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让人黄到内裤秒湿的漫画|情趣用品地下室调教的小说

2021-10-24 08:24:3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广发请帖的结果就是,客人极多,比周满成亲的那一场宴席还要多。

  天才微微亮时,郡主府里的下人们便起身,打开门便看到外面银白一片。

  九兰和西饼端了热水进屋,周满还躺在

广发请帖的结果就是,客人极多,比周满成亲的那一场宴席还要多。

  天才微微亮时,郡主府里的下人们便起身,打开门便看到外面银白一片。

  九兰和西饼端了热水进屋,周满还躺在被子里睡得香甜,听到动静便轻轻翻了一个身继续睡。

  西饼将水放在架子上,上前推了推她,“娘子,昨晚下雪了,今天看着云不多,应该是个晴天。”

  周满应了一声,勉强撑开一条缝,问道:“人手够用吗?”

  昨晚上下雪,今天铲雪就需要不少人。

  西饼:“奴婢一会儿去请问老夫人。”

  周满应了一声,又赖了一下床才起身。

  昨晚下了很大一场雪,此时屋顶素白,院子的树上堆着雪,花圃草地皆是一片雪白,有下人正在将路上的雪铲到树底下和草地里。

  周满深吸一口气,冷冽却又香甜的气息入喉,她却觉得很开心,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

  她拢了拢身上的狐裘,开怀的笑道:“这一场雪不错。”

  西饼笑道:“大家都说瑞雪兆丰年呢,明年的年景肯定好。”

  “虽然如此,但也要留意屋顶上的雪,让人扫一些下来。”

  西饼应下。

  九兰带着带着下人拎了食盒上来,“娘子,早食来了,您趁热吃了吧。”

  周满这才转身回屋,问道:“祖母、母亲和大姐儿她们吃了?”

  “老夫人和夫人都用过了,小娘子还没醒呢。”

  周满:“让她睡吧,这么冷的天,就是应该睡懒觉的,多睡点儿也能长高。”

  周满住在正院,下人依旧不多,除了居住的正房外,光线最好的那间厢房改做书房,旁边则是周满的药房,左右耳房,一边是西饼九兰住着,一边则是给白景行小朋友准备的小房间。

  当然,她不住在这里,相比于只有傍晚才能见到的母亲,她更多时候是祖母带着的。

  不管是在北海县还是在京城,她多数时候和郑氏住在一起。

  郡主府不小,院子多,所以可以随便选自己喜欢的住。

  刘老夫人和郑氏便选了相邻的两个院子,临近花园,光线也不错。

  周满则在二进里面选了一个院子专门做藏书房,里面的房屋都改造过了,放着一排排的书架。

  周满的小书房里除了放一些自己常用到的书籍外,其他的书她都放到了藏书房里。

  加上白家的藏书,现在只放了一半的书架,剩下的一半还空着,周满和白善写信时便说了,余生目标之一便是把书架填满。

  世家以书传家,只要有书在,便有学到知识的可能,那家族便不败。

  这是刘老夫人将白家藏书一本本放到书架上时和周满说的话,周满和白景行小朋友都表示记下了。

  殿中省按照规制给周满送来了宫人,宫女居多,但也有内侍,总共是十八人,其中内侍有六人。

  这些人刘老夫人都没给周满,用她的话说是,“我倒不是怀疑殿中省派来的人,只是你如今在宫中当差,其中不免要给陛下和太子看病,院子里留这些不便。”

  “疑人不用,我们既然不能完全信任他们,那便不用,”刘老夫人道:“这是其一,其二是你和至善都不太喜欢用下人,身边跟着的下人少之又少,把他们放在正院,你们看着也不舒服。”

  周满点头,“祖母打算怎么用他们?”

  刘老夫人笑道:“我打算把他们留在我和你婆婆的两个院子里,大姐儿也大了,除了你放在她身边的五月外,还需要再添加一些人,我看他们就很不错。”

  “宫里出来的,规矩学识都不差,有他们带着大姐儿,将来我们大姐儿的规矩礼仪必定不差。”

  周满一想也是,点头道:“祖母做主就好。”

  所以周满到刘老夫人的院子时,打帘子的是一个宫女,她躬身请周满入内,她一坐下便躬身退出去沏茶。

  刘老夫人道:“食材昨晚便准备得差不多了,客人午时左右到,等你四哥他们到,还请他们在前面帮忙迎客。”

  周满应下。

  刘老夫人摸了一下周满的手,见她的手温热,这才放心,“今天冷,你怀着身孕不好出去吹风,路上有雪也要小心,对了,让人再四处看看,今天来的客人多,女眷不少,雪可得扫干净了,以免客人摔倒。”

  刘老夫人事无巨细的交代下去,周满跟着坐了一会儿,发现自己能帮得上的少。

  不一会儿郑氏也来了,周家那头大家也呼啦啦的来了。

  刘老夫人看到他们便一笑,将看守厨房的事托给了小钱氏,前面招待女客的事则交给了周立君,还有碗筷摆设、下人管理这些交给了周四嫂几个。

  周满和郑氏也负责招待女客,刘老夫人指着周满和郑氏道:“这次白氏也要来不少人,子谦还有许多人不认识,你到时候给她指一指,不必多熟悉,但至少要认人。”

  周满和郑氏应下。

  一切安排好,郡主府便井然有序的运作起来,客人还没到,周满就优哉游哉的捧着一杯羊乳坐在书房里看一群孩子。

  哦,也不用她看,周家素来是大孩子带小孩子,现在便是五头和六头带着底下的弟弟和侄子侄女们玩儿。

  周满看了一会儿后招手把年纪最大的五头和六头叫过来,问道:“你们现在读书读到哪儿了?”

  五头道:“我已经把《春秋》读完了。”

  “前面学的《论语》这些可都还记得?”

  五头:“……还能背下来不少,但完全记得却是不能够了。”

  周满颔首,“我让你背的药名和汤方还记得吗?”

  “记得一些。”

  周满便道:“你背来我听听。”

  五头便背着手背起来,周满听得微微点头,“这几年我不在家中,是谁在教你?”

  “三姐和大嫂子,她们一直让我背药名、汤方,平时最多让我看一看《黄帝内经》,其余的就没有了。”

  周满道:“你可以去考太医署了,我现在再问你一次,你将来可是真的要做大夫?”

  五头认真的点头,“当然,爹娘都说,我只要能学到小姑五分的本事就行。”

“那你准备准备吧,等过完年我带你去太医署报名。”

 文学


  五头高兴的握紧了拳头,他早就不想在书院里读书了,但小姑说,就算是奔着学医去的,那也要认真读书,连书都读不好,恐怕医术更难学会。

  周满看向六头,笑问,“你呢?”

  六头立即道:“小姑,我还小,先生让我继续读书。”

  周满笑着点头,“那你就认真读书,争取以后也考进士或明经。”

  白景行小朋友见母亲一直和两个表哥说话,都不理他们,便跑过来窝进母亲怀里,“娘亲,你带我们出去玩儿吧。”

  周满摸着她的脑袋笑道:“今天家里要来很多客人,不能出去玩儿。大姐儿,你是主人,今天要跟着表哥们招待好来家的小客人们。”

  “都有谁?”白景行兴致勃勃的问道:“有小娘子吗?我喜欢和小娘子一起玩儿。”

  “当然有了,还不少呢,到时候娘亲带你去见。”

  五月一听,转身回去准备。

  等周满牵着她的手要去大门外接客人们时,五月便拿了一件小斗篷上来,给白景行小朋友披上,系好绳子。

  小小的,纯白的狐裘披风,和周满的很像,母女两个站在一起不仅相貌相似,连神色都差不多。

  周满看着欢喜不已,忍不住摸了摸狐裘,“这是哪儿来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五月笑道:“这是老夫人前不久使人做的,小娘子活泼坐不住,便是天冷下雪也要出去玩儿,老夫人便挑了两块皮子给小娘子做了这件狐裘。”

  “除了这件,还有些别的斗篷,有一件是红色的,也特别好看。”

  周满便道:“去取来,一白配一红才好看,我们不要穿一样的。”

  五月笑着应下,转身去取了那件红色的狐裘来。

  周满给她披上,这才牵了她的手去大门处站着。

  最先到的是白二和明达,俩人和周满关系好,因此不顾身份高提早来了。

  一下车,穿着黑色斗篷的白若瑜小朋友便挣脱开下人的手,直接冲着白景行小朋友跑来。

  俩人还不知道美丑,只觉得对方今天的穿着打扮很好看,于是俩人抱在一起互相夸了对方一句,然后就要手牵着手进去玩儿。

  白景行想把自己的表哥外甥侄女等介绍给他认识,“都是我新认识的朋友,可好了。”

  周满便摸了摸她的脑袋道,“行,那你作为主人,带客人们进去吧。”

  明达:“现在离午时还早,其他客人应该没那么早来,不如你与我们进去休息一下?”

  “也不早了,我再站会儿,要是累了会进去的。”

  白二郎便站定道:“我陪你吧,让明达带孩子进去。”

  明达便笑着点了点头,牵着两个孩子进去。

  不一会儿殷或便来了,周满道:“前院有点儿冷,后院生了火盆,你去后院吧。”

  杨和书和杨夫人也来得早,俩人还把孩子带上了,等把这些亲近的人迎进去,其他客人也陆陆续续到了。

  郑氏和周立君在二门处等着,周满却要留在大门那里。

  没办法,今日来的客人,都是冲着周满“郡主”这个头衔来的,白善不在家,她只能亲自迎接了。

  周满和白二郎站在门口,满脸是笑的接了一个客人又一个,不过她也就是打个招呼而已,转身便交给周四郎几个去安排。

  等崔尚书都来了,周满在心底算了算,客人们也差不多来齐了,于是剩下的交给周四郎,她和白二郎转身回去。

  “今天来的人里,我有好多不认识,你这广发请帖也太广了吧?”

  “别,你可别冤枉我,”周满道:“好些人没有请帖过来的,但都是同僚,人都到了我总不能拒之门外吧?”

  虽然说是广发请帖,但她只发给有交情,或是不得不发的一些人,满朝文武这么多人,她总不可能真的每一个认识的人都发了,那才是丧心病狂呢。

  白二郎一听,竖起大拇指道:“可见你如今的受宠程度啊。”

  周满不理他。

  白二郎:“你说陛下今日会不会叫人来送礼?”

  “不会吧,只是乔迁,又不是成亲,也不是过高寿。”周满抬手道:“别想太多了。”

  皇帝是没送东西,但太子送了。

  他人没到,但吴公公带了不少礼物过来,还没走到后院的周满转身又去前头接他了。

  吴公公躬身笑道:“周大人,这都是太子和太子妃精心为您准备的贺礼,乔迁新居,肯定缺少摆设,这些东西正合适放在博古架上。”

  贺礼都是用箱子装着的,周满伸手接过礼单扫了一眼,心中啧啧两声,果然都是适合摆在博古架上的东西,多数为瓷器,还有些是玉器。

  太子可真大方啊,不过虽然只是扫了一眼,但她也看出来纸上的东西都是御赐之物吧?

  上面很可能带有宫廷的标识。

  这种东西一般是不能买卖的,只能送人。

  太子这次专门送她这些东西,多半是陛下赏赐的东西太多,东宫里摆不下吧?

  周满心中胡思乱想,脸上却笑吟吟的,将礼单交给身后的九兰,正要道谢,便见周四郎从外面小跑着进来,小声道:“满宝,恭王殿下来了。”

  周满:“……他来做什么?”

  自觉和恭王关系很一般,甚至不睦的周满,很大方的没有给恭王送请帖,以免他不来还得给她送礼。

  往年,恭王妃有事也从不给周满下请帖的,所以不管是恭王过寿还是添丁,周满一次礼钱都没添过。

  既然这样,她自然也不好意思请恭王的,没想到他竟然会不请自来。

  周满看了一眼吴公公,一脸懵的和周四郎去门口迎接。

  门口停了一辆马车,车两边站着护卫和内侍,周满左右看了看,周四郎示意她去看马车,小声道:“一直停在门口,还没下车呢。”

  周满:……

  她只能上前,立在车旁笑道:“恭王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啊。”

  内侍撩开帘子,恭王和恭王妃这才从马车上下来。

  恭王不可一世的抬着下巴道:“周满,你是对本王有意见吗?怎么连安康公主几个都收到了帖子,本王却没收到?

本文标签:

上一篇:他用嘴巴含着我奶头吸 黑人大战亚裔女叫声凄惨

下一篇:男男调教道具绳结PLAY 极致宫交 双性 潮喷 H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