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2021-10-21 08:55:4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话到了这里,宋茜茜忍住了,没有说出那个自己只有一面之缘的人的名字,只是当时的匆匆一眼,她实在难以启齿。

  那副光是想起,就会令自己面红耳赤的画面。

  虽然有些好奇,不过

话到了这里,宋茜茜忍住了,没有说出那个自己只有一面之缘的人的名字,只是当时的匆匆一眼,她实在难以启齿。

  那副光是想起,就会令自己面红耳赤的画面。

  虽然有些好奇,不过看宋茜茜及时闭了嘴,一副不肯说的样子,苏慕音和付云瑞从后视镜里对视了一眼,便十分默契的谁都没有再继续追问。

  毕竟,这与他们想了解的事情,并不冲突。

  好在气氛沉默了没多久,车子停在了苏家的大门外,看着面前中欧风格设计,庭院的围栏被香槟色的蔷薇花环绕的大别墅,宋茜茜夸张的张大了嘴,总算明白了苏慕音为什么这么干脆的收留了自己。

  这么漂亮的大房子,看着就至少能住二十几个人,根本不在乎多住进自己一个,这栋别墅,别说装饰,光是面积就比爸爸和继母的房子大了好几倍,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别墅,就像是来到了一个古堡。

  而苏慕音,就是住在这古堡里的公主,而自己,恐怕也只不过是一个随行的女仆。

  可面对这令人羡慕的一切,苏慕音却只是淡淡皱了皱眉,表情犹豫,似乎不太愿意进去的样子:“爸爸到现在还下落不明,妈妈肯定担心坏了,我现在要是跟她说我的事,她肯定会更受打击吧……”

  尽管她说的更像是在自言自语,付云瑞还是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着:“那就别说,反正过不了几天,老大肯定就会来找你。”

  炎世阳的性格,他还是有几分了解,他对苏慕音有多特别,大家也一直都看在眼里。

  对女人,炎世阳从来都是逢场作戏,从不放在心上,这么多年,他的心里却始终都只惦记着这个苏慕音。

  这份谁也看不透的执念,支撑着他在危机四伏的状况中活下去,如今,他怎么可能轻易就舍弃,这个在他徘徊生死时,都挂在嘴边的人……

  只是付云瑞始终不明白,对炎世阳来说如此重要的苏慕音,炎世阳为什么还要一次又一次残忍的伤害她。

  “那个……”宋茜茜虽然不明状况,但见到苏慕音脸上的伤感,也忍不住小声安慰:“你别太难过,我相信……你未婚夫,他一定还是很爱你的。”

  虽然她也不知道对方是谁,只是在苏慕音的电话里,隐约有听见对方磁性有力的声音,和哄人时宠溺的语气。

  对方一定也是一个很优秀,又温柔的人吧,就像那个人一样……

  宋茜茜在心里默默想着,看苏慕音的眼神里,更多了几分羡慕。

  苏慕音却是目光一冷,长长的睫毛微微下移,低头似笑非笑的应了一句:“但愿吧。”

  说完之后,她就抬腿独自走到了大大的铁门前,按下门铃,大门很快就打开了,苏慕音带着身后两人,走进了大门内。

  门内出来迎接的佣人,见到苏慕音三人,脸上露出了喜悦的表情,冲着屋内大声喊了一句:“夫人,是小姐!小姐回来了!!”

  紧接着,就听见后面又有佣人跟着大声通报:“夫人,小姐回来了!”

  苏慕音看着眼前这一幕,心里多少有些郁闷,妈妈向来不喜欢吵闹,更不允许家里有人大声喧哗,怎么能容许这些佣人这么没规矩的大喊大叫?

  而这些平日里规规矩矩的佣人,都清楚这家主人的脾气,怎么今天好像换了个人一样,深怕妈妈不知道自己回来似得大声报告着。

  难道是妈妈最近身体更不好了,又不想让她知道,瞒着她,所以才交代佣人自己回家要通知她?

  想到这个可能性,苏慕音脸上露出了担心的神情,脚下的步伐也渐渐加快,最后几乎是小跑着进了客厅。

  客厅里,佣人正在匆忙的收拾洛珊面前的茶具,见到苏慕音进来,洛珊的神色十分淡定的站起身来:“慕音?你这孩子,要回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洛珊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轻柔,又不失威严,眼中带着关切,见到苏慕音,唇边挂着淡淡的笑意。

  顾不得见到妈妈的喜悦,苏慕音一进来就问一旁的佣人:“张婶,你最不会说谎话了,你告诉我,妈妈最近身体还好吗?”

  “小姐你放心,夫人最近身体好多了,人也精神了不少!”张婶端着托盘,一脸笑容的回答完后,转身去了厨房。

  苏慕音这才安下心来,看向比上次见到时面色红润许多,看样子整个人神清气爽的洛珊,长舒了口气:“妈,你怎么还让刘阿姨她们来门外接我,你都吓到我了……”

  “我可什么都没说,大概是她们自己想你了吧。”洛珊重新坐回沙发里,一幅故作淡定的样子,摆了摆手。

  刘阿姨是家里的老人了,从苏慕音懂事起,就在身边照顾,私下里就像家里的半个亲人,所以这个解释,苏慕音也不觉得奇怪。

  见到苏慕音脸上还有些许怀疑,洛珊不悦的瞥了她一眼,又继续说道:“倒是你,平时不去学校,也不知道回来家里看看我,真是有了丈夫忘了娘!”

  洛珊的语气虽是责备,眼底却满是笑意,苏慕音也连忙堆起笑容,上前搂住洛珊的胳膊,坐在她身旁,撒娇道:“妈,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看我这不是回来陪你了……”

  洛珊挑着细眉,严肃问道:“真的?你不是因为和林家老三吵架了,才知道回来的?”

  苏慕音听的心里猛的咯噔了一下,脸上却还是嘿嘿的笑着,靠在洛珊的肩上,回答道:“才没有,我就是想你了。”

  “这孩子,什么时候嘴这么甜了?”洛珊微笑着摇了摇头,心里觉得很是欣慰。

  她的女儿,她自然心里清楚,从前那个对自己藏起情绪,沉闷冰冷的小女孩,如今也总算是会像其他人家的姑娘一样,撒娇耍赖。

  其实,从前的自己,除了气苏慕音的不争气之外,更介意的,是苏慕音对自己的日渐冰冷与生疏。

  曾冒着生命危险生下的女儿,连笑都不会对自己笑一下,那是一种多么彻骨的失望……

  还好,她明白的还不算太晚。

付云瑞和宋茜茜停好车进来时,洛珊正问着苏慕音的近况,前面苏慕音还能含糊的回答,到后面,洛珊问起苏慕音什么时候打算和炎世阳结婚,苏慕音却沉默了。

 文学



  她不想对妈妈撒谎,也不能真的说出现状让洛珊担心,只能呵呵的对洛珊傻笑着。

  好在这时候付云瑞和宋茜茜进来,忙着招呼客人的洛珊,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和苏慕音这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不一样,宋茜茜因为从小帮忙做家务,烧的一手好菜,又十分乖巧,惹得洛珊赞不绝口。

  付云瑞又是个话痨,特别会讨女士开心,就连在外人面前一向高贵冷艳的洛珊,也几次被他逗得哈哈大笑。

  就这样,晚饭就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结束了,洛珊看起来十分喜欢宋茜茜,拉着穿着朴素的宋茜茜,非说要给她打扮打扮。

  目送着兴致勃勃的洛珊,和红着脸低头被拉着的宋茜茜上楼时,苏慕音甚至有一种亲妈被人抢走了的错觉。

  不过,见到洛珊难得像今天这样好心情,苏慕音也觉得,其实偶尔带些朋友回来看看洛珊也不错。

  可惜,夏星不在……

  想起夏星,苏慕音不由转头,看着身旁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脸上显露出疲惫的付云瑞。

  尽管嘴上不说,但夏星的离开,最受打击的怕就是付云瑞了吧,毕竟他和夏星十年的感情,不是说不见就不见的。

  “累了吧,要不我先带你去客房休息?”苏慕音轻叹了口气,看着付云瑞关切的问道。

  “不用了。”付云瑞摸了把鼻梁,摇了摇头:“我想再出去转转,放心吧,天亮前我就回来。”

  “好吧,那你自己小心点。”苏慕音稍稍皱了皱眉,没有挽留,只是点了点头。

  她也希望能快点找到夏星,只是她毕竟是个孕妇,不能跟付云瑞一起没日没夜的到处转悠,只希望他不要太累着自己。

  也希望夏星如果知道付云瑞如此急切的寻找,能赶紧回来。

  她早已经把夏星当成了好友,所以哪怕最后不和炎世阳在一起,她也不想失去夏星这个难得的朋友。

  只可惜,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默默等着……

  付云瑞走后,苏慕音独自去了花园,看着开了满院各色的花朵,内心却是一片虚无。

  此刻的她,突然想起曾经的自己,就站在对面那个铁门边,望着那人离去的方向,傻傻的哭了整整一夜。

  如今的她,却没有了当时的勇气,回到房间,见到自己曾经因为四年,在屋里挂满了他的画像,深怕自己忘记。

  如今,甚至满脑子都是离开他的念头。

  她该如何面对过去,面对那个曾经抛下一切去想念他的自己?

  这场荒唐的婚约。

  或许,是时候做一个了结,放过所有人,也放过自己……

  这一夜。

  也许,是太久没有住在家里,苏慕音在睡梦中,总觉得有人推开了卧室门,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在睡梦中,感受到了一丝彻骨的凉意。

  噩梦不断,却不记得自己能到什么,早晨起来,洛珊并不在,楼下的客厅里,宋茜茜正准备着早餐,看起来很匆忙。

  果然,付云瑞并好像没有回来。

  见到苏慕音穿着睡衣下楼,宋茜茜抬起头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醒了啊,我赶着上班所以就自己动手做了早点,一起吃吧?”

  经过了昨晚,宋茜茜也和苏慕音熟悉起来,表现的也不像刚见到时那么怯生生的。

  苏慕音笑着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好,就见到宋茜茜匆匆把一盘三明治方向,转身又小跑着进了厨房。

  刘阿姨她们虽然跟在宋茜茜身后,来来去去,却没帮上什么忙,这个能干的小姑娘,几乎把所有事都一个人包揽了,完全用不上她们。

  宋茜茜也不好意思吩咐她们做事,毕竟这是在别人家里。

  苏慕音本想去看看有什么能帮忙,却想到连刘阿姨她们都插不上手,自己去了恐怕也只会添乱而已。

  于是,苏慕音悠闲的坐在桌前,等宋茜茜忙的满头大汗,终于坐在苏慕音对面,拿起桌上的牛奶猛喝了一大口,不紧不慢的笑道:“这些事以后让刘阿姨她们做吧。”

  “不不不,唔……我都习惯了!”宋茜茜抓起自己面前那份三明治,咬了一大口,抬起另一只手在苏慕音面前摆了摆。

  苏慕音只觉得她的样子有些好笑,突然又想起了什么,于是笑着问道:“你还真打算继续回去上班呢?炎世阳的公司倒底有什么好,你就不怕再被夏薇欺负?”

  “可是……”宋茜茜艰难的咽下嘴里的一大口食物,才继续应道:“凭我的资质,很难再找到待遇这么好的地方了。”

  “这样啊。”苏慕音故作明了的点了点头,其实她对商场上的事一概不知,也不明白为什么宋茜茜如此执着这份工作。

  因为在她看来,挣钱不过是卖一幅画,参加一场演出那样简单的事,苏慕音没有体会过那种每天上班拿工资的生活,自然也不了解。

  不过,她不了解,不代表她帮不上忙。

  “我看我妈挺喜欢你的,要不你就留在我家吧,至于工资,每月两万,你觉得怎么样?”

  “两……两万?!”宋茜茜瞪大了双眼,一幅不可置信的样子。

  两万!还是每个月两万?!自己现在在大公司实习,每月的工资也就才几千。

  每月两万……那岂不是说,她只要呆在这里几个月,弟弟妹妹的学费,还有妈妈的医药费就都凑齐了?

  不光如此,如果在这呆上一两年的话,在她们乡下连大一点的房子都能买得起了,两万?她真不是在做梦呢?!

  “你考虑一下吧,我也只能帮你这么多了。”苏慕音看得出来,宋茜茜的样子很是心动,于是又淡定的补充了一句。

  她确实想帮宋茜茜,也只有这种靠自己劳动得来的帮助,能让宋茜茜心安理得的收下。

  更何况,洛珊也确实十分喜欢乖巧懂事的宋茜茜不假。

  “谢谢!我会认真考虑的,谢谢你,慕音。”宋茜茜感动的接连说了两声谢谢,她确实很心动,但也非常的犹豫。

  如果真来了这里,隔绝在这个大房子里,她就真的没有机会,再见到那个人了吧?

  虽然他高高在上,遥远的就如同天上星月。

  而她只是个不起眼的凡人,只能在地上瞧见他的光芒。

本文标签:

上一篇:随着马儿奔跑一进一出 领导要我穿着无线蝴蝶上班

下一篇:2021快手热门(暗示心情不好的短句子)文案分享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