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皇子褪衣自己扒开调教 酒店为什么那么多大声叫的

2021-10-26 08:33:0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望着东方的朝霞,两只虎还即兴各作了一首打油诗。

  又在草丛中看到四朵黄仙花,令韩莞十分欣喜。

  为了以防万一,韩莞依然在离湖边不远的地上点了三堆火,中间铺了一块大塑

望着东方的朝霞,两只虎还即兴各作了一首打油诗。

  又在草丛中看到四朵黄仙花,令韩莞十分欣喜。

  为了以防万一,韩莞依然在离湖边不远的地上点了三堆火,中间铺了一块大塑料布,放上红肠、点心、牛奶。

  吃完早饭,两个孩子一狐二狗围着火堆跑跳着,韩莞坐在塑料布上悠然地欣赏着美景。

  突然,翠翠向一个方向狂叫起来,接着豹子和雪团儿也冲着那个方向大叫起来。

  韩莞和两只虎望过去,只见湖的另一面,一只小虎崽正望着他们。

  韩莞马上站起身招呼道,“快过来。”

  有小虎崽就应该有大老虎。

  两只虎赶紧跑到娘亲的身边,大叫道,“是只真老虎。”

  雪团儿却一下跳进湖里,向小虎崽游去。

  韩莞几人吓坏了,都大声喊道,“雪团儿,回来,雪团儿,回来。”

  可雪团儿根本不听,继续往前游去。豹子见了,也跳进湖里狗刨着向媳妇靠拢,紧接着翠翠也跳了湖里。

  它们游到小老虎身边。好像小老虎受伤了,雪团儿母性大发,给舔它毛上的血。舔完,居然想把小老虎带去湖的另一面。它咬着小老虎走进湖水,似乎觉得太沉了带不动,又返回岸上。

  翠翠和豹子都看出了雪团的意思,它们也无能为力,只得冲韩莞狂叫着,希望主人来帮忙。

  韩莞见那只小老虎还小,萌萌的,不会伤人。再仔细看了一下周围,没看到大老虎。就带两只虎进了空间,来到湖对面。她一个人出了空间,把一狐二狗和那只小老虎都带去空间,又去了湖心岛。

  他们出了空间,韩莞看到小老虎身上有伤,背上的一块皮毛被撕下,大腿上也有伤。

  韩莞从空间里拿出酒精和紫虎膏,一边帮小老虎处理伤口,一边让两只虎把一狐二狗拉近火边,它们的毛湿透了,怕它们着凉。

  嘴里还骂着,“不听招呼,回去后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翠翠和豹子知道自己闯了祸,耷拉着脑袋不敢叫。只有雪团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似乎只要救了小老虎,受罚也愿意。

  把小老虎的伤处理好,韩莞看看它。比大猫大了一点,看样子还没断奶。四肢粗壮,五官长得非常霸气,却是奶萌奶萌的,用头蹲韩莞的腿,像是在撒娇。

  韩莞爱极了,把它抱进怀里,拿起一瓶装了牛奶的矿泉瓶喂它。

  小老虎非常喜欢,喝的直哼哼。

  两只虎喜欢极了,用手指挠着小老虎的肚皮。

  “娘亲,它长得比我们威风多了。咱能不能把它带回家?”

  “是啊,它没有娘亲,好可怜。”

  韩莞犹豫。不带回家养吧,这小东西肯定是个死。带回家吧,有危险……

  突然,翠翠又冲那个方向叫起来,叫声凄厉,显见是吓着了。

  几人往那边看去,只见一只斑斓猛虎正往这个方向冲来,嘴里叼着一个什么野物。

  这一定是小老虎的妈妈,来找小老虎了。

  韩莞吓得赶紧把小老虎丢出大塑料布,再把塑料布连人带动物带东西一起裹上收进空间。拎起准备在一边的两桶水,把三堆火烧灭。

  她抬头望去,大老虎已经游到湖中心,小老虎跑去湖边冲它叫着。

  韩莞拎着水桶回了空间。

  两只虎惊魂未定。见娘亲没进来,都快急哭了,想出去又不知道怎样出去。

  韩莞气得瞪了雪团儿一眼,第一次揪了它的耳朵。骂道,“不听招呼,多危险哪,我们差一点被你害死。”

  豹子见媳妇挨打,鼓着眼睛冲韩莞狂吠,厉害得不得了。

  韩莞气得又去揪它耳朵。

  二虎说道,“娘亲,你上豹子的当了,它就是让你把火气从它媳妇身上转到它身上。”

  韩莞看看因为媳妇变聪明了的豹子,又拍了它两巴掌。

  本来说好十二点回家,现在还不到十点钟。

  两只虎不愿意回家,他们还没玩够。

  韩莞把空间开到骡子坡上,把一狐二狗放下,让它们自己回家。还威胁了一句,“若只顾玩,别想让我再做好衣裳。”

  豹子不在乎好衣裳,可翠翠和雪团儿都在乎。这两个一溜烟往山下跑,豹子再想玩也只有跟着。

  空间里顿时宽松了不少。韩莞让两只虎在电脑上看《西游记》。已经到了月底,把晚上的提到上午来看。他们这个月表现的非常好,再奖励他们多看一集。

  她则翻看着手机里的照片。不知什么时候起她便有了一丝疑惑,似乎这些照片里的某张照片跟这一世的某个人或某件事有联系,却总是抓不住哪个人,哪件事,甚至是哪个角落。这个疑惑时不时冒出个头,让她十分难受……

  两只虎看完了两集,也快到十二点了,空间回到家里。

  韩莞已经跟蜜蜡说好,他们要睡懒觉,晌饭前才起床。

  这话韩莞敢说,蜜蜡却害怕传出去,怕主子被人诟病。她一个人守在院子里,厨房送来早饭她还老老实实地接了。自己吃一点,再扔一些,剩下的才端去厨房。

  谢老国公来外院接两只虎去谢家庄子玩。蜜蜡还打马虎眼,说姑奶奶说了,哥儿上午要写课业,下晌才能出去玩。

  韩莞带着两个孩子出了卧房门,感觉像才起来一样。

  听了蜜蜡的禀报,韩莞表示满意,这丫头越来越伶俐了。

  翠翠几个已经回来了,韩莞罚它们三个立着身子站去墙根。

  未时末,谢老国公又来接孩子了。

  韩莞点头同意。两只虎带着谢祥等人及驴叔和乌风雪影出去,又让人去把马旦和小鼻涕叫上。他们已经好久没有一起玩了。

  一看到这两个孩子,谢老国公就笑得一脸包子。现在不说他,就连老太婆和目下无尘的大儿媳妇都把他们喜欢到了心里,天天夸上了天,夸得连大嘴如他都感到言过其实了。

  老头没看见一狐二狗,问道,“翠翠和豹子、雪团儿怎么没出来?”

  大虎道,“它们犯了错,还在罚站。”

  又说得老头大乐。

来到谢家庄,几个孩子跟谢禄和谢斯练武。老头儿看高兴了,也会下场比划比划。

 文学


  吃晚饭的时候,老头悄声跟两只虎商量,“你们要满七岁了,能不能在谢家庄子摆生辰宴?”

  这是大儿媳妇求他的事,他也想。若能这样,家里好些人都可以来谢家庄子为他们庆生。他再把那些老友请来,省得他们说他说牛。

  两只虎的脑袋摇得像个波浪鼓。

  大虎道,“我娘亲不会同意的。”

  老头又退而求其次,“能不能请太爷爷去你家吃生辰宴?”

  两只虎的脑袋又摇了摇。

  二虎道,“下晌我们来给太爷爷磕头。”

  老爷子敞开大嘴想骂人,看看面前的是两只虎,又生生闭了嘴。他舍不得骂他们,更怕把他们骂跑。

  四月初三上午,下了两天的春雨终于停了。

  谢明珍又来了星月山庄。与她一同来的还有和昌郡主,和昌直接去了宜安村的谢家庄子。

  韩苒和韩芝昨天就来了,带来了韩家和李家、包家、黄家、韩家二房、吕氏的礼物。

  文和秋、文和冬、马洪义、马洪胜、夏斐几个孩子巳时末来的。和王府的管事也送来了贺礼。

  孩子们得知翠翠已经回家,豹子不知道在哪里勾回来一个媳妇,乐坏了。他们在路上就商量好,不仅要看屁功,每个人还要当靶子,亲自感受一下屁功的威力。

  除了谢明珍,京城来的客人都是孩子。两只虎就把动物们和孩子们带去花园,包括马旦和小鼻涕。

  动物们和男孩子跑在前面,韩苒、韩芝牵着赵好儿和赵佳儿跟在后面。

  赵佳儿赵好儿见自己落后了,就会喊,“虎哥哥,等等姐儿。”

  两只虎听了,会原地站下等她们。

  马家兄弟急得要死,“女娃娃就是麻烦……”

  来到花园里的一块空地上,皮实的马洪胜第一个跑去中间站着,大声喊道,“屁声滚滚,向我发射。”

  话音刚落,翠翠就冲他放了一个响屁,把他崩到在地,还打了几个滚,差点没掉进池塘里。

  所有的孩子都赶紧捂住鼻子。等到臭气散得差不多了,才哄笑出声。

  马洪胜跑回来,夏斐又跑过去。

  翠翠表演着各种绝活,把那几个男孩子崩了个遍,崩得他们前滚翻后滚翻。臭气更是熏得他们脸色惨白,文和冬都吐了。两只虎也是第一次闻这么久的臭味,极度不适。豹子不会捂鼻子,只得把脑袋伸进水里。

  韩家姐妹和赵家姐妹、雪团儿早跑了。

  尽管这样,几个男孩子还是喜欢翠翠喜欢得要命,抢着跟它亲近。

  春大叔又来正院向韩莞禀报谢家送了什么礼。这次,除了谢明珍单送了礼,谢府、老太爷、老太太、谢国公、和昌、二老爷夫妇、谢明继、谢明来都送了贺礼,还都很贵重。

  令韩莞意外的是,谢明继也送了。

  两只虎是谢家的孩子,如今貌似相处还不错。与谢家人搞好关系,对两只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除了谢明继和谢三夫人。不管这两个人知不知道于嬷子干的坏事,韩莞都不希望两只虎跟他们有交集。

  其他人嘛,等到把害人的人彻底抓出来,韩莞也不反对他们偶尔来往。她相信,她的两只虎整颗心都在她身上,不会偏到那边去。

  韩莞最想要的就是前世某些离婚家庭的相处模式。男女双方各过各的,孩子同时享受父母双方的爱。

  不知这个愿望能不能实现。

  她说道,“收下吧。让人建好帐,放在他们私库里。”

  谢明珍又小声求着韩莞,“我家长辈如今是真的心疼两只虎,特别是我大伯娘,每天要夸奖他们好多遍。还特别后悔,早该……”

  她差点没说秃噜嘴,把和昌后悔没早把两只虎抢去自己抚养的话说出来。当然还有更不能说的,和昌不止一次想把两只虎接来府里生活,都被祖母和大伯拦了。

  她吞了吞口水,赶紧改口道,“早该来关心关心你们。韩姐姐,你就让两只虎下晌去谢家庄子看看我大伯娘吧,她想的紧,好想好想的。”

  韩莞冷哼。若谢明珍不把她加进去,她还相信。把她加进去,就不是原话了。在知道自己和谢明承为何被害后,韩莞对和昌的感情是复杂的。

  因为和昌的身份贵重,之前谢家许好的姨娘位置不给了,所以凶手最恨的人是她。报复在谢明承的身上,有让她们后人承爵的想法,也有报复和昌的想法。只不过,把原本无辜的原主牵扯进去。和昌还天天骂韩莞害了她儿子,觉得她和她儿子最冤。等到真相大白,看怎么打她的脸。

  韩莞知道两只虎已经答应下晌会去谢家庄子给谢老国公磕头。

  说道,“问问两只虎,看他们的意愿。”

  她可不愿意说自己同意。

  谢明珍喜的笑眯了眼。只要韩莞不反对,她觉得自己肯定能说服两只虎。

  又搂着韩莞的胳膊说道,“我三叔派人快马加鞭送信过来,说我三婶想明来弟弟了,已经启程回京。算时间,半个月后就能到了。”

  她知道三婶为什么会回来,还很为明来弟弟鸣不平,却不敢跟长辈说。

  韩莞也是一惊,那个谢三夫人真的很奇葩。哪里有这样的女人,一首小曲儿居然比儿子还重要。她有些同情谢明来那个小少年了。他虽然达到了目的,心里还是很难过吧。

  封家和方家也来恭贺了。都是乡下人和一些孩子,席面摆在前院后堂,韩莞和谢明珍也过去在那里吃。

  除了马旦和小鼻涕,其他孩子都没怎么吃饭。他们玩的是高兴,可臭气熏得他们犯恶心,吃不下东西。

  饭后,两只虎去谢家庄子给太爷爷和祖母磕头,几个男孩子一起跟去那边玩。谢明珍也过去,他们今天不在庄子住,申时末会从那边直接回京。

  韩苒和韩芝吃完晌饭就走了,她们明天要上学。

  和昌等得着急。猜到晌饭前孙子不会来,还是抱了一点希望。失望地吃过晌饭,又开始在院子里翘首以盼。

本文标签:

上一篇:今夜让你彻底成为我的女人 校花公车被强爽翻

下一篇:双道长啊子琛别顶哪儿TXT 叫老公不叫就做到你叫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