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办公室揉着她两个硕大的乳球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的扇贝免费阅读

2021-10-28 11:19:5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朱九州原本埋在成萧的怀里,是为了不成为大家眼中的焦点,结果没成想,男人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让她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部土崩瓦解了。

  她揪着成萧的衣服领子,瞪视着他,道:“你

朱九州原本埋在成萧的怀里,是为了不成为大家眼中的焦点,结果没成想,男人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让她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部土崩瓦解了。

  她揪着成萧的衣服领子,瞪视着他,道:“你是故意的吗?”

  男人显然还沉浸在刚刚亲吻她发丝的甜蜜之中,闻言顿时愣住了,道:“啊?”

  见到他这副样子,朱九州顿时眯起了眼睛,审视的看着他,结果发现他一连串动作做下来,都是那么的自然,顿时泄气的摆了摆手,道:“没事,算了。”

  毕竟如果他是故意的话,她可以劈头盖脸的骂他一顿,但是明显对方带着一抹真情实感的意味,反倒让她不好意思多说什么了。

  成萧见她欲言又止,并且老老实实的趴在自己怀里面,顿时心满意足的勾起唇角,其他人都忙着搬行李,更没有人发现他眼中的精光。

  如果有人发现的话就会知道,其实他的演技,足以拿小金人的那种。

  朱九州也就是表面上看起来凶巴巴的,真要和身侧这个男人比起来的话,她还真就玩不过。

  这也就是为什么她这一路都在被他算计的原因所在!

  朱九州一进电梯,就什么都无所谓了,反正她知道楼上的精英组一到下班时间几乎就做鸟兽状,一呼而散,因此也就没什么所谓的避不避嫌之说了,干脆大大方方的戳着成萧,还纠正道:“你应该这样抱,不能这么抱,每次你这样抱我的时候,我都感觉自己快掉下去了!”

  成萧呆呆的看着她,甚至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道:“感情我抱了你这么多年,都是以错误的姿势呗?你怎么才跟我说!”

  “我!”朱九州梗着脖子看着他,最终有一些心虚的别开了眼,努了努嘴唇,最终道:“我那不是......害羞来着吗......”

  看这模样,不像是撒谎,但成萧就觉得好笑了,不但觉得好笑,还真就笑了出来,一脸无奈的看着她,道:“所以呢?现在是不害羞了?”

  朱九州摇了摇头,特实诚的道:“不是不害羞了,是刚刚的脸都被丢尽了,害羞的尽头就是无所谓,所以我觉得此时如果不纠正你的抱姿的话,那什么时候就纠正?”

  她又不傻,摆着这么好一个机会用,难道等着以后继续被他折磨吗?

  男人眯着眼睛看着她,道:“那还真是难为你了,这么多年一直被人不舒服的抱着。”

  “好说好说,知错就改就行!”朱九州没心没肺的道,一边还摇着手道。

  下一秒,成萧就把脸贴近了她,把她吓了一跳,还没等对方问他干什么,他就轻笑了一声,道:“那你知不知道?其实你两个胳膊同时抱着我的时候,是最不容易掉下去,并且是最安全的一个姿势吗?”

  朱九州愣了那么几秒钟,之后便不服气的看向别处,道:“是我纠正你,你怎么还纠正回来了?”

  成萧默默的舔了舔嘴唇,就见她此时看向别方,但是耳朵却将她出卖了个底儿透,因为整个耳朵都红到耳朵根子了。

  他轻咳了一声,也没有戳穿,就这么抱着她一路来到了办公室。

  说起来,他这又是几天没回办公室,不知道里面的状况怎么样了。

  结果刚打开办公室的大门,就看到阿哲要死不活的坐在办公位上,一只腿已经敲上了桌面,整个空气中都弥漫着浓郁的咖啡味道......

  成萧刚想骂人来着,结果就看到了他脸上那遮都遮不住的黑眼圈,顿时将骂人的话收了回来,轻描淡写的道:“还没回去啊?”

  就见阿哲一阵恍惚,伸着手在空中晃了两下,随即跟吃啥了一般的笑了两声,道:“你看,我又出现幻觉了不是?呵呵......”

  成萧顿时便嘴角抽搐了起来,暗骂了一声不知道什么东西的话。

  只见他将朱九州抱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随即就朝着阿哲走去,与此同时,小九她们也都纷纷的鱼贯而入。

  阿哲这才觉察出来不对劲,张嘴就道:“卧槽?!真回来了?”

  说着,便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顿时鬼哭狼嚎的道:“我说你还知道回来啊?而且你看看现在什么时间点!你回来干什么?把这里当宿舍吗?”

  成萧原本安排在嗓子眼的话因为他的这番话,顿时改换了内容,并且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道:“对啊!”

  说着还指了指里面的休息室,道:“这里就是我的宿舍啊!你有什么意见吗?”

  阿哲直瞪着他,瞪了老半天之后,感觉脑袋才缓过劲来,随即眨巴眨巴眼,才想起来自己现在究竟是在跟谁说话,顿时便蔫了吧唧的道:“你宿舍!那就你宿舍呗,用不用提前打扫卫生啊?我去?”

  这态度,简直是三百六十度大翻转,小九顿时便冷哼了一声,道:“出息!”

  阿哲听到之后,顿时便朝着她瞪了一眼,心说你有出息!你要是有出息的话,就把平时骂成萧的话当面说出来啊!

  说白了两人一个比一个没出息!

  朱九州躺在沙发上看好戏,并且趁着空档跟刘静怡摆了摆手,道:“知道你也不喜欢看这种热闹,没什么事儿的话你可以先回家了,回家之后记得好好休息~”

  刘静怡冲她温和一笑,道:“好的~那我先回家喽,拜拜~”

  “嗯呢,拜拜~”朱九州同样温柔的回复道。

  等到刘静怡出去之后,就看到小九和 Lucy都一脸震惊的看着她,道:“拜拜?”

  这个语调,简直是对她的侮辱!

  朱九州瞪了她们一眼,道:“怎么着?我不能这么温柔吗?”

  “呵呵......”两人异口同声的干笑了两声,并且各自都耸了耸肩。

  朱九州看到之后,直想把鞋给脱下来,然后砸到她们两个人身上,只可惜人在身体虚弱的时候,就连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她也懒得做了。

  之后就见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道:“切,懒得跟你们计较!”

  随即便又将视线放在了成萧和阿哲的身上,在她看来,除了自己跟成萧喜欢吵来吵去斗来斗去的以外,另外一个和成萧相爱相杀的,也就是阿哲了。

  只见阿哲突如其来的犯怂,除了让小九看不起以外,同时也唤起了成萧的暴虐心理,只听他道:“所以说我刚进来的时候你在干嘛?你居然把脚伸在桌子上?!”

  “不是,老大!你听我解释老大!”阿哲语无伦次的道。

  成萧轻笑了一声,并且挑眉道:“来,解释。”

 文学

其实有的时候,“你听我解释”这种话无非是口头禅之类的话语,真没什么实际的含义,但是如果对方较真的话,说出这句话的人就会陷入被动的状态,偏偏有些人记吃不记打,开口闭口还要说这种话。

  现在的阿哲,显然已经陷入了被动的境地。

  在成萧说完让他解释之后,他便愣住了,道:“啊?”

  要他解释什么?解释为什么把脚伸在桌子上吗?他能说什么?难道要说太累了,所以这么做的吗?

  阿哲默默的吞了吞口水,心里直犯嘀咕,因为他觉得这个解释压根就不叫解释。

  在他眼里,有效的解释就是在解释之后能让对方原谅自己,这个叫做有效解释,但是如果解释完之后,对方更生气了,那么他解释的这个行为叫做什么呢?未免也太蠢了点!

  阿哲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如果真的把这个问题进行正式的解释的话,那么就属于妥妥的无效解释,不仅没有把成萧的情绪安抚好,还有可能彻底激怒他。

  最终,他默默的朝着一旁的架子上走去,从上面取下来一块一看质量就还不错的布料,就要去擦桌子,边这么做边道:“老大,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把脚翘桌子上了。”

  然而还没有等他把布料挨着桌子,成萧就道:“你手上拿的是我找人刚从国外买回来的围巾,一次还没带过,价值这个数,你确定还要用吗?”

  阿哲眼睁睁的看着成萧伸出了五根手指,险些把手中的围巾抖落到地上。

  就见他下一秒便将围巾麻溜的放了回去,并且一点不讲究地将自己的衣袖放在桌子上杠了杠,边道:“好了好了,现在擦干净了!”

  他心里则安慰自己道,反正也是自己的脚印子,无所谓用什么东西擦!

  朱九州见这一场闹剧终于要收尾了,就提醒成萧道:“行了,你就别欺负他了!他工作这些天一点都不容易,你懂不懂得怜香惜玉啊?”

  “咳咳咳!!”阿哲受宠若惊的猛咳了两声,随即赶忙制止她瞎用词语的道:“啊,那可不必!”

  他觉得朱九州的爱太沉重,再让她这么说下去,成萧非得更让他好看不可!

  不得不说,在反被动为主动这件事情上,成萧就从来没有失败过。

  别看不来上班的是他,把工作全揽在身上的是他,是最后受伤的却也是他!

  男人何苦为难男人!阿哲猛的吸了吸鼻子,抹了抹根本就不存在的眼泪,心说他也太惨了!

  不过不得不说,只要是朱九州说过的话,成萧就没有不放在心上过。

  她已经不止一次在他面前提起过,要对阿哲好一点的事情,现在更是。

  究其原因,也就是看在阿哲为他以及他的公司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行为上。

  最终,成萧叹了口气,跟阿哲道:“放心吧,我回来的这段时间,不会再让你一个人扛着这些工作了,不过今天不行,不能加班,我得照顾九州。”

  阿哲听到这番话之后,一脸的不可置信,觉得幸福来的太突然,瞬间泪眼婆娑的道:“老~大~”

  成萧觉得他有些承受不来一个大男人对自己撒娇,觉得这是一种物理性的伤害,顿时便制止道:“行了,你的心意我已经明白了,剩下的感慨大可不必!”

  “切,无情!”阿哲撅着嘴巴道。

  小九在一旁看着,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道:“咦~说实在的,我已经有好几次想要暴揍他一顿的冲动了。”

  朱九州见成萧和阿哲之间的矛盾化解之后,便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抽动小九道:“那你倒是上啊!在这里打嘴炮算什么本事?”

  小九眯着眼睛看向自家偶像,随即摊了摊手,道:“算了,毕竟我爱憎分明,一码事归一码事,阿哲的撒娇行为虽然欠打,但是熬了好几天在工作上也是真的,我这都是一路看过来的,哪能在这个时候去揍他呀!直接打死了怎么办?”

  朱九州前面还在感慨她这种对同事友好的精神,听到最后,她决定默默的将这种欣赏再揣回来!

  她是脑袋秀逗了才会觉得小九这丫头会良心发现。

  而一旁的Lucy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看多了之后,便点了点头,道:“我现在终于知道你的偶像为什么是朱九州了,也知道朱九州为什么会吸引你成为她的粉丝了......”

  说白了就是这俩人的劣根性,完全一样呗!

  小九听了美滋滋的,但朱九州听到这话不乐意了,眯着眼睛看着她道:“你这是在骂人吗?”

  “噗!”这下轮到成萧和阿哲看这边的热闹了。

  小九顿时变蔫了下去,心说她家偶像多半是嫌她丢人了。

  然而没有最嫌弃,只有更嫌弃。

  紧接着就听朱九州道:“你可不要忘记了,人家乖巧可人的静怡也是我的粉丝!你怎么不说我也那么招人喜欢,那么贤良淑德呢?”

  话音一落, Lucy顿时猛咳了起来,并且一面不放弃的跟她摆了摆手,道:“对不起,那么昧良心的话,我可说不出口!您另请高明吧!”

  朱九州顿时一脑袋问号,按照她这暴脾气,这个时候就应该站起来揍人。

  关键她才刚一起身,立马扯动腰腹部的那快肌肉,顿时又痛的呲牙咧嘴的躺了回去。

  Lucy看到之后,顿时也后悔了,就赶忙道:“你赶紧躺下!一个伤患怎么那么不老实?”

  而几乎与此同时,成萧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并且没好气的看了 Lucy一眼,道:“行了,你就别再逗她了,她最近比较虚弱,你又不是不知道!”

  Lucy心虚的摸了摸鼻子,道:“好吧,不逗她了!”

  说起来,她刚刚在埋汰朱九州的同时,其实也是在埋汰自己,因为她俩的性格其实蛮相像的,可以说是臭味相投了。

  因此,她其实跟小九相互之间也比较心心相惜一些,既然朱九州这边有成萧照顾,那么她便主动跟小九道:“对了,我们刚刚来之前,你打算去干什么来着?”

  小九没心没肺地耸了耸肩,道:“去商场买点东西,回来去宿舍煮着吃呀!”

  对于她来说,上班以及不上班都挺无聊的,尤其是下班以后,啥事儿没有,唯独能消遣的也就是回宿舍亲手煮点东西吃了。

  Lucy一听,顿时抛弃朱九州的道:“那我跟小九一块去了,你这边......你自己随便吃点吧,反正成萧不会让你饿着!”

  说完,便颇有些猴急的拽着小九往外走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为什么越到里面越想叫 边做边讲荤话H失禁

下一篇:贱人又想要了是不是 英语老师解开裙子坐我腿中间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