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翁公半夜吃我下面*妻子的秘密全文阅读

2021-10-23 08:16: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苏业豪找回了点学生时代的感觉,遇到不熟悉的就听一听,如果会了就自己翻书自习,反正老师都不管他,乐得清静。

  一下午时间,好像眨眼就过完了。

  放学铃声刚响起不久,隔壁班

苏业豪找回了点学生时代的感觉,遇到不熟悉的就听一听,如果会了就自己翻书自习,反正老师都不管他,乐得清静。

  一下午时间,好像眨眼就过完了。

  放学铃声刚响起不久,隔壁班的姜渔,已经早早在门口等着。

  她父母近期去港城处理生意上的事,于是姜渔临时暂住在苏家,两人一起上学放学。

  学校就这么大,每天八卦绯闻、小道消息不断,熟悉的人都知道姜渔和苏业豪之间的关系,因此没必要刻意藏着掖着。

  她父亲姜大师爷,在赌城也算比较有名气,已经跟了苏老爹二十多年,如影随形。

  拒绝了龅牙俊一起去酒吧的提议,苏业豪看看时间,才下午四点半。

  继续留在课堂里学习的人挺多,中午吃饭刚认识的内地学生卫江,就是其中之一。

  卫江跟没听见放学铃声一样,在老师走后自己就拿出卷子,开始计时刷题。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参加学校社团的学生们,三三两两去参加社团活动,不少人都主动跟苏业豪打招呼,但也只是称呼一句“豪哥”罢了,能看出关系其实也就那样。

  除了龅牙俊、竹竿等几位死党以外,平日里苏业豪似乎人缘一般,也许是太过于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缘故。

  许多学生敬畏他,却不希望跟他成为朋友。

  倒是卫江,察觉到苏业豪正在看自己,洒脱一笑,拧开保温杯喝着茶水。

  经过中午那档子事,虽然远没到成为朋友的地步,但是关系意外拉近不少。

  ……

  走出教室,见到姜渔站在那,脑门上还带着汗。

  苏业豪问她说:“体育课?小姑娘家的,怎么不冲个澡。”

  姜渔听完,咬咬牙憋屈道:“还不是因为怕你先走,没人带我回家,坐校车要走很远!昨天你就先溜了,前天也是!”

  “……走吧,放学时间真早,早到我都快抑郁了。”

  这是指跟当年念书那会儿相比,高中上完晚自习,十点到家都算早。

  姜渔自然听不明白,一脸疑惑,却也没多问。

  她怕被别人看见两人一起回去,进而传出风言风语,故意加快脚步走在前面,后背都汗湿了。

  白色衬衫下面,模糊间能看见黑色肩带,所谓香汗淋漓,大概就是这样子。

  “自己”亲自评定的一大四小,五位花旦,大的见过了,两位小的也见过,苏业豪半点没失望,反而很惊艳。

  依然挺好奇另外两位小花旦,究竟长什么模样。

  虽然很不习惯以前随便欺负人、四处烧钱的生活作风,不过不得不承认,在点评女生的品味上,倒是相当有一套。

  ——————————

  司机已经在校门口的路边等着。

  坐进劳斯莱斯里,一路无事,安全到家。

  夕阳笼罩着这座城,傍晚时分,粉色的云朵瞧着很迷人。

  这才三月份,北半球的白天短,回到位于主教山的蟠龙山庄别墅里,休息没一会儿天就黑了。

  苏业豪站在阳台,往城区看去,老城的高楼大厦已经亮起了灯。

  在这个年代。

  对于刚来赌城或者港城的内地居民而言,或许会觉得外面的世界繁华且精彩。

  在苏业豪眼里,却显得普普通通,终究是见过大场面的,不过这里的收入水平以及生活环境,的确很不错,夜生活多半相当精彩。

  躲在房间里,故意避开跟两位姨太太见面,主要是他不懂如何相处。

  等到六点钟左右。

  家里佣人做好晚餐,苏业豪跟二姨太、三姨太,以及借宿的姜渔,一起在桌边吃了顿饭。

  佣人和管家也都是女人,明显阴盛阳衰,吃饭期间十分安静,只聊了些学校的话题,这让苏业豪松了口气。

  昨晚匆匆一瞥,还没认真看过家里的摆设。

  门口水族箱里养着龙鱼,写着“招财进宝”四个繁体大字,略显俗气,墙上也挂着八卦镜,不远处供奉着一尊财神爷,从气味来看应该经常上香。

  这座别墅很贵,但跟苏业豪幻想中的豪宅相比,生活气息过于浓郁了些,明显带有点差距。

  早在这会儿,他已经想着等稍微大一点,就能找理由自己搬出去独居。

  全家人住在一起热闹没错,可对他来说,只是些陌生人而已,难免会不舒服。

  三姨太喝着补汤,这会儿脸上带笑,询问说:“小豪,今天难得这么早回家,该不会是看姜渔小姐住在这里,故意套近乎吧?看你沉默寡言、心不在焉的样子,我都有点不适应了。”

  姜渔听出了调侃的味道,嫩脸微红。

  二姨太正准备出门搓麻,提着个爱马仕的鳄鱼皮包,边化妆边笑道:“该不会零花钱提前用完了?我这里还有两万多块,要不然小豪你先拿去,我另外再去取。”

  同在一个屋檐下,住了那么些年。

  二姨太和三姨太的关系,勉强也算比较和睦,如果有本事赶走对方,早在许多年前就能赶走了,哪还用等到今天。

  到了她们这种四十多岁的年纪,更没有别的心思可以想。

  一旦闹腾起来引起苏老头的反感,说不定正合他意,能找到借口不再念旧情,将她们统统扫地出门。

  要知道,她们俩可都没孩子,也都不是正室,早就到了年老色衰的阶段,谁都不愿多生事端,况且外面还养着一房四姨太呢,那个金丝雀可不是好对付的。

  各有各的心思,就这样形成一个微妙的平衡。

  见二姨太都把钱拿出来了,觉得不接不像自己,苏业豪二话没说先笑纳了,全都塞进口袋里,解释说:“二姨、三姨,我没事的,就是昨天喝酒累到了,待会儿就开车出门逛逛。”

  三姨太也从包里拿了一叠零花钱给他,约有两万多赌城元,放下碗勺,起身说道:“你没事就带姜渔出门逛逛,我也要出去跳舞了,有空还得做个头发,颜色都不对了。”

  贵妇人们的生活,整天不用上班,无非就是花钱寻开心。

  生意上的事情,轮不到她们俩插手。

  真正深究起来,苏老爹的财富里面,有一半都归苏业豪的亲妈所有,当初并没有离婚分割家产,直到现在依然是合法夫妻。

  平白无故拿到四万多块零花钱,苏业豪这回明白为什么自己书包里,随便放着那么些现金了。

  原本这么早回家,是想跟苏老爹聊一聊生意上的事情,但他迟迟不回来,多半有应酬。

  闲着无聊,也没想看的电视剧,索性拉上正坐在电视前看《僵尸道长》的姜渔一起,出门兜风去。

  车会开,但是超跑从没开过,苏业豪早就手痒了。

  既然要选,当然必须选那辆迈凯伦F1限量版,橙色车身,造型帅气。

  只可惜底盘太低,简直像是贴着地面开车,很不舒服。

  不久,轰鸣声响彻,慢慢悠悠上了路。

  苏业豪只要想到这车价值好几百万,就不敢猛踩油门,心态摆不正,总怕刮到蹭到……

这辆迈凯伦F1-LM称得上神车,无论外观还是性能,都挑不出差错。

 文学


  暂时还驾驭不了这辆猛兽,即使是低速行驶,发动机声音也非常迷人,轻踩油门加速,立马开始咆哮。

  苏业豪开着这样一辆车上路,回头率十足。

  全程都在忙着跟这辆超跑较劲,以至于连姜渔都被他“冷落”,两人没怎么说话。

  等到闹市区,路上车辆变多起来。

  实在是提心吊胆,苏业豪只好随便找了家新开业的商场,盘算着进去逛一两个小时,等人少之后再回家。

  商场门童直接安排苏业豪,将车停在大门口最显眼的地方。

  除了他这辆之外,还有其他超跑豪车,估计是想借此提升商场形象,博人眼球之类。

  难得体验了一把有钱人的张扬,苏业豪只觉得有意思,那滋味果然妙不可言。以前实在太普通,生活圈子里也没什么有钱人,以至于连幻想都缺乏想象力。

  才当了不到二十四小时的苏业豪,他已经走路带风,香得很……

  商场名叫梅洛百货,看起来档次比较高,一楼是各种金铺、表店、奢侈品和化妆品。

  姜渔无精打采,询问说:“你又看上什么了,骗我出来给你拎包对吧,倒也不是不行,请我吃冰淇淋和糖葫芦我就原谅你。”

  “你也太好打发了,老哥我现在一夜暴富,想要什么随便买,我要大手大脚花钱败家!”

  听完苏业豪这句话,姜渔眼神古怪看了看他,嘴里说着:“从二姨太、三姨太那里,拿了几万赌城元而已,吃错药了?要不要激动成这样子,还一夜暴富,你分明每天都很富。”

  苏业豪懒得解释,也没办法解释。

  隔着橱窗看见一款积家手表,样式挺精致,“4”字开头,后面跟了五个零,足足四十多万赌城元,让他一阵肉疼。

  完全忘记了,手上这枚碳纤维的车钥匙,就代表着多少财富。

  果然是久贫乍富,境界和想法都跟不上,消费观念还停留在身为穷苦大众时候。

  陪姜渔走走逛逛。

  期间,竟然意外看见了数学老师杨子渤,他正拿着相机,给雷克萨斯展台旁的模特拍照,还跟身边的两位朋友笑着闲聊。

  没忘记上午数学课那一幕,苏业豪对他丝毫没有好印象。

  当然也就懒得打招呼,跟在人流中继续往前逛,视若无睹。

  别看姜渔父母都给苏家打工,其实也算高产了。

  得益于股票升值、房价一路飙涨,她家总资产能有几千万港币,每个月收入稳定在六位数。

  路过劳力士手表店时候,姜渔告诉说:“等我会儿,我爸妈月底过生日,我想趁机给他们挑挑礼物。”

  苏业豪盯着黄配绿的招牌,无语道:“生日礼物,需要这么贵重?”

  “成年了嘛,刚从保险公司拿了一笔钱,大概十五万,就在我的银行卡里,反正我又用不到。”

  姜渔父母平时对她很不错,这姑娘也有孝心。

  平日里生活比较宽裕,没有太多缩衣节食的概念,跟许多高产家庭一样,比较重视享乐。

  见姜渔先走进店里,苏业豪也跟了进去。

  新店开业,九折大酬宾,海报就摆在店里。

  顾客数量挺多,表柜里琳琅满目,摆满了各种手表。

  自己房间的衣帽间里就有专门的表柜,要问里面究竟放着些什么,他还没仔细看过。

  虽然苏业豪对那些亮闪闪的金表、迪通拿之类挺感兴趣,可联想到自己的学生身份,完全没有消费的心思。

  花了几分钟时间,陪着姜渔选了两枚可以作为情侣表的星期天系列,经典大气。

  请店员计算完价钱,折后总共十三万七千多块,姜渔果断掏卡付钱,看准了就毫不犹豫。

  苏业豪随即才想到,姜渔的家底在学校里中规中矩,显得有点普通,然而这可是贵族学校,如果她去其他公立学校,那绝对是妥妥的小富婆一个。

  看见店里人挤人,收银台面前排起了队伍,苏业豪总算明白,老一辈人为什么觉得赌城和港城迷人繁华了。

  搁在这年代里,几万的手表、上万的皮包,以内地收入水平来看确实贵到吓人。

  陪她付款结账。

  没花多长时间,继续闲逛。

  路过香奈儿商店时候,竟然巧遇了英语老师琳达·云,她正在导购员的陪伴下试包,站在落地镜子前皱眉纠结着。

  “碰到我老师了,稍等片刻,我进去打一声招呼。”

  苏业豪对姜渔说完,径直走进店里。

  当他出现在镜子里时候,琳达·云顿时注意到了,转身笑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新店开业,过来逛逛,你呢?”苏业豪反问道。

  琳达·云告诉他说:“我也是,家就住在这附近,本来约了朋友一起,可惜她男朋友今天有空,于是我就被放鸽子了。”

  说话期间,琳达·云注意到了姜渔。

  她显然认识姜渔这位隔壁班的学生,坏笑着提醒说:

  “你这家伙有点贪心哦,分明有女朋友,竟然还给我写那种信。姜小姐可是我们年级出了名的美人,成绩特别优秀,为人也很不错,你应该好好珍惜。”

  苏业豪语气无奈,耸肩道:“姜渔只是暂住在我家,陪她出来给她父母挑生日礼物而已,朋友关系。”

  “哈哈,干嘛这么认真,我可是你的老师。快帮我看看,究竟哪个颜色的包更好看?”

  琳达·云今晚穿了条白色的短裙,腿上则是黑色丝袜,搭配一双银色高跟鞋。

  长发披肩,人又长得漂亮,尽管年纪不大,气质却性感迷人且时尚,正处于从青涩向成熟的过渡期。店里好几位陪媳妇逛街的老男人,一次又一次偷偷打量着她,苏业豪早就发现了。

  可能也正是由于琳达·云年纪不大的缘故,而且还是从小在旧金山长大的美籍华裔,应对起苏业豪给她递情书这种事,显得相当开明。

  假如换成其他老师,也许就会当成什么大逆不道、思想邪恶了,少不了会请家长严加管教。

  挑来挑去,苏业豪告诉说:“还是黑色更经典。”

  “对吧,我也这么觉得,这个牌子的Boy系列很受欢迎,但是在路上经常撞包……”

  姜渔站在店外,打着瞌睡,走神发呆。

  丝毫没有察觉到,身旁多出一位男人,看模样可不就是数学老师杨子渤。

  此时此刻,杨子渤腮帮子鼓动,正咬牙切齿。

  他先前帮朋友忙,替车行拍照用做宣传,早就看见了琳达·云,直到这会儿才有空追过来,试图巧遇打声招呼。

  没想到,好不容易找到心心念念的琳达·云,这女人居然跟苏业豪在一起!

  瞬间误会。

  照相机还在,杨子渤一边拍照,一边恼羞成怒,叨念着:

  “不知羞耻!难怪一直不答应我,居然想嫁入豪门抱大腿,连自己学生都不放过,我偏不让你得逞!”

  姜渔一脸懒散,听到动静看过去。

  她只见到杨子渤的侧脸,隐隐觉得有点眼熟,却也没太在意……

本文标签:

上一篇:不要 这是在公交车上有人 男女做爰猛烈高潮小说

下一篇:贱人又想要了是不是:欧美黑人性暴力猛交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