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东北大坑肉体乱2-半夜感觉有东西钻我身体里

2021-11-02 08:23:5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行,行,我先尝尝。”云风微微一笑,旋即直接伸手拿了一块。

  见状,何影清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往后院走了进去,将南庆

  “嘿嘿,何小姐带的午饭,还真是难的吃

“行,行,我先尝尝。”云风微微一笑,旋即直接伸手拿了一块。

  见状,何影清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往后院走了进去,将南庆

  “嘿嘿,何小姐带的午饭,还真是难的吃上一回呢,真是拖了叶兄弟的福了。”厉玄豪爽的大笑着,一边还冲着云风挤眉弄眼。

  他虽然是个练武的粗人,但也看出了何影清对云风的不一般,只是让他奇怪的是,云风似乎没有发觉啊。

  果然,看着厉玄挤眉弄眼,云风一脸的莫名其妙,只得大口的吃了口饭。

  饭后,南庆开始收拾,何影清则是让云风陪她出去买样东西。

  正好这时医馆没有病人,云风也没事,就答应了何影清。

  刚吃了饭,云风也不想开车,两人就这么步行着出了医馆。

  路上,云风和何影清的速度不快不慢,一边走着,还一边闲聊着。

  然而他们丝毫没有注意到,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一个墙角,有一个人真冷冷的盯着他们。

  “能说说你要去买什么吗?”云风好奇的问了一句。

  他只知道何影清是出来买东西,但说是买什么,何影清就闭口不谈。

  闻言,何影清眼中闪过一道幽怨,心中有些气恼。

  我单独喊你出来,买什么很重要吗?我就是想跟你单独待一起而已啊。

  何影清心中恨恨的喊了一句,面上却是无奈的笑道:“走吧,去了就知道该买什么了。”

  “好吧。”云风有些不解的答了一句,他发现何影清的情绪突然就不对了,但他又想不明白是什么原因。

  心中无奈的时候,云风却是没注意对面有个男子直奔他走了过来。

  就在男子快要靠近云风的时候,何影清脚步突然一停,接着蹦到了云风的面前。

  “云风,你说......”

  脸上带着笑容,何影清口中娇声说着,但话还没说完,她突然感觉自己的背部被针扎了一下。

  “啊,谁扎我。”细微的刺痛传来,让何影清不免惊叫了一声。

  云风这时也发现了不对,猛然看向了男子。

  “靠,失手了!”男子这时则是一脸的懊恼,咬了咬牙,接着转身就想离开这里。

  然而云风岂会愿意,直接伸手抓向了男子。

  谁料男子眼神一冷,身体一晃就摆脱了云风手掌。

  “嗯?”

  云风微微愣了一下,眼中也出现了了一抹冷意。

  他刚刚以为那是普通人,根本没有用几分力量,但没想到,那男子居然是个修炼者!

  给我站住!”

  冷喝一声,云风就想追向男子,但却突然感觉自己的衣角被人抓住。

  “云风...•别去。”

  何影清的声音传来,透着虚弱。

  闻言,云风扭头看去,便发现何影清抓着他的衣角,垂着脑袋,身体微微颤抖着。

  “影清,你怎么了?”

  眉头一皱,云风低头看去,眼瞳突然一缩。

  在他眼中,何影清这时嘴唇乌紫,脸色发青,已经和刚才大变了模样。

  “影清!”

  云风惊喝一声,他看的清楚,何影清这症状完全就是因为中毒导致的啊。

  可是,是怎么中毒的?

  云风心中惊怒不已,突然想起刚刚的那名男子,连忙看向何影清的背后。

  这一看,顿时发现何影清的腰部之上插着一根细针。

  就是刚刚那人!”

  眉头一皱,云风没有立即拔下细针,而是将何影清拦腰抱起,直奔济世堂。

  济世堂内,何影清平躺在病床上,背部的细针已经被云风取了下来。

  “叶兄弟,何小姐这是怎么了?”厉玄皱着眉头,疑惑的出声问道。

  这刚刚人还是好好的,怎么出去一趟就成这样了啊。

  云风没有说话,而是端详着从何影清背部拔下来的细针。

  细针纤细且长,通体散发着淡淡的寒光,但最让云风在意的便是,细针上那不时传来的腥臭之味。

  “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毒。”云风眼神微微一闪。

  一处高端豪华的别墅内,有着两名青年,目光默默的看着窗外,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叶阳,你的法子真能奏效?”

  其中一名短发青年收回目光,有些担心的问了一句。

  另一边一名倚靠在墙上的长发青年听到这话,翻了一个白眼,无奈的说道:我说叶振大哥呀,你就放宽心吧,那可是碧罗花提炼出来的剧毒,就算是修炼者都挺不住,何况是普通人。”

  叶阳摇了摇,身为一流世家叶家的的嫡系子弟,他是知道这个世界的另一面的,对这次的行动充满了信心。

  见短发青年叶振还有些担心,叶阳又说了一句,“别担心,这次我派去动手的人可都是家族指派给我们的筑基境修士,保证万无一失。”

  听到这话,短发青年叶振这才放心下来,“是他动手的话,那应该问题不大。”

  “那可不。”叶阳微微一笑,突然看到楼下有一个男子走了进来,当即笑道:“他回来了。”

  说着,两人目光转动,看向了楼梯的方向。

  不一会儿,一名男子就从楼梯上走了上来,看其面貌,正是将细针扎向何影清的男子。

  “你回来了,结果怎么样?”一看到来人,叶阳就有些迫不及待

  的问道。

  “阳少,振少。”男子微微低头,略带恭敬的喊了一句。

  叶振摆了摆手,连忙问道:快说结果怎么样。”

  “我失手了。”男子老实的答道。

  闻言,叶阳和叶振一愣,不解道:“你失手了?怎么会,那云风就一个普通人,你怎么会失手的?”

  他们两人还没和云风发生过正面冲突,并不知道云风修炼者的身份。

  “对,我听李家的人说过,云风似乎有些身手,难道你不是他对手?”叶振惊讶道。

  听到这话,男子眼中闪过一道不屑,接着说道:“不是,是发生了意外,我用细针刺向他的时候,突然有个女人挡在了他面前,导致那针刺在了那女人身上。”

  男子说着也有些恼火,本来眼看着就要成功了,却因为何影清突然站在云风面前,导致他失手,让他心中感到阵阵耻辱。

 文学

“这样啊。”听到男子的解释,叶阳暗暗松了口气,脸上阴晴不定,“这还真是便宜他了。”

  “能不能想办法再偷袭一次?”叶振这时突然问道。

  闻言,叶阳摇了摇头,无奈道:“不行,这次肯定打草惊蛇了,估计没机会了,况且,我也没碧罗花毒了。”

  苦笑了一声,这碧罗花毒还是他以前在国外的时候,拖一个朋

  友弄来的,这些年也用这毒干了些大事,这次就剩最后一点了,却没想到被云风侥幸躲掉了。

  “这好吧。叶振叹了口气,“不过还好,听金十所说,那女人似乎对云风颇为重要,这女人出事,估计也会让云风手脚大乱吧。”

  叶阳也赞同的点了点头,接着又说道:“这招颇为管用,我这里还有一些其他的毒,就麻烦金十再跑几趟,去照顾照顾邓家那边重要的几个人吧。”

  说到这里,他嘴角缓缓翘起,露出了一抹如同毒蝎般阴冷的笑容。

  “没问题。男子金十缓缓点头,面上没有丝毫变化。

  接过叶阳递给他的一个小瓶之后,金十便快步离开了别墅。

  看着金十渐渐消失的背影,叶阳笑着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心中则是有些无奈,他本来是不想用这等不公平的手段的,但家族只给了那么短时间,他也只能不计手段了。

  —旁的叶振则是眼神暗暗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济世堂内,云风则是利用那根细针,快速的验证着毒药的成分。

  如今何影清的情况不容乐观,这毒一看就是毒性极强的毒药,他也只能给何影清服下他研制的解毒药方暂时缓解下,想要彻底解毒,就必须分析出毒药的成分。

  “师父,这毒药很奇怪,里面有一种药材成分我根本没见过。”

  南庆也在一旁帮忙,这时他仔细看了几眼,突然紧皱眉头的开口说道。

  云风也是发现了这份未知的药材成分,眉头微微一皱,脑中不断的思考起来。

  凭借传承里记载的丰富药材,云风很快就找到了和这未知药材成分对应的药材,目光一闪,当即开口说道:碧罗花!”

  “碧罗花?我怎么没听说过?”闻言,南庆一脸的不解,他可是把炎夏所有的药材书籍翻阅过的,连本草纲目都是烂熟于心,可还是没有丝毫对碧罗花这个药材的印象。

  云风脸色有些难看,快速的将分析出来的毒药成分写在纸张上,口中解释道:碧罗花,生长于非域,据说十年开花一次,花朵十分美丽却含有剧毒,每次开花,光凭散发出的花粉就能让周围寸草不生!”

  “什么?这么恐怖?”南庆暗自咂舌,吞咽了一口唾液,呢喃道:“那…那这毒该怎么解?”

  闻言,云风眼神一闪,“根茎!它的根茎却不含丝毫毒性,反而是极佳的药材,也是解碧罗花的唯一解药!”

  “这毒药是以碧罗花为主材料,再搭配一些剧毒之物炼制的,毒性更强,想要解毒就必须要用碧罗花的根茎来搭配调制解药。”云风摇头,这是他目前能想到的唯一解毒办法了。

  “叶兄弟,你说这碧罗花的根茎哪里可以得到,我这就去找来。”厉玄听完,当即自告奋勇。

  然而云风却是摇了摇头,无奈道:碧罗花的根茎离开土壤,只在一个月之内有解毒效用,过了一个月,就只是普通的植物了。”

  “这么玄乎?”厉玄大感懵逼,他还是头一次听说这样的药材。

  云风微微点头,接着说道:“况且就算没有这个限制,厉大哥你也靠近不了碧罗花的,碧罗花在开放的时候,无时无刻不在散发着花粉,这花粉也是毒性极大,普通人没靠近就得被毒倒。”

  “那这可怎么办?难不成就看着何小姐去死?”南庆也是紧皱眉头,看了一眼何影清,有些不忍心的说道。

  身为一个医生,眼睁睁的看着病人没命,那种滋味真不是一般难受。

  “只有我去一趟了,在拿到碧罗花的根茎之后就调制成解药,这样就不用担心碧罗花的根茎失去效用了。”

  云风沉吟了片刻,轻声说道。

  何影清这次可以说是因为他才中毒的,让他就放任不管,他是做不到的。

  “小庆,我去的这段时间,就麻烦你了,务必稳住她的毒性蔓延。”云风郑重说道。

  “师父,怎么不将何小姐带去呢?这样拿到解药的就可以给她解毒了啊。”南庆有些不解的说了一句,他现在虽然对自己的医术有信心,但让他去缓解一种从未见过的毒,他心里还是没有丝毫底气的。

  闻言,云风摇了摇头,无奈道:“我也想过,但她现在这个样子,根本受不得半点颠簸劳累的,不然就容易加速毒性的流转,这毒只要进入心脉,那拿到解药都解不了了。”

  眉头皱起,云风也是感到了阵阵棘手,何影清现在的这个情况,就算一直给她缓解毒性,估计最多也就挺两个月左右的时间。

  况且带着她一起,也会有很多不方便,毕竟碧罗花的根茎可没

  有那么好拿到,带着她去要是再被碧罗花散发的花粉勾起了体内的毒性,那就更麻烦了。”

  云风摇了摇头,缓缓的解释道。

  “这样啊。”

  南庆脸色有些难看,接着开口说道:师父放心去取解药吧,我一定会将何小姐体内的毒稳定到师父回来的。”

  “好,有事就给我打电话。”云风微微一笑,他对于自己这个徒弟医术还是有信心的。

  说着,云风就打算向外走去,现在的时间很宝贵了,浪费一分何影清就危险一分。

  “叶兄弟,我和你一起去。”这时也跟着走了出来,沉声说道。

  他来济世堂虽然时间不长,但还是真的在这里感受到了家的感觉,现在云风他们有麻烦了,他自己不能袖手旁观。

  听到声音,云风停下脚步,扭头看向厉玄,摇了摇头,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那些人的目标其实是我,这次他们失手了,一定会恼羞成怒的,说不定还会来行凶,厉大哥必须在这里保护他们。”

本文标签:

上一篇:按摩师给了我7次高潮 老爷含丫头奶

下一篇:老头粗大强行戳进 我把女朋友弄得走不了路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