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玩弄放荡少妇200短篇 爽到高潮嗷嗷嗷嗷嗷叫视频

2021-10-23 08:05: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其实是一些奇怪的文字,当然不是每一片龙鳞上都有,而是……这八千八百八十八片龙鳞中,至少有一百片鳞片上面有特殊符文……”苏落月的话立即引起

其实是一些奇怪的文字,当然不是每一片龙鳞上都有,而是……这八千八百八十八片龙鳞中,至少有一百片鳞片上面有特殊符文……”苏落月的话立即引起了大家的主意,同时,他正将九龙出海的电子模拟图放大……

  其中标注的一块鳞片被特别放大后,出现了十分奇怪的图形……

  苏落月只是展示其中一块……明显,他的彩蛋玩法就是能够将这符文碎片拼成完整图案,并且破译……

  光这个门槛,那些冷嘲热讽的吃瓜群众就洗洗睡吧,十亿彩蛋跟他们的人生不会有任何交集。

  “根据这个线索,我们对瓶子的历史年代进行逆推……在永乐时代结束后数十年……曾经发生过一次……特别的事情……”苏落月。

  “贵胄公事件?”猫爷是玩文化的,自然脑子比其他人转得快。

  “对,贵胄公被清算,据说贵胄公提前转移了财富,听说有大约十吨的黄金被藏了起来,贵胄公被满门抄斩……当时我们专家在历史遗留的清算清单里面发现九龙出海……”

  “贵胄公收藏九龙出海,这是有历史记录的,据说是当时的王为了收拢他的人心,将缴获来的九龙出海赠送给了贵胄公……”猫爷。

  猫爷:当时贵胄公是王身边的红人,非常得王的器重,谁知道,贵胄公非常贪心,靠着权势收刮民资民膏,积累了不菲财富,当时盛传贵胄公收藏的黄金可以堆成山……

  “嗯,感谢猫爷科普,这贵胄公被满门之前留下了一段诗句,我们专家的考察重点就是这段诗句,现在,跟大家分享啊……”苏落月。

  九天银河映垂柳

  飞龙过海填沙丘

  一日出关震山河

  月出红海跃锦鲤

  劲风狂吹藏铁马

  漫天风沙掠黄尘

  迟暮老马二三金

  苏落月朗声念叨着这段诗句……

  诗句很平庸,但能看出贵胄公的心境变化……

  一开始的年少轻狂,到后来的迟暮晚年……这种人生起落都付诸了几句大白话……

  “这诗很一般啊,没看出什么……”猫爷,猫爷虽然玩工艺,但对诗词歌赋,了解不多……

  苏落月故意不说,看着在场的众人,就像一个考官一样……

  一直不说话的桂子微微一笑。“很蹩脚的藏头诗罢了……”

  “桂子小姐看出了什么端倪?”泽美惠。

  “第一句,取第一字,第二句取第二字,第三句取第三字,连起来就是‘九龙出海藏黄金’不知是不是这个意思。”

  苏落月和泽美惠脸色微微一变,其他人纷纷照着桂子的意思解读,真就是这样……

  “你可真是你爸爸的好闺女,当年赵奕然也有这等领悟能力啊,可惜啊……天有不测……”苏落月声音颇有些哽咽。

  “就是,我们根据这首权且算是藏头诗吧,解读出来就是这个意思,而且,九龙出海消失最久的时间就是从贵胄公失陷开始的……这不是巧合。”苏落月。

  “所以,我们斗胆猜测这九龙出海的瓶子信息里面藏得有藏宝图,价值不可估摸,当年的贵胄公可是富甲一方,连王都要从他那里借钱花的主……”苏落月。

  “但,恕我直言,这是八字没一撇的事,苏老板,你们贸然下十亿的赌本,这值得吗?”阿斯。

  “哈哈哈,我就是一个生意人,也是个冒险家,我愿意花钱去赌一把,而且,这就是个活动嘛……十个亿,不多,气氛活跃起来了,对我们老苏家的新项目‘鱼乐城’绝对有利无弊……”

  也就是说,苏落月愿意花十亿去做这个隐形广告……但似乎这不是生意人的正常逻辑……

  “嗯,这瓶子的工艺是没得说,只是啊,似乎欠缺点什么……”一直没说话的安洛开口了……

  一开口就差点雷倒了冷风跟苏落月。

  这是他们那得出手最好的工艺了,连猫爷和阿斯都没得话说,他安洛一个神棍大师,凭什么?

  可是安洛就是说了,而且,说话丝毫没有胆怯……

  叮……

  恭喜宿主大胆表达自己心中的想法,表达+555555……

  “白云大师,怎么说?”苏落月忽然尊重起安洛来,跟之前的姿态简直判若两人。

  “这瓶子欠点光……”

  “什么光?”

  安洛手指着九龙出海上面龙的眼睛说。“这副眼镜配不上这龙的形态,两眼大而无神,空洞,是个败笔……”

  此言一出,苏落月和冷风都是瞋目结舌,不知道如何反驳好……

  “你是说这龙差点眼光?”苏落月终于问出了心中想问的。

  “对,或许开光能弥补吧……”

  “开光……”苏落月凝重的表情瞬间就融化了……“对呀,我怎么没想到这一茬……对,这个想法好,只是……到哪里去找开光的人啊,这开光得高僧……”

  “啊,这个,我就无能为力了,要是我师傅还在春柳,我倒是可以说服他,可是现在啊,这春柳……”

  “啊,您那侄儿怎么样,五言,对,五言……哈哈哈,我怎么忘记了这一茬,五言够资格吗?”苏落月一说,猫爷和阿斯纷纷在旁边附和。“貌似我们春柳也只能找出他了……”

  “我这顽皮的师侄倒也无伤大雅,这事,可行,如果是这样,这东西可就完美了……陪得上苏老板这十亿奖励,这件事,苏老板你自己跟他谈吧,我得避讳。”

  安洛。

  “如此甚好甚好……”

  “这事得赶在拍卖会之前,给我们的时间不多啊,只有两天,是不是太匆促?”泽美惠。

  瓶子送到,三天后开拍卖会,同时实现冷风和苏落月承诺的彩蛋,到时候,现场会有瓶子的一比一复刻图供玩家鉴赏,找到关键线索,完成苏落月给的任务,获得奖励……

  当然,瓶子会被金主拍走,但是彩蛋会继续,而且苏家不会被追究法律责任,因为拍卖之前就已经声明,这是完美仿品……只是,这彩蛋让这完美仿品多了一丝神秘解读……

  冷风被安排贵宾住下,猫爷和阿斯早早离去,赵亦豢等人被留在了香山庄园……

  瓯海华,奥汝南,八神和小武……被控制在密室。

  送走了其他人,现在到了秘密审讯这几人的时候了……

  瓯海华被单独控制,苏家准备从奥汝南几人身上入手,赵亦豢,安洛,桂子,杜峰,周深等人作陪,算是陪审人员吧……

  进入密室,苏落月就给奥汝南和八神等人解开了身上的绳子,这让安洛等人很是意外……

  这和传说的审讯不一样啊,不过也很欣慰,毕竟这都是自己这边的人,难道还乐意看他们被打得皮开肉绽不成……

  更让八神等人不解的是……苏落月竟然每人身前放了近十万的奖励……

  “苏老板,这什么意思?”奥汝南不解的问。

  “没神秘意思,我苏落月最欣赏人才,你的神偷技能,你的黑客技术……我对人才是百分百尊重的,这十万,你们放心收……”

  “我们可是狐狸……”奥汝南一边收钱一边开玩笑。

  “你们还是吗?”苏落月一阵阴笑。

  “可惜我们没有个好头,他奈奈的,瓯海华这种货色,简直太没人品了,他不配做狐狸,算了,什么狐狸不狐狸,我就是求口饭吃……”奥汝南。

  苏落月往他面前扔二十万,往小武跟前扔十万,八神面前,啥都没有……

  八神不甘。“我为什么没有钱?”

  苏落月嘿嘿一笑。“你有什么本事,除非让我看见,看你值几斤几两,我苏落月尊重人才,但讨厌庸才,废材^”

  “爹,他是八神,要是不疯的话,也是春柳顶尖的黑客,小武都是跟他混的。”苏晴在旁边帮八神说话,八神沦落到今天,苏晴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八神的本事,那是比本杰明差了一点点,虽然这一点点可能就是万里长城……但……在春柳,还真没其他黑客什么事……

  “谁说都没用,这位四指神偷的本事我有目共睹,这位小武的本事,爹也领教过了,可这家伙会什么,就会吃着跟屎一样的巧克力棒?”苏落月说话可是丝毫不客气。

  “苏老板,您说的这个没用的家伙,我所有的本事都是跟他学的,可能也只学到了十分之六……所以,请收回你的观点,八神,好歹也是个神……”小武。

  “是人是鬼是神,请证明!”苏落月。

  “你要证明什么?”小武。

  “随便什么,只要证明他有用。”

  小武不在言语,这个就比较难了,因为八神现在不是正常人,思维也不是正常人思维……

  小武正难堪的时候,忽然一个安保人员满脸是血,跑进密室。“不好了,瓯海华逃跑了……”

  就在苏落月等人正在欣赏九龙出海宣传视频的时候,被控制在密室的瓯海华,用身上一根玻璃碎片割裂了绳子,一拳打到了距离他最近的安保人员,还解决了门口三个安保……

  瓯海华是明白过来了,自己才是被算计得最狠的……这口气,他出不来……

众人在欣赏历史宣传片的时候,瓯海华无头苍蝇一样在密室里面乱窜……

  他气……

 文学



  很气……他暴力的破坏着密室里面的一切……

  密室的安保被他全部解决。

  很快,他找到了密室的出口,换了一身保镖的衣服,戴了个帽子遮蔽自己的容貌……

  他想一路出庄园,但心中这口气憋得难受……

  也罢,一不做二不休,他索性来到了苏落月的卧室……

  他跳到苏落月的大圆床上,痛快的拉了一通……

  还用泽美惠是高级睡衣擦屁屁……

  做完还不泄愤,他打量着整个卧室,忽然发现,卧室里面还有一个密码箱……

  箱子放得很隐蔽……

  瓯海华无意转动台灯的时候,启动了开关,赫然打开一个暗格,暗格里面就是这个密码箱,箱子是金属的……

  开锁,瓯海华可是出名的千面锁王,除了高级,像冷风那种 高级芯片锁他开不了,就这种……

  吧嗒,箱子打开,里面全是一堆文件,瓯海华拿起其中一张,一看,哈哈哈狂笑。“姓苏的,你也有今天,你敢动我,我就让你知道后果……”

  瓯海华将文件收起,携带着文件出了香山庄园,没想到一切那么顺利,香山庄园外,停着一辆黑色奔驰……

  摇下车窗后,一个戴着牛头面具的家伙用阴阳怪气的声音说。“失手了?”

  瓯海华拉开车门,但却没有透露任何文件的事情,而是对这个阴阳怪气的家伙说。“真他么倒霉,算计来算计去,老子竟然成了背锅……老板那边怎么说,我恨透了狐狸,恨透了姓苏的……”

  阴阳怪气的家伙启动了车辆,然后说。“老板说再忍一忍,让我带你去码头接一个人……”

  “是他吗,他真的入境了?”

  “对,还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劲爆的东西,哒哒……”阴阳怪气的家伙做了几个射击的动作……

  “啊呀,不好吧,这可是要死人的……”

  “这只是开胃菜,老板说,就让苏家再蹦跶两天,好戏还在后头,我现在送你回去,这段时间,你要沉住气……”

  “有一个人,一个很讨厌的家伙,叫鲁大海,我希望老板能派人去抓这个家伙……”

  “鲁大海,没问题,好好回去压压惊吧,老板已经给你预留了三个好姑娘,都是顶尖的……”

  “嘻嘻……”

  浑身是血的安保人员冲进了密室,狂吼一声。“瓯海华,瓯海华逃跑了……”

  苏落月带着众人到了密室,密室里面,横七竖八躺着的全是没用的安保人员。

  苏落月气得直踢这些家伙。“没用的东西,养你们何用?”

  这些安保人员哼哼唧唧的……

  顺着血迹,苏落月又来到自己的卧室,这次没有让闲杂人等进入,苏落月跟泽美惠进入……顿时啊呀一声惨叫……

  眼前一幕,简直令人惊心动魄,苏落月可是有洁癖的人……

  泽美惠也是……

  其实在普通人眼里,这事情就不是什么大事,无非就是坨大便嘛……

  自然,让苏落月惊叫的不只是大便,而是……

  自己暗格里面的密码箱,此时此刻,密码箱打开……箱子里面的东西荡然无存……

  “我的……股权……”苏落月的嘴巴被泽美惠捂住。

  “你他么小声点,你想让全世界都知道……”

  门外,众人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听见这小两口在房间小声嘀咕。

  实际上根本听不清说什么……

  但是唯独一人例外,安洛,安洛可是听力+了好几十的人……

  苏落月:怎么办,这几年的证据全丢了,我可是要坐牢的啊……

  泽美惠:看你那出息,哭得跟猴子一样有用吗,我们大胆假设,瓯海华拿了所有的法律文书……

  苏落月:不用假设了,除了他还有谁,这箱子一般的人可打不开。

  泽美惠:就算是,你想一下,瓯海华是个精明人,他肯定会跟我们谈条件,只要我们动作够快,一定能解决问题,度过难关……

  苏落月:你说得简单,当初我说销毁,你说不能销毁,这种东西,落到他这种人手里,我们……

  泽美惠:你他么淡定点,现在首要的是找到瓯海华,这件事看来得让他出马了……

  苏落月:你真打算让他出马,这件事,会不会越闹越大?

  泽美惠:哪怕是弄死瓯海华,这件事也一定要摆平,除了他,你有谁可以信任?

  苏落月:没有,看来也只能如此了,瓯海华这个人就是找死。

  看来苏家要请出他们的杀手锏对付瓯海华,安洛心中也是小兴奋,这事情好办,说不定苏家请出的可能就是神秘人,但也不敢肯定,毕竟神秘人是从事工艺的,这杀人的事情,他做得来了?

  但只要盯住瓯海华,害怕揪不住对方的身份……

  苏落月和泽美惠佯装没事,关上房门,让十个干净的女仆去房间清理……

  “苏老板,可是有什么损失?瓯海华没有顺手牵羊吧?”赵亦豢。

  “就是丢些零用钱,不碍事,诸位,天色已晚,都回吧。”苏落月这是下逐客令了。

  可偏偏这个时候,八神忽然跟疯了一样,扯了一块桌布批在身上装奥特曼呢。“你说我么用,现在就是证明我有用的时候了,大老板,这个逃跑的姓瓯的,我若是捉到,你赏赐我什么?”

  苏落月嘴角不屑一笑,心想,就他么凭你……

  “给你五十万。”但他现在心思不在八神身上,所以,信口糊弄八神。

  “我不要五十万。”

  “那你要什么?”泽美惠。

  “我要价值五十万的这种棒棒……”

  “啊……”

  “必须是这种形状的,多好的棒棒糖……”

  小武在旁边没有劝阻八神的意思,而是异常冷静的看着苏落月。

  “一天之内,我们就能追踪到他的位置,一天之内,我们给你捉到这个家伙,除了五十万,我还要五百万。”小武一句话让苏落月都有些吃惊……

  不过他转念一想,小武和八神毕竟是瓯海华的小弟啊。

  要追踪瓯海华,他们不是更有优势,只要追踪到位置,派出自己的亲信,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瓯海华,取回文件……

  “五百万,你这口开得有点大啊……”泽美惠不屑。

  “五百万真不多,不妨再加五百万,我们回送你瓯海华藏宝的地点,上次庆生会上的那些战利品,价值过亿,我们收你一千万不多吧……”奥汝南也加入进来了……

  这三人都是跟瓯海华的,至少苏落月是这么认为的,一千万,真心不多,而且还能找回那些宝贝,随便哪一样不是值上千万……

  “我给你们半天时间,做到就一千万,做不到,离老子越远越好,否则……”后面的话苏落月没说。

  奥汝南三人得到认可之后乐颠颠的离开,安洛等人也跟着告辞……

  出香山庄园,赵亦豢交代了桂子一些事情后也离开……

  桂子开着安洛的车,先是回小太阳基地,发现李龙眉拿回来的瓶子果真是假的……

  随后,两人去了奥汝南之前的神秘住所,果然,奥汝南和八神二人都在……

  “辛苦三位了,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安洛将一个五十万的现金推到了小武面前,小武收下,八神也是五十万……

  给奥汝南的却是一把钥匙,貌似还是超市保险柜那种……

  给别人五十万,却给奥汝南一把钥匙,小武和八神都不解,只有奥汝南眼神放光。“值……”

  “不止值,还有意外惊喜,对了,三位,你们打算怎么做?”安洛问。

  同时桂子从外面提了一个大袋子出现,打开,里面全是白花花的钞票。

  桂子将袋子放三人面前。“你们三的。”

  ‘不都奖励过了吗,还奖励……’小武兴奋的说。

  “这不是奖励,这是佣金。”

  “什么佣金?”小武。

  “瓯海华身上有一些重要文件,三位能否给我们搞到手,这就是奖金,成不成都是你们的。”桂子。

  “哈哈哈,这算什么问题,绝对没问题。”

  “三位能够拍胸口保证保密吗?”桂子。

  奥汝南拍胸口……

  小武拍胸口……

  八神也去拍……

  “你就不用了……”桂子。

  “为什么?”

  “因为保不保密对你来说没意义,你的话别人不会信!”桂子微笑。

  “为什么?”

  “因为别人认为你是疯子,所以,披件疯子的外衣,其实很威风,很实惠……”奥汝南在一边怪笑。

  “我曾经疯过,但现在好了很多,我真能保密。”八神。

  “那么,你告诉我,我让你保密什么?”

  “绝对不能说偷瓯海华的东西是文件。”

  “你还说绝对保密。”桂子狡诈的笑。

  “你耍我……美女,你也好阴。”八神。

  “那你们打算怎么追踪瓯海华?给你们的时间可不多……”

  “我有瓯海华的手机,他们有黑客技术,这事难吗?”奥汝南兴奋的报出了瓯海华的手机号码。

  小武已经顺利将设备拖出来,开始现场办公……

  小武手指如飞,八神在一边梳理头发,优哉游哉……

  代码一行一行在计算机上运行……

  忽然,代码被一个一个消灭……

  小武懊恼的叫了一声。“怎么回事?”

  八神嘻嘻一笑。“小武,你让开,让我看看,谁他么想跟我玩贪吃蛇的游戏呢……”

本文标签:

上一篇:双性人妻的YIN荡生活-公车挺进她的花蜜

下一篇:老师你别这样我还是个孩子|只想和你睡五花肉PO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