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贪念(骨科)下不为例PO 撩她上瘾BY阿司匹林

2021-10-19 08:41: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轻飘飘的说了句:“我得下山去继续今夜的修行了,你自便。”

  说完,她就带着虎王和左圆往山下而去。

  看似她是一步一个脚印地走着,实则呼吸吐纳都有讲究。

 

轻飘飘的说了句:“我得下山去继续今夜的修行了,你自便。”

  说完,她就带着虎王和左圆往山下而去。

  看似她是一步一个脚印地走着,实则呼吸吐纳都有讲究。

  李时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身姿飘曳,步履轻盈灵动,倏忽之间就到了山脚下。

  他气息乱了,而她呼吸平稳,不急不躁。

  他就知道,自己的修为跟她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

  因为,他自己身心健康,无病无灾。

  而她身受重伤,他从她的脸色上就看出来了。

  他微微喘息地跟在田甜的身后,直到他们来到一块菜田旁,田甜停下,他也停下。

  田甜指着菜田说:“这是我每夜入定修炼的地方,你要一起吗?”

  李时摇摇头,“我这人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但我很有自知之明。我天生适合当个神医,就是不适合修真成仙,我没那个悟性。”

  闻言,田甜借着漫天的星光,第一次认真地看着他。

  李时被瞧得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自己的头,而后从褡裢里拿出一颗金光闪闪的丹药,郑重地递到田甜面前,“这颗灵丹丸,是我师傅百年前羽化登仙之前留给我的。他希望我服用下这颗灵丹丸后,能够加快修炼出自己的内丹。可我很清楚自己的悟性,也知道自己不是修仙的那类人,所以一直留着没吃,就想有朝一日能够送给真正有需要的人。”

  田甜看着他手里的“灵丹丸”,她确实很需要。

  虽然她自己也能炼出“灵丹丸”,但也需要等个七七四十九天的时间。

  然而,君子爱材,取之有道。

  她不应该拿出别人家师傅留下的灵丹妙药。

  那不合适。

  李时见她犹豫,干脆直接塞在她的手里。

  他坦荡地说:“医者仁心,我身上明明有你需要的药,若是藏着掖着,我就不配让道上的人叫我一声‘药王’了。”

  呵……原来他竟然真的是他人公认的药王啊。田甜觉得自己以貌取人,真不应该。

  田甜不再扭捏,当着李时的面就把那颗灵丹丸吃了,“这灵丹丸我也会炼,只是没有药材。今日你来了,我就有了药材。等我炼出灵丹丸,你要多少颗,我都可以给你。”

  闻言,李时爽朗地笑说:“只怕我这褡裢里的药材不够你炼那么多颗灵丹丸啊。”

  田甜配合地开了句玩笑,“那你自己就别太贪心,拿回一两颗就好了。”

  李时开心地说:“好,好。”

  田甜已经坐在平时打坐的地方,准备入定了。

  李时说:“那你忙着,我先回庙里休息会儿。”

  “好。”田甜简洁地应了声。

  李时本来已经往前走了好几步,忽然又开口问田甜,“我说要给你送药材,又贸然跑来见你,可你什么都不问,就不怕我来历可疑,居心不良?”

  闻言,田甜微笑道:“你是个正人君子,我不会看错人的。”

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文学


  李时听见田甜说他是“正人君子”时,心里是感动的。

  难得有人给他这么好的评语。

  在大多数人的眼中,他就是一个招摇撞骗的庸医。每日嘻嘻哈哈,没个正形。

  他想跟田甜说一句,谢谢你的称赞,见她眼睛闭上眼睛专心修炼,也就不去打扰她。

  他本来还有所担心,她一个人在漆黑的夜里,坐在一块菜田里入定安全吗?

  等他看到那一猫一狗像两个忠诚的卫护一般守护在田甜的两旁,他就知道自己多虑了。

  他就算再没见识,也知道那一猫一狗不是寻常的家宠,而是灵兽界的灵兽。

  看它们的气度和眼神,他想它们在灵兽界的身份和本领只怕也不低。

  他一边往破庙的方向走去,一边想着“就算它们是灵兽界数一数二的灵兽,也不是朱先生那只灵兽的对手吧?那可是天道敕封的灵兽之王龙帝。”

  李时实在想不明白,像龙帝那样骄傲的灵兽之主,怎么会甘愿跟朱先生缔结主仆契约?

  就算朱先生是当今世上最厉害的修真者,难道就能驾驭得了龙帝?

  他真的很好奇这其中的因由。

  可他一想到,自己就是因为好奇这种因由,才会受到朱先生的“关注”,这才不得不逃到远离朱先生的南方来。

  等他走进神庙的时候,还在想着“她的灵兽不是龙帝的对手,那她会是朱先生的对手吗?”

  他是真心讨厌那个朱先生。

  偏偏他自己又没有打败朱先生的能力,否则他早就把他踹向深渊,让他再也爬不出来装逼。

  他大概地看了遍神庙,前后两进院,却只有后院有两间屋子。

  前院原本供奉的神像却不知所踪。

  他嘀嘀咕咕地说:“这庙,实在太寒碜了。”

  后院的两间屋子,只有一间有床铺,另外一间空荡荡的。

  他摇头叹息,“没想到她的日子过得这么寒酸。”

  作为一个男人,他自然不能让姑娘家家睡地板,所以他很识趣地走进那间没有床铺的房间,从自己的褡裢里拿出被褥和枕头,往地上一扔,倒下就睡。

  其实,他也是想多了。

  就算他想住那间有床铺的房间,只怕他在里面睡死了,都会被田甜给扔出庙去。

  ……

  田甜一旦入定,那就是一整夜的事。

  所以,她夜里并没有回神庙休息。

  别人睡在有房屋挡风遮雨的床上时,她是以天为被,以地为床。

  这种原始的生存环境,对她的修炼更有利。

  她可以更好地感受到充盈在天地之间的灵气,再完美地吸纳到自己的身体里。

  今夜,她因为吃下李时赠送的一颗灵丹丸,体内受损的内丹得到一定的养护,修炼起来比往日顺畅许多。

  等她天明回到神庙的时候,李时已经买好了早餐,邀她一起吃。

  她微笑谢绝他的好意,“我不吃早餐。”

  李时的早餐还没吃完,谢小玉就闯了进来。

  她冷眼看着李时,对一旁的田甜发出恶意的嘲讽,“傻姑,你养野男人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爸爸淦自己的儿子 在御花园皇上进入太子妃

下一篇:风韵诱人的岳|放在里面顶着学长写作业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