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双性受被惩罚狠打花蒂 男总裁憋尿play灌尿bl

2021-11-01 10:28:4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夜已深,本就清清冷冷的荒郊野外,此刻更增添了几分孤寂。

  放眼望去,除了天上的几颗疏星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光亮。

  凤凰城的郊外,宇文卿所带领的五六千军队已经整装待发,随

夜已深,本就清清冷冷的荒郊野外,此刻更增添了几分孤寂。

  放眼望去,除了天上的几颗疏星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光亮。

  凤凰城的郊外,宇文卿所带领的五六千军队已经整装待发,随时随地等候命令。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隐藏在暗处的众人的一颗心,也已经提到了喉咙眼上。

  眼看着眼前的城池没有一丝动静,宇文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就连苏云溪也升起了几分担忧。

  这已经不知道是宇文卿第几次走到帐篷外边了。

  苏云溪也跟着走上前来,看了一眼,近在眼前的城池,说道,“王爷,今日是最好的机会!”

  宇文卿了然的点了点头,眼神之中满是急切,转过身来一把抓住对方略显冰冷的手腕,“云溪,你……你的手怎么这么冷?”

  苏云溪笑了笑,“这地方昼夜温差比较大,到了晚上更是冷得很,不过王爷不必担心,我也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女子!”

  宇文卿还是难掩担忧,“今日的事情你不用再管了,就待在这里好好的休息吧!”

  苏云溪摇了摇头,嘴角轻轻向上一挑,平静的说道,“今日,咱们不用一兵一卒就能够将他们拿下!”

  宇文卿并非不知道苏云溪的打算,不过究竟能不能够按照他们的意愿进行,还是一个未知数。

  宇文卿自然也是希望事情能够简单一些的。

  正在此时,苏云溪一撇过头去,就看见前方不远处的城池上燃起了一盏天灯。

  这不过是一场在普通不过的天灯而已,但苏云溪却立马提高了警惕,拉着宇文卿来到了帐篷外边指着就缓缓上升的天灯。

  “王爷,看来他们已经准备动手了!”

  宇文卿也顺着苏云溪手所指的方向看过去,缓缓升起的灯光忽明忽暗,倒是给这凄凉萧索的郊外增添了几分温暖。

  不过……宇文卿现在可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些。

  只见他将手放在了腰间的长刀上,随后一用力,向外一抽。

  长刀直直的刺向天空,早已埋伏在周围的人也也提高了警惕,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正在此时,一记军马站在凤凰城的城头,正是那日的那个北疆男子。

  看见宇文卿站在城下,他似乎很是享受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双手负在身后淡淡一笑,扯开了嗓子说道,“我说……王爷,您身份尊贵,这可不是您该来的地方,还是赶紧走吧!”

  “怎么,如今这手下败将都敢用这种语气说话了吗?”宇文卿丝毫不屑,眉头轻轻一眯,目光之中透露出来不可抗拒的寒意。

  黑夜幽深,除了那风吹草动,再没有其他多余的声音,安静的令人心悸。

  站在城头的北疆男子似乎也因为宇文卿这不怒自威的架势而有些不知所措,只说道,“你若是现在离开,本将军可以饶你一命,不然的话……就休要怪我刀剑无情!”

  “可笑,如今大战在即,你身为将军却说要饶我一命,若是被你手下的将士听到,岂不是要好好思索一番,你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宇文卿这话说的意味深长。

  那北疆男子闻言眉头轻轻一皱,整个人都显得有些不太自然。

  显然,他认为宇文卿之所以这么有底气,便是看准了他的军队战斗力不足。

  可越是如此,他便越是想要证明一下自己的实力。

  只见他抬起手来向空中一招,随后城门打开,一批队伍策马而出。

  宇文卿依旧屹立原地,岿然不动,就像个没事人一样。

  从城里出来的人一举,便将宇文卿团团围住。

  本就对宇文卿有些忌惮的北疆男子,此刻更是琢磨不透他的意思了,说道,“你就这么想死?”

  宇文卿冷哼一声,随后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只口哨,对着长空一吹 。

  突然之间,数千军马从草丛之中冲了下来,直接将外面的那一群军队团围。

  城头的北疆将军这才意识到有埋伏,此刻也不敢轻举妄动。

  有些忌惮又有些惧怕的看着宇文卿,指着对方说道,“你……竟然跟老子玩阴的?”

  宇文卿眉头轻轻向上一挑,说道,“战场之上向来讲究的都是兵不厌诈,这点道理都不懂,还做什么将军,真是可笑!”

  如此被人侮辱,自然是没有忍受的道理。

  一气之下便想要将所有的军马全部都照出来,直接跟宇文卿来一个鱼死网破。

  可是……他也许不知道,他这么做直接动了宇文卿的招。

  看着北疆将军召出了所有的军队。

  宇文卿嘴角轻轻向上一扬在黑暗之中露出了一抹阴森森的笑容。

  而躲在暗处的苏云溪也以全副精神做好了准备。

  只见,只在刹那之间,数万军马从城中鱼贯而出。

  双方军队各自站在各自的位置上相互对视。

  正在僵持之间,一阵悠长婉转的琵琶声回荡在天地之间。

  所有的人都被这琴声给吸引了过去,原本就有气无力的凤凰城军队,此刻更是心不在焉。

  嘈嘈切切,错杂纷纭,余音悠长,动人心弦。

  熟悉的曲子,熟悉的中原,使掉使得他们潸然泪下。

  北疆将军也是一阵黯然神伤。

  似乎直到现在为止,都没有明白宇文卿这是安排的一场什么戏。

  趁着所有人都被这声音吸引过去的时候,宇文卿轻轻一挥手,数千军马,横冲直撞,只在半个钟头之内便将所有的人全部折服。

  数千对数万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宇文卿却感觉得到他们这些人,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愿。

  也许,他们是想着战败之后就能够被钱送回去,回去之后就能够有机会见到自己的家人。

  还没有开始战斗就已结束,这是城头上的将军没有意料到的情况。

  短短一个时辰,他就输的这般彻彻底底,只怕天底下都没有比他更可笑的人了吧!

  之见他满脸无奈的大笑两声,笑如凝固在了脸上。

  他低下头去看了一眼宇文卿,指着他说道,“兵不厌诈,真是好一个兵不厌诈,若是以后再有机会碰见的话,我必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城头上的人直接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穷寇而已,宇文卿并不打算追过去。

  更何况,他现在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现在,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弄到了所有的兵马。

 文学


  不过,这只兵马究竟能不能够派得上用场,还有待探究。

  正在宇文卿往回赶的时候,月影快马赶来,说道,“王爷,两万军马已经全部捕获!”

  宇文卿想了想,吩咐他,“现在把所有的人都聚集到一处,本王马上就来!”

  月影答应一声便离开。

  而宇文卿则是调转码头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苏云溪此刻正从另一片山头赶回来,正好与过来的宇文卿一面相对。

  看见苏云溪,宇文卿立刻下马步行,走到苏云溪面前说道,“刚才……多亏了你!”

  苏云溪分明从宇文卿的脸上看出了一丝担忧,可偏偏突然转过了话头。

  不过苏云溪也理解宇文卿的用意,摇了摇头说道,“今日之事本来就是在意料之中!”

  “不过……”苏云溪转念一想,突然之间眉头紧紧的蹙在了一起。

  看向宇文卿说道,“将他们打败虽然容易,不过接下来的事情恐怕就不这么简单了!”

  宇文卿安安静静的待在一旁,等着苏云溪将话说完。

  “这几万人大多是因买卖而来,并非是自愿参军,现在成了俘虏,想着不过也是回家的事情,要想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跟着王爷去北疆打仗,只怕还要费一番功夫!”

  苏云溪的担忧也正是宇文卿所担心的事情。

  这些人既然被买卖到了这种地方,那说明他们的家中大多贫寒,正是因为需要钱,所以才会做这等骨肉分离的事情。

  宇文卿想了想,还是对苏云溪说道,“此事交给我,你不用担心!”

  苏云溪点了点头,宇文卿早些年混迹于战场,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的存在。

  这点小事对他而言自然不值一提。

  将苏云溪安顿好了之后,月影来报,说是所有人全部都已经齐聚在一处。

  宇文卿立马赶到现场,直接大队军马屹立原地,一个个的都耷拉着脑袋,情绪低沉。

  宇文卿站在高台上,环视了一圈周围说道,“你们……大多来自中原华朝,可是如今却站在了自身同胞的对立面,心中是否有愧?”

  话音落下,所有人的脑袋垂得更低了。

  就像烈日灼烧下那焉头巴脑毫无生气的花草树叶一样。

  不用听他们的回答,宇文卿也已经知道了他们心中的答案。

  宇文卿并没有就此停下,而是趁热打铁,一般继续说道。

  “本王知道你们大多都有不得已的苦衷,不过,你们都是好男儿,若是放在家里,也是一家之顶梁柱,可是现在……看看你们现在是什么样子?这一仗,本王不废吹灰之力就拿下,你们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众人对于宇文卿所说的话都有些迷惑不解。

  按照常理来说,他们竟然已经成为宇文卿的手下败将,是他抓回来的俘虏,是要将他们收编为己用,都得说一些同生共死之类的话来打气。

  可偏偏宇文卿并没有这么做,问了这么一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能够答得上来,就连月影都对宇文卿投来了不解的目光。

  宇文卿没有受任何一个人的影响,加重了语气掷地有声的说道,“那是因为你们没有信念,没有规矩,信念是明灯,是你们前行路上的光,而规矩则是行为的准则!”

  “你们虽然名义上被收编入队,但是心里想的依然是田里的稻子碗里的饭,根本就没有一点家国大义的信念,更没有军队装少不了的规矩!”

  宇文卿此时所说的每一个字都犹如实质一般砸在人的心头,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可在宇文卿眼中看来这远远不够,只见他微微一停顿,更加卖力地说道,“这个,就是你们之所以失败的这么快的原因!”

  场下一片沉默,安静的有几分诡异。

  正在此时,一个极其瘦削的男子上前一步来,拖着疲惫的声音说道,“信念可以当饭吃吗?规矩可以不让我们饿死吗?我们想要的不过就是好好的活着而已!”

  那男子看上去不过十三四岁而已,可是因为长期吃不饱饭,营养不良,整个人看上去黑瘦黑瘦的,显得没有精气神。

  宇文卿淡淡的看了一眼对方,随后扫向众人说的,“你们大多数是因为家中贫寒,才被送到了这种地方来,家里必定是没办法多养一个人,若是要活着,就必须得留在队伍里,你们可愿意留下来?”

  一听到说这里可以让他们吃饱饭,下面就传来了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声音。

  那黑瘦男孩着急的看了一眼四周,最后还是将目光落在了宇文卿身上,发自真心地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若是留在这里,你管饱?”

  宇文卿回视一眼对方,缓慢而有力的回答道,“自然,本王说话算数!”

  窃窃私语的声音顿时停下。

  那黑瘦的小男孩举起了手中的长枪,稚嫩而脆弱的声音在安静的夜空中显得格外的响亮,“我愿追随王爷!”

  突然之间,这一道声音更加的浓烈厚重,有成千上万人跟着一同附和, “我愿追随王爷!”

  “我愿追随王爷!”

  声音响亮,直冲云霄。

  宇文卿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大袖一挥,响亮的声音顿时停止下来,“既然如此,从今往后你们便要明白自己的信仰是报效家国,军中的规矩便是服从上级,可明白了?”

  众人异口同声的答应。

  月影见状,看向宇文卿的目光更是多了几分佩服。

  早就已经回到了营账之中的苏云溪,听见外面晕乎乎的声音,笑了笑。

  还好一切都进展的顺利,还好一切都在预料之中。

  事情处理完毕,将所有人安顿好之后,宇文卿回来。

  苏云溪早就已经将热乎乎的饭菜摆在了桌子上,看宇文卿来立马招呼人坐下,“累了吧,赶紧吃一口热的!”

  宇文卿刺客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轻松坐下来扒拉了两口连连点头,“真好吃,这个是云溪你亲手做的吧?”

  苏云溪点了点头,在宇文卿身旁找了个位置坐下,“刚刚也没什么事情,就去厨房里面看了看,顺便做了两个王爷喜欢的菜!”

  “只要是云溪做的本王什么都喜欢!”宇文卿手中的动作没有停,一边往嘴里刨饭一边说道。

  苏云溪见状,心中甚是欢喜。

本文标签:

上一篇:女生睡觉去弄会不会醒 涨精装满肚子公交车

下一篇:娇妻与公H喂奶 老头呻吟喘息硕大撞击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