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今夜让你彻底成为我的女人 校花公车被强爽翻

2021-10-26 08:26: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没有,是蜂蜜。”楚泽元笑嘻嘻地说道,“是大奎他们安营扎寨的时候发现野蜂蜜割了来。”

  “这傻蛋比咱吃的都好。”郭俊楠看着乖巧的鸟儿

“没有,是蜂蜜。”楚泽元笑嘻嘻地说道,“是大奎他们安营扎寨的时候发现野蜂蜜割了来。”

  “这傻蛋比咱吃的都好。”郭俊楠看着乖巧的鸟儿说道。

  “我们傻蛋飞这么远,劳苦功高。”楚泽元目光温柔地说道,翻转着烤鸡道,“我刚才见徐叔找你,干什么?”

  “他打算连夜启程去黄河边上探探燕军的情况。”郭俊楠闻言想也不想地说道,对太子没必要隐瞒。

  “啊!这不让我去,他自己却去了。”楚泽元扁着嘴巴不满地说道。

  “这是军令。”郭俊楠眼底跳动的火焰看着他严肃地说道。

  “军令如山嘛!”楚泽元心不甘情不愿地说道,语气好哀怨啊!

  郭俊楠闻言摇头失笑,“这事没得商量。”

  就是知道楚泽元也没办法,猛地抬头看着他说道,“郭叔,你说这炸黄河只能用红衣大炮吗?”

  “不用红衣大炮用什么?”郭俊楠闻言想了想道,“用震天雷的话,射程太短,必须量大才能起效果。”

  “他炸开了,咱不能在堵上吗?”楚泽元黑得发亮的双眸看着他说道。

  “大少爷,这是炸毁堤坝。”郭俊楠看着天真的他说道,“不是庄稼地的沟渠,用铁钳铲几钳土,甚至罗放几个沙袋就能堵住的。这要看炸毁的范围了。”顿了一下又道,“如果是几米的口子,那兄弟们齐上阵,不惜代价,甚至人手挽手跳进水里堵缺口都行。万一是几里地,甚至是十几里地呢!你想赌得有沙袋或者是石块,石块小了都不行。”挠挠头道,“人家就在黄河对岸驻扎,咱一有风吹草动就被人发现了。这需要大量的石块沙袋,动静不可能小了。”

  “气死我了。”楚泽元黑着脸独自生闷气道。

  “他们够嚣张,咱们也有所准备,不至于一觉醒来被淹了。”郭俊楠非常庆幸地说道。

  “也只有这样了。”楚泽元非常不甘心地说道。

  “大少爷,在这些灾害面前人力是渺小的。”郭俊楠目光温柔地看着他宽慰道,

  “现在起码蝗灾咱能防范了。”楚泽元乐观地说道,“说不定以后这些灾害都能一一克服了。”

  “克服到不太可能,能防范已经不错了。”郭俊楠眸光闪闪地看着他说道。

  “嗯!”楚泽元点了点头,高兴地说道,“烤好了。”从腰上取下匕首,将鸡肉给片下来,放在木盘子里,看着傻蛋儿温柔地说道,“现在烫,凉凉再吃。”

  傻蛋乖巧的眨眨眼,低头看着木盘子,耐心等着。

  夏日里凉的慢,郭俊楠干脆去帐中拿了纸扇,专门给傻蛋扇扇,这样凉得快。

  楚泽元见状笑而不语,比他还宠呢!片着手上的烤鸡。

  “笑什么?”郭俊楠轻轻地摇着扇子问道。

  “我笑,傻蛋的架子大。”楚泽元目光落在傻蛋身上道。

  郭俊楠闻言勾起唇角莞尔一笑,“傻蛋劳苦功高嘛!”

  两人喂饱了傻蛋才各自回了营帐休息,第二天一早就给家里传信,做好应对准备。

  *

  徐文栋星夜兼程到了黄河边,月朗星稀,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黄河对岸,吞咽了下口水,那点点火光,如星河一般闪耀,延绵不绝,仿佛望不到头似的。

  徐文栋拿出望远镜看着河对岸,更加的清晰,也见识了燕军的威力,不亏是官军。

  徐文栋沿着河堤走到了天蒙蒙亮,躲了起来。昼伏夜出,查看地形,看看在哪里架红衣大炮射程能打的最远。

  用最快的速度勘察完毕,徐文栋回去跟郭俊楠他们商量如何具体的部署。

  徐文栋站在舆图前,“斥候的情况属实,这营帐绵延上百里。”

  “这营帐是虚张声势,还是真实的住着人呢?”郭俊楠挑眉看着他说道。

  “呃……”徐文栋闻言轻抚额头道,“离的远看不太清楚,这个无法确定。”

  “不管多少,到时候歼灭他们。”郭俊楠眼底闪着自信的光芒道。

  楚泽元有些着急地问道,“能看见他们的红衣大炮吗?”

  “看不见,人家也不会放在江边,能看见河上驶过的中型战船,数量有四百多艘。”徐文栋面色严肃地看着他说道。

  “假设每艘船上两门红衣大炮,也有八百门。”郭俊楠吞咽了下口水道,“果然是财大气粗。”

  徐文栋傲然地说道,“咱的大炮可不比他们的少。”

  楚泽元咯咯直笑,“看徐叔这腰板直的。”

  “那是!”徐文栋开怀大笑道,冷哼一声,“不管他多少红衣大炮,到最后统统给他炸了。”乐呵呵地又道,“这放红衣大炮的地方我找到了。”徐文栋指着舆图说道,“河堤旁不远处有个山丘,这样射程会更加的远。”

  “那太好了。”郭俊楠高兴地说道。

  “呀!这天怎么暗了下来。”楚泽元看着大帐外面,刚才还艳阳高照,这一会儿的功夫,白昼变黑夜。

  天空暗沉沉的,云压的很低,咔嚓一道闪电划破黑夜,闷雷轰轰轰,仿佛在耳边炸裂。

  对于行军的人来说,下雨那是经常发生的事情,所以很快的就整理停当。

  紧接着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砸在了帐篷上。

  哗哗……大雨像是水盆从天上倒下来似的。

  “我头一次见这么大的雨。”楚泽元听着雨声咂舌道,看着帐篷帘子几乎纹丝不动,“也没有风。”

  “不知道会下多久。”郭俊楠轻蹙着眉头看着他们说道。

  “夏日里雷雨天一般半个时辰,撑死一个时辰。”徐文栋透过窗子看着外面的雨雾,这雨大的都看不清隔壁的帐篷。

  “雨势这么大,咱不会被冲了吧!”楚泽元担心地说道。

  “不会咱这里地势高。”徐文栋自信地看着他说道,安营扎寨的时候勘察过地形的。

  “啊!接雨水了吗?”楚泽元又关切地问道。

  “接了。”郭俊楠眉眼含笑地看着他说道,“这架势咱的大铁锅能接满,不会缺水的。”

  有了铁矿了,行军打仗背着做饭的家伙什也换成了大铁锅了。

  “这一路走来水源上还没出现问题。”郭俊楠庆幸地说道。

  “徐叔,黄河南岸发现燕军的人了吗?”楚泽元黑亮的双眸看着他又问道。

  “你这么一说,没有,没有看见官军。”徐文栋仔细回忆了一下道。

  “这就好。”郭俊楠闻言笑着说道。

  “哦!雨小了。”楚泽元听着外面雨声渐小了许多。

  “我说了雷阵雨下不了多长时间。”郭俊楠笑呵呵地说道,“走咱们去看看。”起身朝帘子走过去,挑开帘子,上面的雨珠滑落。

  “哦!天看起来还是阴沉沉的。”楚泽元抬头看着天空道,“这乌云好像都不走。”

  “这雨看起来还要下。”郭俊楠看向徐文栋道,“不知道这雨下到什么时候,咱们是不是要往高处走走。”拧着眉头看着他说道,“我担心雨量太大的话,这黄河漫堤。”

  “不会还没炸就先决堤吧!”楚泽元惊叫一声看着他们说道。

  “决堤不会,这段黄河曾经两岸都是繁华区域,所以河堤修的非常坚固。”徐文栋闻言立马说道,“实际查看的情况也证明我说的。”黝黑的双眸看着他们俩又道,“所以燕军才说要炸堤,决堤的可能性很小。”

  “哦!”楚泽元了然的点点头,“那咱们走吗?”

  “走,趁着雨停了,咱们走。”徐文栋当机立断地说道,直接下令拔营上路。

  命令下达后,所有人打理行装,朝高处行进。

  许多人不理解,这刚下过雨,地上泥泞不堪,道路难走,为何现在行军。

  刚刚踏上转移的路程,这雨又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真是够狼狈的,可是军令如山,必须坚决执行。

  踩着泥泞不堪的路,走到了天黑才停了下来,雨越下越大,在雨中搭起帐篷。

  好在木柴没有淋湿,他们出征的时候,弄了很多的油纸伞布。

  先烤火身上需要保暖,然后熬驱寒的姜汤,每人可劲儿的灌。

  天渐渐的黑了下来,雨一直下个不停。

  徐文栋穿着油纸伞布做的雨衣将自己裹的严实,出去检查各个营帐。

  楚泽元黑眸轻闪,这么糟糕的天气,顶风冒雨,去外面挨个帐篷检查。

  徐叔也不是那么高高在上的徐国公,爱兵如子没有体现在平日里,也难怪了兵卒们信服他了。

  坐在篝火旁的楚泽元看着跳动的火焰,陷入了沉思,个人带兵的风格很明显。

  徐文栋这营房一转就是一个多时辰,回来时尽管有雨衣,可这浑身也湿透了。

  楚泽元见徐文栋进来,上前帮忙将他身上的雨衣、盔甲和他的亲卫一起卸了下来。

  “徐叔,快烤火,别着凉了。”楚泽元看着只着白色的中衣的徐文栋说道。又看着他身上湿乎乎的中衣道,“要不您换了身上的衣服,穿着不舒服。”

  “没事,烤会儿就干了。”徐文栋笑着摆摆手道。

  “我看你还是脱上衣吧!”楚泽元看着他又说道。

徐文栋低头看着被雨水踏湿的衣服,干脆脱了中衣,露出精壮的膀子,手撑着衣服烤着火。

 文学


  “徐叔,您身上刀疤是战场上留下的。”楚泽元目光越过篝火看着上身不少的刀疤道。

  “哦!”徐文栋低头看着身上的疤痕道,笑了笑道,“都是早些年留下的,看这疤痕都浅了许多。”

  楚泽元闻言了然的点点头,没有新疤,是因为地位上升,虽然依旧冲锋陷阵,可火器的大量的投入到军中,受伤也可忽略不计,身上想留疤不容易。

  “徐叔,这晚饭怎么解决?”楚泽元看着徐文栋问道。

  “伙房怎么回事?因为下雨就不做饭啦!”徐文栋腾的一下站起来道,“老子找他去。”

  “别别别!”楚泽元晃了晃身体,能清晰听见着晃悠声,笑了笑又道,“又不打仗,少吃点儿也没关系。”目光落在他身上道,“我怕你饿了。”

  “我也不饿。”徐文栋哭笑不得地说道,“我也灌了一肚子的水。”

  “那咱就别吃了,这雨不知道下到什么时候,省着点儿柴火用吧!”楚泽元听着雨声道。

  “好,听你的,就是雨停了,这树木还得晒晒,不然这柴火又潮又湿根本无法点燃。”徐文栋点头同意道,听着外面的雨声,难免有些烦躁,这该死的雨希望明儿停了。

  “徐国公,打扰了。”郭俊楠挑开帘子走了进来道。

  “都安置好了。”徐文栋一身水淋淋的他道。

  “安置好了,来这里烤烤火,省着点儿柴火。”郭俊楠在楚泽元的帮助下脱掉了身上的雨衣,盔甲,只着中衣坐在火边。

  “这雨不知道下到什么时候。”郭俊楠担心地说道,“河水暴涨,燕军在炸河堤的话,对我们更加的不利了。”

  “河面不平静,风雨大作,他们不可能行动的,再说了这红衣大炮不能见水的。”郭俊楠给了他们一个安心的眼神。

  “这就好,我真怕那个疯子,现在就行动。”徐文栋长出一口气道。

  “而且那边地势低,这么大的雨不知道会不会被淹了。”郭俊楠双眉轻扬看着他们说道。

  “什么?”徐文栋和楚泽元两人眼睛瞪的溜圆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还有这好事。”

  “你们都不看舆图的吗?上面标记着呢!”郭俊楠惊讶地看着他们说道。

  “没有,我以为上面的数字有啥特殊意义,没想到。”徐文栋翻了翻手中的中衣,衣服薄干得快,伸手摸了摸差不多他直接穿在身上,裹着,拿着搭在腿上的腰带扎了一下。

  “上面标着大概的高度。”郭俊楠眉眼含笑地看着他们说道。

  “这……这高度如何计算啊!”徐文栋诧异地说道。

  “这个最简单了,利用影子。”楚泽元笑嘻嘻地说道,“不过得有参照物。”简单地介绍了一下。

  徐文栋笑了笑道,“不管如何能看见河对岸燕军倒霉,我可是太高兴了。”

  “先别高兴的太早,这么下去,咱们这地儿也不太保险。”郭俊楠紧皱着眉头看着他说道。

  “咱这地儿高高的,还能有什么危险。”徐文栋不解地看着他说道。

  “我怕泥石流。”楚泽元开口道,“防灾小册子上写着呢!”

  “不会吧!”徐文栋不太相信地说道,总觉得有些夸大,“长这么大我没见过。”

  话音刚落不久,徐文栋就见识了,天刚蒙蒙亮,巨大的声音,如山崩地裂似的,吵醒了头一点点的他们。

  因为一直下雨,三人也不敢睡,这大帐里哪儿都潮乎乎的,睡也睡不安生。

  “什么声音?”徐文栋一个激灵醒来,身子一歪差点儿没坐地上。

  “出去看看。”郭俊楠将雨衣递给了徐文栋,自己穿上,裹严实了。

  “我也去。”楚泽元站起来看着他们俩道。

  “前方情况不明朗,你不能去冒险。”郭俊楠想也不想地说道。

  这一次郭俊楠和徐文栋两人意见出奇的一致。

  “轰隆隆……”响声震天,吓得三人挑开帘子顾不上大雨就跑了出去。

  将士们因为巨大的声响都从帐篷里跑了出来。

  他们看着眼前的一切被吓傻了,有的甚至脚软的直接坐在了地上,为什么?心里后怕。

  幸亏昨儿离开了原来的安营扎寨的地方,不然他们死定了。

  “这是小册子上写的泥石流吧!”徐文栋哆嗦着双唇结结巴巴的说道。

  地动山摇,山上的树木像是纸糊的一样被揉碎,吞噬一切,原本有些泛黄的山坡此时被冲的七零八落的,面目全非。

  整个山坡轰然给削掉了一半,山间小道脆弱的不堪一击,而他们昨儿驻扎的营地直接被掩埋了。

  速度快的超乎想象,真是连跑都机会都没有。

  “那个……那个……咱这里有危险吗?”徐文栋脸色煞白地看着郭俊楠和楚泽元。

  “不会。”楚泽元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看着他说道。

  “你怎么这么肯定,看样子这可是一条山脉,这眨眼间就到了咱们这里了。”徐文栋眼睛差点儿瞪脱了窗,这未免太武断了。

  “咱昨儿驻扎的地儿,可以说是荒山野岭,现在可以郁郁葱葱。”楚泽元指指前面又食指向下点点。

  “这有什么不同?”郭俊楠不解地看着他说道。

  “没有植被覆盖,土变的松软,这暴雨之下泥石流就很容易发生。”楚泽元又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咱们这里你们自己看喽!”

  “差别这么大吗?”徐文栋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说道。

  “事实明摆着呢!”楚泽元指指两个地方道,“而且泥石流时不要顺着它向下跑,应该向两边跑。这样逃生的机会大。”看着他们忽然问道,“那些逃生小册子徐叔,郭叔都没看吗?”

  “呃……”两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眼,心虚的又别开了脸。

  看样子都没看过,拿到小册子交给别人刊印分发了。

  “既然这里是安全的,雨下的不停,咱们进去吧!”郭俊楠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道。

  “为防有变,得派人查探四周情况。”徐文栋想了想看着他们说道。

  “想法很好,但是有情况了,怎么通知。”郭俊楠担心地说道。

  “这个……”徐文栋拧着眉头看着他们说道,这人来回跑太耽误时间了,到时候真有危险,黄花菜都凉了。

  “摇摇树枝。”程大奎突然开口道。

  三人齐齐看向不远处的程大奎,“怎么做?”

  “有情况,爬上树使劲儿的摇树枝,远处看得清楚的很。”程大奎手比划着说道。

  “好主意。”楚泽元被雨水冲刷过的双眸亮晶晶地看着他说道。

  “呵呵……”程大奎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道,“在山上的时候俺们都是靠着这个传递消息的。”

  原来是经验丰富啊!

  徐文栋看着他们拍板道,“就这么定了,找爬树利索的。”交代完后,他们重新进了大帐。

  谁知道这雨淅淅沥沥的,停停下下的,下了七天。

  天空终于放晴了,“太阳终于出来了。”楚泽元展开双臂伸伸懒腰道,“感觉在下人都要发霉了。”

  “不知道河对岸的情况怎么样?”郭俊楠双眸期待地看着他们说道。

  “看看去不就知道了。”徐文栋兴奋地看着他们说道。

  “咱得想办法吃顿饱饭。”郭俊楠垂眸看着自己干瘪的肚子道。

  这些日子下雨下得哪里都湿乎乎的,严重影响了三餐,勉强维持着两餐,最后一天靠喝雨水过来的。

  现在哪里还顾得上打仗,先顾好自己再说吧!

  想办法弄些干柴火烧火做饭,实在没办法湿的柴火又烟又呛的勉强的做了顿饱饭。

  又带上干粮,徐文栋带上斥候又朝黄河边上走去。

  徐文栋到了黄河边,吞咽了口水,与七天前的黄河相比,这河面的宽度几乎涨了一倍。

  他选择部署红衣大炮的山丘现在被淹的只剩下个头,在浑浊的水中若隐若现的。

  徐文栋拿出望远镜看过去,这一片水茫茫啥也看不见。

  徐文栋四下看了看,看见有船队过来,大喝一声,“趴下!”

  哗啦一下他和他带来的人全部趴在地上,很快看着船从眼皮子低下驶过。

  “大元帅让咱来看看,看个啥呀!一片汪洋连个鸟都没有,还能有敌军,说不得早就被淹了。”

  “幸好咱们大元帅英明,果断的撤离了北岸,没有造成伤亡。”

  “就是这河堤被水给淹了。”

  “左右没几天这水很快就退了,河堤露出来就好了。”

  ……

  声音越来越远,在徐文栋眼中渐渐的变成黑点,他才站了起来。

  “走回去。”徐文栋带着人撤了回去。

  郭俊楠看见回来的徐文栋着急地问道,“情况如何?”

  “郭叔,您先让徐叔喝口水,吃点儿东西。”楚泽元好笑地看着急切地郭俊楠说道。

  “我太着急了。”郭俊楠不好意思地说道,赶紧的给徐文栋又是端水,又是端饭的。

  耐着性子等徐文栋吃完了,不等他们追问就竹筒倒豆子地说道,“黄河河面因为连日来的大雨,感觉这河面宽长了一倍。”

本文标签:

上一篇:电动木棒动得好快 我就蹭蹭不进去 好紧 好多水

下一篇:皇子褪衣自己扒开调教 酒店为什么那么多大声叫的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