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现言很肉到处做*短篇强奷H系列小说校园

2021-10-22 08:14:0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王窦儿一时没有回答,马氏还以为她说中了:“哎呀,我就说嘛,不然你怎么可能整日都喊累呢,肯定是跟我之前那样,不小心就有了。

  不过月份小的话就不要乱走动了,小心…&

王窦儿一时没有回答,马氏还以为她说中了:“哎呀,我就说嘛,不然你怎么可能整日都喊累呢,肯定是跟我之前那样,不小心就有了。

  不过月份小的话就不要乱走动了,小心……我真是废话,你是大夫怎么可能不懂这些呢。”

  “三嫂,你误会了,我没有。”

  马氏愣了愣,脸上的笑容倏然一僵:“没有,怎么可能呢?三弟那么勤奋,你怎么可能会没怀上。”

  王窦儿脸上一窘,两颊不自觉地浮起了红晕。

  这下好了,马氏都搬家了还知道柳璟勤奋。

  马氏凝重地打量着王窦儿,从上到下:“弟妹,你给我转个身。”

  王窦儿不明所以,转了圈:“怎么啦?我背后有脏东西?”

  “没有,你太瘦了,屁股上一点肉都没有,以后要多吃一点东西才行啊。”

  “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这副身体消化好,新陈代谢快,脂肪不堆积,她一天爱吃什么就吃什么,吃了很多东西下肚也不会胖。

  她满意得不行呢。

  马氏最近正无聊得很,不能出门,好不容盼到有人过来,她便拉着王窦儿不停地聊天,很快就把王窦儿是否怀孕的事抛诸脑后。

  又闲聊了一会儿,王窦儿见马氏犯困,频频打哈欠了便跟马氏道别。

  王窦儿离开后马氏并没有立即睡下而是把柳叁叫进屋里。

  “娘子,你叫得这么急是有什么急事吗?”柳叁正在院子里劈柴,听到马氏叫得这么急丢下斧子就撒腿往屋里跑,看到马氏没什么事,这才松了口气。

  “当然有急事了,最近你看看附近有没有人杀猪,如果有,记得买些猪鞭和猪腰回来。”

  “猪鞭,猪腰?”柳叁愣了一下,他看着马氏,眼里闪过一抹疑惑。

  莫不是马氏怀孕了,口味变得奇怪了,竟然喜欢吃一下这种奇怪的东西。

  不过这些东西可金贵,一只猪只有一个,要买得提前跟人家说好才行。

  “看什么呢,不是我要吃的。”

  柳叁又是一愣。

  现在马氏怀孕,他只能看不能碰,若是还吃猪鞭和猪腰,岂不是要憋死他?

  这种事他才不想干。

  “想什么呢,是买给你四弟吃的,我怀疑他……”马氏凑近柳叁耳边低声说道。

  柳叁顿时双眼一亮,频频点头:“你说得对,之前四弟受了那么重的伤,伤了根本也说不定。

  是得补一补。”

  “可不是,你买那些东西回来,炖汤给四弟喝。随便把家里我娘送来的母鸡宰了,炖汤给弟妹送过去。

  他们一个瘦,一个虚,都得好好补一补,不然哪能生得出娃来。”

  柳叁点头,娘子说得有道理。

  柳叁马不停蹄地在村里问了一遍,村里的猪过年前都宰了,现在都在养小猪仔,可没他要的东西。

  柳叁没办法只好把目标转移到隔壁村。

  一路问了过去,终于被他找到一家正在杀猪的。

  他赶紧把马氏让他买的几样东西都买了回来,他还买了些猪骨和肥肉,为家里增添伙食。

  柳叁把东西买回来就开始马不停蹄地炖汤,快到饭点的时候就把王窦儿他们叫了过来吃饭。

  柳璟刚坐下,柳叁就给柳璟端了碗汤:“刚炖好的,快喝。”

  柳璟也没想太多,端起碗就喝,虽然味道有些怪,但也不算难喝,柳璟很快就喝完了。

  只是马氏和柳叁的表情怎么这么怪,好像他喝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你们怎么不喝?”

  柳璟放下碗,突然觉得浑身变得燥热了起来,是天气开始转暖了?

  “我们不……”

  “我们已经喝完了。”马氏踹了柳叁一脚让他不要乱说话。

  柳叁立即意会神明:“是啊,我们已经喝完了。”

  王窦儿也被逼着喝了好几碗汤,他们一直说煮多了,喝不完浪费了。

  这种天又不热,就算放到第二天都不会坏,以柳叁夫妇的性格,只要不臭,吃剩的东西会一直煮,一直到出完为止。

  王窦儿劝过好多次,说隔夜的食物吃了对身体不好,但是他们不听。

  他们以前连饱饭都吃不到,早就养成了珍惜食物,节约的性格很难改了。

  其实不止柳叁他们会这样,这里所有的村民都是这样,这一顿吃不完就煮沸放凉等明日再吃,一直到吃完为止。

  王窦儿虽看不惯但也阻止不了,以前跟他们一起住的时候会趁着他们不注意偷偷把煮了几天的吃食倒去喂猪喂狗。

  但他们什么时候改性了,还懂得说今天吃不完明天就不吃了?

  难得他们这么会想,王窦儿也开心,帮忙喝了好几碗汤,又加上吃了点饭,饱得差点走不动。

  等王窦儿和柳璟离开了,柳叁和马氏相视而笑。

  “这下田肥沃了,牛也强壮,过完年总该有好消息了。”马氏喜滋滋地说道。

  柳叁也跟着点头:“就是,我让隔壁村的再宰猪就把猪腰和猪鞭留给我,多少我都要。”

  马氏赞赏地点头:“对,多给他们补一补。”

  他们为王窦儿生娃的事操碎了心,但怎么也没想到王窦儿一直在吃避|孕}药,而且是每天一颗的那种,对身体几乎无伤害。

  为了双重保险,王窦儿还在系统用积分给柳璟兑换了很多小雨伞。

  一开始柳璟说不舒服,不肯用,但是王窦儿说用了就不会有娃,柳璟这才愿意使用。

  今天吃完饭不久,柳璟就把王窦儿拐到屋里,关上门。

  他的动作比平常都要猛烈,双眼微红,浑身燥热。

  犁了一次又一次的地,把王窦儿都喊哑了,说不出话来。

  一直到天亮柳璟都没松开过。

  王窦儿累得又在床上躺了一整天。

  柳叁见王窦儿他们不过来吃饭,又送了汤过来,说煮多了喝不完让他们赶紧帮忙喝了。

  柳璟不疑有他,喝完汤以后又觉得充满了动力。

  王窦儿哭着求饶,多肥沃的土地也没法子让他一直不停息地犁啊。

年初三,田氏已经帮柳鸣收拾好行李准备出发上京参加春闱。

 文学


  “娘,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银两,全部给我?”

  柳鸣看着田氏塞给他的碎银,加起来得有二三十两了。

  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银两,沉甸甸的。

  “给你就拿着,不要告诉你爹和几个哥哥知道,”田氏帮他把银子分装到几个荷包中,藏在包囊的各处,“路上不要省,吃好,住好。”

  柳鸣双眼微红,心里一阵感动:“娘,你放心,秋闱我有些失手了,但我这次有备而来,不会让你失望的。”

  他突然想到了大宝的了解元的事,面色突然一变。

  “无碍,你尽力就好。到了京城你就到……找池小公爷,他会帮你的。”

  柳鸣愣了愣,心里涌起一阵暖流,娘亲为了他竟联系到京城的人,他一定要珍惜这次的机会。

  田氏一直把柳鸣送到渡口,看着他坐渡船离开才回的石头村。

  若不是时机不合适,她都想跟柳鸣进京了。

  田氏回到石头村时已到饭点,老柳头看到田氏便忍不住抱怨:“柳鸣呢?饭也不吃也不知道去哪儿了。”

  “他上京赶考了。”田氏扫了老柳头一眼,心里厌烦。

  “什么?”老柳头放下筷子,一脸震惊,“怎么也不跟我们说一声就上去了,都煮了他的饭了。

  还有,这年都没过完呢,就上去了。”

  “一点点饭罢了,还怕你们这些饿死鬼吃不完?”田氏心里的厌烦更重,“在家里连口饱饭都吃不了,这年有什么好过的。还不如早些上去,还能为考试做准备。”

  “提早上去,那岂不是要更多的投宿费用,家里哪有这么多银两。”老柳头不满地说道。

  之前在柳叁家吃席时,柳鸣害得他们老柳家在大家面前抬不起头。

  他们家省吃俭用的,把银两都用到柳鸣身上。

  不就是想让他能为老柳家光宗耀祖吗?结果呢,害得他在全村人面前丢脸。

  虽然以柳鸣现在的年纪能当秀才也很不错了,但是柳璟家出了个解元,还是个只有五岁的孩子,村里那个人不夸他是神童。

  就连他的爹娘脸上都备有面子,当初他若是不默认让田氏那些人一起把柳璟赶走,现在他就能在村里仰着头走路,受尽大家的羡慕。

  听说柳璟他们还受邀到县衙吃席,那可是家里祖坟冒青烟的大好事啊。

  十里八乡,百里挑一的好孩子,他却失去了。

  老柳头本就好面子,现在自然是悔得肠子都青了,对田氏和柳鸣的态度都变了。

  觉得田氏太专制,有眼无珠。

  怨柳鸣不争气。

  “银两的事不用你管。”

  “什么不用我来管,说得什么话。到时候没有银两不还是伸手向家里要,咱们家里又不是有金矿银矿的,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

  田氏懒得跟老柳头说话,干脆饭也不吃了,转身回屋。

  老柳头想到了什么,突然面色大变,追着田氏进了屋:“你莫不是把邓家给的彩礼全部给了柳鸣吧,那我们吃什么?”

  老柳头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不然田氏哪里来的底气。

  “放开你的脏手。”田氏看着老柳头抓着她衣服的手,油腻腻的,刚抓鸡吃了。

  除夕宰了一只鸡,每天一人一块的吃,吃到年初三。

  “嫌我脏?我还嫌你脏呢。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居然敢偷家里的钱去给柳鸣当路费,真是吃了熊心豹胆了。”

  老柳头掀开平常藏银子的地方,掏出里面的荷包。

  拿手一掂,居然没变轻。

  老柳头面色一变,心里一阵疑惑,难不成田氏真的没有动家里的银两?

  那她又去哪儿弄来的钱。

  他又觉得有些不对劲,银两的响声不是这样的。

  他把荷包打开,倒出里面的东西,突然两眼发黑差点没晕过去。

  “田氏!”

  老柳头大喝了一声,双眼发红地指着桌上的石头:“如何解释!”

  田氏本懒得理老柳头,突然听出他语气里的怒意,余光一扫,看到桌上只剩两两的银子,其余的都是小石子,她也吓了一跳。

  怎么会,她真没动过这里的银两。

  邓家只给了十两的彩礼,老柳头抓得紧紧的,她根本就没动过。

  最近都是张氏打理家里,缺钱了就向老柳头拿,她可没动过里面的钱。

  震惊过后,田氏面色又恢复正常。

  “我没动过。”

  “不是你还能是谁?”老柳头咬牙说道,如果杀人不用填命的话,他真想现在就打死田氏。

  “我怎么知道,”田氏冷哼了一声, 径直走回床上,坐下,“爱信不信。”

  老柳头微微一怔,他的心有些动摇了。

  田氏不像撒谎的样子,那不是田氏做的,那就只有家里的人了。

  老柳头丢下手里的荷包怒气冲冲地走到门口大喝一声:“柳二,你过来!”

  柳二听到老柳头的话不但没有过去反而撒腿往门口的方向跑。

  老柳头气呼呼地追了过去:“臭小子,不用说,我藏在屋里的银两是你偷的。”

  “爹,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你有证据吗?”柳二一边跑一边说道。

  老柳头认定就是柳二做的,柳二是什么德行,他还不清楚吗?

  难怪有时候他会看到柳二在他们房间附近走动,原来是干了这事。

  “臭小子,你找死,敢偷钱。你成亲了,我也打死你。”

  老柳头随手抡起门口的锄头就追了出去。

  张氏怕老柳头气在头上真的会这么做,急忙追了过去。

  “爹,大过年了,别让人看了笑话。”

  张氏追了过去,咬牙说道。

  最近老柳家出了那么多事,害得她跟着在村里丢尽了脸,每次出门都要低着头,头都抬不起来了。

  “笑话?他活在人世就是个笑话,敢偷了我八两银子,只剩下二两,日子还用不用过了?”

  张氏不由咋舌,八两?柳二还真敢。

  若他不是她男人,她也是赞成老柳头把柳二打死的。

  关键是他偷了这么多银两,也不知道拿去做什么了,莫不是又拿去青楼找女人了吧?

本文标签:

上一篇:乖好好含着待会就给你 乱肉合集乱500篇小说TXT下

下一篇:校花被C得合不拢腿|紧致娇嫩含不住H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