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贝你真紧奶真大真浪 第一次进了小丹身体

2021-10-29 09:05:1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豪门里的事情从来都不简单。

  就比如苏业豪的老妈,明显惦记着想把赵乙梦,拐来当自己的儿媳妇。

  顺便也结合目前正疯传的谣言,劝苏业豪往后行事低调一点。

  两个家

豪门里的事情从来都不简单。

  就比如苏业豪的老妈,明显惦记着想把赵乙梦,拐来当自己的儿媳妇。

  顺便也结合目前正疯传的谣言,劝苏业豪往后行事低调一点。

  两个家族如果真能联姻,几乎等于两家中等规模的上市公司合并,无疑非常重要。

  然而,由于苏业豪正在和英语老师传绯闻,实在是让他老妈之前在饭桌上,没脸开口提这茬,想着等风头过去再另外找机会。

  上选修课时候,苏业豪刚见过赵乙梦一面。

  依然觉得赵家那位短发姑娘长得漂亮,可他几乎彻底换了个人,不再跟以前一样,被对方迷到神魂颠倒。

  因此听完之后,苏业豪只是摇了摇头,回答说:

  “算了,感情这种事,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互相之间没有基础,即使在一起也不会快乐。况且赵乙梦对我不感兴趣,从不给我好脸色看,我还年轻着,暂时不会考虑结婚。”

  他老妈顿时上火,笑骂道:

  “之前谁打电话请我帮忙?这么快就又改主意了?门当户对的好姑娘可不多,下手迟了将来可别哭,什么模特明星之类千万别往家里领,看见她们我就来气。”

  “双方观念差不多就行,也没必要一定得门当户对吧?”

  苏业豪反驳完,接着补充了句:“赚钱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我应该足够养活自己,开心最重要。”

  “靠你养活自己?那我肯定给祖上烧高香,谢天谢地!”

  苏老爹满脸写着不信,继续说道:“你少花点钱,我就很满意了,不过有句话你说得没错,内地生意这几年确实很红火,许多朋友去做生意都赚了钱,去内地读书也不是不行,刚好可以替我省点钱。”

  装作听不出嘲讽。

  苏业豪趁机开口:

  “港城房价涨到头了,随时可能下跌,为什么不尽早套现,拿钱去内地囤些地皮?据我所知,港城一批地产商已经开始有动作了吧,明摆着是个抄底的好机会,尤其是鹏城、沪市、四九城等等一线大城市的核心区域。”

  “我想过,只不过暂时对情况不够了解,一直想找机会去一趟内地,实地考察经商环境,可惜没时间……”

  听自家老爹说什么没时间。

  在苏业豪听来,肯定是假话,不看好市场前景才是真的。

  这年头,绝大多数人都觉得内地是个穷地方,不适合做生意。

  不过,别人不看好内地的市场,对苏业豪而言明摆着是个机会,往后也许就能大展身手,前提是要先积攒到足够的本钱才行。

  至于目前。

  高中生一个,手里那三瓜俩枣,还上不了台面。

  正琢磨着能不能想办法,从父母手里敲点钱出来,作为启动资金。

  等到苏老爹吃饱了,搭上儿子的车顺路回家。

  夫妻俩分居多年。

  苏业豪的老妈在赌城另外有房子,而且不愿再见到二姨太和三姨太等人,独自上车离开了,有司机负责送她……

  次日一早。

  苏业豪老妈亲自接上他,去了自家经营的酒店会议室里。

  面对几家媒体的采访,苏业豪和宋校长、琳达·云老师一起,公开将前因后果解释清楚。

  他老妈还当众表示已经报警,随后会起诉造谣的数学老师杨子渤。

  公关费用早已打点到位。

  假如不出意外,今天的晚报上就会公开这段采访内容,澄清谣言。

  苏业豪没应付过这种事情,但他老妈管理着好几家私立医院,一年到头麻烦不断,对公关环节信手拈来。

  琳达·云不出名,苏业豪也不够出名。

  面对这种茶余饭后的桃色绯闻,简单解释清楚就可以了,问题应该不大。

  宋校长也答应会在学校门口张贴告示,还苏业豪和琳达·云一个清白。

  初步解决一桩烦心事,琳达·云的心情很不错。

  和苏业豪母子俩喝茶期间,她同意兼职当一段时间的家教,单独替苏业豪补习英语课程。

  老妈还有事,琳达·云也有事。

  记者会结束不久,各自散场离开。

  ——————————————————

  周末放假。

  当天下午,苏业豪去海边走走逛逛,晚上被竹竿和龅牙俊约出门,一起吃了顿晚餐。

  第二天从早开始,他都在家闲着,只在傍晚陪老爹去了趟高尔夫球场。

  苏家的高尔夫球场。

  位于氹仔岛南端,配套建造了度假村俱乐部,带有室外泳池。

  大概是因为发现苏业豪开始对生意感兴趣了,所以当爹的专门带他出来,趁机见见世面。

  谈话内容五花八门。

  从港城的楼市,到赌城的博彩业前途,再到赛马、谁多了个私生子、谁家发了大财、谁又选择移民之类,更像是一群老男人闲聊八卦,重要的话题一个都没有。

  这期间,苏业豪看见了姜渔的老爸。

  这位名叫姜子衡的师爷,论起实力也是有的,这么多年以来,帮了苏老爹不少忙。

  此时此刻。

  苏业豪凑到姜师爷身边,询问说:“我家在港城的那几个楼盘,情况到底怎么样?昨天问我爸,他死活都不愿多说,总拿我当小孩看待。”

  “不会吧,苏大少爷,连你也听到风声了?其实那些楼盘整体还是赚的,只不过本来打算压一压,等到高价再出售,一不小心错过了最好的机会,现在价格又跌回去一部分,放心,没问题!”

  不同于姜渔的清冷淡定,她这位当师爷的亲爹,显然油嘴滑舌。

  说话时候眉飞色舞,看起来就很圆滑的样子。

  “这些我知道,我是想问打算撤资的那位合伙人,究竟怎么回事?”苏业豪继续问道。

  姜师爷告诉说:

  “肥仔钱嘛,你也见过他的,为人还算靠谱,上个月刚过完六十大寿。去年逃税被罚了一大笔钱,据说等着筹钱缴纳罚金,他在马来西亚的矿产生意也出问题,这才急着把钱抽回去。全部股份只按照市价的八折甩卖,包括你爸在内,许多人都心动。”

  苏业豪心头微动,赶紧问道:“我爸已经打算接手?”

  姜师爷摇着头:

  “不一定,主要是那么大笔钱,很难筹到手。即使想吃也只能吃下一部份,恐怕还要找其他人合作,争取再把价格往下压一压,况且现在港城地产生意不好做,你爸还在考虑着……”

从姜师爷这里要来项目资料。

 文学


  曾在多个楼盘担任监工,苏业豪对财务这一块稍微有点了解。

  等他初步看完以后,发现所谓的自家老头如今缺钱,要去借高利贷,其实只是缺少收购合伙人手里股份的钱而已。

  之前苏老爹的投资,超过八成都是自有的资金。

  剩下的两成则是拿写字楼抵押,从银行贷到的款,没什么大问题,利息也不算高。

  也就是说。

  假如不从合伙人“肥佬钱”那里,收购合资地产公司25%左右的股份,实际上苏家现在的经济状况依然挺宽裕。

  而且,几块地都是1992年前后拿到手,当时正处于港城的地价低点。

  按照姜师爷的说法,哪怕项目不开发,转手将地卖掉也能赚一倍多,房子开发出来以后更值钱了。

  如此看来,也难怪父母都把苏业豪的建议不当一回事,假如不出意外,整个项目很难亏损,无非是赚多还是赚少的问题。

  大概只有苏业豪清楚,一场超级金融危机真的就要来了,即将席卷整个东南亚!

  所以。

  当苏业豪初步搞清楚这些项目后,既放心又担心。

  家里的财务状况让他放心,却担心自家老头傻到高位接盘,并且可能将白白到手的利润再吐出去。

  搁在他看来,这时候不回购股份,而且尽快降价抛售所有港城房地产项目,那才是最稳妥有利的做法。

  前后可能涉及到二十多亿港币的大生意,苏业豪难免会很在意。

  可问题又来了。

  怎么才能让父母听他的话?

  ……

  苦苦思索的同时,崭新的一周又来了。

  周一早上去学校。

  刚下车,苏业豪就听到有人打趣说:“苏大少!我谁都不服,就服你!连漂亮到爆炸的云老师都能拿下!”

  “就是!你勾引她,还是她勾引你?”

  人群里传来两个声音,学校里的学生们,几乎都已经知道这件桃花绯闻。

  他们不在乎澄不澄清,觉得有意思就行了。

  苏业豪没接话,只是高高举起一根中指,鄙视这些饥渴的少年们。

  原本就嚣张跋扈,自由自在反倒挺舒服,苏业豪拿出提前准备好的报纸,挥了挥大声道:

  “睁开你们的狗眼看清楚了!事情已经彻底解释清楚,我们学校的数学老师杨子渤,追求琳达·云老师不成,所以造谣恶意中伤!我已经找了最好的大律师起诉他,谁再叽叽歪歪,小心我连你们一起告!”

  如同先前所说的那样,苏业豪根本不在意澄不澄清之类。

  他不在乎名声怎么样,这样做的目的,仅仅只是怜香惜玉,不希望琳达·云被牵扯进来而已。

  同班的黄泽汶,此刻也在人群中,反驳道:“谁信啊,没关系怎么会跟你一起去逛街?”

  发现又是黄泽汶在挑事。

  一言不合,苏业豪立马开喷,出口就是国粹:

  “特喵的又是你,关你屁事!老子爱学习!陪我的英语家教老师逛逛街,怎么了?”

  不得不说。

  苏业豪人高马大,以前黄泽汶也跟他打过架,吃了不小的亏。

  此刻被苏业豪盯着,黄泽汶这位跟他同班的二世祖,心里还真有点犯嘀咕,却又不想丢了面子,冷哼一声就往校园里走去。

  早就猜到今天肯定会被议论。

  苏业豪此刻走到大门旁,指着贴在墙上的告示,继续大声道:

  “没看过的都看看,校方已经给了说明!以后谁再敢往老子头上泼脏水,我见一次揍一次,扒光绑在旗杆上展示!你们回家喊爹妈过来求饶都没用!明白了没?!”

  老人常说吃亏是福、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其实很多时候不吃亏、多一事,反而能省掉往后的更多麻烦,毕竟绝大多数人可不就是欺软怕硬,何必让别人快活,自己躲回家里生闷气。

  明白这种时候不能软,不然多半要被谣言给议论死。

  于是苏业豪大大方方直接站了出来,早年的恶名还在,许多同学依然有阴影,门口围拢不少学生,愣是没人敢吱声。

  有些家长刚说完胡闹,得知是苏扒皮的儿子,瞬间又闭嘴了。

  富人之间也分高低。

  至少在这座赌城里,敢招惹苏家的人不多。

  谁都知道苏扒皮手底下有几个工程队,养着上千号人,还有许多外籍劳工。

  这帮人戴上安全帽就是工人,脱掉帽子比混混还狠,早年要账时候出动过几百号人,把闹市区围了个水泄不通,老一辈对此都有印象,绝不是好欺负的。

  更别提苏扒皮还那么有钱,为人又精明,相当会做人,比很多更有钱的大富豪还难缠。

  虽然看不惯苏业豪的“出口成章”,这些家长还是提醒自家子女小心点,别招惹这种小疯子。

  倒是南宫甜,过来时候刚好见到苏业豪发飙,简直笑弯了眼睛。

  等到苏业豪刚走。

  她就从后面偷袭,一把搂住了苏业豪的胳膊,撒娇道:“豪哥!我朋友说周六晚上看见你了,你去小吃街怎么不叫上我一起!”

  实在是对这种主动出击的漂亮少女,没有任何抵抗力。

  苏业豪任由她搂着自己,乐呵笑道:“忙啊,老妈来了,老爸又带我出去长见识。家里生意的合伙人想撤资,我正头疼着怎么说服我爸别追加投资呢,总觉得风险太大。”

  “说服你老爸?”

  南宫甜经常能见到苏老爹,谈生意时候常常安排在她家会所里,对苏业豪老爹的脾气秉性有所了解。

  短暂考虑完,她继续开口说:“那可不容易,这要看他有什么弱点可以下手。不过我回家问了问我妈,她告诉我你家在港城的生意问题不大,假如低价拿下合伙人的股份,也许还能再多赚一笔。”

  搁在现在来看,入手价格合适,确实有利可图。

  但苏业豪却比谁都清楚,一场金融风暴可就要来了,整个港城金融体系都差点沦陷,更别提最近几年已经涨上天的楼市。

  泡沫太大,就差戳破。

  南宫甜的这番话提醒了苏业豪,正琢磨着自家老头究竟有什么弱点可以利用。

  既然正面劝说被当做耳旁风,对方连听都懒得听,不如试一试从侧面下手,想办法让老爹自己察觉到情况不妙。

  想到这里,苏业豪来了精神,自然而然搂着南宫甜的肩膀,还若无其事摸摸她的脸蛋,手感绝佳……

本文标签:

上一篇:白嫩校花双飞 宝贝你的奶好大把腿张开

下一篇:芳芳好紧好滑好湿好爽 宝宝我就进去一点不动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