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七十岁的女人还需要,如何用卫生纸惩罚自己

2021-10-19 08:46:2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刚走出唐绾绾的房间,正好遇到诸葛关过来找他说话,看到他出门时脸上的神情,忍不住戏谑道:“顾兄,艳福不浅啊?师父和弟子,啧啧看来这要传为一段佳话啊。”

  “关

刚走出唐绾绾的房间,正好遇到诸葛关过来找他说话,看到他出门时脸上的神情,忍不住戏谑道:“顾兄,艳福不浅啊?师父和弟子,啧啧看来这要传为一段佳话啊。”

  “关兄别瞎说,再瞎说我可不客气了。”

  见顾运之板起了脸,诸葛关才收起玩笑的话语,忙道:“开玩笑的,你可别生气啊。不过从我这几天的观察来看,阿绾这丫头真的很不错,谁能娶到她就是谁的福气。”

  “对了,我拖你办的事情怎样了?”

  “哦,我正要和你说呢。”

  就在顾运之和诸葛关离开后,原本睡在床上的唐绾绾早就站在了门后面,是的,她没醉,刚才是装的,就是想试试顾运之心里是否有你。

  现在她心里有些迷糊了,刚才明明他已经动了情,又为什么戛然而止呢?

  他在顾忌着什么?

  唐绾绾是成年姑娘了,知道自己喜欢的是谁,自己要的又是什么?可是师父似乎对她有所保留。

  难道是因为那个女子吗?唐绾绾曾经听顾明远说过,他大哥以前经受过情伤。

  该不会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吧?

  快要成亲的爱人突然变卦了,换做谁都会受不了。不过还好不是跟其他男人跑了,不然师父会更加受不了的。

  也许师父对感情方面后知后觉些吧,唐绾绾觉得女孩子只要主动些,时间长了男人一定会动心的。

  不过想到前面她将头搁在顾运之脖颈间那种让人心中一荡的感情,顿时有些心神摇曳。

  夜里唐绾绾做了一个梦,梦中她成亲了,穿着新娘喜服,头戴凤冠霞帔十分的漂亮。就在她的盖头被揭开的那一刻,唐绾绾看到对面面如冠玉,穿着新郎喜服的竟然是师父,她的心顿时飞上了天。

  师父!

  然后就在她朝他扑过去时,唐绾绾的脚踏空了,她看到一个黑衣男人,用一柄长剑刺穿了她的身体。

  啊!唐绾绾一个惊呼,顿时从床上坐了起来,后背心已经起了薄汗,贴身衣服都汗湿了。

  “阿绾,怎么了?”

  不知道顾运之是怎么听到唐绾绾的惊呼的,他竟然在自己受惊的一瞬间冲进了她的房间。

  “师父!”

  唐绾绾不顾一切的扑到了顾运之温暖的怀里,她被吓到了,真的被吓到了只因为那个梦太过真实,而那个黑衣那人就将刀刺入她心脏的那一刻她是被疼醒的。

  “怎么了?又做噩梦了”

  将唐绾绾小小的身躯揽在怀里,顾运之能感觉到她浑身都在发抖,小脸煞白。想起她嘴里发出凄厉的喊声,那一道声响他似乎以前在哪里听到过,当时只觉得心被人挖掉一块似的。然后什么都没想,直接飞身奔入唐绾绾的房间。

  “好了,别怕,师父在这里。”

  “师父你不要走好不好,我怕,有个黑衣人要杀我。”

顾运之一愣,忙将手放在唐绾绾的秀发上安抚道:“你看清那人的模样没有?怎么会有人杀你,是不是那天在战场上你看到太多的死人了。”

 文学



  “不知道,就在咱们。”唐绾绾说到这里觉得不能将自己梦到和师父成亲的事情说出来,这样不妥,忙改口道:“总之那人当时毫不犹豫的将刀刺进我的胸口,我感觉到浑身发冷,真的好痛。”

  唐绾绾将头埋在顾运之温暖的胸口,那一刻她觉得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喷涌出来了,便是拽着他的衣服哭了好久,直到全部宣泄出来了,才慢慢的睡着了。

  顾运之微微叹了口气,无论唐绾绾平日在别人面前表现的如何坚强,她毕竟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顾运之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唐绾绾。少女的情感他又怎会不知呢?

  陆煜谨那么优秀的人,她都会拒绝,一个小女孩又老远八远的跟着他来到了诸葛城。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可是他不配拥有这些,他还有自己的使命。

  想到此,顾运之的眸色变深了些,他只能将这些感情全部压到心底。也许等他完成使命后,会告诉她自己的感情,也许永远也不会有哪一天。

  顾运之等唐绾绾睡熟了,才站了起来。突然窗户外面闪现出一道黑影,他连忙到了外面,低喝道:“是谁?”

  然后朝着那黑影的方向追了过去。

  直到追到城外,那道黑影才停了下来。

  等顾运之看到来人,不由大吃一惊,因为来人不是别人,竟然是黑熊。

  “怎么是你,家里出什么事情了吗?”

  黑熊来告诉顾运之,宋淑娴要回来了。还有顾家现在几乎都在顾明远的手里了。顾明远不但和许安雅在一起,对那对来自南疆的师徒俩更是奉为上宾,将唐家镇弄得乌烟瘴气的。

  顾运之听了之后,眉头不由一皱,问心雨是不是安好。黑熊说唐威已经像顾家提亲了,可是顾老爷故意为难唐威,提出了很高的条件。唐威答应了。

  “老爷子提出了什么条件?”

  “让唐少爷一个月内,拿出一万两礼金。”

  “真是疯了。”对于唐威顾运之绝对是看得上,而且对于心雨的幸福,他这个做大哥的,也要担负起责任,于是嘱咐了黑熊几句。

  黑熊听了之后,忙道:“可是少爷咱们手里的钱也不多了。”

  “听我的话没错,钱没有了还可以再挣,给心雨一个好的婚姻是我这个做大哥的分内的事情。”原来顾运之的意思,如果唐威一个月后不能拿出一万两,就让黑熊给他一万两的银票。知道唐威肯定不肯接受,就说就当是问他借的。

  黑熊点了点头,本来想问顾运之要是宋淑娴回来了,怎么说,但是看顾运之没有任何表示,黑熊也只能默默的转身准备回去了。

  顾运之也没有挽留,因为他还要派黑熊做更加重要的事情。

  唐绾绾这一晚又做了个噩梦,早上起来只觉得浑身酸疼她不知道这是还是有其他暗示,准备等会去问下师父。唐绾绾起来后,就有丫鬟送来洗脸水,准备伺候她洗漱。

  唐绾绾不习惯有人服伺,便让人退下了。不过送来的早餐,却被她照单全收。

 

唐绾绾吃完早餐,正准备去找师父,没想到顾运之已经打扮一新来找他了。

  只见他今日换了一身纯白色的交领长服,腰上带着一块美玉,脚上穿着软底靴。走路时,神情顾盼生辉,唐绾绾看得移不开目光了。

  却见他清冷的眼神看了过来,唐绾绾忙迎上前,甜甜的叫了声师父。

  顾运之见到她,忙道:“吃完饭没,有新情况了。”

  唐绾绾忙三两口将碗里的粥喝了,手里拿了一只白馒头,咬了两口,一边吃一边问道:“什么新情况,我好了,咱们现在就走吧。”

  看唐绾绾这副猴急的样子,顾运之免不了又好气又好笑。指着她头顶微乱的头发说道:“你就顶着这副尊容出去吗?梳子拿来。”

  哇哦,看到师父伸出修长的手,唐绾绾嘴里欢呼一声,她最喜欢师父帮她梳理头发了。

  这个习惯也是最近才养成的,许是因为在外面,不能随时有镜子进行梳洗,于是一向打理不好自己头发的唐绾绾,便会有师父帮忙梳头发的待遇了。

  顾运之梳的头发梳的特别好,还会各种很复杂的发髻。唐绾绾觉得师父就是这个世上最聪明的男子了,没有之一。

  进行了一番精心梳理,唐绾绾头上顶了一个很好看的流云发髻,眼见着镜子里的小女子,长得犹如小仙女一般,头发美美的,皮肤也美美的,容颜娇媚。身后又有一个如画一般的人衬着,两人真的十分般配。

  “师父?你有考虑过自己的终身大事吗?”

  顾运之将唐绾绾的头发,全部弄好后,又用修长的手将她的头发理顺到脑后,温热的手在她脖颈间轻轻移动着,让唐绾绾恨不得时间就此停驻。不再调查什么案子,也不去追什么人了。

  “暂时没有,好了,咱们走吧,诸葛关和城主他们都在等我们议事。”

  “好吧。”

  唐绾绾只能掩饰内心的失落感,深吸一口气,打起精神,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两人到了那里后,远远的就看到一个人躺在地上,身上遮了白布。

  其他人看上去神情有些悲愤,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坐在地上哭,旁边应该是他的丈夫,脸上露出悲伤之色,请求城主一定要为他们做主。

  城主脸色铁青,让人厚葬死去的年轻女孩子,再多给死去的女孩子家一些抚恤,然后招呼众人到议事厅议事。

  “想必大家已经看到了今天发生的事情了,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大家都有什么意见,看怎么尽快抓到凶手。”

  城主说完,其他人都一脸茫然的,要不看着对方的人,要不就是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最后城主将目光放在了顾运之的身上。“顾先生,我想听听你有什么意见?”

  “我觉得应该验尸,也许死人会告诉我们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验尸?大家都面面相觑,毕竟人都死了,还要检验尸体是不是对死人不尊重呢?

  唐家这边唐威面对一万两的狮子大开口,很是无奈,想了几天之后,只能先赴考,万一考上了,说不定还有希望能凑到一万两银子。

  陈娘子也准备拿出自己所有积蓄支持儿子,还让人传话让唐建飞想想办法,这可是唐威的大事情。如今他好不容易身体健全了,想娶个媳妇怎么就这么难呢?而且唐绾绾也不在家,真是急死人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风韵诱人的岳|放在里面顶着学长写作业

下一篇:宝宝我就进去一点不动*女人自述25厘米有多爽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