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边做边讲荤话H失禁,两男吃我奶头一边一个口述

2021-10-23 08:33:2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群人明显是冲着她哥的,骆苝苝不敢想象,如果他哥出事,她该怎么办,江家又该怎么办。

  白问瞥了她一眼,起身离开,“现在可以确定没事,如果你再继续在这里耽搁下去,我就不敢

这群人明显是冲着她哥的,骆苝苝不敢想象,如果他哥出事,她该怎么办,江家又该怎么办。

  白问瞥了她一眼,起身离开,“现在可以确定没事,如果你再继续在这里耽搁下去,我就不敢保证了。”

  骆苝苝连忙跟上,悬着的心并没有松懈下去,磨蹭半天,她才问出口,“那,那个女人呢?”

  白问自然知道她问的是谁,“昏迷,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骆苝苝这才松了口气,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很讨厌南七,但并不想她死。

  她方才听到那两人说子弹打在心脏处,吓的心顿时一紧,现在听到没事,心也放了下来。

  看来那两人并没有确认子弹击中的位置。

  骆苝苝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不应该在她哥身边吗。

  白问有问必答,只是语气很冷淡,“你哥让我带你回去。”

  骆苝苝哦了一声,忽然停住了脚步,神色变得紧张,“刚刚那两个人说路上还有埋伏,我哥身边还有人吗?”

  她不知道她哥身边有多少保镖,她就只知道一个江婉人,和面前这人。

  万一路上还有埋伏,江婉人一个人怎么应付?

  白问淡淡道:“不清楚。”

  骆苝苝瞳孔咻地变大,大喊出声:“那你还不去保护我哥!”

  白问依旧是那副木讷到面无表情的脸,“我得到的命令是把你安全送回家。”

  言下之意,江时那边什么情况,与他无关。

  骆苝苝不敢置信的瞪着他,几乎是怒不可遏:“路上有埋伏,我哥身边就江婉人一个人,白问,你赶紧去找我哥啊!”

  白问不明白她好端端的发什么火,但这个骄养长大的大小姐脾气一向很大,他冷笑一声,“我说了,我得到的指示是送你回家。”

  两人争执间,夏野赶了过来,他先前在江时身边见过白问一次,对于白问,他不算陌生也算不得熟悉。

  他急匆匆走上前,将骆苝苝一把拉过来,上下扫了一圈:“小祖宗,你没事吧。”

  骆苝苝还在担心江时,她抓住夏野的手,疾言厉色道,“夏野,去找我哥,快派人去找我哥!”

  夏野不明所以,“怎么了?江时跟着南七上了救护车,他没受伤,你放心。”

  骆苝苝摇着头,眼泪都快急出来了,“我刚才在货仓里听到今晚刺杀我哥的人说他们在路上还有一波埋伏,夏野,你快带人去我哥那里!”

  夏野闻言,脸色骤变,他一口吐了烟头,“你说什么?路上还有埋伏?”

  骆苝苝说,“对!”

  夏野松开拉着骆苝苝的手,“我知道了,我马上去,你跟着白问回家。”

  骆苝苝知道自己跟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便点头说:“知道了。”

  夏野走的很快,一边走一边打电话叫人,很快消失在视线里。

  白问站在一旁,从头到尾不发一言。

  骆苝苝原先因为他救了自己,对他的印象有所改观,可现在他对她哥哥的生死无动于衷的模样,让骆苝苝讨厌透了。

  她鼓着脸,气道:“白问,我哥白养你这么久了!”

  对于她的指责,白问表现的很淡然,他淡声开口:“说完了吗。”

  骆苝苝被他问的一楞,继而冷着张脸,觉得继续跟这个木头毫无人性的人说下去没意思,她扭过头往岸上走了。

  白问看了她一眼,跟在她后面,默不作声。

  他觉得没什么好说的,江时那边他已经派了人过去,他今晚的责任就是完成江时的命令,把骆苝苝安全的送回江家。

  至于骆苝苝和旁人怎么想他,白问根本不在意。

  寒风呼啸,周围的树木萧然默立,荫影浓重,救护车在浓重夜色中快速行驶着。

  他们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一辆车,都是江时的人,随时候命。

  忽然,寒风吹过树梢,有沙沙的声音,不稍片刻,从灌木丛里骤然冲出了好几张车,他们只有一个方向,就是江时所在的救护车。

  夜幕中,平常无人行驶的山路上,四五辆车来回拉扯,刹车声发出巨大的声响。

  江婉人开着车,冷汗直冒,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车速开到最快,直接冲上去顶开了其中一辆试图往救护车上撞的灰色面包车。

  江婉人开的车是特殊定制的,抗压能力强,那辆面包车被他撞下山崖,江婉人这辆也只是车头凹进去一点,不影响行驶。

  救护车横冲直撞,驾驶人也早已换成了江时的人,医护人员在车里不断发抖,不仅要小心外面的枪林弹雨,还要忍受里面这个男人冷若冰霜的脸。

  像是下一秒,他们几个就会被这男人一枪崩了。

  江时就坐在南七身边,盯着她的脸一动不动,始终保持一个姿势,仿佛外界那些纷乱与他无关。

  南七惨白着脸,依旧陷入昏迷中,没有醒来的迹象。

  外面枪声响起,其中一发子弹打穿了救护车的吊瓶,车里的众人顿时一惊,吓得抱住头蹲在地上。

  江时抬眸看了一眼碎了的吊瓶,满车厢的玻璃碎渣,有一块扎在了他的手臂上,他毫不在意,反而朝驾驶室冷声吩咐:“停车。”

  驾驶位上的人正努力躲避不断逼近他的车辆,突然听到命令,楞住了:“少爷!”

  现在停车,无异于等于死亡。

  对方来了四五张车的人,这么大的动作,凭着他的技术,继续开,或者还有一线生机,一旦停车,后果不堪设想。

  “我说,停车。”江时伸手摩挲了一下南七的苍白的脸,冷声道。

  那人不敢违抗江时的命令,脚下急刹车一踩,车辆顿时停住。

  一时间,外围那些车辆瞬间将他们包围住。

  江时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一把手枪,枪柄上雕着复古花纹,枪身,很长看上去和平常的手枪不太一样。

  江时拿着手帕缓缓擦拭着,枪口抵着南七的心脏,他轻声开口,桃花眼深处是化不开的浓墨。

救护车里的人早已吓得目瞪口呆,比起外面那些人,他们觉得眼前这位才让人觉得可怕,恐惧。

 文学


  他就像是从地狱,死门中走出来的人,浑身充斥着可怖的煞气。

  明明是那样漂亮一张脸,可现在看上去,他们打从心底里觉得惊恐。

  他们看着男人缓缓收回枪,然后站起身,打开了后车门。

  他孑然站在那儿,冷风骤然灌入肺部,江时猛地咳起来。

  江婉人几乎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家少爷居然停了车,自己打开后车门。

  那些起初跟他们死亡角逐的车辆此刻停在了四周,他家少爷被围在了中间。

  这和寻死有什么区别!

  江婉人一个急转弯将车停下,拿着武器就下了车,他心口直跳,他们的人正和对面搏斗,江婉人想去江时那里,可他这边也被牵扯,根本走不过去。

  江时面无表情的站在车上,那边已经有人朝他这边开了枪。

  耳边冷风呼啸,子弹擦着他的耳际射过去。

  他无动于衷。

  他在赌。

  赌南七到底是什么人。

  赌是否还会像京川大桥车祸,像今日子弹贯穿心脏这般,最终她,亦或是他们,都会毫发无损。

  有车朝他们这边开过来,速度快到江婉人都没反应过来。

  救护车就停在山路边缘,下面就是万丈悬崖。

  江时冷眼看着那辆车,急速地朝自己这边撞过来,他微微闭了闭眼。

  下一秒,抬手扣动了扳机。

  顿时,火光乍现。

  黑夜亮如白昼。

  那辆车居然在空中爆炸了,碎成了无数碎片。

  局势瞬间逆转。

  与此同时,夏野带人赶到了这里,迅速清场。

  “江婉人,带着你家少爷先去医院!”夏野和江婉人接头,立刻说道。

  江婉人也不敢耽搁,这救护车里还躺着他家少夫人。

  夜色渐深,寒风刺骨,风声簌簌的刮着,深夜,不再安静。

  京城第一人民医院。

  整个8层VIP病房的人大气都不敢出,数不清的医护人员来来回回的走着,抢救室的指示灯不停闪烁。

  医院走廊的长椅上,江时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西装已经皱了,他手臂垂下来,一滴血顺着衣角从指尖滴落在地上。

  江婉人这才发现他家少爷受伤了,他连忙弯腰,想要替江时检查伤势,又不敢靠得太近,只能隔着衣角慢慢将江时的衣袖卷起来。

  看清伤势后,江婉人顿时心中一惊。

  胳膊上蜿蜒着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上面不断渗着血,江时却像是感受不到似的,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江婉人不敢再看了,忙把袖子卷下来,跑去找纱布。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夏野,顾迟,甚至连唐艺,都赶来了。

  唐艺心里是愧疚的,一场舞会,她请了上百个名流,结果办成这样,甚至还有不少人受了伤,尽管她已经让唐家及时封锁了消息,可今晚这么多人在场。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她唐艺,今天算是栽了。

  她没来得及换衣服,依旧穿着那身舞台装,发丝凌乱,裙摆脏了不少。昔日的风情万种此刻倒显得有些局促和不安。

  她跟在夏野身后,几欲开口,都没说出话。

  夏野见状,便朝江时道,“路上那些人都解决了,消息也封锁了,今晚的事不会透露出去。”

  江时凤眸微阖,没有说话。

  夏野咳了一声,说:“时哥儿,唐小姐来了。”

  江时咻地睁开眼,眸底渗着阴狠,“唐艺,你还敢来?”

  唐艺一怔,似乎没有想到江时会用这种陌生又凶狠的语气和自己说话,她顿了顿说道:“今晚的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但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江时冷笑一声,“这么大一个舞会,你的安保工作就是这么做的?嗯?”

  唐艺脸色僵了僵,扯了扯唇道:“你怀疑我,是吗。”

  江时冷冷瞥向她,桃花眼沁着冰,“你最好保证这件事和你唐家没什么关系,否则,今天南七身上受的伤,我会在你唐艺身上百倍讨还回来。”

  “......”唐艺被他眼底的凶狠和残忍震住了,她心口像是被揪紧了一般,疼的喘不过气。

  她以为,他今晚对她发火是因为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是因为她的安保没有做好。

  可最后,他却只是因为那个女人,而责怪她,甚至说出那个女人身上的伤,要在她唐艺身上百倍讨还的话。

  唐艺在这一刻,忽然有些想笑,心脏处酸涩难忍,嫉妒就像藤蔓一般缠绕住她。

  她后悔了,或许当时那一枪,她跑去挡是不是结局就会不一样,她宁愿现在躺在里面的人是自己。

  可是......自己当时明明看到,却怕了不是吗?

  她没有那个女人能为江时牺牲自己的勇气。

  唐艺闭了闭眼,双拳攥的很紧,指尖刺入皮肉她也觉不出疼。

  气氛太过紧张和诡异,顾迟站在一旁,不知道说些什么,今晚的事,确实是唐艺的失职,如果保全工作做好,人员筛查严谨一些,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江时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

  可眼下事情真相还没查出来,他们也不好直接和唐家撕破脸皮。

  顾迟和夏野使了个眼色,夏野立马开口:“唐小姐,要不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医院暂时也不好待这么多人。”

  唐艺沉默地看向江时,对方却连一个眼神都懒得给自己,她深吸一口气,说道:“江时,这事我会查清楚。”

  留下一句话,转身便走了,夏野跟了上去。

  江婉人拿着纱布过来迎面和两人撞上,见他们脸色都不太好,还以为是自家少夫人出了什么事了,吓得他百米冲刺跑回8楼。

  看到还在抢救中的红色字体,他松了口气,气喘吁吁的戴着手套给江时包扎伤口。

  “去查。”

  江时突然开口。

  江婉人手上动作停了一下,说道:“顾少爷已经派人去查了,暂时还没消息。”

  顾迟道:“这事是早已预谋好的,不像是临时起意,或许他们早就计划好了在这次化妆舞会上动手,可奇怪的就是,你从来不参加这种活动,他们又是如何得知这场舞会你一定会来。”

本文标签:

上一篇:师父是全派的炉鼎hhh 医生突然一口咬住花蒂

下一篇:两腿大张捆绑玉势调教-伸进她的裙子里面扯掉内裤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