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芳芳好紧好滑好湿好爽 宝宝我就进去一点不动

2021-10-29 09:08: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老大的朋友遍天下,不分种族,女将们佩服不已,更加坚信没跟错人。

  “进来吧!”

  牛小田的不耐烦声音从屋里传来。

  巴小玉连忙打开门,白狐进入后,居然转身用

老大的朋友遍天下,不分种族,女将们佩服不已,更加坚信没跟错人。

  “进来吧!”

  牛小田的不耐烦声音从屋里传来。

  巴小玉连忙打开门,白狐进入后,居然转身用小爪子推着,把门给关上,歪着脑袋瞧着众人。

  太聪明了!

  太可爱了!

  大家惊爆眼球,不由想起了一个词,狐仙!

  “嘿嘿,老大,我光明正大地来了。看她们,傻了吧唧的,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白狐跳上床,靠着枕边趴下来,鄙夷口吻点评众女。

  “享受的不要不要吧!”牛小田哼声道。

  “一群庸脂俗粉,都加起来,也不如老大一下摸的爽。”白狐又用脸,谄媚地蹭了蹭牛小田的肩头。

  牛小田不得不佩服,白狐的舔功,登峰造极,舔得让人每个汗毛孔都觉得舒服。

  稳住,决不能被忽悠了!

  狐仙是最狡猾的群体,它们的话,听听而已,当真就会上当。

  牛小田头枕着胳膊,转过头,严肃道:“白飞,苍源又下战书,第二局开始了。”

  “风水法阵惨遭失败,这货知道了老大狠辣,肯定不会再玩这一招。”

  “猜猜看,第二局会赌什么?”

  “必然直接针对老大,攻击性的法术。”

  “这种类型的法术,少说几百种,防不胜防!”牛小田摇头。

  “寻常法术,意识攻击为主,老大的灵符轻松抵挡。我要是他,会选择攻击根本。”白狐提醒。

  牛小田下意识抽出胳膊,往下捂。

  “老大!敢不敢开阔下思维方式?”白狐叹口气。

  “哦,明白了。”

  根,指的是祖坟。

  本,就是生辰八字。

  难道说,苍源也会去寻找父母的坟地,借此做法?

  嘿嘿,那就让他去找吧,肯定跟尚晨一样,四处碰壁,还惹来百姓们的反感。

  生辰八字也一样,牛小田自己都不清楚,随便蒙!

  就在这时,君影突然从养仙楼里出来了。

  “老大,君影感受不到那名法师了。”

  重大情况!

  苍源可能也会类似执草隐形一类的法术,巧妙地避开感知探查。

  不好办了!

  抓不到苍源的行踪,就无法判断他想干什么。

  白狐和黄黄都不能派出去,一旦靠近,便可能有危险。

  “你先回去吧,我来想办法。”

  君影飘回养仙楼,牛小田将这一情况,告诉了白狐。

  “老大,你护着点我,咱们出去找找他,只要离得近一些,我有信心能探查到他。”白狐建议。

  就这么办!

  牛小田穿衣下床,将白狐塞进尼克服里,鼓囊囊的,随后骑上赛摩托,就在村子里闲逛起来。

  不在张棋圣家。

  也不在滑雪基地。

  白狐一直在感知苍源的位置,半晌后才探查到,他居然就在东侧的堤坝旁,正背着手看山上的雪景。

  虚惊一场!

  苍源开局就输了二百万,可能太闷了,就是想出来走走。

  “老大,他发现我在探查,正掉头朝这边走来。”白狐慌了,在怀里上下乱拱。

  “稳住,回家!”

  牛小田并不想跟苍源正面接触,尤其身上还有白狐,随后骑着摩托,重新回到家里。

  “什么都没探查到,还被他发现了。”白狐很郁闷。

  “嘿嘿,收获也有,他本来就知道你,看我们出去,反而疏忽了君影。”牛小田乐观看到好的一面。

  君影报告,又感知到了苍源,此人回到张棋圣家,再次开始下棋。

  先这样吧!

  牛小田昨晚没睡好,干脆由着白狐出去跟女将们胡闹,睡起了下午的老爷觉。

  夜幕降临,安悦回来。

  第一时间便来到牛小田的房间,将他推醒,“小田,你,真有一只白狐?”

  “大惊小怪,山上跑来的,跟我的关系还行吧!”牛小田揉着眼睛。

  “不对吧,之前那对夫妇,就是被白狐迷了。尚奇秀的父亲,也登门要白狐,难道说,它真是狐仙?”

  安悦思维缜密,整件事的漏洞太多,以她的逻辑组织能力,是能捋顺的。

  “悦悦,有句话咋说的,对,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干嘛这么较真。”牛小田欠起半个身子,随手点起一支烟,满不在乎。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你说是,那就是,不是就不是。嘿嘿。”

  房门开了。

  白狐走进来,缩着身体,小心翼翼,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瞧瞧你,大吼大叫的,把白飞都给吓着了。”牛小田埋怨一句,朝着白狐招招手。

  “我说话有那么大声吗?”安悦愣愣问。

  白狐却装着不敢靠近,那幅可怜弱小又无助的样子,到底把安悦给骗得心软了,叹口气俯下身,伸出了双手。

  白狐吓得往后缩,看安悦没恶意,试着慢慢靠近,到底让她抱了起来,象征性扑腾两下,小脑袋就扎进怀里,小小的身躯还在微微发抖。

  卧槽!

  太能装了!

  牛小田暗自鄙夷。

  安悦一颗心已经是融化边缘,轻轻摸了几下,然后就彻底失守了。

  撸狐狸,太爽了!

  皮毛如此光滑柔软,让人格外放松,身心都被喜悦充满,根本停不下来。

  看到安悦撸成虚影的手,牛小田感觉很好笑。

  贼狐狸,大骗子,幸好是一只母的,否则,不知道会沾多少女孩的便宜。

  兴师问罪而来的安悦,忘记初衷,就这样兴高采烈地抱着白狐走了。

  不放手,谁抢就跟谁急!

  过年了,也该让动物们感受到家的氛围。

  晚餐时,出现了有趣的一幕。

  九人在餐厅围坐吃饭,走廊里,摆了一张炕桌,白狐、黑子和黄黄,摇着尾巴蹲在桌前。

  上面摆着切碎的生肉、洗净的水果,还有正方形的小蛋糕。

  东为大,自然是白狐的位置,它的面前,只摆着一杯山参酒,偶尔用鼻子嗅一下。

  黑子和黄黄都很老实,直到白狐抬起小爪子,示意它们可以吃了,这才开始欢快享用美味的晚餐。

  饭后,林英占据先机,抢着给白狐洗了个澡。

  安悦随后接过白狐,抱着它去打麻将,结果,运气格外好,接连胡牌,桌上的零钱堆起一座小山。

  晚上十点,该休息了!

  白狐不听话了,必须跟牛老大同屋,溜进去就不出来。

  要不是碍于林英也在这里,安悦一定会坚持跟牛小田同住。

  “老大,快醒醒,快啊!”

  正在睡梦中的牛小田,被白狐给吵醒了,不耐烦道:“烦死了,你去跟别人睡吧!”

  “不是!君影刚才告诉我,有两个高大健壮的男人,正沿着村西的小路,快速赶往滑雪基地。”白狐焦急道。

  蛮龙夜虎!

  他们果然有行动。

一定是奔着滑雪基地的那屋子烟花去的。

 文学


  “必须拦住他们,否则,嘭的一声巨响,烟火表演就泡汤了,还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牛小田急得脑门冒汗,快速穿衣。

  白狐询问君影,苍源正在睡觉,躺平的像是一具尸体。

  “豁出去了!”

  白狐随即化作一团雾气,消失在屋内。

  等牛小田穿好衣服出门,喊醒女将们投入战斗,白狐已经回来了。

  情况很不妙!

  白狐用意识告诉牛老大,无法入侵蛮龙夜虎,他们身上多了透体的高级驱妖符,打不碎也揭不掉。

  五分钟不到,大家已经穿好衣服,拿起弓弩,别上匕首。

  尚奇秀主动要参战,那就带着!

  今晚,赢钱兴奋的安悦,并没有睡着,听到外面嘈杂的声音,开门出来。

  看到一行人全副武装,先是一愣,不解又问:“小田,你们干什么去?”

  “打人!”

  “不许乱来!”

  “再磨叽一会儿,一声巨响,烟花盛典就黄了!”牛小田带人就往外走。

  “什么意思?”安悦想要拉住,被春风冲开,还抱怨一句,别烦了!

  被甩在后面的安悦,半晌才喊了一句,“小田,平安归来啊!”

  骑上赛摩托,尚奇秀将春风挤到一边,抢先跨坐在后座上。

  春风龇牙握拳示威,也顾不得计较,和其他人转身上了面包车。

  兵分两路!

  牛小田骑摩托直接去追蛮龙夜虎,面包车上的女将,则以最快的速度,到前方去堵截两个捣乱分子。

  赛摩托的嗡鸣声,响彻了寂静夜空。

  白狐汇报,蛮龙夜虎已经到了村路中段,奔跑的速度非常惊人。

  为了不留下脚印,两人的鞋上都套着防滑布,身后则背着一柄雪亮的长刀。

  要是俩腿跑得够快,还发明赛摩托干什么!

  牛小田带着尚奇秀,一路狂追,终于看见了两人。

  倒吸一口凉气,这俩货速度真不慢,再晚几分钟,他们一定能到达存放烟花的地点。

  符箓挡不住普通人,马刚柱那些保安,在蛮龙夜虎眼里,就像是不堪一击的废材。

  听到后面的摩托声,蛮龙夜虎停住了脚步。

  他们心知肚明,今晚的任务完不成了,能逃离此地,都是吉星高照。

  随即转过身来,立刻拉开了架势,准备殊死一搏。

  吱呀!

  牛小田停住赛摩托,扔给尚奇秀。

  哐当!

  尚奇秀扔到路旁雪堆里。

  狂得你!

  牛小田心疼,但气势不能改,嘴角挂着轻蔑的嘲笑,大踏步朝着两人逼近。

  摸下兜里的惑风球,牛小田还是选择不用。

  真正打一场才过瘾,也是不错的练兵机会,身边尚奇秀,早已握紧了拳头。

  废话没有!

  蛮龙夜虎立刻拔出后背的长刀,在夜色中划出道道寒光,一起扑了过来!

  牛小田甩头将舞台首秀留给了尚奇秀。

  傻秀可不好惹,腾空跃起,直接迎上了夜虎。

  身影闪动,接连躲过十几刀,一拳便击中了夜虎的前胸,打得他接连后退好几步。

  漂亮!

  蛮龙已到跟前,牛小田也跟他第一次交上了手。

  蛮龙绝对是散打高手,挥刀的同时,不忘拳打脚踢,每一下都直奔要害,快如闪电。

  如果牛小田不是真武三层末期,恐怕还真打不过他。

  凭借惊人的耳力和目力,牛小田轻松躲过几十下狂暴的进攻,猛然挥出一拳,正中蛮龙的手腕。

  长刀当啷一声,落在了雪地上。

  一流的武者,有没有兵器都一样,蛮龙抖了抖手腕,继续猛攻牛小田,身影快得几乎看不清。

  尚奇秀好样的,很快就把夜虎的长刀踢飞,稳稳占据了上风。

  夜虎上次受了伤,攻击力不如蛮龙,而他遭遇的,恰恰是仅逊色于牛老大的牛家第一女将。

  嘭!

  尚奇秀一记飞脚,踢中了夜虎的脸,种植的假牙,瞬间又飞出好几颗,好几大万没了。

  这边,牛小田也打烦了,突然向前一冲,接连十几拳,全部击中了蛮龙的前胸,打得他接连败退,摇摇晃晃,噗得吐出一口鲜血。

  庆幸吧!

  牛老大并未使出全力,否则,他已经死透了!

  “废物们,今后改名懒蛇病猫吧!”牛小田居高临下的姿态。

  “一死而已!”

  肋骨断了几根的蛮龙,终于开口了,他突然从兜里摸出一颗药丸,吞了进去。

  夜虎也是同样做法,吞药丸。

  要化身金刚之躯,打不破,砸不烂!

  也没什么卵用。

  此刻,巴小玉和四美,已经从另一个方向疾奔而来,手里都拿着弓弩。

  长刀没了,蛮龙夜虎又从腰间抽出一根钢鞭,足有两米长,攻击范围可谓不小。

  不仅如此,钢鞭上还有机关,上面出现了尖锐的钢刺。

  如果被抽中,必然是皮开肉绽,惨不忍睹!

  药丸起作用了!

  黑夜中,蛮龙夜虎的眼中,闪现出野兽般的光芒。

  整个人的性情大变,还发出了低低的吼声。

  不能跟变态们交手!

  牛小田当机立断,口中吐出两个字:“放箭!”

  嗖!

  春风扬起弓弩,一根刺猬背刺,瞬间飞向了蛮龙,却被他侧头躲过。

  挥动钢鞭,蛮龙凌空跃起,奔向了四美。

  又是两根背刺射过来,其中一根,射中了蛮龙的小腿,直接穿透而过。

  蛮龙从空中跌落,钢鞭已经抽了出去。

  四美瞬间散开,躲开一击,更加恼羞,再次放箭。

  反应迟缓的蛮龙,双肩齐齐被射穿,巨大的冲击力,让他仰面躺倒在地上。

  女将们一拥而上,顷刻间,蛮龙就被怒骂和暴打声给淹没了。

  夜虎挥动钢鞭,发出骇人的破空之声,冲向了牛小田。

  牛小田低头躲过,突然伸手,将钢鞭牢牢抓住。

  夜虎惊得眼珠子差点瞪出来。

  钢鞭上布满了钢刺,却无法扎破牛小田的手掌,这才叫真正的刀枪不入。

  嗖!

  巴小玉瞅准时机,射来一根背刺,穿透了夜虎的膝盖。

  夜虎立刻跪了下去,钢鞭也被牛小田轻易地给夺了!

  尚奇秀一声暴喝,猛然飞起一脚,正中夜虎的面门,看着都疼,将他仰面朝天,掀翻在地上。

  四美已经将蛮龙打得奄奄一息,又朝着夜虎奔过来。

本文标签:

上一篇:宝贝你真紧奶真大真浪 第一次进了小丹身体

下一篇:放在里面走楼梯 隔壁小寡妇让我爽了一夜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