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热杵埋在体内 我给老师下药强行破了她的处

2021-10-29 09:16: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叶天,你为什么不帮帮桐桐哥?”夏风温润,雨过天晴,叶天牵着汪洋的手在燕京大学湖畔边散步。叶天落地燕京立刻约了汪洋,这种主动让小妮子心生欢喜。一双又长又媚的大眼睛含羞

叶天,你为什么不帮帮桐桐哥?”夏风温润,雨过天晴,叶天牵着汪洋的手在燕京大学湖畔边散步。叶天落地燕京立刻约了汪洋,这种主动让小妮子心生欢喜。一双又长又媚的大眼睛含羞带怯偷偷望着叶天。

  叶天捏了捏汪洋挺翘的小鼻子笑着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小气?”

  “那倒是没有,就是觉得你直接跟对方说说就能 解决,但是你并没有出声。”

  叶天点点头:“是,桐桐是个男人。他有自己的尊严,这件事我可以替他解决,但是却可能伤了他的自尊心。”叶天笑着搂住汪洋的腰肢,贪婪的将头埋在她丰盛的头发里闻着淡淡的体香。

  “男人是个挺奇怪的动物。有的事我可以帮他,但是有些事有些面子,必须他自己夺回来。而且呀我掐指一算。”叶天装出一副神棍的样子:“你桐桐哥的事情好像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

  汪洋被叶天粗重的气息弄得脸红心跳,一边笑着躲一边说道:“你这个色狼,手不要往下滑。三百万啊!桐桐哥就算是年薪比较多,拿出三百万也不可能吧。”

  “嘿嘿,其实是手滑。”叶天的手悄悄从汪洋滑腻的后腰伸了进去,牛仔裤里的肌肤触感有着让人爱不释手的感觉。挺翘丰满的翘臀,在叶天魔手之下变幻着形状。叶天一边揉捏,一边将嘴巴贴近汪洋的耳朵小声说道:“不信你明天可以问问芳芳啊。”

  “叶天,我。。我好爱你。”汪洋被叶天吻得意乱情迷,仰着头张着嘴断断续续的说道。两个人站在校园湖边的树林里,四周昏暗的环境里,能隐隐约约看见好几对情侣。高中时期压抑的情感,此时在大学这种宽松而又充满躁动的青春岁月里,被彻底释放点燃。有些感情一旦释放出来,就很容易失去控制。

  叶天跟汪洋拥吻着,汪洋的嘴里不断发出压抑的、细细碎碎的声音,而附近茂盛的草丛里,已经开始发出断断续续压抑的声音。叶天耳朵尖,能听出来那是男女之间交合时发出的声音。

  就在包括叶天在内的几对情侣各自忙活各自身旁佳人的时候,忽然几束强光手电从不远处射了过来。

  “都不许动!我们是学生会校风纠察小组的!联合校保卫处开展为期一个星期的。。哎?哎?不许动!不许跑!”

  正所谓一石激起无数鸳鸯,这学生会的干部也是个傻子,拿着手电不赶紧抓人倒是先在那念上了政策。叶天拉着汪洋,跟着约会大军往西边跑,后面是十几个学生会的干部和保卫处的干事,一边吆喝一边穷追不舍。

  很快就有约会的同学因为体力不支而被追上,被保卫处的干事按住。追叶天的一伙人一边喊叶天不许跑,一边跟在后面紧追不舍。

  “叶。。叶天,我跑不动了。”女孩子毕竟体力差很多,被叶天拉着跑了五分钟,汪洋得体能就到了极限。

  “早说嘛。”叶天回身直接将汪洋抱起来,一边跑一边说道:“抱着你我跑的更快,累死这帮孙子也抓不到我。”

  汪洋双臂自然的环住叶天的脖子,渐渐呼吸平顺了下来。扭头看身后这帮人还在追,忍不住笑着说道:“这伙人是不是体育系的呀,感觉比普通学生能跑。”

  汪洋的话音刚落,就听见身后一个声音说道:“这位同学,我劝你还是别跑了。我可是咱们学校体育系的长跑冠军,去年代表学校参加的比赛。”

  “还真让你猜中了。”叶天一边刻意保持着慢速,一边小声笑着对汪洋说道。

  只要在叶天身边,汪洋知道就算天塌下来,这个男人也有办法让自己不受到任何的伤害。更何况汪洋是见识过叶天的身体素质的,她根本就不担心叶天会被这些人追上。

  “兄台,我不管你是什么冠军,只要你没大狼狗跑得快,你就只能跟在我屁股后面吃土。”

  叶天这话顿时引起了众怒。感受到身后人追击的速度明显加快,叶天一边跟汪洋说着卿卿我我的情话,一边也开始加速跑起来。

  “小子,等我抓到你的,不管你是什么系的,我都让你好不了!”身后追击的队伍渐渐缩小,只剩下两个人依然在叶天身后追着不肯放弃。

  “等你抓到我再说啊。”叶天一边跑一边调侃,身后两个人的气息和步伐已经开始乱了下来。虽然两个人经受过专业的长跑训练,但是在叶天面前,就如同幼儿园的小朋友戴着拳套在跟职业拳王耀武扬威一般可笑。

  就这样叶天边逗弄边跑,又跑了二十分钟,身后的两个人骂骂咧咧一屁股坐在地上不跑了。

  叶天站在距离他们两个二十多米的距离,将汪洋放下问道:“哥们,不追了?不追那我可走了啊。”说完,大大方方的牵着汪洋的手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向西边走去。

  “这孙子到底是哪个院的?怎么这么他妈能跑啊!”两个人缓了半天才缓过来,互相搀扶着站起来一边往回走一边说道:“妈的丢人啊,居然能追丢了。不行,明天我得找体院老邢打听打听,这孙子!”

  “真他妈邪性。”其中一个长跑健将一边走一边做着赛后拉伸的动作道:“我今天感觉这状态拿个区冠军都不成问题,这孙子抱着女朋友我居然没追上。最邪性的是他还一边跑一边跟女朋友说话,这他妈专业运动员也达不到这水平啊!”

  汪洋跟叶天走在茂盛的林荫小路里,一边互相踩着影子,一边听微风将树叶吹起发出的沙沙声。

  “我居然有点向往大学生活了。”叶天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汪洋自然不懂这句话真正的含义,看叶天的眼睛中似乎有些伤感和严肃,汪洋忍不住好奇的说道:“你们的条件,还用惦记上大学这种小事?”

  叶天看着汪洋,将眼底的伤感隐藏起来道:“每天晚上都可以跑到草丛里,搂着你亲亲摸摸然后调戏一下这些学生会的干部,多好玩。”

  “滚你的!”汪洋被叶天逗得前仰后合,刚要追着叶天打,裤兜里的电话忽然响了。

  “不用看我都知道肯定是你妈。”

  汪洋吐了吐舌头,接起电话嗯嗯啊啊说了两句便挂断了电话。

  “送我回家吧,我妈已经够开恩了。”汪洋挽着叶天的胳膊说道。

  叶天将汪洋送回家,一直隐蔽在暗处的尖刀才现身出来。

  “BOSS,最近有两名可疑的人出现。”

  “嗯?什么意思?”尖刀的话立刻引起了叶天的警觉。这些尖刀本身就是从顶尖部队里挑选出来的好苗子,又在叶天的手下经历了严苛的各类考验和训练,所有人身体里都带着从叶天身体里抽取出来的神秘物质。他们对危险和不安全因素的判断,基本是百分百准确的。

  “这两个人最近出现在小区外的频率很高,而且两个人都带着明显西疆人的特征。”尖刀犹豫了一下,有些期期艾艾的说道:“BOSS,我们三个人汉语都不太好,最后抽签我输了。”

  “然后你就被迫出来跟我说这个事?这不是表达的很好嘛?难道你还想练成出口成。。”

  “章!”站在一旁的尖刀忽然补充道。

  “我还不知道出口成章这个成语么?”叶天白了一眼尖刀:“我刚才是一口气卡住了,倒腾一口气。”

  “这个事我能说明白,但是另外一个事我说不太清楚。”尖刀挠挠头:“关于汪洋妈妈的事。”

  看尖刀这个表情,叶天一脸好奇的小声问道:“怎么的了?汪洋妈,外面有人了?”

  这句话明显超出了尖刀对汉语理解的范围,听到叶天的话,尖刀点头道:“是的,汪洋妈妈外面跟人说话。”

  “除了说话,还干什么了?”

  “没干什么,就是两个人连续好几天偷偷出来在餐厅吃饭。”

  “等会。”叶天似乎明白了沟通有问题。“我说的有人,嗯,按照英语的理解是偷情。”

  听叶天这么一说,尖刀连忙摆手:“不不BOSS,汪洋妈妈不是偷情,而是外面有人。”

  “你们几个平时偷懒不好好学习汉语,早晚闹出笑话。”叶天无奈的嘟囔了一句伸出手,尖刀递给叶天一个小巧的录音笔。

  “我们在她的手提包里装了一个小功率窃听器。”

  叶天按开录音笔,里面传来安静雪焦急的声音。

  “赵哥,我胡姐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啊。她说的是存款,我也是按照存款利率存的。你们后来说的那些理财,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胡萍怎么跟你说的我不知道,但是这些可都是白纸黑字写上去的,而且有你的签名。有这些,你就是说破大天,我们银行也没有任何责任。理财产品在购买时,都会被告知有投资风险的。”

  “可是胡姐跟我说的是帮她完成月底储蓄任务,说这个月储额没完成任务。月底存进去月初取出来就行,我们认识二十几年,我根本就没仔细看签的合同啊!”

  “那这个就是你的问题了。现在胡萍已经辞职出国了,你要是能找到她,让她承认这是她没有尽告知义务的话,或许我们银行方面还能配合你对她进行个人行为起诉,但是现在问题是,第一,字是你在银行自愿签的,已经被告知有投资风险。第二,胡萍人已经出国了,你首先要找到她,找到她之后她能不能承认是她的问题,这两个都是不好解决的难题。”

  “赵哥,您给想想办法。”安静雪焦急的说道:“这一百多万我可是瞒着我爱人拿出来帮胡姐完成任务的。我们两口子省吃俭用也就攒下了这些钱,赵哥您行行好,帮我把这个钱要回来。我肯定不会让您白帮忙的。”

  “也不是没有办法。”那边的声音变得有些暧昧:“这样吧,今晚我请你吃饭,咱们一边喝酒一边聊聊这个事。”

  “赵哥,请你自重。我可以用钱表达谢意,但是其它的事,我不能答应你。

叶天将录音笔还给尖刀,点燃一支烟想了想道:“你们做的没有问题,你们的任务是保证他们一家三口的安全。白天三个人每个保证一个,晚上轮流值岗,其余的任何问题,都不用管。西疆特征的那两个人一定要盯紧,一旦出现突发情况,第一要务就是保证汪洋一家的安全。”

 文学



  三个尖刀暗暗松了一口气,看他们忽然放松的样子,叶天忍不住笑着说道:“记住,你们的任务是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其余的问题,都不要去管。”

  叶天跟三名尖刀告别,重新坐回车里给汪洋打了个电话。西疆过来的两个人,就算他们是杀手,只要不是改造人级别的,一名尖刀足以闭着眼睛弄死他们。而改造人级别的杀手,也不会用来对付汪洋家。

  “你这么一说,我感觉我妈好像情绪确实不太对。我爸?没感觉不对啊,泡脚看电视呢,哦,那我再悄悄观察一下,一会打给你。”

  过了五分钟,汪洋跑回自己的房间打给叶天:“没问题啊,我妈妈肯定是有问题。但是我爸爸情绪没问题。叶天,你快跟我说说我妈妈怎么了?”

  “嗨,你别着急,小事。”叶天将这件事简单对汪洋说了一遍,汪洋沉默了片刻问叶天:“你是怕我爸爸知道你再插手不好对吗?就像你说的男人的尊严?”

  “也不算是吧,这种事跟桐桐那件事不一样。”

  “那个胡阿姨我认识,跟我妈妈关系很好,换做是我的话,也不会想到她会骗人。叶天,这件事你帮我妈妈解决吧,她心里难过还不敢对我们说,时间长会出问题的。”

  “嘿嘿,傻孩子。”叶天笑嘻嘻的说道:“你们家家大业大的,还差那么一点钱?再说这种事,你自己给你秦哥打电话,他要是敢不给你办,我有一百种方法折磨他。我教你啊,你就问你妈发生什么事了,她肯定不说,你就掏出电话给她看,告诉她秦升能搞定。她可能是怕你爸和你知道,所以想自己解决。”

  本来还忧心忡忡的汪洋直接被叶天逗笑了。她知道这点小事对普通老百姓来说很困难,但是对于叶天他们来说,就如同探囊取物一般简单。

  “你是怎么知道的?”

  “额。。最近秦哥那有几起关于金融诈骗的案子,我汪洋宝贝家的人都被他们关注,所以他就告诉我了。这样,今晚太晚了,明早你给他打电话,剩下的事就交给他办了。”叶天撒了一个谎,哄好了小妮子,叶天单独驾车离开。

  半路又打电话跟秦升说了这件事,两个人对了一遍说辞,口径一致之后,叶天才挂掉了电话。

  看了看时间,叶天还是拿起电话给方黎明打了一个。方黎明听到叶天的声音,先是骂了两句,然后问叶天在哪呢。叶天没时间找方黎明玩,所以就撒谎现在人在美国。

  “黎明哥,等我回去一定找你玩。”

  “呸!你小子就不拿我当回事吧。”方黎明在电话那边骂道:“知道你小子忙,说吧,找我什么事?”

  “那个桐桐,我听我女朋友说他最近好像遇到了点麻烦事。但是他跟谁都没说,我估计以这小子现在的能力和情商,摆平这点小事应该没问题吧?”

  “嗨,这件事啊。桐桐自己摆平了,你还不知道吧?他把那个大刚给弄来了。”

  “大刚?跟牟家混的那个大刚?”

  “对,桐桐这小子是个人才,在那个分公司干的有声有色。我还准备年底给他提个汽配集团的副总干呢,你说的事具体我不知道,但是桐桐摆平这点小事,应该没问题。”

  挂了方黎明的电话,叶天又调出大刚的电话打了过去。

  一听到叶天的声音,大刚这个东北大汉兴奋得嗷嗷直叫。“啊?没在燕京啊,我还以为你在燕京呢,真想跟你喝酒啊。”大刚在电话那边遗憾的说道。

  “桐哥?嗯,有个光头今天找他要钱去了,让我们给打发了。我在门口趴着听桐哥给那个傻逼范老二打了电话,反正利滚利的利息肯定是不给了。”大刚将他在门外偷听到的只言片语学给叶天听,叶天听了就大概知道桐桐自己摆平了这件事。而且归还本金就意味着,桐桐要跟过去的那些兄弟们做彻底的了断。

  又跟大刚聊了几句,叶天挂了电话又打给许芳芳。

  “桐桐哥最近情绪一直不好。我二姨说桐桐哥好久都没抽烟了,现在居然抽了两根。”许芳芳在电话里幽怨的对叶天说道。

  看许芳芳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叶天忍不住笑着说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咱们之间还那么生分么?”

  “叶天,桐桐哥这次是真想学好了。要不然那些狐朋狗友来找他玩,他早就去了。就是因为害怕自己定力不够,所以桐桐哥每次都不出去。”许芳芳叹了一口气:“这次居然弄了个欠条,来要挟桐桐哥还钱。好像之前还让桐桐哥要了什么工程活,桐桐哥这些闹心事不跟二姨说,二姨也是偷听他打电话听了几句。”

  “所以你心疼你桐桐哥。”叶天吸了一口烟说道。

  “你说怎么办?”许芳芳焦急的说道:“桐桐哥好不容易走上了正路,已经都断了跟那些狐朋狗友的联系。”

  叶天点点头:“这就是逼着你下水,平时没机会,这时候可算是逮到机会了。不下水也行,给工程,然后以后越来越赖,他们就擅长这个。”

  “你就别说风凉话了,叶天,你就给桐桐哥想想办法吧好不好?”许芳芳在电话那边哀求道。

  “你桐桐哥想自己解决,这关系到他的尊严问题。如果他要是想解决这件事的话,直接跟他老板说一声,什么事都解决了。”叶天忍着笑,继续逗弄许芳芳。

  “你是说方总?”许芳芳摇摇头道:“这件事方总应该知道,但是他没出声。这个分公司他交给桐桐哥的那天就对桐桐哥说过,他说这个分公司以后就是你全权负责,所有的事务都是你自己说的算。干好了,以后这就是你向上发展的基石。做不好的话,叶天说话了我也不能赶你走,你就在这个地方自己养老吧。”

  “你就知足吧。”叶天笑了笑:“桐桐的起点多高,方黎明那小子这是要刻意培养他,你不懂,但是你桐桐哥懂。要是这点小事都摆不平的话,那桐桐以后也就是这个水平了。”

  叶天笑眯眯问道:“你不就是怕桐桐重新走回老路么。”

  “人都有被逼无奈走投无路的时候啊!”

  叶天摇摇头:“他还有很多路可以走,而且我告诉你,桐桐绝对不会再重新走回老路,因为他失去过一只手。更因为。”叶天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有我在他身后盯着,他不敢。人只要有畏惧的东西,就一定不敢越过给他划好的红线。”

  听到许芳芳气哼哼的声音,叶天忍不住笑着说道:“这样吧,你可以打电话问问桐桐,这件事到底处理完没有。”

  “我之前问过,他根本就不跟我说。后来连电话都不接,说嫌我烦。”许芳芳抱怨道。

  “好了好了。”叶天逗弄了许芳芳半天:“你现在问问桐桐,说不定人家都解决完了呢,只不过没告诉你而已。”

  这时候许芳芳才反应过来,他试探着问叶天:“你这家伙是不是知道什么事了?好哇,你跟我说了半天,是在逗我玩是吧?你等着的,我现在给桐桐哥打电话,要是我知道你逗我,你等着我打死你吧!”

  叶天哈哈笑着挂断了电话,然后顺手将电话关了机。

  第二天早上,趁着老爸上厕所的功夫,汪洋悄悄拽了一下安静雪问道:“妈,你怎么的了?怎么感觉心不在焉呢?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有什么事?就是最近休息不好。”安静雪挤出一丝笑容说道。

  “别骗我了。”汪洋指着安静雪手腕上的玄武甲:“你皮肤水嫩水嫩的,戴着这个东西睡眠会非常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要是解决不了,我去找叶天。”

  “不能找他!”安静雪吓了一跳,拽着汪洋跑到阳台上。还没等说话,先红了眼圈。

  “妈妈被人骗了!一百多万,咱家全部积蓄!”安静雪终于找到了倾诉的对象,开口就哭了起来。

  “妈妈不是占便宜的人,是你胡阿姨!她。。。”

  “妈,这种事咱们办着困难,对叶天来说就是易如反掌。”

  安静雪摇摇头:“我不想让叶天那孩子以为我是占便宜被骗的,人家的门槛本身就高,我想以后你们在一起之后,他家能高看咱们一眼。”

  “妈,这件事我直接找秦警官就行了。”

  安静雪摇头道:“找他不就相当于报案了么,我就想悄悄把钱要回来,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但是现在银行。。银行那头不管。”

  汪洋知道妈妈的顾虑,她柔声对安静雪说道:“妈,这件事你放心,我跟秦警官说好,不通过官方途径,也不让他跟叶天说。他们做警察的,有的是办法。”

  “小雪,我上班去了。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不了,我一会跟洋洋一起下楼。今天天气不热,我骑共享单车去地铁站。”安静雪擦了擦眼泪,对客厅的汪洋爸说道。

  “洋洋,我一会跟单位请个假,再去一趟银行。”安静雪叹了一口气:“要是再不行的话,你就给秦警官打个电话,那可是爸爸妈妈半辈子省吃俭用的积蓄。”

  汪洋笑着给安静雪擦了擦眼泪:“你放心吧妈妈,这件事交给我办,我保证把钱给你要回来还不让叶天知道。”

  “就你能耐。”安静雪有些不好意思的轻轻掐了一下汪洋道:“我知道叶天能耐大,这种事对他来说是举手之劳,可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不想让他觉得咱们家是那种贪小便宜高攀的家庭。”

  看妈妈的眼圈又开始发红,汪洋连忙道:“我知道啊,但是叶天不是那种势力的人。”

  两个人简单收拾了一下,汪洋坐公交车去学校,安静雪则骑着单车去了地铁站。

  虽然银行的那个主管信贷的赵主任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安静雪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去了银行。

  看到安静雪的电话号码,赵主任咧嘴嘿嘿笑了笑,酝酿了一下情绪接起了电话。

  “嗯嗯,我在,你把电话给保安。”通知保安放行,赵主任得意的拿着一面小镜子捋了捋头发自言自语道:“我就不信你能跑出我的手掌心。”

  银行信贷部门的权利极大,像赵主任这种首都支行主管信贷的主任,手中可以调动的资金每年都能达到几十个亿。现如今这个世界,各行各业想要发展壮大,都需要融资贷款。赵主任这个信贷主任,就是他们的财神爷。

  呼风唤雨的赵主任也是个色中之鬼,只不过这个色鬼品味极高。不喜欢风尘女子也不喜欢青涩少女,专门喜欢极品良家少妇。像安静雪这种气质高贵身材和相貌完美的女人,才是赵主任的最爱。

  赵主任在看到安静雪第一眼的时候,感觉自己的魂都被吸走了。这种没有淹没在生活琐事中的极品少妇,已经好多年没有见了。

  听到敲门声,赵主任轻轻咳嗽了一声。将桌子上的笔记本打开装出一副忙碌的样子,才头也不抬的说了一声请进。

  “赵哥,您忙着呢。”安静雪陪着笑脸走进办公室,故意将办公室的大门整个打开。

  “小雪,你先坐。我把手里这个CBD贷款的项目审批一下,咱们再聊。”赵主任很随意的指了指桌子上的矿泉水:“先喝点水。”

  “您先忙您的。”安静雪小心翼翼的坐在沙发上说道。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赵主任才装出刚忙完的样子起身站起来。他绕过宽大的办公桌一边走向安静雪一边伸出手笑着说道:“不好意思啊,让你久等了。最近上十几个亿的贷款比较多,审批得严格一些。”

  “赵哥您注意身体啊,得劳逸结合。”看赵主任伸过手,安静雪无奈的也伸出纤细修长的手跟赵主任握了握。

  握着安静雪柔弱无骨滑嫩的小手,赵主任觉得自己魂都飞了。他给安静雪拧开一瓶矿泉水,然后十分自然的把办公室的门关上。

  看赵主任返身向自己走过来,安静雪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这个如同柔弱羔羊般无助的动作更加刺激了赵主任那颗蠢蠢欲动的心。既然你来求我办这个事,你怎么能跑出我的手掌心!

  他忍住心中升腾的Y火,笑着坐在安静雪身旁的沙发上问道:“小雪,这次来有什么事吗?”

  “赵哥,还是那个事。”安静雪小心翼翼的坐在沙发上,丰满挺翘的屁股只坐了沙发的一个角。

  “胡姐把我一百多万的存款挪走了,您看看帮我想个什么办法,把钱要回来

本文标签:

上一篇:放在里面走楼梯 隔壁小寡妇让我爽了一夜

下一篇:他吻着她的花蒂 在宿舍强奷两个清纯校花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