路绿灯,猜到老板和交管部门打过招呼了,于是向着县人医疾驰。

  车到县人医时,宋青云见柳云杰领着一大帮人在急诊楼前等着。

  除柳云杰、冯宁安以外,郭仲明以及卫生、交管等部门的领导都在。

  这些人一定是听到消息赶来的,一片好意,柳云杰不便撵人,只能听之任之。

  医院的担架早就准备好了,车刚停下来,护士便过来了,迅速将梁茗雪搀扶上担架,推向急诊室。

  柳云杰交代了院长两句,领着冯宁安、郭仲明和宋青云跟了上去。

  “青云,梁总怎么会被蛇咬了?”

  柳云杰边走边问。

  宋青云不敢怠慢,将事情来龙去脉言简意赅的说了一遍。

  “你说进入内洞前,看到一个木牌,显示洞内有毒蛇?”

  柳云杰沉声问。

  他将“毒蛇”两字说的很重,其用意不言自明。

  “是的,老板!”

  这事非同小可,宋青云不敢说谎。

  柳云杰听后,面沉似水,一言不发。

  作为县委书记,柳云杰的逻辑思维能力很强,他心里很清楚,这事和他的秘书无关。

  宋青云虽未明说,但他知道,进入内洞一定是梁茗雪的主意。

  梁茗雪是贵宾,她提出要求,宋青云只能答应。

  “云杰,你别上火!”

  冯宁安出声道,“那丫头命硬的很,不会有事的!”

  “书记,云都的蛇本就不多,有毒的就更少了,应该没事!”

  郭仲明出声劝说。

  梁茗雪身份特殊,如果在云都出点什么事,柳云杰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他心里的压力很大,沉声道:

  “走,过去看看,听医生怎么说!”

  县委书记亲自出面,县人医不敢怠慢,组织最精干的力量进行救治。

  柳云杰等人走过去时,治疗室里正忙的不可开交。

  郭仲明刚想上前询问,柳云杰冲他轻摇两下头,缓步走到门外耐心等待。

  冯宁安递了一支烟给柳云杰,郭仲明连忙帮他点上火。

  宋青云看着老板一脸凝重的神情,心中后悔不已。

  早知如此,他绝不会和梁茗雪进入内洞。

  一连抽了两支烟后,院长领着主治医师走了过来。

  “书记,这是我们医院的副院长,他是蛇虫咬伤方面的专家。”

  医院面带微笑道。

  “情况怎么样?”柳云杰急声发问。

  副院长不敢怠慢,出声说:

  “书记,患者确实被毒蛇咬伤,不过由于前期的伤口处理非常及时、有效,基本没什么问题。”

  “我们有针对性的用了药,住院治疗三、四天,就没事了!”

  柳云杰听到这话,心里一颗悬着的大石头落了地。

  “你确定没事?”

  柳云杰出声问,“要不要转到上级医院去看看?”

  作为县委书记,柳云杰完全不用考虑云都县人医的面子。

本文标签:

上一篇:厨房PLAY黄瓜进入-欲乱高龄老太系列小说

下一篇:小白兔好软好甜 第十八章满足的小莹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