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听胯下的她娇喘连连 折磨壮汉沉甸甸的大卵蛋

2021-11-01 10:41:4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后,简宁安再次睡下了。

  次日,简单起床吃早餐的时候并没有看到简宁安和封墨的身影,他有些郁郁寡欢的坐在饭桌前。

  “简单怎么了?怎么不吃呀?是不

简单的吃了点东西后,简宁安再次睡下了。

  次日,简单起床吃早餐的时候并没有看到简宁安和封墨的身影,他有些郁郁寡欢的坐在饭桌前。

  “简单怎么了?怎么不吃呀?是不是这些饭菜不合胃口?”

  梅姨觉察到了简单,有些不太对劲儿,便赶紧的上前关切的问道,简单缓缓的摇了摇头。

  “爹地和妈咪去哪里了?为什么他们从昨天晚上一直到现在都不在家。”

  简单轻轻的撇了撇嘴,有些委屈的问道。

  “这还用问吗?你爸妈马上就要有二胎了,他们不想要你了,所以把你留在了家里。”

  还没等梅姨开口说话,顾思怡就以开玩笑的口吻打趣道,简单的委屈的咬了咬嘴唇,泪眼汪汪的看着梅姨。

  “二夫人,你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怕是有些不太合适,简单这么乖,他们怎么会不要你呢。”

  梅姨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满,紧接着赶紧的哄着简单,顾思怡冷笑了一声。

  “真是无趣,我不过是跟他开个玩笑罢了。”

  “有你这么开玩笑的吗,宁安和封墨一直担心有了二胎会让简单没有安全感,你可倒好,总是开这种低级的玩笑如果再让我听了你以后都不用再踏进这个家门一步了,这么大岁数的人了都不知轻重。”

  封静姝听到了顾思怡的话,一脸怒火的将她训斥了一顿,顾思怡自讨没趣的耸了耸肩,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从现在开始,谁要是再敢说那样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

  封静姝为了避免再发生这样的情况,伤害到简单那幼小的心灵,她突然站起了身来,义正言辞的将这件事情再次强调了一遍。

  简单吃过早饭后,梅姨便准备送他去学校了,去学校的路上简单,一直都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他那纯真无瑕的眼眸中,此时充满了淡淡的哀伤。

  梅姨不禁有些心疼,她轻轻的摸了摸简单的小脑袋以示安慰。

  “简单,你在想什么呀?”

  “梅姨,我爹地妈咪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他们昨天一晚上没有回来。”

  简单以为在梅姨的怀里,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他从小就是跟着简宁安长大的,所以对简宁安还是比较依赖的。

  “简单我们先去上学好不好,等你放了学,没准就会看到他们了。”

  梅姨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应付简单,每当看到简单那个委屈的小表情时,她的心都要化了。

  “梅姨,我不想去学校,我想去找爹地和妈咪,妈咪你带我去找他们好不好?我真的不想去学校。”

  简单一边说着一边委屈的哭了起来,梅姨实在是不忍心看他哭得这么伤心,只好点头答应了下来。

  “简单乖。”

  梅姨没办法,只好带着他去了医院。

  “漂亮奶奶!”

  简单刚一下车就看到慕容夫人和慕容海两人从旁边那辆车里走了下来,他开心的喊了一声。

  慕容夫人和慕容海实在是有些不太放心简宁安,所以就想着过来看看,哪怕是远远的看一眼,也就放心了。

  不成想刚一下车就碰到了简单,他们夫妻两人转过了头去,看到简单时脸上立刻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简单,你怎么来啦!”

  慕容夫人说着自顾自的将它简单抱了起来,梅姨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梅姨带我来看妈咪。”

  简单开心的回答道,他还不知道慕容夫妇就是自己的姥姥和姥爷,只是觉得他们两个很亲近,对自己很好,所以简单还是很喜欢他们夫妻两个的。

  “漂亮奶奶,你们呢?你们也是来妈咪的吗?”

  他昂着小脑袋的一脸天真的问道,,慕容夫人闻言看了慕容海一眼,似乎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简单的这个问题。

  慕容倩倩迷起了那双阴狠的眼睛,她就站在医院不远处的那棵大树下,满腹嫉妒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她就知道自己的爸妈一大早就开始准备着要出门,一定是去找简宁安,于是她就一直悄悄的跟在他们身后,果不其然他们来到了医院。

  看到本不喜欢孩子的父母最简单如此的亲近,慕容倩倩但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再患得患失了起来。

  她虽然是慕容家的养女,但是慕容夫妇对她就像是对亲生女儿一样,她也享受了这么多年,当了这么多年的大小姐,怎么可能允许一个人突然出现,抢走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她紧紧的攥了攥拳,可是现在却又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慕容倩倩只能静观其变。

  “二位,我先带着简单上去了。”

  梅姨觉得在门口停留的时间够久了,于是便开口说道,慕容夫人这才依依不舍的放下了简单。

  “我们到底要不要上去看看宁安?”

  慕容夫人内心十分纠结的看向了慕容海,他们压根就管不住自己情不自禁的来到了医院,但是站在医院门口,他们又踌躇不安了起来想要去看看简宁安,可是却又担心影响到简宁安的情绪。

  简宁安卧床休息的时候,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了,她看向门口的时候简单,突然出现在了视线中,她愣了一下,脸上闪过了一抹不可思议,梅姨满怀歉意的走了进来。

  “妈咪!”

  看到了简宁安,简单立刻打起了精神来他开心的喊了一声,直奔简宁安而去。

  “简单你怎么来了!”

  原本心情也有些郁郁寡欢的简宁安看到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心情也好了很多。

  “少爷少夫人真是不好意思,昨天晚上你们都没有回去,今天一大早简单就一个劲儿的念叨你们,本来今天打算送他去学校的,可是路上简单,吵着闹着想要找你们,所以我就带他过来了。”

  梅姨脸上闪过了一抹无奈,担心简宁安会误会,赶紧的解释了两句。

  “原来是这样啊,没关系的梅姨,不如今天就让简单在这儿玩儿吧。”

  简宁安刚刚还在跟封墨念叨小家伙有没有好好的听话呢。

  “梅姨,我待会叫司机送你回去,晚上你不用再去接,简单放学了,我去接她吧。”

  “好。”

  梅姨答应了下来,在病房陪着简宁安待了一会儿后,梅姨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就回去了。

  “妈咪,刚刚我和梅姨过来的时候,在医院的门口碰到了那个漂亮奶奶。”

  简单一边看着手机,一边童言无忌的说起了这件事情,简宁安闻言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了封墨。

  “你别看我,我可没有让他们来。”

  封墨以为简宁安误会是自己让他们来的,赶紧的做出了解释。

  “那漂亮奶奶有没有跟你说什么呀?”

  简宁安心情有些复杂的询问道简单,歪着头思考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她此时陷入了纠结当中,不用猜就知道模模糊糊一定是过来看望自己的,可是他们还是有所顾忌没有上来,如果按照简单刚刚说的,在医院门口就碰到了他们夫妻两个现在早就应该上来了才对。

  “封墨,不如你把他们两位请上来吧。”

  简宁安心一横,立刻做出了这个决定,她认为自己不能总是在这种事情上选择逃避,总得要去面对这个现实,慕容夫妇他们也是出于好心,想要过来看望一下自己。

  “好,那我下去找他们!”

  封墨支持简宁安所做的一切决定,既然已经得到了简宁安的允许,他直接起身朝着病房外走去。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封墨就回来了,简宁安听到门口传来了动静,深深的吸了口气,此时她已经彻底的做好了面对慕容夫妇的心理准备,然而她却看到只有封墨一个人回来了,他的身后空无一人。

  “他们呢?”

  简宁安秀眉微蹙疑惑的问道。

  “我刚刚下去找了一圈,并没有在医院发现他们的身影,然后就给他们打了个电话,他们纠结了一下还是走了,担心上来会影响到你的情绪。”

  封墨情绪有些低落的解释道,不得不说慕容夫妇真的很在乎简宁安现在的情况,为了能够让简宁安一直保持一个平凡的心情,他们甘愿忍受那种相思的痛苦。

  “原来是这样啊。”

  简宁安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丝小小的失落。

  “我已经把你愿意见他们的意思传达给他们夫妻两个了,我想明天他们应该还会再来的,宁安既然你已经决定要面对这个现实,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把这件事情考虑清楚。”

  封墨一脸认真的说着,然后紧紧的握住了简宁安的手。

  简宁安重重的点了点头。

  “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仔细的考虑的,简家那边就到此为止吧,我以后真的不想再去掺和他们之间的那些事情了,我太累了。”

  她说着疲倦的闭了闭眼睛,简家总是会时不时的长出来些幺蛾子,这些年来她给简邵阳收拾了无数次的烂摊子,这次实在是不想再管了。

  “一切都按照你自己的意愿来,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

简宁安重重的点了点头,现在的她也慢慢的想开了,现在找到了亲生父母,就会多两个关心自己的人,想来也没什么不好的。

 文学


  “妈咪,你在想什么呀?”

  简宁安目光淡然的看着窗外,好像是有心事的样子,简单见状凑了过去,轻轻的晃了晃简宁安的胳膊,凑到了她的面前,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简单肚子饿不饿,让爸爸带你去吃点东西吧。”

  简宁安看了眼时间,眼看着就要到饭点了,她便寻思着让封墨带着简单去吃点东西,简单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是不能饿肚子的。

  原本打算让梅姨中午来送饭的,可是转念一想,现在这个情况,如果让梅姨来送饭的话,很有可能会引起封静姝的疑心。

  “好啊。”

  简单摸了摸自己的空瘪的小肚子,乖巧的点了点头。

  “封墨,你带简单去吃点东西吧,今天下午你不用在这里陪我了,公司那边要是有事情你就先去忙。”

  她不想因为自己住院的事情而耽误封墨的工作。

  “公司的事情有徐恒盯着就够了,我现在有大把的时间陪着你和孩子。”

  封墨昨天晚上就已经将自己手头上的那些事情给徐恒交代清楚了,他一定要亲历亲为的照顾简宁安才能够安心,这个时候简宁安正是需要的他的时候,他又怎么可能会丢下简宁安独自一人在医院,自己去工作呢。

  “那好吧,你先带简单去吃饭吧。”

  简宁安见他知意要留下来陪着自己,淡淡的笑了笑,算是默许了。

  “好,你想吃什么给我发信息,我给你带回来。”

  封墨说完一把抱起了简单,带着简单离开了病房。

  简宁安在床上躺了许久,觉得身体有些乏累,于是想要下床走动走动,刚下床,楚青岚就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她的身上此时还穿着病号服,得知简宁安也住院了,她立刻跑了过来。

  “青岚,我正准备待会过去找你呢。”

  看到楚青岚过来,简宁安的脸上扬起了一抹开心的笑容。

  “宁安,你好端端的怎么突然住院了?”

  楚青岚将她从头到脚的细细打量了一遍,发现简宁安的身上并没有伤痕。

  “唉,别提了,你不知道我最近都经历了什么。”

  简宁安耸了耸肩,坐在了沙发上,语气无奈的说道。

  “瞧你现在这一副沧桑的模样,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楚青岚见状更加的着急了,她坐在了简宁安的身旁,一脸焦急的询问道。

  “我昨天刚刚得知我不是爸妈的亲生女儿,我是他们捡来的,我的亲生父亲是上尊集团的董事长。”

  简宁安将这件事情告诉楚青岚的时候,她脸上的惊讶和简宁安起初的模样如出一辙。

  “难怪你爸妈对你好不如对待一个外人呢,早就该想到这一点了,这么多年真是委屈你了,既然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那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惊讶过后楚青岚又很快的冷静了下来,简宁安的父母对她如何,像楚青岚他们这种局外人都是看的一清二楚,也对简宁安深感同情。

  “其实说实话我还没有彻底的想好这件事情该怎么办,我之所以会进医院,是因为简邵阳跟我动手了,我是不会轻易的原谅他们的,他们丝毫不顾一我还有孕在身就对我这么冷漠无情,我有何须在估计他们,这么多年该还的我都已经还完了。”

  说起这些事情,简宁安的脸色突然有些难看,简家并没有留给她任何美好的回忆,相反她现在一想到自己在简家的那些日子,除了心酸和无助再无其他,那样一个对她来说没有温度的家庭,又何必再回去呢。

  “简邵阳实在是太过分了,简直是个畜生,你这个做姐姐的对他的确是已经仁至义尽了,接下来就不要再管他们了,宁安,日子是过给自己的,能尽量轻松点就轻松点,你又不欠他们什么,想开点。”

  楚青岚担心简宁安狠不下心来跟简家断绝关系,于是再次说道,简宁安重重的点了点头。

  “放心吧,在这种事情上,我是绝对不会犯糊涂的。”

  简宁安虽然容易心软但是在这种事情上,还是可以把握分寸的。

  两个人正聊着天的时候,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的声音。

  “进。”

  得到了简宁安的允许后,陆垣衡手里抱着一大簇鲜花走了进来,看到楚青岚也在场,他的脸上闪过了一抹尴尬的神情。

  “垣衡。”

  陆垣衡的到来让简宁安感到非常惊讶,她住院的事情明明没多少人知道,陆垣衡竟然这么快就知道了。

  他一直在默默的留意着有关简宁安的一切消息,所以简宁安进抢救室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只是担心封墨会误会,所以他就一直没有过来,今天正好借着封墨不在的机会,亲自过来看望简宁安。

  “听说你生病住院了,我过来看看你,这鲜花是送给你的。”

  他唇角斜勾,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将自己带来的那一大束鲜花递到了简宁安面前,楚青岚觉得自己在这里似乎有点不太合适。

  “你们两个聊吧,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们了,我先走了。”

  她礼貌的跟陆垣衡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多谢你的鲜花。”

  简宁安浅浅一笑将那束鲜花接了过来。

  “最近怎么样还好吧。”

  陆垣衡坐在了她的身旁,客套的询问着简宁安进来的情况,实际上他一直都在默默的关注着简宁安,她的情况,陆垣衡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还好,你呢,最近怎么样,公司一切都顺利吧。”

  “一切都还好,只是最近我爸妈一直在催我订婚的事情。”

  陆垣衡无奈的笑了笑说道,他岁数已经不小了,家里已经开始着急他的婚事了。

  “你也的确是应该为自己的人生大事好好的考虑一下了,也难怪叔叔阿姨会着急。”

  简宁安打趣的笑了起来,她其实很希望陆垣衡能够早点遇到良人,陆垣衡对自己的好,她其实都已经记在心里了。

  “不着急,等遇上了合适的再说吧。”

  陆垣衡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闪过了一抹淡淡的失落,因为简宁安已经占据了自己的内心,他的心里似乎再也容不下处简宁安以外的任何人了,和别人在一起对陆垣衡来说就是一种煎熬。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病房内的气愤略显一丝尴尬。

  封墨带着简单吃过午饭后,一刻都没有耽搁的就带着简单回到了医院。

  “封墨。”

  正准备进办公大厅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慕容夫人的身影。

  “奶奶!”

  简单看到慕容夫人,立刻乖巧的叫了一声,她一脸疼爱的摸了摸简单的小脑袋。

  “封墨我回去后亲自给宁安炖了点补身体的汤,正准备给你打电话让你下来拿呢,正好在这里碰到你了,你就直接帮忙拿上去吧。”

  慕容夫人讪讪的笑了笑,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们之所以会如此的小心翼翼,唯恐再次对简宁安造成精神上的伤害。

  “来都来了,不如跟我们一起上去吧,我想宁安应该想见见你。”

  封墨淡淡的笑了笑说道,他看到慕容夫人如此的小心翼翼,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突然想到了今天上午简宁安所说的话,于是便想着让慕容夫人和他们一起上去。

  “算了还是算了,等宁安出院后我在去看她吧。”

  慕容夫人虽然很想去看看简宁安,但是还是忍住了,她担心现在的简宁安看到自己会心生厌烦。

  “慕容夫人,其实早上的时候宁安已经明确的跟我表露了她的想法,其实她并不排斥你们,一起上去吧。”

  封墨再次发出了邀请,他委婉的将今天上午简宁安所说的话告诉了慕容夫人,得知此时的慕容夫人脸上闪过了一抹不可思议的惊喜。

  “宁安真的不排斥我们吗?”

  一时间年过半百的慕容夫人竟然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手舞足蹈,自从知道简宁安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后,慕容夫妇做什么事情都是小心翼翼的,恐怕给简宁安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当然是真的了,一起上去吧。”

  简单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却乖巧的牵住了慕容夫人的手。

  “奶奶,你就跟我们一起上去见妈咪吧,其实妈咪很喜欢你的,那天回去的路上妈咪还说周六日没事的时候要带我去你家玩儿。”

  对于这件事情并不了解的记得那,天真的以为简宁安不喜欢这个漂亮奶奶了。

  “是吗,那太好了,我们随时欢迎简单过去玩,不如待会你就跟我回去吧,怎么样!”

  慕容夫人开心的说道,她倒是很愿意和自己这个外孙亲近亲近,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都没有见证简宁安的成长,所以不想在这么错过简单的成长。

  “好啊!不过我还是想等妈咪恢复了以后再去你家玩儿可以吗?”

  简单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本文标签:

上一篇:你终于长大了可以做了 醒来发现大的东西还在身体里

下一篇:按摩师给了我7次高潮 老爷含丫头奶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