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今天一定要弄到你怀孕 办公室爱爱好大好爽小说

2021-10-25 08:32: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见尹子耀生气,南宫月更生气!

  她气鼓鼓地在床边坐下,四目相对……两人都顶着一张被挠花了的脸,看起来滑稽又狼狈。

  可是南宫月这会子,怎么也笑不出来。

 

见尹子耀生气,南宫月更生气!

  她气鼓鼓地在床边坐下,四目相对……两人都顶着一张被挠花了的脸,看起来滑稽又狼狈。

  可是南宫月这会子,怎么也笑不出来。

  她怒视着尹子耀,“你心里眼里还有我和云儿吗?”

  尹子耀脸色一变。

  他示意南宫月莫要出声,竖着耳朵仔细听了听门外的动静,没有听到什么动静、门窗也都紧闭着,这才压低声音,“我不是让你不要提这事儿吗?”

  “眼下又没人,怕什么?”

  南宫月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不提,我若不提,你心里就没点数!”

  “尹子耀,你怎么这么没有良心呢?!”

  “你是打量着,如今远在京城,父皇他们不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你就可劲儿地欺负我是不是?!”

  边说,她边气地落了泪。

  见状,尹子耀脸色一僵。

  这会子也顾不得脸上的伤痕了,他好言劝着,“月儿,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但是方才那些女人,是墨悠悠给我送来的。”

  “你也知道,这个公主府是她在做主!我能有什么法子?”

  “你应该知道,我心里只有你啊!”

  都这时候了,这渣男还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将所有的责任推卸到墨悠悠头上!

  他哪里知道,这一切其实都是墨悠悠亲手布的局?

  “她把人给你送来,你就不会赶出去吗?你方才都是在做什么,你是把我当瞎子还是当傻子呢?!”

  尹子耀被堵了个哑口无言。

  方才的场面,的确有些辣眼睛。

  “月儿,我错了。”

  尹子耀拉过她的手,笑嘻嘻的说道,“你也不必担心,即便墨悠悠给我送二十个美人过来,我也不会碰她们的!”

  “就你方才那副模样,我会信你的话?”

  方才,尹子耀的反应已经出卖他了好吗?!

  “月儿你听我说……”

  尹子耀无奈,只得压低声音,说出他如今不能人道一事。

  南宫月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他居然变成个太监了?!

  她错愕地看着他,好半晌都说不出话!

  见她呆住了,尹子耀赶紧说道,“所以月儿你放心,我的身心都只属于你一人!今后你大可不必为这种事吃醋,我不会辜负你的。”

  南宫月似乎灵魂出窍了。

  这会子他不论说什么,她都听不见他的声音,只能看到他的嘴皮子在一张一合。

  “月儿,月儿?”

  见她没反应,尹子耀心想她莫不是被吓坏了……

  他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南宫月这才如梦初醒。

  她张了张嘴,欲语泪先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变成这样?!那,那我今后还能怎么办?!”

  她捧着脸,哭得很伤心。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一把推开了。

  墨悠悠端着一碗药出现在门口。

  见南宫月居然坐在床沿上哭,尹子耀正拉着她的手……

  墨悠悠脸色一白,手中的药碗摔落在地。

  “嘭”的一声脆响,拉回了尹子耀和南宫月的思绪。

  两人像是触电似的,连忙松开了手,南宫月惊慌失措的站起身,看着门口呆若木鸡的墨悠悠,“悠悠,你听我解释……”

  墨悠悠脸色苍白,一步步走向床边。

  尹子耀眼神也很是慌张。

  他着急地喊了一声,“悠悠,我……”

  “你们,你们方才在做什么?”

  墨悠悠眼神呆滞地看着他们被挠花的脸。

  “我们……”

  真让他们解释了,两人却说不出一句话!

  方才南宫月和尹子耀还着急地想要辩解呢,可真正给了他们解释的机会,两人脑子里却又一片空白,连个理由都想不出来!

  “大嫂,你方才在哭什么?”

  墨悠悠有些机械地转头看着她。

  南宫月脸上泪痕犹在,眼中也闪烁着泪光。

  “我,我。”

  她“我”了好半晌,这才勉强找到了一个理由,“悠悠,你也知道,他是我表哥。”

  “听说他身子不适,所以我特意来探望!”

  对!

  就这个理由!

  南宫月赶紧说道,“我与表哥已经许久未见,瞧着他这副模样着实可怜得紧。所以方才情绪有些失控,才会发生让你误会的一幕!”

  “悠悠,你要相信我和表哥,我们之间是清白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哦。”

  墨悠悠点点头,像是相信了她的话。

  尹子耀和南宫月对视一眼,松了一口气。

  墨悠悠看着门边打碎的药碗,吩咐下人进来清理,又牵着南宫月的手,“大嫂,你是什么时候回的京城?我怎么不知道呢?”

  “父皇和母后他们可知道这事儿了?”

  南宫月眼神狐疑地看向尹子耀。

  方才的事儿,就算过去了?

  墨悠悠这丫头果然还像从前一样这么好忽悠?

  竟是三言两语,就被她给糊弄过去了?

  这也太好骗了吧!

  尹子耀心里却生出了一丝警惕。

  换做是从前的墨悠悠,他也会相信她的确这么好骗。但如今的墨悠悠,似乎早已转了性子,就今儿蔷薇那件事,他心里还没想明白呢。

  他觉得摸不透墨悠悠心里在想什么了。

  “大嫂,咱们去我房里说话吧!”

  墨悠悠回头看了尹子耀一眼,“杨太医说了,夫君身子不好要静养。”

  南宫月一步三回头,被墨悠悠牵着离开了。

  姑嫂二人进了墨悠悠的院子,她这才松开手,“大嫂,你什么时候回得京城?有件事不知你是否知道,我也不知该怎么向你开口。”

  南宫月眼神微微一闪,“悠悠,怎么了?”

  “大哥没了,你可知道?”

  南宫月脸色明显变得紧张起来,“我,我还不知道呢!”

  如今墨宗突然下令封口,若她刚刚回京,不知道这件事倒也不出奇。

  墨悠悠在一旁坐下,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可怜的大哥!听说被活活烧死在天牢中了!”

  “也不知是什么人做的,也太毒辣了吧!”

  南宫月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我都还不知情呢!”

  她根本没有半点丧夫的悲痛。

  墨悠悠心下冷笑,面上却多了几分复杂,“就连父皇母后都不知道你回京了,你不知情倒也没什么。只是我昨儿听宁儿说大哥的死好像有蹊跷呢!”

  南宫月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她紧张的攥着手,手心满是汗水,“有什么蹊跷?”

  莫不是云绾宁告诉墨悠悠,是她杀害了墨回延?!

南宫月在心里愤怒的叱骂着。

 文学


  说好了这件事她暂时不会捅出来,直到她安然离开京城为止。

  毕竟墨回延与墨晔本就是站在对立面,南宫月杀了墨回延,也变相的替墨晔铲除了路上的绊脚石。

  南宫月心想,她这是帮了墨晔与云绾宁一个大忙!

  可谁知这个贱人竟出尔反尔,将此事告诉了墨悠悠?!

  南宫月压下心头的愤怒,咬牙问道,“悠悠,绾宁与你说什么了?什么蹊跷?”

  “大嫂,你的关注点好像不大对劲呢。”

  墨悠悠蹙眉,并未回答她的问题,“你是大哥的王妃,大哥就这么没了,难道你一点都不伤心吗?今后你可就是个寡妇了!”

  “寡妇”这两个字,刺痛了南宫月的心。

  她面色有些尴尬,“我只是想着,将事情问清楚,才能查出真相么!”

  “查出真相?我都还没告诉你是什么蹊跷呢,难不成你就知道大哥的死还有其他什么古怪了吗?”

  “不是!”

  南宫月被逼问的险些露出马脚,她赶紧解释道,“你方才不是说有蹊跷么?既然是绾宁说有蹊跷,那这事儿就一定不简单!”

  “你想啊,我家王爷被关在天牢这么久都没有出事。”

  “怎的这一次,突然天牢就失火了呢?而且还烧死了我家王爷……”

  一个谎言,需要无数个谎言来圆补。

  南宫月眼下只想捂住墨悠悠的嘴,让她不要再问了。

  再问下去,她便当真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墨悠悠倒也给她面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是!不过这件事大嫂也不必担心,老七他们正在调查大哥之死的真相呢!”

  “二哥、四哥和老七一起出手……对了,还有宋大人呢!”

  “大嫂离京已久,应该不知宋大人已经被父皇封为国师了吧?”

  她故意吓唬南宫月,“国师一出马,就算是凶手再如何厉害,也无所遁形啊!”

  “啊……”

  南宫月被吓得一个激灵。

  “大嫂你怎么了?”

  见她面如土色,墨悠悠微微一笑,“莫不是大嫂觉得冷?”

  “啊,对,是,我,我有点冷。”

  南宫月支支吾吾。

  墨悠悠便吩咐下人往炭盆里添了炭火,继续说道,“可怜大哥惨死!虽说他罪有应得,但是死得如此惨烈,就怕冤魂不散呐!”

  冤魂不散?

  想起在楚王府那一晚,云绾宁那贱人也是这般吓唬她的!

  人一旦心虚,就会感觉后背发凉。

  这不,南宫月已经汗毛竖立,后背冒冷汗了。

  “大嫂,也不知是何人对大哥下手了!想来是大哥的仇敌吧!若是那人知道你在京城,肯定会对你下手的!”

  墨悠悠一脸严肃,“如今大哥没了,京城局势混乱,也无人能护着你。”

  “依我之见,要不你还是赶紧回东郡吧!”

  墨回延就是被她杀掉了,并非其他仇敌。

  但是,墨晔等人与墨回延也是仇敌。

  如今墨回延没了,她与他们之间唯一的纽带就是墨之云。

  奈何,云儿远在东郡,不能用作“护身符”。

  云绾宁也知她已经回了京城,还知道墨回延是被她给杀害了。

  万一,他们将此事告诉墨宗然……

  又或者,他们背地里对她下毒手的话,她又该如何自保?!

  墨悠悠一番话,让南宫月持续打了好几个冷战,这才哆哆嗦嗦的说道,“悠悠,你说的极有道理!我,我明日便启程回东郡!”

  她似乎是忘记了。

  身为墨回延的王妃,得知他的惨死,第一反应该是悲痛欲绝。

  第二反应,查出真相、并且送他下葬。

  可南宫月这会子被吓懵了,只想着赶紧逃离京城这个是非之地!

  墨悠悠倒也没有追究细节,只见她颤颤巍巍的站起身,便宽慰道,“大嫂节哀!大哥虽然没了,但是可要保重好身子啊!”

  “否则,谁来照顾云儿呢?”

  南宫月一个劲的点头,“你说得对。”

  “那我,那我这就去给表哥道别!”

  “不必了!”

  墨悠悠皱眉道,“大嫂,我家夫君还不知大哥葬身天牢的消息呢!他如今身子本就不好,你就悄悄儿的回东郡吧,别去刺激他了!”

  “可是……”

  南宫月咬着唇。

  她是要带尹子耀一起走啊!

  “大嫂,等再过些日子风头过去了,我和夫君一定来东郡探望你们!”

  墨悠悠轻轻拍了拍她的胳膊,“夫君肯定也希望你好好儿的!若是知道你有危险,他肯定也会担心啊。”

  这番话寻不出破绽,无奈之下南宫月只好咬牙告退。

  当天夜里,便收拾行李打算逃离京城。

  她的一举一动,都在云绾宁的眼皮子底下。

  因着与墨悠悠早已商议好了,云绾宁也没有阻拦。

  次日一早天还不亮,南宫月便偷偷离开了京城。

  她前脚刚走,墨悠悠就进了尹子耀的房间。

  “夫君,大事不好了!”

  她脸色有些惊慌。

  “怎么了?”

  从睡梦中惊醒的尹子耀,揉了揉眼睛问道。

  “大嫂,大嫂她,她……”

  “月儿怎么了?!”

  一听此事与南宫月有关,尹子耀不顾伤痛立刻坐了起来,“月儿可是出事了?!”

  墨悠悠点头,“大嫂没了!”

  “什么?!”

  尹子耀只觉得眼前一黑,险些晕过去。

  他一头撞在了墙上,还没来得及呼痛,胸口又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

  见他捂着胸口直哼唧,墨悠悠有些手足无措,“夫君你怎么了?可是胸口又疼了?我这就让杨太医过来给你施针!”

  一听要施针,尹子耀强忍着剧痛,“不,不用!”

  那老头子来了,是把他往死里扎吧?!

  “那我让宁儿过来!”

  “不要!”

  尹子耀尖声说道。

  让云绾宁来,是嫌他死的不够快吗?!

  尹子耀一把抓住墨悠悠的手,攥的紧紧的,“悠悠,告诉我,月儿她到底怎么了?!”

  话刚说完,他却眉头一拧,趴在床边吐出了一口鲜血!

  墨悠悠眼神晦暗。

  原来在他心里,南宫月当真如此重要!

  她起先对南宫月还没有起杀心,但是这一刻……她改变主意了!

  尹子耀不知悔改,在她面前竟也如此明目张胆,那么就别怪她、让接下来的游戏变得更加“残忍”!

本文标签:

上一篇:扒开我的乳罩体育课H 男孩坐在木马的木棒上写作业

下一篇:女人多大年龄就没水了 劲腰耸动(H)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