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三个一起太大了会坏掉的文章 手慢慢的摸到她的柔软

2021-10-29 08:49:3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在众人眼中,李昆仑一下子飞上天梯末端,而后像是没有遭遇到任何阻拦一样,径直就走了上去,转眼间便消失在了云雾之中。

  速度很快,姿势很帅。

  而在天梯中的李昆仑,此时状态

在众人眼中,李昆仑一下子飞上天梯末端,而后像是没有遭遇到任何阻拦一样,径直就走了上去,转眼间便消失在了云雾之中。

  速度很快,姿势很帅。

  而在天梯中的李昆仑,此时状态极为差劲,脸色苍白,眉心处一抹红点若隐若现,身上气息极为紊乱。与别人眼中的举重若轻相比,此时的李昆仑倒好像一副快要撑不住的样子。

  “妈的,要先人前显圣,就得人后遭罪!”

  眼前的世界已经不再是普通的台阶,而变成了一片荒芜枯寂的大漠,李昆仑咬着牙,一步一步往前走。

  ——

  “看来这一座天梯的难易程度还是跟境界存在一定关系,虽说这可能不是最至关重要的因素,但也占据了相当大的一部分。”

  所有人的心中都升起了这股明悟,与其他人的摇摇欲坠相比,李昆仑实在是太流畅了,流畅到好像只是在走一个普通的台阶,两者之间截然不同的反差造成了非常大的视觉冲击。

  “走吧!”

  登上天梯成为了无法避免必须经历的一道难关,时间限制为三天,就在这么短短的几秒钟后,已经又有不少武者飞了上去。

  上一次擂台战之后,这一次武道大会的参赛选手已然只剩下了四十人,离开武道大会的有三十四人。

  按道理说应该是有四十个人的人数才算正确,而之所以少了这么六人,是因为这六人在擂台上死了。

  秦风的脚步不慢,他知道在这一关里是跟施清海起不到什么冲突了,两人之间也没有任何动手的机会,为了尽管通关,他不会在这浪费原本就弥足珍贵的时间。

  “我们要走了吗?”

  身边,唐妩轻声开口,不知为何,在今天走出休息室后,她竟然觉得整座道场好像都弥漫着一种看不见摸不着但确实存在的冰雾,而其他人却都没有这个感觉。

  这让她心里已经有了一种猜测。

  “可以走了。”

  施清海略微沉吟,道:“这一关的难度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不一样的,故事线已经改变,其实现在我也不知道你们在里面遇到的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但是,你们需要谨记这样一个事实,保持本心,不管你们做的究竟是什么选择,但一定要记住,只有自己才是自己!”

  这句话说得有点拗口,但确实如此,龙女还想再问些什么,但这时候的施清海已经起飞,登上天梯了。

  不是施清海不想讲太多,而是在这瞬间,他竟然感受到了一种类似于愤怒的气息。

  但却不知道是在哪里!

  “故事线……”

  低声呢喃着这句话,龙女眼中闪过了一抹异样的光彩。

  龙女紧紧跟在施清海后面,而唐妩注视着他们两人背影,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事情,嘴角划起一抹笑容,魅力万千。

  “轰!”

  在刚刚登上天梯之后,施清海就感觉到自己肩上好像落下一座山来,原本轻盈的脚此时也变得无比沉重,只是迈一步就无比吃力,更别说是像刚才李昆仑那样闲庭散步了。

  “有系统打磨的我基础无比牢固,即便是现在的秦风恐怕都只能跟我不相上下,那李昆仑又是怎么可以走得这么快?”

  艰难地跨出一步,施清海心里闪过了这个疑惑。

  然后这时候没有人能回答施清海的问题,眼前的景色逐渐变化,原本天梯上方云雾的若隐若现此时仿佛逐渐蜕变成了另外一个独自世界,施清海扛着压力往前走。

  体内所有真气被压缩凝聚成一个顶点,这是属于圣境强者才拥有的能力,身体愈加强大,所受到的压力也越强,施清海甚至在怀疑,自己若不是圣境,说不定此时能更快地踏过眼前这一段天梯。

  前面的秦风脚步虽然不快,但却富有节奏,一步一步地向上迈着,在几分钟后,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施清海面前。

  身边没有龙女与唐妩的声音,施清海不知道她们此时遭遇到的又是什么,施清海用最大的真气让脑海清明,但好像这样做不仅没有任何效果,然而使自己身上的压力变得越来越重了。

  难道抵抗并不是登上天梯的方法?

  他不是一个蛮横无理之人,大多数时候施清海都喜欢跟对方讲道理,喜欢以理服人。

  他迅速选择了变通方法,不再抵御那不断渗透脑海里的神秘力量,选择沉沦其中。

  或许,在虚假的梦境中才能看见最真实的自己。

  周围云雾氤氲,施清海的思绪也逐渐朦胧,他感觉自己的思绪变得迟缓,灵魂与身体开始分割,身体还在朝着既定的某个方向不断走着,但灵魂已经去向了不知名的远方。

  当到达某一个时刻后,眼前的世界变了。

  ——

  一座小小的出租屋,一台寂静无声的电脑,身边放着两个大大的纸箱子,箱子里面放满了春夏秋冬的各种衣服。

  电脑旁边是一个红色烟灰缸,烟灰缸插满了芙蓉王的烟头,窗外阳光稀少,吝啬地照进屋内一点点,而地板光滑干净,一只巨大的小熊玩偶呆板地躺在劣质木头所做的沙发上,茶桌上有茶几,茶几里面残余着尚未变质的茶水,阳光如青鸾小山那般蜿蜒曲折,在屋内划出一个完全无法形容的奇怪形状。

  此时的施清海就像是以一个第三人称的角度看着这一幕,看着眼前这空无一人的房子里。

  “我这是陷入到了幻境里面?”

  施清海的思绪从朦胧变得清晰,但也只是清晰了一点点,它此时完全无法感知到自己的身体,但自己却没有觉得半分异样,仿佛一切本应如此,他本就是人世间不知道被谁遗忘的一缕游魂。

  “这一幕从未见过,但却总感觉有些似曾相识。”

  施清海低声自语,客厅不大,但在没有任何人居住的情况下就显得空荡荡的,电脑屏幕上不断闪烁着黄色诡谲的光,那是施清海完全看不懂的另外一种色彩,好像横空跨过去,可以直达另一个世界。

  “我现在该怎么做?”

  就好像是刚才的自我沉浸,我也应该完全沉浸到这个环境里面,了解天梯所要给我表达的意思,而不是说用力地将这一个幻境挣脱吗?

  在闪过这个想法的时候,施清海就感觉到自己思绪在这一刻变得更加沉重,更加不清醒了。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然而施清海搜寻了过往所有记忆,却没有在记忆中找到属于它的半分模样。

  这证明着,他确实没有来到过这种地方!

 文学



  “圣境强者的精神力与灵魂力都来到了一个非常可怕的境界,我可以确保这样的画面未曾经历,但为何会有这种如此熟悉的感觉?”

  置身于这小小的房间里面,施清海一时间缄默不动,在未确保眼前究竟是何状况时,他没有走哪怕一步。

  “这是一个幻境里面,而我需要去做什么呢?意识好像陷入到幻境的深处了,更加具体的世界在我眼前浮现,也许破局的办法并不是走出幻境,而是沉浸与幻境之中。”

  缓缓踏前一步,一小步。

  也就是在这时候,施清海发现此时自己竟然从原本的第三人称转化成了第一人称,最直接的提现就是,此时的他竟然有了一副完整的身体!

  前世,前世……

  呼吸在这一刻变得紊乱,心跳加快,一个恐怖的想法悠然浮现,难道这座天梯竟然可以映射到我前世?但前世的我分明就不属于这一个世界。

  所以天梯不可能是这个世界的产物!

  而在这世界上,除了我之外,另外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也就只有……只有那个叫做施伟锋的男人了!

  我再一次跟他产生了联系!

  意识变得清明,施清海更加细致地观察四周,下一个结论付出水面:既然这不是我的房间,那么剩下的一个唯一可能,就只能是施伟锋的房间!

  而这种问题之后,施清海心里再次产生疑问——为什么自己会感受到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施清海是施清海,施伟锋是施伟锋,这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伸出手,在房间的墙壁上一寸一寸地感受,这并不是什么拥有特殊能力的房间,它非常普通,普通到没有任何特别,就连沙发上那一只大大的玩偶都透露着一种劣质的感觉。

  当施清海在整个房间一步一步地走过,他逐渐感受到了,那一台发着诡谲黄色光芒的电脑对他来说似乎有一种别样的吸引力。

  心中一个小人似乎正不断地告诉他,走到电脑面前!

  施清海照做了。

  坐在木质的椅子上,一股冰凉森冷的感觉在这一刻瞬间包围住他,施清海感觉到自己整个人变得无比僵硬,如同被冰块完完全全地包裹住一样,似乎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然而周围环境一成不变,他还是在这个房间里面!

  这是一种灵魂上的寒冷!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

  “呼,呼……”

  在拥有了强大的武力之后,这还是施清海第一次回归到普通人的身体中,但普通人所带来的的孱弱感却没有让施清海又任何不适。

  相反,他反倒有一种久违的回到了家的这种轻松感。

  “不知道是房间幻境带给我的改变还是说我本来就有的这种感觉。”

  事实上,在确认了天梯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产物之后,施清海的态度就变得无比慎重了起来。

  睁大眼睛,施清海尽力地想要看清电脑屏幕上所展现的内容,但可惜的是这一切并不能如他所愿,即便他用尽全力地去观看,可看到的依旧是刺眼灼目的光芒。

  “妈的,这个施伟锋,脑子有病?”

  施清海无奈,低声骂了一句。

  现在被困在整一个狭窄小小的房间里面,他什么事情也做不到,连自己身体究竟在做着什么也完全不知。

  说来奇怪,在念出“施伟锋”三个字的时候,面前电脑屏幕的光芒突然不再刺眼,反而变得温和,而屏幕上的字迹也能逐渐看清了。

  那是半篇日志——

  在此前的记忆中,广州是一个勾心斗角的城市,我对这里的回忆并不算美好,那时候高中毕业的我在这里栽了太多跟头,也留下些不算太大的后悔,后来就带着巨大的行李逃之夭夭地上了大学。

  五年时间过去,当初的朋友如今都有了家室,就只有我孑然一人,这只是每个人的生活选择不同,我并不会因此产生莫须有的焦虑或是伤心,只是在此时我脚下的这片寸土寸金的土壤里,我无论如何都找不出喜欢它的理由,它终归是一座令我无法有太多好感的城市。

  我曾有过半个朋友在广州,如今早已连朋友都算不上,用“陌生人”来描述更合乎情理,而之所演变至此,根本原因在于我的心是一个不完整不规律的残缺容器,正如写出来的也只能是充满棱角或如坠雾中的莫名文章,它能容纳的东西极其有限,等同于一盒火柴里只有一根火柴,或许里面连火柴都没有。所以每当如此,我只能眼睁睁注视着别人在时间的茫然若失中相继离开,此外什么也做不到,也许有人仍认为我是一个善于逃避、应付了事的不成熟的孩子,我已经习惯了。

  我并不是那么坚强的人,并不认为不被任何人了解都无所谓。

  很少时候,我觉得我没办法说出我内心的真实想法,连将心里的情绪诉诸文字都无法做到。这与平日生活里无法准确表达出内心的情绪不同,与平常时候因为找不到词来形容的焦躁不安不同,与写不出来有趣的情节而沉默寡言不同。此时的我脑海里分裂成了两个自己一样,在巨大的迷宫里不停做着追逐游戏,而恰如其分的字眼总是另一个我所拥有的,真正的我等同于被拔掉电源的机器,什么都无法做到,一切都只能听之任之。

  这实在是一件令人伤心的事情,伤心到我对往后的未来都一片悲观。

  我很不满意。

  在初到商城的时候,我发现这里有许多年轻漂亮的女孩也在这里工作,有时候我会想着诱骗我那年轻可爱的表侄子,让他上去给我撒网捕鱼,把微信通通拿过来。不过这种想法也只是稍纵即逝,年龄一大,相信的事物就越少,加之我只是个突然到来的外来客居无定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悄然远去,那还是不要浪费本就珍贵的时间吧,我并不是喜欢孤独,只是不喜欢失望罢了。

  走在街上,汽车灯连成闪闪的光河沿着大街川流不息,各色各样的灯光加毫不明确的嘈杂声响聚成一团,宛如厚重乌黑的云层牢牢笼罩着城市上空,此时的我就在这样的天空之下。

  这时候,我想起了在人生旅途中丧失的许多东西。

  珍贵的机会,逝去的朋友,和无法挽回的情感。

本文标签:

上一篇:1v1双性受整夜不拔bl 超短裙女同学吞我精子小说

下一篇:不顾她的求饶狠狠撞击着她 跑步机上边跑边顶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