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女生睡觉去弄会不会醒 涨精装满肚子公交车

2021-11-01 10:26:1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阿暖早有防备,待镇北王一靠近,就立刻出手,挥刀砍去,镇北王没防备,结实的挨了一刀。

  “啊……”

  镇北王吃痛踉跄后退,不可思议的看着黑衣人,而后瞬

阿暖早有防备,待镇北王一靠近,就立刻出手,挥刀砍去,镇北王没防备,结实的挨了一刀。

  “啊……”

  镇北王吃痛踉跄后退,不可思议的看着黑衣人,而后瞬间明白过来,这人不是自己的手下。

  自己的手下都是自己培养的死士,根本不可能对自己下手。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冒充本王的手下?”镇北王大怒,捂着伤口,寒声质问道。

  阿暖一听,知道藏不下去了,顿时冷笑一声:“是嘛?既然你已经识破了我,那我也就不隐瞒了,实话告诉你,我乃谢家的人,今天来就是为谢大人报仇的!镇北王,你恶贯满盈,去死吧!”

  说完,又举刀扑了上去。

  谁知,镇北王哈哈一笑:“哼,谢家人?一派胡言!说,你到底是什么人,老实交代!”

  一听镇北王如此说,阿暖立时蒙逼。

  本来想冒充谢家人杀他,让他对谢幕一产生仇恨,也好借刀杀人。

  没想到镇北王却一点都不相信自己是谢家人 。

  从镇北王的语气,可以看出他是百分之百的肯定。

  阿暖就有些疑惑了,谢融被镇北王杀了,谢家人报仇是很正常的事情,为何镇北王却不相信谢家人报仇这件事情呢?

  难道谢家不想报仇?

  正疑惑间,屏风后面,突然出来一个美貌女子,阿暖一见,顿时大吃一惊。

  谢幕一!

  她怎么会在这儿?

  “王爷,这是什么人?”

  谢幕一一见阿暖假扮的黑衣人,立时惊慌失措起来。

  镇北王就说道:“不用害怕,一个蟊贼,还想冒充你们谢家人来杀我!”

  一听这话 ,谢幕一大怒道:“真是岂有此理,王爷,赶快派人杀了他!”

  镇北王一听,就点了点头,冷笑一声,然后大喊道:“来人,有刺客!”

  阿暖见事败,不可能完成任务了,又知道寡不敌众,立刻飞也似的跑了。

  很快,镇北王的亲卫就赶来追杀阿暖。

  阿暖一路上和黑衣人打斗了好几次,黑衣人的武功十分的高强,一看就是经过训练了的。

  最后,阿暖被打伤,她飞快逃了。

  而此时,张敏娟正在和一群老头谈论粮食问题。

  老头对张敏娟说道:“宋夫人,自从粮仓被烧后,我们又上交了一些粮食,如今僵北粮食不够,好多人家都没有存粮,怎么办?”

  老头把僵北的情况对张敏娟说了一遍。

  张敏娟听了,觉得是个大问题。

  “粮食不够,可以改种别的东西!”

  张敏娟建议道。

  老头一脸为难:“小麦也种了,还能种什么?”

  张敏娟想了一下,便道:“可以种红薯!这个生长快,还能饱肚子,可以解决粮食问题!”

  “红薯?那是什么东西?”

  一听这个,老头和几个老百姓都满脸疑惑。

  张敏娟见他们不懂,就把红薯种植的方法,对他们一一说了。

  而且,红薯可以做菜。

  老头和老百姓听了,都惊叹不已。

  “宋夫人,你说的这个红薯真是不错,以后我们家里要多种红薯!夫人,你太有本事了,老汉真是佩服你了!”

  “我也要种,可以做菜,那肯定很好吃!”

  “夫人真是太了不起了,有夫人在,我们根本不用担心粮食方面的问题!”

  ……

  老头和几个老百姓都对张敏娟佩服的五体投地。

  张敏娟笑了笑,道:“其实,粮食方面的东西可多了,什么红薯,地瓜,都可以直接吃,不一定非要粮食!我们以后要多引进一些各种各样的粮食菜种,这样就不会担忧饿肚子了。”

  “咱们种地的,只要填饱肚子就行。而且,红薯种的多了,你们吃不完,还可以卖钱,然后,再去买别的东西吃,一样的!你们说,对不对?”

  张敏娟把道理对老头和老百姓说了一遍,老头和老百姓都满口称赞,觉得张敏娟说的有理。

  “对,对,夫人,你说的太对了!听了你的话,老汉我茅塞顿开!以前只知道种粮食,现在终于明白了,多管齐下!”

  “我也是,再也不用愁没粮食吃了,冬天,我家地窖里要多存点红薯,烤着吃!”

  ……

  几个人正说话间,阿暖仓皇的跑了过来。

  “阿暖,你怎么满身是伤?”一见阿暖浑身是伤,张敏娟立刻惊慌的不得了。

  她不明白,阿暖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老头和几个老百姓也十分担心,见阿暖身上全是血,立刻走过去关心起来。

  “哎呀,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就是啊,这是被哪个歹人弄的?阿暖姑娘!”

  ……

  阿暖来不及解释,只是对张敏娟说道:“姐姐,官兵在追我,他们快要追上来了!”

  张敏娟一听,知道情况不好。

  “宋夫人,事情紧急,阿暖姑娘又受了伤,我们又没有武功,不能保护她,依老汉之见,还是赶紧把阿暖姑娘藏起来为上!”

  “是啊,宋夫人,快点把阿暖姑娘藏起来,免遭毒手!”

  ……

  老头和几个老百姓十分担心,立刻给张敏娟出主意。

  张敏娟一想,也只有这样,宋楚宁又不在旁边,来不及向他汇报。

  于是,就连忙点点头,说道:“阿暖,跟我到后面去藏起来!”

  说完,就扶着阿暖朝后面跑去。

  “哎呀,这都是什么事啊!阿暖姑娘多好的一个人,怎么会于人结仇?”

  “真是不知道为什么要杀阿暖,太可恨了!”

  “可惜我们都不会武功,不能帮上忙!”

  ……

  老头和几个老百姓都为阿暖鸣不平。

  张敏娟把阿暖藏在了后面一个地下室里,阿暖下去之后,张敏娟对她言道:“阿暖,你待在下面,千万不要出声,一切有我应付!”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出声,明白嘛?”

  张敏娟用脚趾头想,都知道阿暖肯定是私自行动,去干什么事情了。

  要不然,也不会有人追杀她。

  但现在情况紧急,来不及细问,只能先保住阿暖一条命再说。

  张敏娟回到前面,老头和几个老百姓都很担心。

  “宋夫人,阿暖姑娘伤势好重,可要赶紧医治啊!”老头对张敏娟叮嘱道。

  张敏娟就点头,说道:“谢谢老人家,这个我知道!你就放心吧!”

  此刻,张敏娟心里跳的厉害。

  她不知道,那些官兵到底能不能应付的过去,万一搜查的话,可不好对付。

  不一会,就来了一群官兵。

张敏娟在厨房切菜,脑子里却在想着阿暖,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文学


  “啊……”

  突然,张敏娟一个不小心,差点把手给切到了,立时惊慌的尖叫了一声。

  屋外,宋绵绵听到张敏娟的喊声,急忙跑了过来,一脸关切的询问道:“娘亲,你怎么了?是不是切到手了?”

  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扳着张敏娟切菜的手,查看有没有受伤。

  张敏娟连忙安慰宋绵绵道:“没事,绵绵,娘亲有点三心二意,还好没有切到!”

  张敏娟心绪不宁的。

  宋绵绵一听张敏娟没事,这才放心,嘴里说道:“没事就好,娘亲,你切菜时小心一点!”

  宋绵绵走的时候,不忘叮嘱了张敏娟一句。

  张敏娟点了点头,笑了笑,说自己明白。

  但她脑子里,仍然全是阿暖的影子。

  阿暖和她亲如姐妹,她绝不能失去阿暖这个知己。

  “爹,你回来了?”

  就在张敏娟思绪间,突然外面响起了宋绵绵的喊声。

  原来是宋楚宁回来了,宋绵绵一见,立刻欢喜的跑了过去,拉着宋楚宁的胳膊,就往里面拉。

  宋楚宁进了帐篷,脸色十分的不好,好像遇到什么伤心的事情了。

  张敏娟察觉到了,立刻走过去,一脸诧异的询问道:“相公,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的难看?发生什么事情了?”

  张敏娟心里,不知怎的,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宋楚宁沉默了两分钟,然后一脸难过的对张敏娟说道:“刚才,镇北王的手下找到了一具女尸体,已经被狼咬的面目全非,凄惨至极!”

  “但从身材来看,十分的像阿暖!”

  一听宋楚宁这个消息,张敏娟如闻晴天霹雳,心内伤痛至极。

  “什么?阿暖她……不,她不是阿暖,不是……”

  张敏娟伤心欲绝,嘶声痛哭了起来。

  她没想到,阿暖竟然落到这种下场,她接受不了。

  阿暖多么善良的一个人,怎么能有这样的结局?

  但事实如此,张敏娟心碎了。

  “娟,现在只是怀疑,可能是阿暖,但相貌已经被狼毁了,认不出来了,不一定是……”

  宋楚宁见状,立刻好言安慰起张敏娟来。

  毕竟,事情没有查明,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

  “不,我不要阿暖去死!……”

  张敏娟哭了两声,脑袋突然一片空白,直接晕了过去。

  “娟……你醒醒……”

  “娘亲,快醒醒!”

  “娘亲……”

  ……

  见张敏娟晕倒,宋楚宁和三个孩子立刻慌的不行,一边大喊,一边把张敏娟扶到床上,休息了起来。

  看着床上虚弱昏迷的张敏娟,宋绵绵和宋福福,宋平三个都急如星火。

  “爹,娘亲怎么还不醒过来?”

  “爹,你赶紧请大夫过来,给娘亲看看!”

  “娘亲不会有事吧?爹……”

  ……

  三个孩子生怕张敏娟会出事,连忙给宋楚宁出主意。

  宋楚宁听了,就宽慰他们道:“你们不用担心,你娘亲不会有事的。她只是一时接受不了阿暖死了的事情,所以,出现暂时性昏厥现象,过一会,就会醒过来的!”

  听了宋楚宁的话,三个孩子这才慢慢的安了安心,静静的站在张敏娟床边,等待着她的苏醒。

  “啊……福福,绵绵,平儿……”

  过了一会儿,张敏娟总算是醒了过来,眼里看着三个孩子,嘴里大声的喊着。

  “娘亲,我们在这里!”

  “娘亲,你总算醒了,急死我们了!”

  “娘亲,绵绵好担心你!”

  ……

  三个孩子表达了自己心里的担忧之情,张敏娟听了,一脸的感动。

  不一会儿,眼泪就出来了。

  “娘亲,不要哭……”

  宋绵绵连忙用小手为张敏娟擦拭眼角的泪水,柔声安慰道。

  宋楚宁也坐到了张敏娟身旁,拉着她的手,安慰她道:“娟,你先不要着急,那个女的不一定就是阿暖……”

  谁知,话还没有说完,张敏娟就痛哭流涕。

  “你就不要再哄我了,我知道,那一定是阿暖!除了阿暖,还能有别人嘛?我对不住阿暖,她为了保护我们,只身犯险,这才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都是我害死的她,都是我的罪过呀!……”

  张敏娟满腹的自责,对着宋楚宁诉说着。

  她不能忍受心里的痛苦和悲伤,她需要发泄。

  “我知道,娟,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你先不要伤心,说不定,那是别人的尸体……”

  宋楚宁尤自安慰着张敏娟,眼里也噙满了泪水,只是作为男人,他不能让泪水流出来,整个悲伤的情绪,一直憋在心里。

  因为,张敏娟需要他安慰,他自己如果受不住这份悲痛,流露出来,张敏娟岂不是会更加的伤心?

  阿暖虽然已经“死”了,但是,张敏娟不能有事,这个家不能没有她。

  “娘亲,你先不要着急,也许,阿暖姐还活着呐……”

  宋平柔声劝慰着张敏娟。

  张敏娟摇了摇头,流着泪道:“那怎么可能?阿暖已经死了,是我害死了她,我有罪……”

  张敏娟的眼睛,空洞无神,喃喃的嘟哝着。

  谁知,就在这时,宋绵绵突然拉着张敏娟的手,一脸自责的哭道:“娘亲,你不要说了,都是我不好,是我指使阿暖去刺杀镇北王,才酿成这样的祸患!”

  宋绵绵实在受不了母亲那悲痛的情绪,满心的悔恨,连忙对张敏娟坦白了一切。

  什么!张敏娟一听,两眼怒然的盯着宋绵绵,一脸不敢置信的反问她道:“什么?是你指使阿暖去杀镇北王的?你怎么能这么做?你这是害阿暖啊!”

  “你这个不成器的东西,你怎么能让阿暖去送死?我要打死你!”

  张敏娟气的不行,立刻扬手就去打宋绵绵。

  宋绵绵也不挡手,一脸愧疚的接受张敏娟的惩罚。

  宋楚宁一见,立刻拦住张敏娟的手,对她言道:“娟,孩子也是为了你,你就不要打她了!你看她,也已经知道错了,饶了她这回了!”

  看着痛哭流涕的宋绵绵,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做父亲的宋楚宁,也一阵心软。

  阿暖已“死”,就是打死宋绵绵也无济于事。

  更何况,宋绵绵也是一片孝心,护母心切,这才干出这种事情

本文标签:

上一篇:情人奶大水多弄得好爽 女人装睡让滑进去

下一篇:双性受被惩罚狠打花蒂 男总裁憋尿play灌尿bl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