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缓慢而坚定的刺入-被三个男人捏奶头着玩

2021-11-02 08:48:1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白楼侧楼。

  房间里,白面坐在沙发上,手下不断传回消息,但无一例外都是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这让白面,不禁有些意外。

  他心里甚至,开始有些动摇。

  难道真的是自

白楼侧楼。

  房间里,白面坐在沙发上,手下不断传回消息,但无一例外都是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这让白面,不禁有些意外。

  他心里甚至,开始有些动摇。

  难道真的是自己太多心了?于文婕根本没过来?

  按道理说是这样,贺家都没有派人来支援于文婕,于文婕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有勇气来这里和自己争夺方石。

  但许谙偷偷进入了,基尔的地下密室这件事,始终刺激着白面的神经,让他始终没有彻底放弃对于文婕的搜查。

  眼看着晚宴即将开始,白面也不得不改变一下安排。

  白面吩咐自己的手下,守住白楼附近各个要口,重点监视基尔的书房。

  此外他还通知了庄园外面,赶来支援并且负责清剿,基尔庄园的百人部队,在庄园外待命,发现可疑的人全部活捉。

  全部安排完之后,白面满意地靠在了沙发上,转动着食指上的银色戒指,嘴角露出了势在必得的笑容。

  “于文婕,还有那个神秘人物,我辛辛苦苦布下的天罗地网,希望你们给个面子,一定要在!”

  他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于文婕一定在这个庄园里,在暗中等着行动。

  许谙不安地坐在白面的对面,眼神不时偷偷打量着坏笑的白面,心里为罗辰担心起来。

  许谙之所以能坐在沙发上,是因为贺光让人,把绑着自己的绳索解开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贺光,对自己出奇地友好,但短时间的相处下来,许谙觉得贺光是个挺和善的老人。

  因此在白面没来之前,自己面对贺光,还能和他偶尔聊上两句。

  但是,现在白面回来了,许谙看到他的眼神里,还是对自己充满了敌意,就又紧张起来,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庄园里的管家过来通知,白面参加晚宴。

  白面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跟贺光说。

  “贺老,我先去参加晚宴。”

  贺光转动着手中的两个金属球,对着白面点了点头。

  白面临走之前,又恐吓许谙说。

  “不要动什么其他想法,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视之中。”

  许谙心虚地点了点头。

  白面离开后,偌大的房间只剩下许谙和贺光后,许谙心里才安稳下来。

  许谙觉得贺光,像是一个和蔼可亲的长辈一样,虽然是古武世家贺家以前的一个元老,但是跟他在一起,却感觉不到丝毫压力。

  贺光闭着眼睛,静静地坐在轮椅上,如果不是因为右手转铁球在动,许谙还以为他是一尊雕像。

  贺光不做言语,许谙也不敢先出声,正襟危坐着。

  房间出奇的安静,只有偶尔窗外传来的鸟叫声。

  就在许谙坐着,快要睡着的时候,她听到贺光说话了。

  “丫头,没人过来救你吗?”

  许谙啊了一声,对贺光的问题,有些不明所以。

  贺光又重复了一遍,许谙这才知道贺光就是想问字面意思,她失落地回答。

  “我连同伴都没有,谁能来救我呢?”

  “陪你一起去了,地下密室的那个男人呢,他不管你了吗?”

  “你是说罗……许生吗?”

  可能是因为贺光态度太和蔼了,让许谙放松了警惕,她下意识差点把出来的名字说出来,不过虽然及时改口,但还是被贺光听出了蹊跷。

  贺光眯着眼睛。

  “哦,那个男人原来不叫许生啊,他叫罗什么?”

  许谙摇摇头,说自己说错了。

  贺光笑了笑。

  “也罢,不想说就算了。他为什么不来救你?”

  “他应该还不知道,我被抓了。”

  不过罗辰就算知道自己被抓了,他会来救自己吗?

  对此许谙,是比较悲观的。

  贺光转动轮椅,来到了许谙身边。

  许谙注意到贺光正认真看着自己,有些心虚地别过头。

  “别担心丫头,等到今晚的事情结束后,我会让你安全离开。”

  许谙再一次,听到了贺光的承诺。上一次贺光是当着白面的面,要求白面在今晚的事情结束之后,放自己离开。

  “谢谢你,贺老。”

  许谙向贺光表示感谢,但她也实在搞不懂贺光作为白面一方的人,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关注。

  贺光露出了一丝笑容,让他坚毅的脸变得柔和许多。

  “那个贺老,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许谙小心翼翼地问贺光。

  贺光看到许谙还是一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模样,哈哈笑了起来。

  “放松点丫头,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许谙点点头,让自己放松一些,语气也正常起来。

  “贺老,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贺光看着许谙,眼神意外地柔和。

  “你很像我的孙女。”

  “啊,原来是这样啊。”

  许谙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笑完,许谙问贺光。

  “那贺老,你的孙女呢,没跟你在一起吗?”

  许谙还想着贺光的孙女,会不会在国内,隔海的相思之情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才让贺光对自己这么好。

  然而贺光,却在听完许谙的话后,眼神黯淡了下去。

  许谙见了,心里咯噔一声,她感觉自己说错话了。

  “我的孙女,我的儿子,我的家人,都死在了我最好的兄弟手上。”

  贺光极其平淡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但许谙却觉得整个人,如坠冰窟。

  她能从贺光平淡如水的话中,感受到他那绝望的悲痛。

  怪不得一开始贺光,提到贺家的时候那样愤恨,许谙还一直以为只是因为,他的一双腿是被贺家的人给弄残废的,却不想背后是这样的血海深仇。

  “对不起……”

  许谙低头道歉,有些不敢再看贺光。

  “不用在意丫头。”

  许谙重新看向贺光,贺光那饱经沧桑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但兄弟背叛,痛失亲人的遭遇发生在这位迟暮老人的身上,许谙能感觉到,贺光心中的悲痛。

  哀莫大于心死。

  许谙同情贺光,但她除了同情,却什么都做不了。

  她能做的,可能也就只有陪在贺光的身边,来满足他心中对亲人的思念。

  贺光推动轮椅,去了远处,背对着许谙。

  许谙心中无比的悲凉,她转头看向窗外,一轮残月挂正在被乌云慢慢遮蔽。

 文学

基尔正在为晚上,在白楼举行的晚宴忙碌。

  基尔庄园的午宴相比起晚宴,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

  拍卖会之前的晚宴,将会在白楼主楼的二楼大厅里举行,这个大厅是基尔斥巨资翻新建设的。

  基尔庄园的前身,本是上世纪英伦一个伯爵的庄园,其富丽堂皇白楼里的宴会厅已然是豪华,但是基尔将它改造得,如宫廷一般富丽堂皇。

  将在宴会厅举办的晚宴,也是仿英伦皇室的宫廷宴席,但是举办一次这样的晚宴,就需要花费数百万美元。

  基尔也正是凭借,这样一掷千金的性格,结实了很多上层社会的朋友,让他在伦英伦,乃至欧区甚至整个世界上,都混得如鱼得水。

  大厅旁边的休息室里,基尔刚刚接待完一个许久没见的老朋友,此刻他坐在高档沙发上,晚宴有条不紊地准备着,不少贵宾已经相继入场。

  基尔晃动着高脚杯,他脸上是十分愉悦的表情。

  让他愉悦的事情有很多,但要说最重要的,还是今天遇到了罗辰,收获了一笔飞来横财。

  会计已经告诉了基尔,罗辰承诺的二十亿美元已经转来了十五亿,余下的将会在两个小时内全部转完。

  基尔完全无法想象,罗辰是个什么样的身份,可以随手拿出这么多的钱,但他有着一个商人的基本素养,那就是不该问的不会多问。

  二十亿美元,是个什么概念。

  基尔这样的地下拍卖会,一年举办一次,数年来最多的一次盈利也不超过十亿美元,而基尔做梦也没有想到一次偶然得到的方石,可以给自己带来这样巨大的财富。

  一想到这里,基尔就忍不住心中的激动,他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这时门外的侍者推门进来,告诉基尔贵宾基本到齐了。

  基尔离开休息室,准备主持即将开始的晚宴。

  罗辰带着于文婕,来到白楼的侧楼。

  罗辰从方毅那里了解到了,白面已经知道自己和基尔见过面的事情。

  虽然白面是把自己当做了许生,但和基尔私下会面肯定会引起他的警觉,罗辰觉得如果自己在晚宴上出现,白面势必会十分关注自己,那样将会十分不利于行动,因此打算带着于文婕先去一个没人的地方,静观其变。

  这个地方罗辰就选在了,白楼侧楼的一个房间。

  路上虽碰到了基尔庄园的佣人,但佣人也不敢询问罗辰和于文婕,毕竟她看到两人的打扮同其他贵宾一样,想着如果惹恼了主人的客人,她一个下人,肯定个是吃不了兜着走。

  罗辰和于文婕,来到一楼的一个房间里。

  这个房间很大,有些类似会客厅,房间中间摆放着高档沙发,四周布置着名贵家具。

  四扇大窗户朝着白楼的主楼,此刻都被窗帘遮着。

  罗辰走到一个窗户旁边,轻轻掀开窗帘的一角,他站着的角度视野极好,正好可以将整个白楼的情况尽收眼底。

  此刻晚宴已经开始,罗辰隐约能听到从主楼的二楼,传来的喧闹声。

  主楼附近看上去空空荡荡,没有人影,但罗辰能感觉到,有不少人的动静,他闭上眼睛,将感官功能发挥到了最大,感觉着主楼附近的情况。

  于文婕站在了罗辰身边,她偷瞄了一眼外面的情况,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但看到罗辰一脸严肃之后,又心里紧张,不敢打扰罗辰,只是安静地等着。

  过了一会,罗辰睁开眼睛。

  他感觉到远处有人,刻意地在隐藏着,而且都靠近基尔一楼的书房所在的方向,但那些人和书房之间又都还有些距离,而且这些人占据了在视野极其良好的一些地方,似乎不像是基尔的手下,更像是白面安排对书房进行监视的人。

  罗辰没想到白面动作这么快,没能把自己找出来,就立马对通往地下密室的书房进行监视,想来个守株待兔。

  “怎么样?”

  于文婕看到了罗辰睁开眼睛,这才凑过来小声问他。

  罗辰跟于文婕说。

  “有点麻烦,白面的人在监视书房。”

  如果进去书房之前,被白面的人给发现了,自己和于文婕都将会成为瓮中之鳖。

  怎么绕过他们的视线,去基尔的书房,成了现在让罗辰头大的问题。

  他放下帘子,回到房间中央。

  于文婕跟了过来。

  “要不然我先去吸引,那些监视人员的注意力,然后你找机会过去处理他们。”

  罗辰转身看着于文婕,让她出去做诱饵,自己多少有些不放心,但转念一想白面目前为止,应该还没发现于文婕的存在,他的手下自然更不可能认出于文婕。

  让于文婕出去先吸引监视人的注意力,自己找机会过去把监视的人解决掉,也未尝不是一个好办法。

  白面虽然把书房附近监视起来,但通往书房的路不止一条,彼此之间也相差了一些距离,如果能够做得悄无声息,就不会惊动其他的人。

  罗辰答应了于文婕的提议,然后让她在上午自己和许谙去往书房的那处回廊,现身吸引监视人的注意。

  这处回廊位于主楼的一侧,和侧楼相交着,视野狭窄,只要那两个人能被于文婕吸引,罗辰就可以从侧楼的走廊,直接过去而不被他们发现。

  于文婕出去之后,罗辰再次来到窗户边上,他掀起窗帘的一脚,观察着院子里的状况。

  过了一会,罗辰看到于文婕出现在了院子里,然后故意在主楼的入口处徘徊,罗辰估计着躲在附近的两个监视者,此刻的注意力应该都在于文婕身上了,便拉开窗户,轻轻一跃翻了出去。

  窗户外面,正好是白楼庭院的一个角落,靠着主楼和侧楼之间的走廊。

  罗辰偷偷上了走廊,去到主楼,接着罗辰在回廊出找到了,躲在角落里的两个监视者。

  这两个人自从于文婕出现后,就把注意力全都放在了于文婕的身上,一直到被罗辰从背后打晕,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本文标签:

上一篇:娇妻在别人胯下哀求高潮 在厨房就等不及了

下一篇:进入湿润的娇嫩-第一次呻吟翘臀后爆白浆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