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看老子这次不骑疯你 撅屁股拉珠调教明星男男

2021-10-25 08:15:5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谢氏的脸,流着谢氏的血,如同谢氏的人一样——

  谢燕来垂在身侧的手攥起。

  萧羽往楚昭身边靠了靠,这个人是他舅舅?母亲口中的舅舅无比的疼爱他,为什么这一瞬间

谢氏的脸,流着谢氏的血,如同谢氏的人一样——

  谢燕来垂在身侧的手攥起。

  萧羽往楚昭身边靠了靠,这个人是他舅舅?母亲口中的舅舅无比的疼爱他,为什么这一瞬间,他只感受到杀意。

  有温暖的手揽着他。

  “你看。”楚昭轻轻笑,“你们长的很像呢。”

  谢燕来垂下视线,向后退了一步。

  就在此时,箭楼方向又有一队人马疾驰而来,其中有人大喊“我是陛下身边的齐宣,快开城门。”

  那是一个老太监,打扮的极其古怪,谢燕来身后的禁卫都被吓了一跳。

  谢燕来看都没看这老太监一眼,道:“开城门。”

  ......

  ......

  “陛下还好吧?”

  虽然那守门的小将,应该是小将吧,齐公公也不认得这些禁卫,也看不到熟悉的将官——那些熟悉的将官可能已经变成了尸体。

  总之城门这边的其他人很明显以他为首,齐公公就直接问他了。

  那小将瞥过来一眼,说:“不知道。”

  不知道?齐公公愣了下,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守城门的禁卫,就是守城门,守住不让外边的贼子闯进来,至于里面的情况,我们不清楚,无召我们也不会前去。”谢燕来说。

  齐公公明白了,这小将的意思也可以这么理解,里面已经戒严了,不许外界窥探。

  这样的话,里面要么很危险,要么很安全。

  齐公公犹豫。

  其实他原本不赞同来皇城,三皇子发难突然,但背后准备肯定不是一天两天,其母贵妃一直在深宫独宠,就算陛下再小心,也难免——

  说不定陛下已经不在了。

  他们应该离开京城,等候四方兵马来援平乱,最好是楚将军领兵归来。

  但楚小姐非要来皇城,而钟副将这些人又都听她的,适才已经厮杀过,耗费了气力,再厮杀出去,必然要艰难些。

  “进去看看就知道了。”楚昭在一旁说。

  齐公公转头看她,在楚家见到这女孩儿,从她说出自己是楚岺之女后,他对她说的每句话都深信不疑,让走就走让停就停,但此时此刻,他忍不住表示疑问:“是不是太危险了?”

  楚昭能理解他的顾虑,轻声说:”齐公公,安全还是危险,总要冒险一试。”

  冒险——

  齐公公看着楚昭身前的孩童,在让那小将辨识过后,他就又转过身,将脸藏起来,此时齐公公和楚昭的说话,别人听不清,都一一落在他的头顶,但孩童没有丝毫的反应,就像听不到。

  小殿下已经吓懵了吧。

  这一晚上的变故,大人都神魂裂,更何况一个孩子。

  “楚小姐。”他说,“小殿下经不起冒险了。”

  走到楚家已经冒很大的险,而且差点没有好结果,如果不是楚小姐杀出来——

  楚昭看着齐公公:“在楚家的冒险我能让你们死里逃生,皇城里的冒险,我也能。”

  火把照耀下女孩儿的眼神沉静,似乎这天下没有她畏惧的事。

  年轻人无知无畏吗?齐公公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现在还能说什么?他也没办法说什么,龙威军都听楚昭的,而那个不知道是什么军的女孩儿还不耐烦地催促“走不走啊,还磨蹭什么啊。”

  齐公公垂首:“老奴听小姐您。”

  楚昭安抚他:“你放心,陛下一定还在。”

  那一世陛下活到了处死贵妃,贬三皇子为庶人圈禁皇陵,给萧珣封太子,甚至中山王病疾突发死去了,皇帝还又在龙床上缠绵了半个月才过世。

  这一世太子没有改变死的命运,那皇帝一定也不会改变活着的命运。

  “内宫的禁卫可不少。”

  说了声开城门后就沉默的谢燕来忽的说了句。

  楚昭看向他:“我不怕,如果不让我进,我就打进去。”

  她带着龙威军来就是攻城的。

  三皇子的人马她要打,皇帝的,她也敢打。

  今天,这个皇宫,皇帝的面,她见定了!

  谢燕来看着女孩儿幽火燃烧的眼,心里哼了声,看到没,这就是这女孩儿的真面目,开个楚园文会,挑衅三皇子算什么,刀山火海她也要来闯一闯。

  与他无关,爱怎样怎样。

  谢燕来再次向后退了一步,让开路。

  但楚昭没有纵马疾驰过去,而是低头轻声唤怀里的孩童:“小殿下。”

  齐公公眼里吓懵的孩子立刻抬起头。

  他仰头看着楚昭。

  楚昭对他轻声说:“小殿下,这是你舅舅,他叫谢燕来。”

  孩童转过头,再次看向谢燕来。

  “你别怕。”楚昭微微低头说,与孩童一齐看向谢燕来,“你舅舅他会为我们挡住贼人杀进来,如果前方有贼人,他也会来与我们一起杀贼,在这个皇城,你舅舅会用生命守护你。”

  骑在马上的女孩儿一双眼晶晶亮的看着他,嘴边含着浅笑,清纯可爱温柔,但谢燕来一瞬间汗毛都倒竖起来。

  楚昭!你好毒!

  整个谢家,能被小殿下唤一声舅舅,认作舅舅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谢燕芳。

  其他人或许也可以见小殿下一面,但称为舅舅入眼是不可能的。

  他谢燕来更是绝无可能。

  现在,楚昭把他推到小殿下面前,危难之际,生死关口!

  她本不需要说这句话!

  这是利诱!

  楚昭话音落,一直从未说话的孩童开口了。

  “舅舅。”他声音有些颤颤,看着眼前这个小将,用力地盯着他的脸,似乎要把他刻在心上,“谢谢你。”

  谢燕来垂手攥紧刀,收回视线,他说:“走!”

  这一声走,楚昭没有再停留,将孩童一手拦住,催马疾驰而过,如同利箭飞向内城。

  紧随她的人马化作一片箭雨。

  谢燕来站在城门前,感受着厉风血腥气滑过。

  “燕来。”其他的禁卫此时也走到谢燕来身边。

  先前他们随着谢燕来出来,一开始是故意落后几步,让小情人两个说话,但后来他们就过不来了,那楚小姐身边的人挡住了他们。

  这些人不穿兵袍,但气势骇人。

  现在终于离开了。

  “这楚小姐——”一个禁卫眼中惊惧还未散去,“竟然有这么多人马——”

  谢燕来看了他们一眼,想不到吧。

  “还想什么未婚妻,她来找我是关心我,依恋我吗?”他说,冷笑。

  这女孩儿是可以用惯常眼光看待的吗?男女之情,呵——

  前方又有马蹄急响一队人马奔来,跟先前过的一样,不穿兵袍。

  “小姐——”一人高呼,声音浑厚响彻城门。

  楚昭的声音从内城遥遥传来:“钟叔,你守好城门。”

  钟长荣闻言要勒马,视线落在城门前矗立的小将身上,一怔,旋即脸上刀疤一跳。

  “你!”他喊,眼神森森,“你怎么在这里!”

  谢燕来挑眉,视线毫不回避:“我怎么不能在这里?”又冷笑,“倒是我该问你。”

  这小子,什么态度,钟长荣将鞭子一甩,没有落在谢燕来身上,而是在空中打个响。

  以后再收拾你!

  “既然你在这里。”他没好气地说,指了指外边,“箭楼和这里交给你了,我去里面了。”

  他说着对身后的人马做个分兵的手势,人马瞬时分成两部,一部跟着钟长荣马蹄不停的疾驰穿过城门,另一部分肃立在谢燕来前方。

  这一切发生在一瞬间,钟长荣甚至都没有放慢速度,人就冲过去了。

  谢燕来火冒三丈,只来得及喊一声:“把我当什么人呢!”

  但没用了,钟长荣已经穿过城门看不到了。

  “燕来,你跟楚小姐的叔叔这么熟啊。”身边的禁卫惊讶,“你们——”

  “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谢燕来竖眉呵斥,“我跟他也不熟!”

  禁卫们哦了声,你不想说就不说,毕竟是你们的私事。

  谢燕来恼火要说什么,禁卫们先岔开话题,指了指肃立的人马,低声问:“我们怎么做?”

  谢燕来看着面前的人马,将心里的闷气挥刀甩出来。

  “跟我去箭楼!”他喝道,“守城!”

夜色正在褪去,如清水荡漾,层层叠叠的宫殿渐渐浮出水面。

 文学


  楚昭没能闯入水面。

  在他们接近的时候,前方的宫城内有密密麻麻地箭雨飞来。

  “退后!”

  还好就算在宫城奔驰,龙威军也列阵,将楚昭护在正中,倒是齐公公眼看宫门在望,激动冲向前,差点被箭雨射穿。

  齐公公低头看着脚边插在砖缝隙颤巍巍地箭羽,又是恼火,又是惊惧。

  恼火是皇城这边的禁卫不认识也罢,毕竟他很多年不出来,只在内宫里,内宫里的禁卫怎么会不认识他?

  惊惧则是因为这毫不留情羽箭,陛下出事了吧?

  “我是齐宣,齐公公。”他再次扬声喊,“快去禀告陛下,奴婢回来了——”

  对面的宫门毫无反应。

  但他知道,如果他再敢上前,那些羽箭还是会飞过来,先前他也是喊着名字冲过来的。

  没有用。

  那些禁卫就算认识他,没有命令也不会给他开门。

  齐公公一步步后退,喊出自己的名字没用,也不能喊小殿下来了,紧闭的宫门内,就算陛下健在,谁知道藏着多少心思诡异。

  他现在只能期望禁卫们去报给皇帝听,期望皇帝知道他回来了意味着什么,毕竟他是陛下派去服侍照看小殿下的。

  他们不再上前,宫门内也再没有羽箭射来,也没有人出来与他们厮杀。

  “我是明白谢家公子说的什么意思了。”齐公公无奈说,再看身边的楚昭,“那就等等吧。”

  反正现在皇城门那边没有危险了。

  等?

  楚昭看着前方的宫门,马儿来回踱步。

  “齐公公,宫门卫不识你,除了听令陛下外,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她说,“掌握内宫的是别人。”

  掌握内容的是别人?贵妃三皇子的人吗!

  那这里不能停留了!

  内宫里的人也知道他是服侍小殿下的,待消息报进去,必然要迎来一场屠杀。

  就说了是冒险!现在掉头——

  齐公公还没说话,就见那女孩儿一催马向前而去。

  “邓大人——”她大声喊,“邓大人,我是楚昭——”

  邓大人?

  齐公公愕然,邓大人是指的谁?他倒是知道一个叫邓弈的,也给陛下举荐过,但这小吏怎能掌控内宫?

  ......

  ......

  内宫门墙相比于皇城没有那么高厚。

  邓弈就在宫门后的值殿内,女孩儿的声音从青色的雾气中飘来。

  禁卫也在这时进来请示:“太傅,来人唤太傅您,该如何处置?”

  邓弈下令不管接近内宫的是什么人,来号称护驾的,来询问陛下平安否一概只要接近就杀无赦。

  至于那个齐公公,是陛下身边的太监又如何?

  三皇子还是皇帝的亲儿子,赵贵妃还是皇帝的枕边人呢。

  不过,来人却不喊要见陛下了,而是喊邓大人,自报家门也不是皇亲国戚仆从,而是一个从未出现在宫廷里的女孩儿名字。

  这不是预想的情况,禁卫们只能来请示了。

  楚昭?

  邓弈抬眼看向高高的宫墙,有些惊讶,他知道这座皇城会有很多人会来,但没想到第一个到来的竟然是这个女孩儿。

  他又笑了笑,散去了惊讶,也不奇怪,能让中山王和谢氏都要结交的楚岺,自然不是真的泛泛之辈。

  “他们人不少,不是乌合之众。”禁卫继续说,“行进有规矩,实力不可小觑。”

  而且气息陌生,不是他们熟悉的行伍之气。

  陌生让人恐惧。

  邓弈道:“别怕。”他放下文卷站起来,“我去看看。”

  .......

  .......

  内宫城门楼上,出现一个人影,他挥了挥衣袖,似乎将天青色的水雾散开。

  虽然不是冬天,虽然没有穿着黑黝黝镶金边的裘衣,身边也没有随从铁甲金剑乌压压,但楚昭一眼就认出来了。

  她又见到邓太傅了。

  邓太傅穿着红的发黑的官袍,身边也没有跟着禁卫,一人矗立宫城门上,宛如孤鹤。

  如同那一世一样,他果然又当了太傅了。

  而且,掌控着这个内宫城。

  “邓大人。”楚昭大声喊,绽开笑容,“邓大人,我是楚昭。”

  站在城门楼上,隔着蒙蒙青色,邓弈已经能看清那女孩儿,就算看不清,他也认得。

  他点点头:“楚小姐。”

  他神情声音平静,就好像是在路上见到了一般打招呼,没有丝毫的惊讶也没有欢喜。

  楚昭的笑有些讪讪,是,他们其实不熟,熟也是因为押送,看到邓弈当了太傅,她高兴什么啊。

  邓弈如同命运中当了太傅,那他下一步就要恭迎萧珣当太子了。

  “邓大人。”楚昭忙道,按住身前孩童的肩头,“我把小殿下带了。”

  这一世小殿下还在,太子还有后,陛下不需要过继萧珣当太子了。

  邓弈俯瞰,看到楚昭身前的孩童,他神情依旧,没有激动,也没有质疑。

  “小殿下跟楚小姐在一起,那真是太好了。”他说,“那就请楚小姐继续保护好小殿下,这里不安全,楚小姐先带小殿下离开吧。”

  什么?

  竟然——

  楚昭一怔,意外,又似乎没什么意外。

  齐公公很震惊,原本看到邓弈出现,他比楚昭还欢喜,这小子比他想象中还厉害,他之所以在皇帝面前提携邓弈,是觉得此人可用,至于怎么用,还没想好呢。

  没想到出了这种事。

  混乱中邓弈就脱颖而出了。

  这大概就叫时也命也吧。

  不管怎样,邓弈肯定知道是谁给了他这个时命,当初太子经过,朱公公意图趁机教训邓弈时,是他开口拦住了,当时邓弈也明白,还给他施礼道谢。

  太好了,邓弈看到小殿下,看到他,一定知道怎么做!

  但现在这是什么?

  邓弈看着小殿下竟然无动于衷,还要赶走?

  “邓弈!”他上前喝道,“你疯了,这是小殿下!”

  邓弈看着他:“齐公公,你在就更好了,有你照看小殿下,陛下更放心。”

  齐公公浸淫皇城已久,此时此刻哪里还不明白。

  他的脸煞白。

  陛下或许平安,但这内宫城果然换了主人。

  邓弈!

  他是谁的人?

  贵妃?

  再听邓弈跟齐公公的话,楚昭的心忽悠悠沉下来,她明白了,看来此时此刻的邓弈已经选定了萧珣做太子了。

  当时在路上,她还盯着邓弈和中山王说话,大概那个时候,邓弈和中山王已经是故交了吧。

  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偏偏是他来追查她,偏偏是中山王伸手拦住她。

  楚昭看着这座内宫门,近在咫尺,她不能走进去。

  她将身前的孩童揽紧,从萧珣手里救下了这个孩子,也依旧不能阻挡萧珣当皇帝的命运吗?

  “楚小姐,走——”齐公公咬牙低声喊,恨恨看了眼城门楼上矗立的人。

  其实能不能走还不一定呢。

  邓弈既然不肯让小殿下见陛下,难道真肯放过太子遗孤?斩草除根才是最安全。

  或许,他没能力打,守城容易,对战不易,那就趁着邓弈现在有心无力,快逃吧。

  只要活着,总有希望。

  城门楼上的邓弈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笑了笑,先一步转身告辞。

  他要走了。

  他就这样走了。

  不能让他走!

  “邓弈!”楚昭大喊一声,“你欠我一顿饭呢!”

  欠一顿饭?

  齐公公愕然,这时候说什么呢?欠一顿饭怎么了?欠两顿三顿饭又能怎样?

  城门楼上转身迈步的邓弈,停下脚。

本文标签:

上一篇:多男调教一女折磨高潮|写的比较细的开车片段贴吧

下一篇:坐在他头上舌头高潮 乳夹 震动 走绳PLAY 调教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