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夹好了一滴都不许就出来 手指慢慢摸到她内裤边

2021-10-30 10:31:2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说完,叶南婷的话锋一转,直奔夏甜,“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为什么要到嫣然的面前来扎她的心呢?”

  “妈,是我喊姐和哥一起来吃饭的,你干什么?”杜

说完,叶南婷的话锋一转,直奔夏甜,“你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不清楚吗?为什么要到嫣然的面前来扎她的心呢?”

  “妈,是我喊姐和哥一起来吃饭的,你干什么?”杜嫣然站起来,走到叶南婷旁边,抱着叶南婷胳膊往外走,“这饭我不吃了行吗,咱们走。”

  “我不走。”叶南婷把胳膊收回来,重新站回夏甜身边,“你不知道嫣然有多难过吗?你不肯放弃傅阎玮就算了,还跑来伤她的心,你怎么这么坏?”

  夏夜眉头紧拧,眼底尽是生气,他起身将外套拿上,“姐,我们走。”

  夏甜跟着站起来,但她没有直接走,而是面对着叶南婷,一字一顿的说,“我坏不坏轮不到你来定论,嫣然已经是成年人,她自己会判断是非黑白,用不着你来替她伤心难过。”

  说完,她拎着包跟夏夜一起离开。

  饭刚吃了一半,就遇见了这种事情,因为杜嫣然对夏甜态度没变,而心情不错的夏甜心情跌落谷底,她到底欠了叶南婷什么?

  同样是叶南婷生的,为什么她跟夏夜以及杜嫣然的对待方式完全不一样了。

  她想不透, 也不想去想,失去了母爱二十多年她都一样过来了,现在亲生母亲不认她,她除了会难过之外,没有一门心思非要认叶南婷的想法。

  她一个人也可以很好!

  “姐,你不要难过,是她无理取闹,我总觉得她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夏夜不知道怎么劝说,但叶南婷的态度很怪异,或者那怪异就是她对夏甜态度的真正原因。

  “算了,以后你跟嫣然可以多往来,没事的情况下就少喊上我吧,搞得你们也没有聚好。”夏甜挽着夏夜胳膊,姐弟两人的身影被路灯拉的老长,紧紧贴在一起。

  夏夜并未说话,他自己心里清楚,虽然很喜欢杜嫣然,但再喜欢,杜嫣然的地位也远远比不上夏甜。

  夏甜才是他亲姐,陪伴他二十多年,在他重病时不放弃,哪怕把自己‘卖’给傅阎玮,也要给他治病的人。

  没有夏甜的坚持,他等不来杜嫣然给他捐献骨髓。

  奔着惹不起躲得起的态度,夏甜做好了跟叶南婷永不相见的准备,路过超市买了一些食材,回到两居室姐弟两个吃了一顿火锅,虽然时间很晚了,但他们的心里都是暖暖的。

  刚吃饱饭,夏甜就收到傅阎玮的短信。

  知道她明天休息,约她 明天一起吃个饭。

  夏甜看着手机上的一行字愣了许久,迟迟没有回应。

  “愣着干什么,答应他呀。”夏夜说道。

  夏甜看着夏夜,没说话却也没有答应。

  “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不跟傅医生在一起,他也不见得会跟嫣然在一起,到时候你们两个都失去了自己喜欢的人,什么叫肥水不流外人田知道吗?傅阎玮没看上她看上你了,你就得好好珍惜,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能便宜了别人家?”

  夏夜语重心长,像个老父亲似的操心,见夏甜还是不动,索性拿过她手机给傅阎玮回了消息过去。

  夏甜哭笑不得,“你哪里来的这么多大道理。”

  “是道理,不是歪门邪道就行,你就听我的。”夏夜把手机还给她,然后推着她回去,“你早些睡觉,明天早点儿起来,这里交给我。”

  桌子都还没收拾,夏甜就被夏夜推回房间了,并且被勒令禁止出门。

  自从夏夜移植完骨髓,完全把夏甜当成了‘残废’养着。

  她只是跟傅阎玮约了午餐,用不着去那么早。

  但隔日一早,她还是早早的起来了,跟夏夜两人做了早餐,然后一同出家门,今天是夏夜复查的日子,她必须要陪着夏夜一起去。

  夏甜不由自主的紧张,都到了医院楼下了,她的腿还在打哆嗦。

  “你先进去检查,我停好车上去找你。”她需要缓口气,又怕让夏夜也紧张,只能先把夏夜支开。

  “那好,我在楼上等你。”夏夜下车走人。

  夏甜将汽车开进停车场,坐在椅子上深呼吸几口气,虽然说手术都完成了,可复查的结果不容小憩,很多人都是复查出了问题的!

  而夏夜已经经历过一次骨髓移植,若再出现问题几乎就没有救治的希望,她怎么能不紧张呢?

  沉淀了几分钟,她打开车门下去,绕过车头往电梯走去,身后突然响起脚步声,她心底一沉,回过头去。

  “夏甜,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们好好谈谈。”顾野站在距离她五米远的地方,脸色很难堪,眼底尽是警告她识趣一些。

  “我不需要你给我机会,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谈的,不管是你想跟夏氏集团融资,还是跟我重续前缘,都不可能!”夏甜决绝的说。

  顾野紧紧拧着眉头,快步朝她走过去,“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夏甜警铃大作,转身朝电梯跑去,恰好看到电梯在负一层停下,电梯门缓缓打开。

  叶南婷站在里面,看到外面的一幕眼底平淡到不带一丝波澜,并且果断的抬手将摁了关闭电梯的按钮。

  夏甜看到叶南婷的那一刻,心底生出希望,觉得自己有救了。

  可是当她发现叶南婷摁了电梯以后,电梯门缓缓合上,绝望将她淹没。

  她万万想不到叶南婷讨厌她到了这种程度,在看到她有危险的情况下,不帮她一把,还将她推入深渊!

  “等等!”她喊了一声,惯性让她的身体向前,却撞在了电梯壁上,甚至将电梯壁撞坏,人差点儿没掉下去。

  顾野及时抓住她,把她扛起来转身离开,任凭夏甜怎么捶打,顾野都没有松开她,来到车旁把她塞入车里,挣扎间她的头磕到了门框,眼前一黑,没有了意识。

  此时楼上,夏夜正在等待做检查,见夏甜迟迟不来,便给夏甜拨了一个电话。

  却一直没有人接听。

  “夏夜。”叶南婷走过来,“你不用等着,我已经安排了人给你开通绿色通道。”

“好,谢谢。”夏夜客气的道谢,“但我要等一下我姐,不然等会儿她过来找不到我。”

 文学


  “我跟这里的医生说一声就好了,夏甜以前在这里上班她也清楚绿色通道在哪边,你先跟我过去吧,医生已经在等你了。”叶南婷又说。

  夏夜沉吟片刻,想到这医院夏甜呆了这么久,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便跟叶南婷走了。

  检查的过程很漫长,查完这个查那个,甚至还有很多夏夜不知名的检查,折腾下来都已经中午了。

  夏夜皱着眉头,趁着闲下来一遍遍的拨打夏甜的手机,始终没有人接。

  “怎么了?”叶南婷在他身边坐下。

  “我要出去一趟,我姐的电话打不通。”夏夜起身边往外走边继续拨打夏甜的电话。

  “你急什么?等会儿马上结果就出来了,指不定夏甜是跟她的同事聊天去了。”叶南婷又阻止了他的脚步。

  夏夜总觉得不对,但很快手机就收到一条短信,来自于夏甜。

  【你检查完了喊我,我遇上几个同事,聊一会儿。】

  他松一口气,重新坐下来等消息。

  ……

  夏甜的双手和双腿都被捆绑起来,她被顾野带到一个酒店,锁在房间里,动弹不得。

  “我给过你跟我谈谈的机会,你不珍惜,非要让我用这种方法吗?”顾野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夏甜,你至于这么恨我吗?”

  “我为什么不至于这么恨你?”夏甜哑然失笑,虽然情况危急但还是忍不住的笑了,“顾野,我爸死了,人的生命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你犯了多大的错误,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我告诉你,杀人犯法,不然你这条狗命我早就取了!”

  “我都已经知道错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样?”顾野后悔的说。

  “如果你真的知道后悔了,想要弥补我,那就离开我的视线,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夏甜动了动手,“现在放了我。”

  顾野一怔,忽然笑了,“原来跟我说这么多,就是想让我放了你?我告诉你,不可能的,我一定要得到你,我一定要让夏氏集团跟顾氏集团融合,我们要在一起才能两全!”

  说完,顾野弯腰抓住夏甜的肩膀,将她提起来放在床上,双手开始撕扯夏甜的衣服。

  夏甜慌了,手脚一顿乱踢,却被顾野束缚住脚,他另外一只手已经将她身上的外套扯开,继续去抓打底衫。

  恶心上头,却因为挣扎的用力过猛而卸了力气,她眼角流下两行泪水,不由自主的小声呢喃,“傅阎玮……救我!”

  “救你?”顾野听到傅阎玮的名字,情绪更加激动,“傅阎玮他都不知道你在哪里,今天没有人能救的了你!”

  说完,顾野弯腰试图亲她,夏甜快速把头扭过去,用胳膊挡住顾野底下来的脸。

  她的胳膊被顾野掀上去,下巴被紧紧捏住,迫使她面朝上,顾野猥琐的笑容越来越大。

  忽然,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顾野顿了几秒,往手机的方向看了一眼,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索性就不理了,正要继续时,可那铃声越来越急促,并且一遍遍的响,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顾野骂了一句,翻身下床接电话。

  “我说过,你不许来真的,只要摆拍几张照片就够了。”电话那端,女人的声音十足的威严。

  顾野不甘心的往床上看了一眼,那是他喜欢的女人,光摆拍哪里够?

  “别挑战我的耐心,我手上有你劫走她的证据,如果你不怕下半辈子坐牢,就随便你!”

  一阵忙音响起,顾野懊恼的把手机丢到一旁,定定的看了夏甜一会儿,最终还是认命了。

  夏甜全身被脱的只剩下勉强裹身的衣服,性感的锁骨和两条大长腿裸露在外,顾野欺身而上,将她捆绑起来的胳膊架在自己脖子上,做出她搂着他的姿势。

  他弯腰附身在她锁骨间,各种摆拍出来的亲密姿势都被床头的镜头捕捉到了。

  一系列的事情做完了,顾野不甘心的站起来,“夏甜,迟早我会得到你的。”

  说完,顾野转身走了。

  虽然顾野什么都没做,可夏甜还是觉得自己被他碰过的地方脏了,顾野走了以后,她奋力挣开绳子,冲进洗手间打开花洒,一遍遍的搓洗被顾野手碰过的地方,都挠红了还不肯放过自己。

  直到房间里响起铃声,是她的手机一开始被顾野抢走收起来了,她才关了花洒走出去,已经有无数个未接来电了,都是夏夜的,但这个是傅阎玮的。

  她平静了一下心情,然后才接起电话,“喂。”

  “夏甜,你在哪儿?”傅阎玮已经在餐厅等了半个多小时,距离约定的时间也已经过去很久了,他心底生出不好的预感。

  “我有些事情,不能去吃饭了,你回去吧。”艰难的说完这两句话,她快速切断通话,找了一个毛巾把身上擦干净,然后套上被撕破的衣服,离开酒店。

  她要去医院看夏夜,夏夜一定急坏了。

  在去医院的路上,她看到顾野以她名义给夏夜发的消息,看样子是没有耽误夏夜做检查,没有惊动任何人,她提着的心才微微落地。

  到了医院,她刚进去就遇上了认识的小护士。

  “夏甜,你怎么才来?你弟弟刚刚昏倒了,在病房呢!”

  夏甜心里‘咯噔’一声,问了病房号往楼上赶,无数的念头从脑袋里冒出来,难不成是病情又出现了什么问题?

  在夏夜的病房外,杜嫣然和叶南婷都在这里等着,看到她衣衫不太整的走过来,杜嫣然十分惊讶。

  “姐,你干什么去了?”

  “我……没事,夏夜怎么了?”夏甜目光锁定在病房里,好几个医生围着昏迷的夏夜转来转去。

  她的心仿佛被一只大手紧紧捏住,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你还知道关心夏夜?”叶南婷冷冷开口,“你居然让他一个人来医院做检查?你是怎么做姐姐的,怎么照顾他的!”

本文标签:

上一篇:小东西我们厨房做 鲤鱼乡两攻同时做双性

下一篇:教女生自己捏自己的小兔兔 岳两女共夫三P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