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军人的粗大H拔不出来 同桌往我内裤里装震蛋器

2021-10-24 08:47:2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媳妇的娘家姓程,程家人自然先找女儿婆家王家理论。王家表现的也很委屈,干脆承认了惧怕文家势大。

  面对亲家的无耻,程家人无奈,只能在王家大闹一场,之后便去武全县县衙告状。

媳妇的娘家姓程,程家人自然先找女儿婆家王家理论。王家表现的也很委屈,干脆承认了惧怕文家势大。

  面对亲家的无耻,程家人无奈,只能在王家大闹一场,之后便去武全县县衙告状。

  武全县知县先还是问了案子的,一听状告姓文的人家,当时就有些发憷。

  待到问清楚事发地在毕全县,当下就把程家父子赶了出来,让他们去找毕全县县衙。

  毕全县境内发生的事,县衙早有耳闻,就更不会接手了,连状子都没接,直接让衙役把人赶走,声称人是死在武全县的,和毕全县没关系。

  程家父子再去文氏族人府上讨说法,没想到文氏那家人扔出来一张休书,声称小媳妇程氏是被夫家休弃,文家人见她可怜才予以收留。

  没想到没两天,程氏还是没想开,好吃好喝的,居然在文家上吊死了,倒是害得文家惹了一身腥。

  程氏父子再去王家里,那家人也改了口风,说程氏当街便和文家一位公子眉来眼去,大庭广众之下闹得极不好看,丈夫气愤之下便将她休了。

  后来程氏和文家那位公子走了,其他的事王家人便不知晓。

  再找街坊邻里询问作证,大家其实也搞不清怎么回事。只知道忽然之间程氏便不见了,王家人对此讳莫如深,不肯透露半句。

  至于程氏父子那次过来大闹,开始好言好语之时,都是在王家说话,别人听不到。等到说翻了脸闹开,就是相互谩骂打砸,言语间压根听不出什么条理了。

  程家人状告无门,只得先回家中,正没办法的时候,恰好通判大人巡视,便当街喊冤递了状子。

  通判品级不如知府、知州,却是个挺特别的存在。通判若是有特别的折子,是可以直接上奏朝廷、直接密报皇帝的。

  程家人又是当街告状,通判大人还真不能推说这不是他管的范围,于是就把事情交给了康豪。

  康豪少年时便和衙门里的人厮混,虽然毕全和武全县是陌生之地,但他查问些事情的门道还是有的。

  而且这件事其实就是摆明了欺负老实人,一点不复杂,基本上没费什么事儿,就打听明白了。

  塞几个钱问事情,或者盯梢几个人听听他们说什么,对于康豪来说都不是难事。

  难的是没人出来作证,当稀罕事听,人家拿了钱愿意说给你听。

  你一说你是衙门捕快,前一刻还说的眉飞色舞的人,立即就会反口,丝毫不带迟疑的。

  若是衙门配合还好,大堂仪仗杀威棒什么的一摆开,总有胆子小的会开口。

  但架不住两方的衙门都撇的干净,没证据,人家压根不接茬。

  知县的官不算很大,但那也是正经科考,金榜题名才当了官的,脑子清楚的很。

  虽然康豪有通判盖了大印的正式文书,但知县很清楚,那位通判虽然是通州的,但若给朝廷上折子聊聊这事儿,也是个麻烦。

  但人家通判大人没这个意思,所以才派了个寻常捕快来管这事儿,也是不愿麻烦上身。

  既然大家的意见一致,这事儿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是最理想的结果。

  更何况,通判大人文书上写的清楚,让康豪把事情调查清楚,找相关衙门审理结案。

  没证据,怎能说的上调查清楚?

  顾天成是今日前半晌在武全县街上溜达,准备找旺升给他推荐的混混碰瓷时,看见康豪眉头紧锁,在一家酒馆独坐,这才知道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几个人一边走一边说,事情说的差不多了,武全县投递分号也到了。

  投递分号掌柜是袁冬初教出来的,见她来了,自然分外热情。

  热茶奉上,还打发小伙计出去买了瓜子点心回来。

  一切张罗齐全,分号掌柜看出这几位有事要说,很识眼色的推说店里事忙,便退出去了。

  三人坐定,象征性的喝了两口茶,袁冬初问顾天成:“你打算怎么办?”

  她还记得,刚才顾天成说这事儿好办。

  这事儿说好办还真好办,顾天成亮出他的身份,一定要管这事儿。以他顾大将军儿子的身份,对比文静妃的族人,孰轻孰重,想来知县还是分得清楚的。

  或者攀扯卓家、廖家、乃至秦家和他的关系,试试看能否吓住武全县知县。

  问题是,以袁冬初对顾天成的了解,他不是路见不平一声吼的那种人。虽然帮康豪的忙,但帮忙也有好多种方式,不见得一定要把这个案子搞清楚结案。

  所以,顾天成若是一定要参与,并把这个案子坐实,那这件事对他也一定有好处就是了。

  康豪也看着顾天成呢,他觉得,和衙门打交道,对付码头混混的办法行不通,没有实质性的好处和保障,衙门里的人根本不搭理你。

  但顾天成既然说了好办,他也想听听是什么高见。

  顾天成先夸赞了康豪:“这事儿最难办的部分,是查到这个案子的真实情况。这件事,康兄已经做到了。”

  袁冬初点头,术业有专攻嘛,若是让她人生地不熟的,跨越两个县城,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实实在在的打听清楚,她自认做不到。

  但人家康豪用了几天的时间,就查到事情的真实情况,甚至连弃尸的下人名字都打听清楚了。

  不得不说,康豪在衙门里的名气,不是吹出来的。

  康豪苦笑:“天成兄过奖了。”对他来说,查这种案子很简单,衙门不予理睬才是无论如何也解决不了的事情。

  顾天成也不卖关子,接着说道:“只要事实清楚,让一个小小的知县就范,其实不难。”

  小……小小的知县?康豪有点惊讶的看着他。

  袁冬初看他的眼神则略带嫌弃,这就开始吹了。你去找人家知县,指着自己的脸,问人家知不知道你是谁的儿子?

  不尴尬吗?

  万一顾林煞气太重,人家知县压根就没仔细看他,更不会认识你,那不更丢人吗?

  顾天成则白了她一眼:“你想哪儿去了?我会那么傻吗?怎么也得知县大人看我眼熟,咱再做接下来的事情。”

  “啊?”康豪呆滞,为啥人家知县要看你眼熟?

  袁冬初问:“万一人家看不出什么呢?”

  顾天成悻悻然:“那就得费点口舌了,咱不是还有卓家、廖家、姜家和陈家吗?哪家也不是他一个七品小官惹得起的。”

  康豪连忙插话,问道:“这个,天成兄认识武全县的知县大人?”否则,哪来眼熟一说?

  顾天成笑嘻嘻说道:“有京城官员说,我长得有点像顾大将军。”

  他既然来了津州,这个事儿就不好瞒下去,那就先说给康豪听好了,也算是自己人嘛。

  “长得……像?”康豪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这种话能随便说吗?若只是长得像,你这么说,有数典忘祖的嫌疑知道不?

  而且,顾天成?是那种因为长得像大人物,就得意忘形的人吗?

顾天成不理会康豪的震惊呆滞,而是继续往下说:“再说了,这两个知县就是欺负那程家贫苦百姓,若真有人替他们出头,想来事情也不难办。

 文学



  “毕竟,文氏那一支族人,若是在文家地位举足轻重,也不至于放着津州的逍遥日子不过,却跑来武全县这种小地方摆架子。”

  可康豪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面对顾天成和顾大将军这么劲爆的信息,他岂会被轻易岔开话题。

  他先看了看袁冬初,这位姑娘也是处乱不惊的样子,那稀松平常的神情,好像顾天成刚才说的大将军不是朝廷顶级大佬,而只是平民街巷中某个叫狗蛋或小明的存在。

  看来,这位姑娘也知道内情。

  既然顾天成自己露出话风了,自己追问一下也是应该的吧?

  “那个,”康豪很是平息了一下情绪,再干咳一声,才说道,“能不能先说一下天成兄和顾大将军……嗯,就是长得很像这件事。”

  顾天成很诧异的表情:“我们现在纠结的,难道不应该是怎样搞定文家族人吗?就是我刚才说的,武全县的文家族人地位不咋样。”

  康豪坚决的摇头:“和顾大将军相比,就算是文家嫡支,犯了事也得就范。”

  “好吧。”顾天成无奈的认可了这句话的正确性,露出‘不过一句话而已,没想到兄弟你这么较真’的表情。

  “康兄你想知道什么?”顾天成笑嘻嘻问道。

  康豪委婉问道:“天成兄和顾大将军只是长得像,就没别的关系吗?”

  顾天成摊手:“长得像还不够吗?”

  康豪瞪眼,这话,和没说一样!

  袁冬初看不下去了,这来回的废话,得说到什么时候去?

  “顾大哥他……”袁冬初才说了四个字,其他两人的眼睛齐刷刷看过来。

  袁冬初很淡定,继续说道:“顾大哥是大将军的儿子……虽然他们两人都不太愿意承认。”

  康豪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呆滞了,脑袋里嗡嗡作响。

  袁冬初则是看了顾天成一眼,这家伙不愿意认顾林这个爹,但却很愿意借大将军这个势,够虚伪,够无耻狡诈。

  顾天成的手再康豪眼前晃了晃,一连声的叫:“康兄,康兄?”

  康豪把他的手推开,他只是有点反应不过来,又不是真的傻了。

  “既然这样,这件事还有什么不好办的。”康豪的语气变得轻松起来。

  顾天成很不赞成他这么说,反驳道:“原本也不难办,我诚运投递是朝廷认可的投递行,我还有好几个大靠山,会怕他文氏几个偏支族人?!”

  这日接下来的时间,顾天成和康豪出去转了一圈,天黑时才回来。虽然回来的晚,却没忘给袁冬初带了好些武全县的特色零食。

  晚饭,分号掌柜三合一,专门做了一桌好菜,招待顾天成、袁冬初和康豪。

  第二天一早,顾天成穿了身短打衣裳,带着星辉星耀出门了。

  三人先去一处看好的路边小摊,慢条斯理的吃了馄饨包子。

  然后,顾天成一只脚踩着凳子,不知从哪儿弄了根牙签叼在嘴里,占了张桌子,左顾右盼的,就是不离开。

  小摊摊主看他好几眼,很是看不惯这种做派。吃个馄饨而已,挑的什么牙?而且还不走!

  但终究什么也没敢说。

  好在摊主也没忍多久,大街的另一边出现了五个人,立即引起顾天成的注意。

  前面两人是公子哥儿打扮,一个身着青绸长袍,一个宝蓝色缎子,也是一袭长袍,看起来很是光鲜。

  只从走路的姿势上看,这几个人就都是肆无忌惮的样子,就差横着走路了。

  顾天成的脚尖晃了晃,终于放了下来,并且站起身,招呼星辉星耀一声:“走了。”

  三人一个在前,两人紧随其后,也是晃着,冲着两个公子哥儿晃了过去。

  他们身后,小摊老板眼见得三人行走的方向不对,连着“哎”了两声,手臂抬起,见三人连头都不回,又无力的放下。

  那两个公子哥儿正是文氏族人,一个在族中行七,一个行九。

  七公子、九公子一见对面这三人,登时气就不打一处来。津州也就罢了,不过小小的武全县,居然有人比他们横的?这还有天理吗?

  而且看那衣裳穿的,妥妥的穷棒子臭苦力,也敢这么横着走路,活腻味了吧?

  两位公子对视一眼,晃着膀子、甩开大步,顶头就冲着顾天成三人过去了。

  两方还有几步远的距离,九公子得到七公子的示意,急走两步撞向顾天成。

  “呀嗬!”顾天成口中叫了一声,就被撞了个趔趄。

  但他同时也一把抓住这位九公子,怒喝道,“干什么你?长眼睛是出气的?”

  九公子当下更是暴怒:“你小子知道爷是谁?居然敢和爷撒野!”

  回头就招呼三个下人,“都给爷上来,往死里……哎呀!”

  九公子的话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拳。

  这位不禁打,只是一拳就软了,捂着脸哎哎的嚎叫。

  后面的七公子怒火中烧,跳着脚的怒吼:“知不知道爷爷是谁?津州文家知道不?爷爷是宫里文娘娘的侄儿,你小子连皇亲国戚爷敢得罪,想掉脑袋了是吧?!”

  说完就招呼四个手下:“上去给爷往死里打,打死了算爷爷我的!”

  顾天成那边却是松开了九公子,迈开步子就冲七公子过来了,嘴里还叫着:“哪里来的鼠辈!居然敢冒充皇亲贵戚,不想活了吧?”

  星辉星耀比顾天成还要积极,抢在他前面,迎上三个文家下人。

  九公子被撇在了后面。

  星辉星耀两人足够缠住三人,把那位七公子留给了顾天成,局面当下就一边倒了。

  这个时辰,正是人们出门做事的时候,街上来往的人很是不少。

  从他们两方遥遥相对、马上就要火星四溅时,就有人忙不迭的让出场地,站的远远地看热闹。

  有厚道人还出言提醒顾天成三人:“哎那三个后生,文家和皇宫真有关系,不能惹。”

  只不过,提醒的人胆子着实不大,声音太低,被足够乱的场面所淹没。

  文家三个下人还能比划两下,文七公子则是怂包一个,被顾天成两拳加一个膝顶就打的丧失了战斗力。

  能比划两下的三个下人在星辉和星耀手下,虽然有出手、也有抵挡,但几个来回就鬼哭狼嚎起来。

  也就是几息的时间,顾天成就拎着文七公子的衣领,喊停了星辉星耀。

  凭文家那几个怂包,星辉星耀这一停手,打斗也就停了。

  那位九公子缩在一旁,想喊两嗓子恐吓,又怕招来拳脚,一副色厉内荏的样子。

  他这儿还想着用怎样的说辞,能让这三个愣头青知道文家到底有多厉害,却是那三个愣头青还不干了。

  顾天成一手拎着文七公子,一手指着文九公子,指派星辉星耀:“去把那个拽过来,咱们去衙门!特娘的,难道还没天理了不成?!”

  “……”远远近近的各位看官们,当即就傻了。

  去衙门?没搞错吧?

  若是衙门愿意管,文家这几个祸害能这么嚣张吗?

本文标签:

上一篇:极品校花被拉到厕所里强J 全肉高H湿各种玩具

下一篇:趴着把腿张开给男友进 校花媚药性奴调教水蜜桃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