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电动木棒动得好快 我就蹭蹭不进去 好紧 好多水

2021-10-26 08:23: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话一说完,曲莫影自己也愕然了一下,柳眉微微的蹙起,水眸处滑过一丝不确定。

  她就是突然这么想的。

  否则有太多的不能理解的地方了。

  这个便宜父亲,自打她进宫之后

话一说完,曲莫影自己也愕然了一下,柳眉微微的蹙起,水眸处滑过一丝不确定。

  她就是突然这么想的。

  否则有太多的不能理解的地方了。

  这个便宜父亲,自打她进宫之后,曲莫影一直是看不透的,到现在也只查出他背后有人,可能也插手了皇嗣之争。

  他当初心里有一个女人,这个女儿现在应当在宫里。

  他不在意娘亲,不在意曲府的一切,哪怕是祖母在他那里,可能也就跟价值有关,但一个人做事,岂能没有任何因果。

  他的因是哪里?

  他所做的一切,又是为了什么?难不成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以曲志震的为人,可不象是这样的人。

  就算那个女人是他的心头所爱,是他念了这么多年的人,但曲志震的为人就是利益为上,如果不是利益,他不可能做到这个地步。

  甚至可以带累曲氏一府上下所有人的性命,而今更是紧紧的缠上自己,欲要让英王府为他做底牌。

  之前的时候,曲志震对上英王府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看着也不敢真的把英王府如何,而今却慢慢的伸出了试探的爪子,看着应当是要试探自己的底线、裴元浚的底线,然后一步步的探索这个底线前面的范围,求取最大化的利益……

  “不错的想法。”裴元浚挑了挑俊眉,笑了,“可以往这个方向查一下。”

  “那……玉国公世子还是不要认回去的好。”曲莫影点点头,终于放下了心结,之前觉得自己被认回了,母亲又霸占着娘亲的儿子,觉得对不起娘亲的。

  现如今,的确不是个和曲府认亲的好机会。

  不只是娘亲,还有祖母……

  便宜父亲新娶的这位谢小姐,看着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这很好,她就怕这位真的省油了,现在索性再给她添一些油才可以烧的更旺一些……

  “主子,谢小姐又来了。”雨春进来禀报道,这丫头心情不好,眉头就一直紧紧的皱着。

  原本她是觉得这位谢小姐挺不错的,之前看着也是一个伶俐懂事的,虽然求到府里来,但行为规矩。

  但这才几天,这位谢小姐就频频的过来,还真不把自己当成一个外人。

  今天是因为靴子的问题,明天是因为绣品的问题,后天又是因为嫁妆的事情,之前让她来府里找的那位嬷嬷,后面的事情也管不过来,没办法,只能又找到自家主子,偏这位还真的不客气的找过来了。

  她这还没嫁进曲府呢,就这么自以为是,这若是真的嫁进来,还不定怎么为难自家主子,想到这里,雨春就觉得烦闷。

  “让她进来吧!”曲莫影微微一笑,不以为意的道。

  雨春无奈退出去,不一会儿引着谢怜进来。

  “见过英王妃。”谢怜进门后,急忙行礼。

  曲莫影笑着摇了摇手:“谢小姐不必客气,再过一段时间,谢小姐就是我的长辈了,现如今也不必这么见外。”

  谢怜的脸红了起来,低下头,低低的“嗯”了一声。

  雨春引着她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小丫环送上茶水后恭敬的退在一边。

  “谢小姐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去做吗?如果有的话,直管去说,曲府的一些内务上的事情,现在都是我在处理,父亲的意思,虽然简单一些,但也不能委屈了谢小姐,总得让谢小姐满意才是。”

  曲莫影好说话的道,柔媚的眸子带着些浅浅淡淡的笑意,再加上她原本就是这么一副娇弱的样子,很能让人觉得她的性子柔婉,是一个天性温良的。

  说话间不但照顾了谢怜的面子,而且还暗示曲志震和曲府都不会亏待她的,让谢怜有什么事情尽管提。

  这位英王妃还真的跟传言中的有些不同,特别的好说话,对于谢怜之前的一些试探性的说法,也从不反驳,甚至有时候还特意的添上一些,这让谢怜越发的满意,之前的一些小小的试探,变得从容了许多。

  想想也是,她以后就是这位英王妃的长辈了,纵然在一些大的场面上,自己不得不矮她一头,但一些小的方面,她必然也得照顾自己的面子,都说这位英王妃可能不好对付,其实是真的错了。

  英王妃性子好,人柔弱,看着又温和,想想她以往过的日子,她这样的性子也是必然的,现在能这么好好的跟自己说话,可能也是因为有了英王府的底气罢了,否则这时候她哪里坐得住。

  谢怜抬起头,又偷偷的打量了曲莫影几眼,越看越觉得她这样的人,就是一个柔弱的、只知道依附于别人的女子,纵然容色倾城,那又如何?不过是男子手中的花草,想宠着就宠着,若是没了宠,以后便什么也不是了。

  以曲莫影的容色来说,如果她收敛起眼底的锐意,看起来还真的象是那种极柔弱的性子,看着就没什么威胁力,这样的女子是极得男子怜惜的,但同样,也让其他女子看不顺眼。

  比如谢怜这样的,就极看不顺眼眼前的曲莫影。

  她自身的经历让她极不喜欢眼前的这种柔弱女子,觉得这样的女子就是一个玩物。

  曲莫影之所以能嫁的这么好,完全就是运气,若她有这样的运气,能一再的救下英王,现如今比这位英王妃过的更好,也必然会把英王拿捏在手中,想想能让权倾天下的英王倾心,她的心不由自主的激动起来。

  好在,她也明白自己眼下的处境,英王她是没可能的,但眼前的这位英王妃可以,只要拿捏了英王妃,踩着英王妃的脸面,就算英王不是那么在意这位英王妃的,但总在意脸面吧,这对她有好处。

  “王妃娘娘,我嫁妆上的事情,还请王妃娘娘帮着看看。”收敛起心头的万千思绪,谢怜道,伸手从袖口里取出一张嫁妆单子,往上一呈,眼角瞟过曲莫影精致绝美的小脸,不由的心中嫉妒。

  她是真不喜欢看到这样的一张脸,更不喜欢这张脸还是长在曲莫影的身上。

  如果这张脸是她的,她现在必然不会给人当续弦。

  曲志震虽然也不错,但哪里比得上皇子龙孙。

  雨春上前要去接这张单子,谢怜的手往边上一偏,站起来亲自送到曲莫影面前的桌上:“王妃娘娘,请看。”

  雨春不悦的看了她一眼之后,又看向当中坐的曲莫影,却见曲莫影对着她不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这是认同了谢怜的做法了?

  雨春委屈的退后两步,重新站回去,看着脸色并不好看。

  跟着谢怜的丫环一一看在眼中,之后也低下头,仿佛没注意到谢怜的失礼似的。

  曲莫影拿起桌上的嫁妆单子,一边还招呼谢怜坐下,然后一目十行的看了下来,之后柳眉微蹙。

  “王妃娘娘,这是朱府上给我办的……可能有些……朱府上让我拿来给王妃娘娘看看,有什么另外还需要的,朱府上说……不能让曲府失了脸面,总是尚书大人的亲事,又有几位小姐都是出息的……我……我不能给你们丢了脸。”

  谢怜坐下后,娇羞的低下头,咬了咬唇,话说到最后带了几分哽咽,看着委屈不已。

  这话听着象是她被逼着过来的。

  再看看她拿过来的嫁妆单子,可以说是极简单的,只简单的凑了一点,勉强算得上嫁妆罢了。

  很寒酸,自然也很简单。

  感到曲莫影的目光落下来,谢怜看着越发的可怜了,头低头,不敢抬头,“这事……王妃娘娘看过就行……若以后……有什么人问起,娘娘只说看过了,知道了,免得到时候觉得我……我没过来。”

  “这是朱府为你准备的嫁妆?”曲莫影想了一下,伸手把嫁妆单子摇了摇。

  “我……原本是一个孤女,朱府对我也是天高地厚的恩,我……我能有现在也是因为他们。”谢怜拿起帕子抹了抹眼角的眼泪,再抬起头来,已经能露出勉强的笑容,一脸的感恩样子。

  曲莫影沉默了一下,默默的看了看她几眼之后,长叹了一声,拿着手中的单子摇了摇,“这份单子还是太少了,我再给你添一些吧!”

  “不用,不用了,这已经很好了,已经是我不敢想象的好了。”谢怜双手摇了两下,急切的拒绝道。

  “无碍的,你的面子也是父亲的面子,也是我们曲府的面子,父亲的意思虽然是简办,但也不是为了落大家的面子,父亲现在为一朝的尚书,身份也不一般,你这么送嫁过去,丢的也是他的脸面。”

  曲莫影柔和的道。

  这话奇异的安抚了谢怜,她咬了咬唇,终究还是点了点头:“多谢王妃娘娘,我……我以后一定会还你的。”

  “一家人,说什么两家话……原本我也是要往府里送东西的,一并给了你才是最好的。”曲莫影客气的摇了摇手,这话说的越发的和顺起来。

  对于曲莫影的反应,谢怜心头也是满意的,能得到这么大的好处,她自然是愿意的,虽然这和初衷有些不同,但这不妨碍她给自己找一些好处。

  嫁妆贴子曲莫影让她留了下来,两个人又说了几句话之后,谢怜起身告辞,曲莫影让雨春把她去了针线房,那边靴子的事情还没有完结。

  这丫环一脸的不服,却又不得不把人送走,憋屈的很,这模样让谢怜越发的满意……

“主子,您怎么还给她添嫁妆,她分明就是不怀好意,之前只是说靴子的事情,现在又来向主子诉苦,说什么她是被逼着过来的,朱府能给她嫁妆就不错了,那也是看在曲府的份上,还真的以为朱府想认她这么一门好亲戚不成?”

 文学



  雨春是气呼呼的回来的。

  一听她这话,曲莫影和雨秀都笑了。

  “你不喜欢她?”曲莫影笑完,看着气的跺脚的雨春,问道。

  “不喜欢,一看就是有心机的,之前奴婢还看走了眼,以为她是一个好的,在府里能讨得太夫人欢心,又能让二老爷松口,都是因为她是一个好的,现在才发现,太不一般了,还真的是……”

  雨春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要怎么说,最后还是跺了跺脚,“奴婢就是觉得太假了,她自己的嫁妆不够,居然还要到我们英王府了。”

  “何解?”曲莫影瞟了瞟她,问道。

  “主子,这还要怎么说啊?您看看她,这话说的……这么委屈,还说是朱府逼着过来的,这么少的嫁妆,朱府逼着过来,这不就是是向主子您讨嫁妆吗?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雨春越说越生气,越说越觉得谢怜心机重,当时还特意的把那单子直接送到主子面前,不就是为了让主子看到她的委屈吗!

  “不是说朱府逼着过来的吗?”

  “她现在就要嫁进曲府了,朱府既然认了她,又要为她办亲事,总不会在最后一环上落了人口舌吧?奴婢听说朱静妃的娘家也是极有钱的,应当也不差这么一点吧,这以后交好的可是尚书府,她嫁过去还是当家夫人。”

  雨春就算是个丫环,在曲莫影的这段时间陪养下,也是看得清的。

  “你这不都是懂的吗,怎么还不能收着点。”雨秀笑着接了话。

  “可这不是怕主子……”雨春说到这里,蓦的愣住,看了看雨秀,又看了看曲莫影,忽然伸手指了指雨秀,“你……主子也知道啊?”

  “主子为什么不知道,你都知道了不是吗?”雨秀笑的打跌,看着雨春这种又是憋屈,又是烦恼的样子,她方才就想笑。

  “主子,太好了。”雨春看了看产两个,忽在跳了一下,激动的道,“奴婢就怕她蒙敝了主子。”

  “她啊,之前也不是这样的,看着谨慎的很,还是主子使法子让她这么张扬的。”雨秀看着这样的雨春,又特意的多提点了一句,“否则你怎么会以为她会做这样的事情,之前做的事情可是滴水不漏的吧!”

  这话让雨春又多想了想,想起之前的初见,之后一应做事,虽然靴子的事情看起来无礼了一些,但这也是二老爷和其他二位小姐的意思,她那个时候也没什么办法,不得不求到自家门上。

  实在是勉强的很。

  仔细想起来和如今的却是不同,之前和她没什么直接的利益相关,而今却是直接的利益,还敢直接上门,用的虽然是朱府的名头,可这利益却是实足实的是她的。

  “主子,她……她还真的以为您会无条件的满足她?”雨秀想明白了,结巴了一下。“为什么不呢?她觉得自己是我的长辈,以后我还得靠着曲府,就算我现在这个英王妃风光无限,但也只是一时的,将来还得靠着曲府,这个时候能不多要点好处吗?而且我看着还是性子好,又是一个耳朵软心善的。”

  曲莫影收敛起脸上的笑意,淡淡的道,水眸抬起,一片幽色。

  针线房那边更是为了自己这个“柔弱”的名头,说了许多话,谢怜只要还有自己的小心思,就绝对不会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而且看着还是名正言顺的。

  自己是英王妃,又是将来的晚辈,如果不愿意这亲事看起来这么寒酸,带累了曲府的名声,这事就得去帮着办,这嫁妆就得给多添点,以自己的身份,添少了还让人看不起,还不如不添。

  果然,就算这位谢小姐别有用心,在自己有好处的时候,也不会落下半点。

  “主子,那她以后来,奴婢怎么办?”雨春已经被曲莫影调教的很好,立时又想到了下一个问题。

  “自然还是不满,却又不得不忍下来,谁让你只是一个丫环呢,而且还是一个忠心的丫环。”曲莫影道。

  这事雨春最合适了,比起其他的丫环,雨春是一直陪着她的丫环,自微末走来,以往看到的,见到的,也不多,就算现在懂规矩了,有些事情还是藏不住,不象雨秀几个,看着就不好招惹,也不容易让人利用。

  “奴婢明白了,主子您放心,奴婢一定会当好一个心里不满的丫环的,谁让奴婢那么忠心主子,总不能看着主子被人骗吧,但又只是一个丫环。”雨春拍了拍胸口,得意的道,不知道事情的时候,她已经那么憋屈了,现在知道,她可以更憋屈,更恼怒。

  “主子是不是不愿意谢小姐嫁进来?”平静了一下之后,雨春又好奇起来。

  “嫁,为什么不嫁,他们两个很配。”曲莫影微微一笑,意有所指的道。

  是很配,配合的很默契。

  一双靴子都可以参合到自己这里来,这方稍稍一动,那一方立时就明白了,这样的缘份可不是修来的缘份。

  怎么着也不能让他们两个不在一处吧?

  这可以说是天生一对,地造一双了、

  一个一心一意要进曲府,另一个好不容易松口,可以说是一拍既合,便宜父亲可是很有心机的人,若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人,他又岂会松口?

  而且很明显这个谢怜没家世,没后助对便宜父亲没有半点好处不说,还可能拖累他,但偏偏他答应的爽快,似乎是真的怜惜她孤女无依似的,便宜父亲若是这样的人,当初也不会冷眼看着于氏折磨自己这个才出生不久的孩子。

  之后更是让自己自生自灭。

  连亲情都淡薄的人,又岂会对别人生出多少怜意。

  祖母说了,这京中看中他的世家小姐不在少数,世家中也有高不成低不就的闺秀,如中相同曲志震这个尚书的,主动上门暗示的也不少。

  以往不走动的,现在都开始走动了,这里面的意思可不少。

  以便宜父亲的性子,怎么着也得挑一家对他最有利的,如今挑来挑去,同意了谢怜,这原本就说明谢怜的亲事对他最有好处。

  再想想当初的相遇,可真是偶然啊,这所有的一切看着又都是顺理成章的。

  外人或者觉得这一切自然而然,只有熟悉曲志震性子的曲莫影才会发现一些端倪……

  这个便宜父亲太老道了,而且还是长辈,曲莫影一直找不到突破-处,现在有了谢怜,就很不错了……

  “谢小姐,您看用这料子怎么样?”一个婆子拿着一块料子上前,笑嘻嘻的递给  了谢怜。

  料子是好的料子,而且还不是谢怜自己带过来的那一块,这么好的料子别说是做靴子的面,就算是做衣裳也是好的。

  谢怜看着就眼红不已。

  但她必竟也是一个谨慎的,接过来看了一下之后,放下,柔声道:“还是不要了,英王妃已经帮了我许多,我怎么可能再要她的东西呢,收起来吧!”

  “哎呀,谢小姐,您怎么说两家话,我们王妃娘娘早就发话了,说什么您看上的,只管用着就是。您以后就是我们王妃娘娘的长辈了,不但是一家人,还是长辈,我们王妃娘娘还不得跟您交好?”

  婆子哪里肯收回去,又把料子往她面前推了推,这话说的也越发的好听起来:“您如果  不说,一会让我们王妃娘娘知道了,说不得还得斥责奴婢。”

  “英王妃不会这样吧?”谢怜抬眸问道。

  “平时当然不会,我们娘娘是顶顶好的善心,顶顶好的脾气,往日里王爷说什么,我们王妃都会应什么,做什么事情都跟王爷说的,但这种是小事,而且还是关乎我们王妃娘娘面子的事情,王爷不会管,王妃娘娘自然也不会落自己的面子,您说是不是?”

  “王妃娘娘这么好,英王殿下平日里一定是护着王妃娘娘的吧?”谢怜顺着话头,好奇的问道。

  “那是自然,我们王爷对王妃是极好的,有时候带些东西给我们王妃,虽然大多数王爷都忙的很,没时间陪着王妃,但至少还会让人带给王妃娘娘许多东西的。”婆子笑嘻嘻的答道,“宫里送来的赏赐,我们王爷也让王妃先挑一些,之后才入他的私库。”

  “王妃不是管着王府的所有事务吗?怎么还入英王殿下的私库?”谢怜不解的道。

  “我们王府现在管事的,明面上是王妃,但实际上是芳姑姑,她管事一直管到现在了,王妃娘娘的岁数必竟还小,也不太懂这里面的东西,现在还在跟着芳姑姑学,许多东西,芳姑姑都是让入了王爷的私库的。”

  婆子笑着解释道。

  所以,看着风光无限的曲莫影,在英王府的处境其实还不如一个下人,英王对她也一般,都是下人看着给的,其他的都锁起来,也不让她得了。

  这么一听,这位英王妃听起来就象是一个外人。

  这也难怪英王妃对自己这么好,一味的亲近自己了。

  谢怜若有所思的看向面前的这块料子,权衡了一下利弊,所以说这块料子自己拿了也是白拿  ……

本文标签:

上一篇:顶开 肿胀 呻吟声粗喘 三人交FREE性欧美

下一篇:今夜让你彻底成为我的女人 校花公车被强爽翻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