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多男调教一女折磨高潮|写的比较细的开车片段贴吧

2021-10-25 08:12: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瑞尼冷笑的声音将谢维尔从混乱的思绪中猛地拉了回来,她叹气,“你啊你啊,还是自求多福吧,这种事情本来谁也说不定,不是吗?所以啊,你应该求上帝保佑他,不然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瑞尼冷笑的声音将谢维尔从混乱的思绪中猛地拉了回来,她叹气,“你啊你啊,还是自求多福吧,这种事情本来谁也说不定,不是吗?所以啊,你应该求上帝保佑他,不然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不是吗?”

  谢维尔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整个人都要气炸了,她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残忍的话,那些药物可是会要人命的!而哪些药物她竟然能毫无顾忌地给江越辰用,她难道就没有想过后果吗?

  如果江越辰吃了那些药真的死了,他应该怎么办?

  谢维尔越想越觉得瑞尼太可怕了,世上是怎么会有她这么可怕的人,她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可以做出那么残忍的事情,竟然可以直接枉顾一个人的生命。

  现在的谢维尔气到浑身发抖,他真的很后悔,自己为什么会做出那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她轻笑了几声,只觉得无比滑稽,自己到底是个多可笑的人啊,竟然会做出这么搞笑的事情,有的时候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现在的一切都听起来让人无法理解。

  他有的时候很好奇瑞尼到底在想什么,她到底怎么可以那么轻松地就做出来那么些丧心病狂的事情,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只知道他的想法无比的疯狂,疯狂到让和她认识那么多年的谢维尔都觉得不可思议。

  他真的很想看看瑞尼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可以那么无所谓地就做出那么令人惊悚的事情。

  “瑞尼,你现在真的疯了, 你到底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你现在真的让人感觉到很可怕,而且你到底在想什么,我根本看不明白你到底在想什么,瑞尼,你不能继续这样了,收手可以吗?”

  “这样下去,你真的会废掉的。”

  瑞尼听着谢维尔的这些话只觉得可笑无比,他有什么资格对自己说出这种话,他自己还没办法管自己,而且他自己已经把事情做到这个地步了,竟然还给自己说不要那么疯狂,那么一开始他就不要心动啊,什么事情都做了,现在说自己疯狂

  “谢维尔,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我自己什么样子还轮不到你来这里管我,而且我现在挺好的,根本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关心。”

  “你到底在说什么话,我什么时候假惺惺的关心了?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没有提前告诉我,她快死了!”

  “你难道不知道这种药物的作用吗?”

  “那种药物可是会强制性地让人失忆,你学过那么多的知识,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一点呢?还是说你潜意识里一直都知道这一点,但是你为了你自己,你还是去做了。”

  “所以啊,谢维尔,顾宛然真的出什么事情了也是你不不早就的,可我没关系,你不要什么事情都推卸我到我身上,这件事情和我并没有关系,如果不是你自己太蠢太笨的话,我也不会这样,你现在明白了吗?”

  瑞尼说的话像是刀子一般深深地插进谢维尔的心里,他埋下头,只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油然而生。

  怎么会,他从来都没想过副作用,难道现在的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吗?

  怎么会,这和他没关系,是瑞尼自己造成的,如果不是瑞尼,自己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呢?

  一定是瑞尼,对一定是瑞尼。除了她,没有人能做到。

  如果瑞尼提前告诉自己药物的副作用,他心疼顾宛然也不会用,但是现在什么事情都已经铸成了,就算他再后悔又有什么用,一切都已经无法改变了。

  瑞尼看他半天都没有再回应,笑了笑说:“与其在这里难过你还不如想想自己应该怎么办吧,你应该现在好好想想,怎么接受顾宛然的死亡。如果她还能活着,那么她可以忘记过去,和你在一起,如果没有挺过去呢,那么她只有死路一条。”

  “谢维尔,你说以后你会为今天的行为后悔吗?”

  瑞尼的每一个字都让谢维尔崩溃。

  他不敢再听瑞尼的声音,现在的一切都让自己无法接受,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对自己。

  他真的真的无法接受顾宛然死掉的事实,更无法接受顾宛然是因为自己出了什么事情。

  这让她怎么敢啊,现在发生的一切真的让她感觉到情绪崩溃,现在的一切真的让他无法接受。

  挂断电话之后,谢维尔痛苦不堪地抱着头,整个人都已经处在情绪崩溃的边缘。

  如果顾宛然真的出什么事情的话,他应该怎么办,接受还是在愧疚中过去一辈子。

  谢维尔半蹲下身,用力地抓着头发,这让他以后怎么办。

  谢维尔真的后悔莫及,他死死地内折手机,心中很恨。

  不知道过了多久,走廊上传来医生的脚步声。

  谢维尔失神地抬起头,他知道自己现在并不是难过的事情,如果自己继续这么难过的话,那么顾宛然可能就真的挺不过去了。

  他也顾不得那些负面情绪,深吸一口气,勉强在脸上扯出了一丝笑,一定会没事的,顾宛然一定会没事的,他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安慰自己,准备好之后才从逃生梯走出来。

  医生看到他之后,立刻握住他的手,拉着他向前走。

  ‘先生,顾宛然小姐现在的情况很不好,请你签署一下病危通知书。’

  谢维尔刚刚燃起的希望一下子就被医生的这些花给浇灭了。

  什么叫很危险?

  什么叫情况不好?

  什么病危通知书,不会的,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绝对搞错了。

  如果真的出什么事情的话,自己该怎么办?

  在他恍神的功夫,医生已经将病危通知书放到了他手心上,

  他双目空洞地看着病危通知书,上面有一行留给自己签名。

  怎么会这样、

  拿到病危通知书之后,他的竟然仍然是恍惚的,他甚至觉得自己好像想的有点多了。

  怎么会这样呢?

  病危通知书明明是一张很单薄的纸,可是现在在他的手里那么的沉重,沉重的就好像有千斤重、。

  之后他要怎么办?

  难道真的让顾宛然死吗?

  他看着病危通知书,始终没有动笔。

  他不信顾宛然真的会出什么事情,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顾旭旭看着谢维尔一直跟棍子似的僵立在原地,抿着嘴唇,扯了扯他的袖子,抬起惨白的小脸,艰难地笑道:“谢维尔哥哥,妈咪到底怎么了?”

  ‘妈咪应该没事吧,你告诉我谢维尔哥哥,我妈咪没事吧。’

  他的声音都带着几分哽咽,听起来很是让人心疼。

  谢维尔就这样看着,嘴巴一张一合,什么话也没说。

  他看着顾勋勋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他难道要说,你妈咪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吗?

  他不知道怎么开口,现在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感觉到艰难,怎么办。

  谢维尔舔了舔唇瓣,心里还跟堵了石头似的让人无法喘气。

  思量片刻,他垂下眼,半蹲下身,双手握着小家伙的肩膀,似笑非笑地说:“没事的,你妈咪没事的,她现在只是需要做手术,一定会没事ID。”

  顾勋勋看着谢维尔的表情也猜测到了一些,但是妈咪肯定不想让自己掉眼泪,不想让自己痛苦,所以不管如何,都不能难过,必须要笑起来,一定不会有事的,对,一定不会有事的。

  顾旭旭坚强地抬起头,努力在脸上扯出笑。

  “嗯嗯,我知道了,谢维尔哥哥说妈咪没什么事情,就一定没什么事情,我相信谢维尔哥哥,谢维尔哥哥永远都不会骗我的。”

  看着顾勋勋那副强颜欢笑的样子,谢维尔也知道自己的演技很拙劣了,小家伙根本不相信,只是在不停地自我安慰自己,他真的感觉自己很失败,什么都做不好,连一个小孩子也保护不好吗?

  他和顾旭旭呆滞地坐在医院的走廊上,两个人的精神都很恍惚,甚至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明明过了没多久,但是却让人感觉到很漫长,漫长到就好像过了一辈子那样。

  谢维尔疲惫地闭上眼睛,耳边始终萦绕着瑞尼说的那些话。

  尽管自己不愿意承认,但是不得不说,这些事情的责任的确都在自己,如果不是自己的原因,事情如何也不会发展到现在的,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他的报应。

  如果他一开始没有动心的话,怎么也不会让顾宛然落到这个地步。

  只要顾宛然能活着醒来,他可以什么都不要,他可以告诉顾宛然一切,他可以让顾宛然离开这里。

  他就算再不能接受顾宛然的死,也要接受,对,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

  他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重复着。

  可以的。

  谢维尔越想越觉得痛苦,现在发生的一切都让他的情绪处在崩溃的边缘,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现在发生的一切都让他的情绪处在崩溃的边缘。

  不知道过了多久,医生走了出来,谢维尔猛地站了起来,快步走到医生面前,惶急的文:“大夫,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她……”

看到医生严肃的表情,谢维尔的心整个都沉了下来,这些都是假的吧。

 文学


  医生为什么会是这么严肃的表情。

  他感觉晴天霹雳,就好像有一盆凉水从头上浇灌下来一般。

  不可能的,这绝对不是真的。

  谢维尔干笑着看着医院,实在不明白医生的表情为什么这么严肃,就好像发生了什么噩耗一般

  顾宛然是绝对不会出什么事情的,他一遍又一遍地在心里安慰自己,但是那种安慰似乎有些苍白,不管他怎么安慰自己,那些可怕的想法仍然不停地在脑海中萦绕。

  他现在真的要情绪崩溃了,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办。

  现在发生的事情,真的很让他情绪崩溃,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

  还没有整理好情绪,医生摇头着叹气道:“病人现在虽然没有生病危险了,但是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这还是未知的,病人的神经系统遭到攻击,如果还能醒来过去的事情可能会不记得了,如果醒不过来了,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她可能就变成植物人了。”

  听到这些话,谢维尔真的愣住了。

  变成植物人,怎么可以这样?

  他已经很虔诚地起到过了,然而自己的祈祷似乎并没有什么用,而且现在发生的事情真的很让他崩溃,他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他现在恨不得用自己来赎罪,只要能让顾宛然醒过来,不管让他做什么事情都可以的,但是这种事情明显就是异想天开,他真的很后悔,巴不得世界上有后悔药,但是这个世上怎么会有什么后悔药。

  谢维尔近乎崩溃地坐在椅子上,顾勋勋听不懂医生在说什么,就跑到谢维尔身边问谢维尔。

  “妈咪到底怎么样了啊。”

  谢维尔有些无力的说:“你妈咪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是什么时候醒来这还是未知的,不过你不用担心,你妈咪一定会没事的,你妈咪不是一直都很坚强吗、这次也一样的,这次她也不会有什么事情,你可要尽管放心。”

  顾勋勋眨眨眼睛,表情看起来有些纯良。

  也许谢维尔说的是真的吧。

  他乖巧地坐在谢维尔身边,看着谢维尔,现在顾宛然还在重症里面呆着。

  什么时候转到普通病房还不知道。

  谢维尔已经陷入到了深深的自责中,如果不是因为自己,顾宛然如何也不会变成这样。

  顾旭旭忽然很想上厕所,他跑到谢维尔身边,小声地说道:“我要去上厕所。”

  谢维尔的精神还是恍惚的,闷闷地嗯了声,“你去吧。”

  但其实他现在的心思完全不在顾旭旭身上,所以顾旭旭说了什么他并没有太在意。

  顾旭旭就屁颠屁颠地自己跑去厕所。

  等到他洗好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个人。

  他抬起头,看着姜九,眼睛骤然亮了起来。

  “江越辰叔叔!”

  他激动地伸出手想要抱住江越辰,江越辰整个都愣住了,完全不知道小家伙是谁。

  不过这个小家伙看着和自己的眉眼还真的有些像。

  他对这个小家伙也格外的亲昵,就好像他们之前认识一样。

  还真是奇怪,明明第一次见这个小家伙,为什么会有一种他们在哪里见过的感觉,难道真的见过吗?

  不过他对过去的事情根本就没什么记忆,所以到底见过没见过他自己都不记得了,

  姜九倒是很愿意和这个小家伙亲昵,他半蹲下身,直接将小家伙抱了起来。

  小家伙吃力地环着姜九的脖子,眼圈立刻就红了。

  顾勋勋很听话,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再看到江越辰的时候,自己的眼泪就有些憋不住了想要他的面前掉眼泪。

  小家伙很清楚自己不是一个经常掉眼泪的人,但是现在,他看着江越辰,眼泪扑簌扑簌地就想往下掉。

  “江越辰你就是大坏蛋,你不是在这里吗?你为什么不去找妈咪,妈咪一直都在找你 ,我和妈咪都找你很久了,你为什么一直都不出现,呜呜,我还以为你这个坏蛋真的出了什么事情,呜呜呜你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应该怎么办啊,呜呜,你就是个大坏蛋,江越辰你就是大还丹。”

  “我怎么坏蛋了,再说了你妈咪是谁?”

  江越辰对这个小家伙一点都不厌烦,反而看着小家伙哭鼻子有些伤心,也不知道该拿小家伙怎么办。

  “你告诉我,你妈咪是谁,说不定我认识呢?”

  顾勋勋听到这话有些傻了,他到底在说什么啊,他难道不认识自己了吗?他是不是也不认识妈咪了,这个坏男人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可以不认识他也不认识妈咪呢?

  江越辰看顾勋勋一直咬着嘴唇,也不说话了,不禁皱眉,问道:“你怎么不说话了?小家伙,你到底在想什么,我可没有欺负你,你不要冤枉我欺负你了。”

  小家伙撅着嘴,眼泪掉的越来越厉害。

  “呜呜,你就是个大坏蛋,你还有脸说,你竟然还有脸说。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的?”

  “你难道真的不记得妈咪了吗?呜呜,你怎么可以这样,妈咪和我一直在找你,你却不记得妈咪了,你怎么这么坏,你这么做的话,以后我都不会再理你了!”

  看着他气愤不已的样子,他甚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这小家伙怎么突然哭的这么难过你。

  “不过小家伙我应该告诉你的,我不是什么江越辰,我的名字叫姜九,哈哈,你是不是也认识顾宛然,也只有她把我当成江越辰。”

  仔细看看这个小家伙,还真的和顾宛然有些像,而且小家伙和自己也长得有些像。

  他现在倒是好奇江越辰到底长什么样子,也许他真的和自己长得很像,也许没有。

  顾勋勋听着姜九说这些话,以为这个坏蛋不想承认他和妈咪,哭的更厉害,引起周围许多人的注意。

  姜九无奈,只能抱着小家伙走到旁边。

  然后他半蹲下身,认真地看着小家伙,郑重其事的说:“小家伙,我要在这里严重生命一下,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可没做过什么事情啊,你不要哭的这么厉害。”

  “你还没告诉我你妈咪叫什么,你这个小家伙怎么一个人在医院?”

  顾勋勋擦了擦眼泪,看姜九的表情也不像是在撒谎,“我妈咪就是顾宛然,我妈咪出了事情,现在还昏迷不醒,在重症室里,。”说着,他的声音又带上哭腔,“怎么办,我真的好害怕妈咪出什么事情,如果妈咪真的出什么事情的话怎么办,呜呜呜,我真的好害怕啊,妈咪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她是不是不想要我吗?”姜九的大脑霎时空白一片,他已经彻底失去了思考能力我,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怎么会这样,他的意思是顾宛然已经昏迷了?

  前几天见的时候还好端端的,怎么忽然就出了什么事情?

  “你妈咪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好端端的怎么进入到重症里面了?你现在快点告诉我你妈咪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顾勋勋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顾宛然就是突然晕倒的。

  他的眼泪还是不停地往下掉,很委屈地说:“我真的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妈咪忽然就晕倒了,然后谢维尔哥哥将妈咪送过来了,呜呜,妈咪进去到现在,医生的表情都很严肃,我真的担心妈咪出了什么事情,江越辰叔叔,我妈咪不会不要我了吧。”

  姜九实在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而且他听到这些事情的事情,心就像是被一双无形的手死死地抓住了一般,用力地撕扯着他的心脏,很疼,那种撕心裂肺,蚀骨的疼痛。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疼,而且那一瞬间他真的失去了思考能力。

  再看着顾勋勋的哭脸,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才好,现在发生的一切都让他感觉到了恍惚。

  怎么办。

  顾宛然如果真的出什么事情了,他应该怎么办。

  他设想过无数,但是没想到自己真的面对顾宛然出事了,自己的想法竟然变得。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样,自己的想法也变得很奇怪。

  他似乎别的什么都听不进去了,他只知道顾宛然。

  他现在很想知道顾宛然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姜九拉着顾勋勋,近乎失去思考能力了一般,失神地向重症走。

  等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懵了。

  空气中消毒水的味道,他第一次觉得那么难闻,让人恶心的味道。

  顾宛然就在重症室里。

  他真的在那里吗?

  无数想法涌入到姜九的脑海里,他现在都弄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担心顾宛然。

  甚至他很害怕顾宛然真的出什么事情,难道……

  他和顾宛然以前真的认识吗?

  为什么自己对顾宛然的事情这么激动。

  谢维尔原本坐着,看到姜九过来也很吃惊,更没有想到姜九还拉着顾勋勋。

  他猛地站起来,“你,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顾宛然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他的眼睛变得猩红,整个人都像是惊弓之鸟

本文标签:

上一篇:公车上玩弄人妻 厨房里退掉短裙少妇小说

下一篇:看老子这次不骑疯你 撅屁股拉珠调教明星男男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