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乱肉合集乱500篇小说TXT下

2021-10-22 08:06:4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看着洛灿儿难得乖巧的样子,顾云礼脸上的笑容更温和了。

  “明日就是你的生辰了,可有什么想要的?”顾云礼问。

  其实从穿过来开始,洛灿儿就没把生辰当回事,对她

看着洛灿儿难得乖巧的样子,顾云礼脸上的笑容更温和了。

  “明日就是你的生辰了,可有什么想要的?”顾云礼问。

  其实从穿过来开始,洛灿儿就没把生辰当回事,对她来说,生辰无非就是一个时间节点。

  过了生辰,就意味着,要加入川王府,成为真正的川王妃了。

  那时候她心里只有任务,没有其他的。

  但现在不一样了,她与顾云礼两情相悦,生辰,似乎变得更有意义了。

  “王爷要送我礼物?”洛灿儿眨着大眼睛,笑着问。

  “只要你喜欢的。”顾云礼说。

  “我要什么都行?”洛灿儿问。

  “尽量满足。”顾云礼点了点头。

  “王爷要是这么说,那我可得好好想想。”洛灿儿说着,便开始认真思考起来,可是想着想着,洛灿儿就发现,什么金银珠宝,绫罗绸缎,什么玉器古玩,名画名字,但凡是她能想到的,顾云礼之前都送过了。

  小八的空间里,大箱子小箱子,满满登登都是她收到的礼物。

  难得过一次生日,要点什么好呢?

  洛灿儿认真的想着,忽然她眼睛一亮,那笑容像极了狡猾的小狐狸。

  “王爷,我真的想要什么,您就送什么吗?”

  “当然。”顾云礼点头。

  “那我想吃王爷亲手给我做的寿面!”洛灿儿迫不及待的开口说道,并笑盈盈的盯着顾云礼看,满眼都是期待。

  听到这个生日愿望,顾云礼先是愣了下,随即点了点头,宠溺的说:“好。”

  见顾云礼同意了,洛灿儿开心的跟什么似的,一双大眼睛都笑弯成月牙了。

  “那我明天一定早早就过来,等着王爷亲手给我做寿面。”洛灿儿开心的说,“我还要加个蛋!”

  顾云礼看着眼前这个活泼可爱,心思缜密又不乏灵动的女孩,真是打心眼里喜欢。

  明日就是她的生辰了,生辰一过,就可以将这只小狐狸娶进门了。

  宸王府。

  洛云丝从尚书府回来后,便屏退了其他人,将一个药瓶递给了冬枝,说:“想办法,让王爷吃下去。”

  冬枝接过那药瓶,表情矛盾的问:“小姐,您真想清楚了?这药要是下了,小姐您这辈子可就……”

  “不用你多嘴,我心里有数。”洛云丝制止了冬枝的话,“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做。”

  “我的身心全都给了他,只求他能善待我,给我一个好归宿。但现在看来,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虚无缥缈。与其像个怨妇似的等待着别人,不如让所有人都等不到他!”

  洛云丝说着,抚摸着她的肚子,冷哼一声说:“好歹,我还怀着他的骨肉,别人这辈子恐怕都没有机会了。”

  冬枝看着自家小姐,心里清楚的很,不到万不得已,她家小姐万万是不会走出这一步的。

  小姐那么爱王爷,就算做妾都是满心欢喜的嫁进来的,现在还怀了王爷的孩子,原本应该幸福圆满的,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好了,无须多说,你按照我说的去办吧。”洛云丝说着,重重的叹了口气,“好了,你退下吧,我累了,我想休息一会。”

  “是。”冬枝握紧了手中的药瓶,看着自家小姐憔悴的样子,心想,王爷,小姐对您痴心一片,您却视而不见,那就不要怪小姐心狠了。

  洛云丝是真的累了,从她狠下心下这个决定的时候,她的心就在不停的煎熬中。

  如果可以,谁愿意给自己的丈夫下那种药?

  那可是关乎一辈子的事情。

  可是,她更不想看到他留恋在别的女人那里,而对她冷眼相待。

  想到这,洛云丝拿出了洛灿儿给她的另外一瓶药。

  现在只能兵行险招,试试看了。

  下午的时候,顾景庭来了。

  原本睡午觉的洛云丝听说顾景庭来了,连忙起床。

  自从怀了孩子,她特别嗜睡,总觉得身体很乏。

  “王爷,您看您也不提前让人通传一声,妾身这儿,什么都没准备。”洛云丝因为刚刚起来,面色潮红,配上她清秀的脸,很好看。

  顾景庭其实只是听说洛云丝今天一早就去了尚书府,所以过来问问,她去干什么了。

  不过一进门,就看见了刚刚起来的洛云丝,心中竟有些心猿意马。

  不过,视线一落在她肚子上,他所有的想法就都没有了。

  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横在他心口的一根刺。

  “王爷?”

  洛云丝见顾景庭看她的眼神有些发呆,心中便不自觉的暗喜起来,心想,难道王爷今天,会陪着她?

  “听说你今日早晨回了尚书府。”

  顾景庭坐下,清醒后,目光瞬间变得冷淡下来。

  “是。”洛云丝点点头,让冬枝去泡壶茶,然后便坐在了顾景庭的身边,柔声道:“我听说皇上下旨,将洛婷儿许配给了太子,不管怎么说,洛婷儿都是我二妹,我这个做姐姐,自然要去祝贺她。”

  顾景庭听了,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他心里清楚的很,洛婷儿喜欢他,而洛云丝特别在意这一点。

  所以与其说洛云丝是去祝福的,不如说是故意去刺激洛婷儿的。

  “我将王爷之前送我的礼物,挑了件送过去当贺礼,王爷您不会生气吧?”洛云丝问。

  “自然不会。”顾景庭淡淡的说。

  “今天除了给二妹送贺礼,还给三妹准备的生辰礼物,一并送过去了。明日,便是三妹的生辰了。”

  “洛灿儿?”顾景庭忽然来了兴趣。

  “是。”洛云丝见顾景庭眼中闪过一丝光,心中顿时不悦起来。

  “过了生辰,她便要嫁给川王了。”顾景庭若有所思的说。

  “是。”洛云丝点头。

  “你们尚书府的几个女儿倒是都很会嫁啊!”顾景庭冷笑了一声,说完便起身要走。

  “王爷!不再坐会了吗?茶还没泡好……”

  “不必了。”顾景庭一点都没有留下来的意思,起身便走了。

看着顾景庭离开时决绝的背影,洛云丝死死的攥了攥拳头,脸上的笑容简直比哭还难看。

 文学


  “冬枝,安排好了吗?”洛云丝用力的深吸了两口气,平复了下心情,冷声问道。

  “小姐您放心,您交代的,冬枝都已经安排好了。”冬枝走到洛云丝身边,附耳说道。

  “好。”洛云丝淡淡的吐出了这个字,然而就仅仅这一个字,洛云丝的心境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之前的伤感,犹豫不决,到现在下定决心,十分决绝的决定要这么做。

  “你退下吧,我累了。”洛云丝说。

  “是。”冬枝低着头,乖巧的转身要走。

  “等等。”洛云丝叫住了冬枝。

  “小姐,还有什么吩咐吗?”冬枝回过声来,问道。

  “冬枝,你去把我梳妆台上的那只珠钗拿过来。”洛云丝说。

  冬枝点点头,连忙去将那只珠钗拿过来,这支珠钗可以说是洛云丝最喜欢的一支了,所以每次冬枝都小心翼翼的收着。

  “小姐。”冬枝将珠钗递到了洛云丝的面前。

  洛云丝低垂着眼眸,看了眼那个珠钗,抬头对冬枝说:“送你了。”

  “什么?”冬枝以为自己听错了,立马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小姐,这珠钗是您最喜欢的了,冬枝不要。”

  洛云丝看着冬枝,扶着桌子,缓缓的站起身来,从冬枝的手中拿过那珠钗,亲手给冬枝别上。

  “冬枝,现在对于我来说,你就是我最亲的人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妹妹,我有什么,你就有什么,我们俩相依为命,过得也未必会比别人差。”

  洛云丝说完,对着冬枝笑了,端详着戴着珠钗的冬枝,说:“我们冬枝也是个大美人,以后要多打扮打扮自己,知道吗?以后有机会,我会给你找个可靠的好人家的。”

  “小姐……”

  冬枝从来没想过她家小姐会这么看中她,不仅把最喜欢的珠钗送给了她,还当她是亲姐妹。

  “小姐,您放心,有冬枝在一天,就一定会护住小姐和小主子的!”冬枝激动的,眼眶都湿润了。

  “我当然相信你,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委屈你了。”洛云丝苦笑着叹了口气,“不过你放心,以后你家小姐一定不会像从前那样受人拿捏了,我们一定会过上好日子的。”

  冬枝激动的用力点点头,“小姐您放心,你想要什么,冬枝都帮你去做。”

  “嗯。”洛云丝的眼眶也红了,点点头,“好了,你也下去休息吧。”

  “是。”冬枝说完,摸了摸眼泪,转身出去了。

  看着冬枝离开的背影,原本一脸伤感的洛云丝,表情渐渐变得阴冷起来。

  现在的她,为达目的,连她的男人都舍得,一支珠钗而已,又有什么舍不得的。

  她刚刚对冬枝的话,不完全是虚情假意,有些话是真的。

  比如,现在,她能依靠的,的确只有冬枝这一个人了,所以她必须百分百把冬枝控制在手中,让她全心全意的遵从她,为她做事。

  顾景庭从洛云丝那出来后,便离开了宸王府,去了他的别院。

  那里,他金屋藏娇养着一个与权势无关,只是单纯长得美,还懂风情的女人。

  这段日子,顾景庭在她身上找回了不少的自信和尊严,这就更加让他对这个女人欲罢不能了。

  每天这个女人都会变着花样的讨他欢心,从来不说让他不愉快的话。

  今天,这个女人也是如此,她见到顾景庭后,便像一条水蛇一样,缠上了他,各种撩拨,情话说了一大堆,无处不在拱火。

  火候差不多了,顾景庭便一把抱起她往床榻上走,想与他翻云覆雨一番。

  然而事情却没有顾景庭想象的那样发展。

  不论女人如何做,他就是不行。

  最后气急败坏,穿了衣服走人。

  顾景庭再次回到了宸王府,叫来了医师,说了他的症状,让医师给他把脉。

  医师诊脉后,大为震惊。

  “怎么样?你之前不是说,那毒为慢性,为何今日会突然发作。”顾景庭问。

  “王爷,您,您这是又中毒了……”医师慌张的说。

  “你说什么?”顾景庭立马瞪大了眼睛,“你可有解药!”

  “这……这药小人从未见过,还需一段时日研究。”医师说。

  顾景庭看着医师,眯了眯眼睛,在那一瞬间,对这个医师动了杀意。

  最近他中的毒,这个医师都是束手无策的,简直毫无用处。而且这个医师已经知道了他太多的秘密了!

  医师察觉到了顾景庭眼中的杀意,立马跪下身来,“王爷,您放心,小的一定会尽快研制出解药的。”

  “这样最好!”顾景庭说完,起身便走了。

  现在他要知道的是,他是如何中毒的,在什么时候中毒的。

  昨日他在别院还一切正常,那就是今日中的毒。

  今日他除了去了早朝,就是去了洛云丝那里。

  但他是临时起意去的,洛云丝毫无准备,而且他连茶水都没喝,又怎么会中毒呢?

  难道,是热依麦?

  但转念一想,又不大可能。

  热依麦对这个宸王妃的位置十分嗤之以鼻,根本就不看重,她到现在都自称是南疆国的五公主。

  所以对于他在外面如何风流,与谁风流,她都充耳不闻。

  而且,现在他正在与二皇子库尔班合作,这个期间,热依麦不可能对她动手。

  别院那个就更不会。

  思来想去,也就只能是洛云丝了!

  想到这,顾景庭便转身,再次向洛云丝的院子走过去。

  见到顾景庭,冬枝露出了诧异的表情,连忙上前福身,“王爷,我去叫小姐……”

  “不必!”顾景庭理都没理冬枝,径直推门走了进去。

  此时洛云丝还在睡觉,听到外面的动静,才悠悠转醒,那如水的眸子转向门口的方向,刚好与顾景庭对视上。

  “王爷?”

  洛云丝露出了意外的神情,连忙起身,冬枝赶忙过去,扶起了她。

  顾景庭原本是来兴师问罪的,可当他与洛云丝对视上的那一瞬间,突然体内有一种十分躁动的感觉……

本文标签:

上一篇:女生大概多少次就黑了 他在街上用遥控器要我

下一篇:现言很肉到处做*短篇强奷H系列小说校园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