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强开小娟嫩苞又嫩又紧 施主咬的贫僧好疼

2021-10-28 09:42:2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天光大亮,林弱弱醒了,是被热醒的。

  眼皮还是沉,睁了半天没睁开,索性彻底闭上了。

  “睡醒了?”低润的声音从头上传来。

  “嗯,几点了?”

  &l

天光大亮,林弱弱醒了,是被热醒的。

  眼皮还是沉,睁了半天没睁开,索性彻底闭上了。

  “睡醒了?”低润的声音从头上传来。

  “嗯,几点了?”

  “你说什么?”

  “什么时辰了?”

  “辰时了吧!”

  “哦!嗯?你不是说今天早上要进宫一趟吗?”

  “是啊,所以你先放我起来呗!”

  “嗯?什么放你起来?”

  “就是放开我,我才能起来啊!”

  林弱弱使劲洪荒之力才把眼睛睁开一半。

  随后就后悔了,还不如不睁开呢!

  这诚实的睡姿,把她塑造的清高灵魂卖的差不多了。

  她所见到的是,自己整个身体像八爪鱼一样紧紧贴在身边的少年身上,手勾在他脖子上,一条腿跨在人家身上……

  怪不得这么热呢!

  明明记得昨天躺下的时候是背对他的,怎么变成这样?

  林弱弱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把自己从对方身上卸下来,眼睛死活是不能再睁开了。

  陈乾一见她如此,勾起唇角笑笑,没说什么,起身开始更衣。

  林弱弱听见窸窸窣窣穿衣的声音,猜想应该是他起来了,偷偷将一只眼睛裂开一条很小的缝。

  天啊!劲爆!

  正好看见少年把寝衣脱了,还没来得及穿里衣,撞进眼里的是一片乍泄的春光!

  林弱弱瞬间就不困了,眼睛唰地一下睁圆了。

  “话说,我家哥哥的身材也太好了吧!”一边看着一边在心里默默咽口水。

  好巧不巧,被看的这位身有所感,一回身,正看见某人两眼放光对着自己流口水。

  少年嗖地一下扯过外袍将自己围了起来!

  “你不是睡着吗?干嘛?想占我便宜吗?”

  林弱弱被他嚇的一愣,随即脸红成了一片彤云。

  努力控制住心虚,呛声说道:“谁占便宜,我正好刚醒,谁知道你换衣服不背着人,你,你就是想勾引我!”

  说完感觉自己实在没理,索性用被子把脸盖上了。

  陈乾一不慌不忙地把身上的外袍脱了,开始穿里衣,穿完之后走到床边,一把扯开林弱弱的被子,眼神充满邪魅,似笑非笑地俯下身来:“想不想知道真正的勾引什么样?”

  说完直接回到床上,翻身将林弱弱压在了身下,一只手臂从她颈后伸过去搂住她的头颈,另一只手抓起她的一只手,与她十指相扣,交握在一起。

  林弱弱感觉自己浑身的肌肉都处在紧张状态,一时间一种无比复杂的感受如狂风一般袭来,吹的她脑子一片混乱。

  手心里的燥热,鼻端的温润,少年的薄唇缓缓落在她柔软的唇上,轻柔地亲吻了两下,之后向下游走,少女精致的脖颈间泛起浅浅的粉红,似一朵两朵的春日桃花,盛开在少女凝白的肌肤上。

  林弱弱想抗拒,但却动不了,而且竟不是对方的压迫使然。

  恰恰相反,虽然被压在身下,但他整个人的重量都没有落在她身上,而是用伸到她颈后的那只手臂稳稳地支撑住了。

  可林弱弱感觉自己就是推不开他,或者,是自己不想推开?

  总之,此时此刻她早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一半的理智和一半的冲动在互相撕扯着,不分胜负……

  突然,这种撕扯开始逐渐淡去,林弱弱睁开微眯的双眼,看见的是一双充满诱惑的凤眼,少年依旧压在她身上,红润的唇轻轻勾起,坏笑道:“这才叫勾引,明白了吗?”

  说完翻身下来,躺在床上,盖上被子,老老实实地闭起眼睛。

  林弱弱半晌才醒过神来,心里暗自吐槽,你这哪叫勾引,明明是点火好么?

  奇怪,怎么有一点点失望是怎么回事?

  她惊疑地看着身边安安静静的少年,轻咳了一声,问道:“嗯,你,你不是要起来吗?”

  对方没回应。

  林弱弱以为他没听见,又问一遍。

  少年无奈地看了她一眼,道:“勾引你我也要付出代价的好么?”

  林弱弱恍然大悟。

  随后侧身靠过来,温润的唇瓣附在他耳边,小声呢喃:“哦,原来是这样啊!”,说着把手从领口伸进他的里衣,轻轻抚弄他线条分明的腹肌。

  少年感觉气血上涌,刚刚平复下来的情绪瞬间复燃,甚至比之前更胜。

  他努力克制着,沙哑的声音说道:“你是想此刻就地圆房吗?”

  林弱弱看看毫无顾忌地照进窗棂的太阳光:“额……”

  随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手从他衣服里抽出来,并翻滚至床的另一侧。

  陈乾一:“……”

  ……

  午时三刻,陈乾一终于出门了,只大概说了自己要进宫一趟,带上广成和钟图,主仆三人各骑一匹马。

  见林弱弱完好无损地回来了,秋水和秋香激动得抹了一会儿眼泪,林弱弱耐下地安慰了他们,言说自己没事,大少爷去的及时,没伤着她。

  她没跟家里人说太多,让大家知道自己没事就行了。

  家里人已经知道了她安全到家的消息,陈乾一早上简单跟父亲和母亲说了一下,就说昨晚在一个废弃仓房找到她的,别的没说。

  这点,昨晚他就已经跟林弱弱说好了,不要跟家里人说太多,跟别人更不用说。

  家人见林弱弱没有受伤,都感到很庆幸。

  关于陈乾一会武功的事,他们是知道的,但仅限于知道他比一般武者不弱。

  其实这也不怪别人忽略他的武力值,长期以来,他都是以文弱书生的面貌示人,再加上这两年或真或假的称病,闭门不出。

  这导致就连家里人都很难把他跟武者这两个字联系起来。

  林弱弱暗自欣喜的是,这次的事,看似是坏事,实际却也不尽然。

  关于陈乾一的病症,林弱弱之前就下过定论,是抑郁症,这段时间一直在逐渐好转,但还没有彻底好。

  通过这次危机,迫使他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同时也可能是完成了康复的彻底转变。

  这从昨天到今天他的言行变化上也能看得出来。

  从这个意义上说,算是因祸得福了。

  日间,林弱弱跟婆婆和小姑说话,得知那天小姑以及一众宫女都遭遇了被迷药迷晕的事,但都自然醒了过来。

  林弱弱不仅想到自己也重了迷药,但不同的是,她所中的毒,却是陈乾一给她要来的解药才解开的。

  而且中毒的感受她现在还记忆犹新,跟小姑所描述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只有一点类似,就是中毒前都闻到一种草木香气。

  但就这一点,细说之下却也不同,林弱弱所中之毒是一种类似香樟树的味道,香樟树是这里常见的一种树,一般人都知道。

  而小姑所中之毒,味道却是一种她从未见过闻过的味道,只是其清新的感觉像是来自草木。

  这就说明,绑架林弱弱的人和迷晕小姑以及一众宫人的人不是同一人。

  而后者与前次进入皇宫府库之人大概率应该是同一人。

  那么问题来了,绑架林弱弱之人前去皇宫做什么呢?

  那天陈乾一与那个老者所说的话,林弱弱因为中毒的关系,只听到了只言片语,现在看来,或许他们知道了她进宫的消息,才去绑架她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借此引出陈乾一?

  可绑架她的那个蒙面人所说的话好像又有点别的意思,因为林弱弱清晰地记得,那人在抓住她的时候,问的是“是谁派你来监视我的?”

  这些话还没来得及跟陈乾一说。

  想到这儿,林弱弱不禁懊恼,“都怪昨天中的毒,害得我脑子不清醒,正事都忘了说了!”

  某毒药:“……”

  不过另一方面那个大盗两次进入皇宫却又什么都没带走,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文学

陈乾一带着两位随从,本来想路过康王府,叫上康王一起刷脸进宫,省着通传了。

  后来想想,当今皇上多疑,尤其是自己这两年都闭门不出,突然出现却明目张胆地跟皇子一起,恐惹事端。

  索性直接入宫面圣。

  已经是下午了,皇上早就下朝了,此时应该在御书房。

  来到午门东侧门,递上螣蛇令牌,言明身份,并说明要面见皇上。

  守门的太监虽然不认识这块令牌,但一见眼前的少年器宇不凡,定不是无理取闹之徒,不敢怠慢,马上前去通传。

  一层层通报,直到将令牌交到御书房总管太监张德福手里。

  张德福自从皇上登基开始一直在御书房伺候皇上,还兼任执笔太监,可以说对朝中情况十分了解。

  这块令牌一出现,张德福先是一愣,随即一道记忆瞬间出现在脑海中。

  于是没耽搁,连忙进去报给皇上。

  “启禀皇上,这儿有枚令牌,请陛下过目!”

  皇上“嗯”了一声,没有动。

  张德福手捧令牌,弓着腰在那儿候着。

  正在龙书案后面批阅奏折的皇上手下没停,把手上这本折子批完,才抬眼看了下张德福呈上来的东西。

  一眼有点儿没看清,伸手拿过来仔细看,“嗯?”

  虽然吃惊,但毕竟是九五至尊,当了二十多年皇上,不可能一惊一乍的,只是皱起眉头,承思索状。

  张德福不敢直视龙眼,只能悄悄地观察皇上的反应。

  皇上半晌没说话,缓缓起身,来到窗户前面,背着手,其中一只手里握着那枚青铜令牌。

  目光幽远,望向前方的宫墙,往日情景历历在目。

  记得当年还只有十一岁的陈乾一陪着一众皇子在上书房读书时,与皇子们对弈,从无败绩,夫子们不服气,结果也都先后败下阵来。

  这件事让皇上知道了,就把陈乾一叫到了御书房,让他陪自己下棋。

  陈乾一在来之前被太监和夫子们告知,跟皇上下棋只许输不许赢,当时他还是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对此表示不理解,但没有说什么,大大方方地来了。

  一盘下来,他赢了皇上,两盘下来,他还是赢了,第三盘,两人打个平手。

  皇上很少输棋,一方面是没人敢赢他,另一方面皇上的棋艺确实够高。

  同一天在一个小娃娃手上输了两盘棋,皇上还是挺受打击的。

  三局过后,皇上就问陈乾一:“你觉得朕的棋艺如何?”

  陈乾一如实相告:“陛下的棋艺是极好的,已达“通幽”之境。”

  皇上来了兴致,问道:“哦?那你到说说,怎么个通幽?”

  陈乾一不卑不亢道:“临局之际,见形阻善于应变。”

  皇上略加思索,而后继续问道:“嗯,那你再说说最高境界什么样呢?”

  陈乾一抬起头直视着皇上,语气平静道:

  “小子以为,各种技艺的最高境界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入神。

  若言棋艺,既棋术变化莫测,又能先知,精义入神,不战屈人,无敌于天下者。”

  皇上闻得此言,如雷贯耳,茅塞顿开,大赞此子乃天降良才。

  自此之后,皇上经常把陈乾一招来宫中下棋。

  偶尔也会跟他讨论治国之道,以及关于一些事物看法。

  日子久了,私下里皇上视其为知己,并以“小友”称之。

  ……

  张德福谨守本分,不远不近地跟着皇上,等着听令。

  皇上此时脸朝着窗外,所以张德福没有看见,皇上皱着的眉头轻轻舒展开来,嘴角勾起了个微妙的弧度,大有拨云见日之感。

  随后沉声问道:“这令牌的主人何在?”

  张德福回道:“回皇上,还在午门外候着呢!”

  皇上缓缓转过身来,一边走回龙书案,一边说道:“让他进来吧!”

  张德福应了一声,赶忙出去传话。

  从午门到御书房,还有一段距离,从张德福传令到陈乾一进得御书房来,总共将近一炷香的时间。

  陈乾一将广成和钟图二人并三匹马留在门外,只身跟着宫人进宫,往御书房走。

  两年前也是这番场景,也是一个午后,皇上把他叫去御书房,屏退其他人,跟他说了一番话,并给了他这枚螣蛇令牌。

  当时他还只有十五岁。

  一个自幼聪慧过人的少年英才,沉寂了两年,今日旧地重游,陈乾一看着熟悉的青砖绿瓦,有种隔世之感。

  他走的不算快,脚步沉稳而轻盈,鳞次栉比间,已然来到御书房。

  张德福前去通传:“启禀皇上,人到了!”

  皇上没有抬头,还在看奏折,“让他进来吧!”

  待陈乾一进来之后,皇上示意张德福也出去,只留他和皇上。

  关于这位陈家公子的事,张德福是在帮着皇上打造令牌的时候知道一点,总之是和别的臣子和世家公子不一样就是了。

  作为一个成了精的老太监,他太知道什么该知道什么不该知道,什么人应该什么对待了。

  这份小心是刻在骨子里的。

  陈乾一来到龙书案前,行叩拜之礼:“臣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万岁!”

  皇上没抬头,也没说话,陈乾一保持着行礼的姿势。

  皇上批完手上的这本奏折,还是没说话,接着拿了下一本。

  陈乾一就一直跪着。

  皇上一口气批了五六本,自己都腻烦了,把最后一本扔到桌上,将手里的笔随意架在笔山上。

  有点愤愤地说道:“这两年不见,你在家呆傻了?”

  陈乾一一愣,这什么意思?但也没敢问。

  好在皇上也没打算跟他打哑谜:“朕如果不说平身,你就一直跪着呗?朕要是明天还不说话,你就跪到明天?什么时候学会这套繁文缛节了!”

  陈乾一还是没有起来,抱拳拱手,平静地回道:“臣比约定的日期晚来了三天,请陛下恕罪!”

  皇上起身,来到他近前,一边虚扶他起来,一边说:“你还知道啊,呵,朕以为你忘了呢!”

  陈乾一直起身来,皇上看着眼前清姿卓绝的少年,眉宇间已经开始褪去青涩,有了一丝成年男子的果敢和肃然。

  端详了一会儿,拍了拍肩膀,道:“长高了!也更结实了!”

  陈乾一闻言再次拱手:“托陛下的福!”

  皇上摆了摆手:“这里没别人,不用弄这套了,坐下说话吧!”

  陈乾一看看四周,空空如也,别说椅子,连个马扎都没有,坐哪儿啊?地上吗?

  心里正吐槽呢,就见皇上自己在地上已经盘腿大坐了。

  陈乾一:“……”

  心道,两年不见,我都长大了,皇上怎么还是老样子,多亏今天穿的深色衣服。

  见此情景,他也没再施那些繁复的礼节,就在皇上对面,跽坐在地上。

  皇上许是放下了身段的关系,此时说话随意多了。

  “朕听说这两年你声称重病,前些日子还大婚冲喜,是真的病了吗?”

  “回陛下,说病也是病,说不是也就不是,其实我自己清楚,是心病。好在想明白了,病也就好了!”

  “我们的约定,你没告诉你家里人吧?”

  “没有,家里人都以为我是真的病重,说来惭愧,让父母长辈跟着操心,算是罪过了!”

  两人闲聊了一会儿,皇上说起这几天发生的事,他已经得知林弱弱回府的消息。

  陈乾一坦言掳走林弱弱的不是来皇宫行窃之人,是冲他来的。

  皇上在此之前就知道有一个悬浮在各国之外的岛上势力,一直在暗中招揽各路英才,陈乾一身在其中之列很正常。

  陈乾一很了解今皇上的脾气,最恨别人对他有所隐瞒。

  既然早晚他也会知道,还不如实话实说。

  君臣二人两年未见,聊了很多,除了刚见面时的生疏和寒暄,很快就进入了正题。

  陈乾一汇报了这两年来任务的进展情况,皇上也跟他讲了朝局的一些变化和现状。

  而关于最近来皇宫两次的大盗,两人也初步达成了共识。

  那人应该是在找什么东西,如今还没有找到。

本文标签:

上一篇:见一次面一次就干十几次 头埋进我裙子里用舌头

下一篇:男按摩师用嘴亲我下面口述 女生喜欢多少CM的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