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征服官场人妻少妇 最刺激的交换夫妇小说口述

2021-11-02 09:14:2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闻永琪看到这一幕之后,整个人吓得噤若寒蝉,冲马霁月道:

  “马姑娘,快放神龙!”

  马霁月秀眉微蹙,对闻永琪道:

  “闻永琪,我这神龙一个月只能放出来一次!&

闻永琪看到这一幕之后,整个人吓得噤若寒蝉,冲马霁月道:

  “马姑娘,快放神龙!”

  马霁月秀眉微蹙,对闻永琪道:

  “闻永琪,我这神龙一个月只能放出来一次!”

  闻永琪听到这话,一颗心当时就沉到了谷底,可谓是拔凉拔凉的。

  陈青牛俯身,抓了一把地上黑色的土,又远望一下周围像是蚯蚓一般的地势,而施工地正是蚯蚓的头部,眼睛顿时就亮了,呢喃开口:

  “蚯蚓地,蚓无爪牙之利,上食埃土,下饮黄泉,有了,……马姑娘,朱砂,毛笔有吗,……给我,你挡住这些血尸,为我争取一点时间!”

  马霁月听陈青牛的话,知道他这是要画风水阵了,连忙从紫色布兜之中,取出了一罐朱砂,一支毛笔,扔给了他。

  紧接着,她从紫色布兜之中,取出了一把携刻着许多符文,亮银色的匕首,朝六具血尸冲了过去。

  闻永琪见马霁月朝六具血尸冲了过去,感到心惊胆颤的。

  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竟不如一个女人。

  陈青牛知道血尸身上有毒,带着腐蚀作用,马霁月可能撑不了多久。

  他在接到朱砂和毛笔之后,不敢有丝毫耽搁,打开朱砂,笔走龙蛇,在地上画起风水阵来。

  马霁月跑到六具血尸身边后,用手中亮银色的匕首,将其打得节节败退。

  闻永琪看的热血沸腾,握着拳头,一脸激动之色,说道:

  “马姑娘,这些怪物本应该长眠于地下,不应该存活于世的,……快消灭他们!”

  马霁月斜了闻永琪一眼,继续手持匕首,和血尸战斗。

  闻永琪体会到马霁月的眼神之后,立马闭嘴,不再吭声。

  这些血尸体很怕马霁月手中的匕首,不敢正面撄其锋,连连后退。

  马霁月跟这些血尸打,也是束手束脚的,怕这些血尸身上的毒血溅到自己身上,根本不敢伤到这些血尸。

  ……

  过来一会。

  一具小的血尸被马霁月逼的有点恼了,他不顾一些,纵身一跃扑到她的大腿上,紧紧抱着其大腿,咬了一口。

  其余的血尸显然已经诞生了灵智,均是为小血尸体担忧,一个个不要命的朝马霁月扑了过去。

  闻永琪看到这一幕之后,吓得直接捂住了眼睛,从指缝中看。

  马霁月面露痛苦之色,一匕首直接洞察了小血尸的脑袋。

  其他血尸看到这一幕之后,口中均是发出嘶吼之声,朝马霁月扑了过去。

  马霁月见这些血尸发了狂,一边后退,一边对陈青牛道:

  “陈神医,你好了没有,这些血尸发了狂,我要顶不住了!”

  陈青牛风水大阵已经刻画了一大半,对马霁月道:

  “马上就好,你再顶一下!”

  其中一个血尸注意到陈青牛,给了一具女血尸一个眼色。

  那一具女血尸一跃三丈,朝陈青牛冲了过去。

  马霁月面露情急之色,去阻拦女血尸,不过被他血尸挡住了。

  “诶呀,我的妈妈呀,画风水阵不能被打断,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陈青牛瞅了一眼朝他跳过来的血尸,心里慌的一批。

  就在这时。

  去附近一个酒厂偷酒,准备请陈青牛喝酒的黄小吱,和灰小跑看到了这一幕,它们连忙放下了手中的酒坛,跑了血尸面前。

  黄小吱一拍自己的小胸脯,用意念和陈青牛交流。

  “陈兄弟,你安心画风水阵,我和灰小跑帮你挡住这一具血尸!”

  陈青牛见到黄小吱和一只灰色的大老鼠帮他挡住了血尸,一边画符,一边说道:

  “黄小吱,灰小跑,谢了!”

  马霁月在和五具血尸战斗的同时,用余光瞅了一眼缠住那具女血尸的黄小吱,以及灰小跑。

  她面露诧异之色,没想到陈青牛能和两个成了气候的小妖做朋友。

  闻永琪更是看傻眼了,他没想到会突然蹿出来一个体型奇大的白毛黄皮子,以及一只灰毛大老鼠,帮陈青牛挡住一具血尸。

  刚才那一具血尸想要再派一具女血尸去阻止陈青牛。

  马霁月见此情景,生怕陈青牛功亏一篑,只好动用底牌了。

  她单手掐诀,指间亮起了一个亮着黄光的圆球,往后一指,朗声道:

  “弟子有难,肯请本家靠山二娘助我!”

  刹那间,一只体型奇大,有七条尾巴的白狐狸的虚影幻化了出来,拦住了那一具女血尸。

  闻永琪看到这一幕之后,直接就惊呆了,他没想马霁月连狐仙都请来了。

  马霁月缠住了其他四具血尸,让他们脱不开身。

  过了一会。

  陈青牛画好了风水局,他咬破了手指,将两滴血滴在了风水阵的眼睛上,大声喊道:

  “大蚯蚓,出来吧,给我消灭了这些血尸!”

  下一刻,陈青牛画的风水阵之上冒出了浓重的黑气,一条由煞气凝结而成,数十丈长,长着锯齿一般牙齿,甚至还长着两对翅膀的蚯蚓从风水阵法中出来缓缓出来。

  陈青牛看着自己所画风水阵召唤出来的大蚯蚓,面露诧异之色,惊叹道:

  “这么吊,看来是小日子武士、刀煞气的加持作用!”

  闻永琪看到黑色蚯蚓之后,当时惊得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嘴巴圆张,下巴都快要掉到了地上。

  黄小吱和灰小跑用余光看着黑色蚯蚓,也是一脸震惊表情。

  马霁月看到这一幕之后,忍不住惊叹道:

  “好厉害的风水阵,竟然能利用蚯蚓地让蚯蚓幻化出来,这黑色蚯蚓还有牙齿和翅膀,模样好凶,这下稳了!”

  血尸们见到从风水中缓缓出来,巨大的黑色蚯蚓,当时均是慌了。

  一个个朝古墓跑去。

  忽然。

  巨大的黑色蚯蚓迅速出来,朝血尸们飞了过去。

  它张开满是锯齿的血盆大口,可谓是一口一个小朋友,将些血尸吞进了肚子之中。

  七尾白狐只是白二娘的一道神念而已,她看着煞气凝结成巨大的黑色蚯蚓,面露震惊之色,她觉得即便是自己本尊来了,也不是它的对手。

  然后,她的身影缓缓消散了。

  闻永琪看到这一幕之后,激动的热血沸腾,攥紧拳头,大喊道:

  “吃他,快吃,还有一个呢!”

  就在这时,马霁月尸毒攻心,脑子一晕,倒在了地上。

  陈青牛画了一个风水大

 文学

煞气凝结成的黑色蚯蚓在吞噬了剩下五具血尸之后,消散了开来。

  陈青牛走到马霁月身边,将其从地上扶了起来,坐到工地上一块大石上,让其枕着自己的腿,怕她尸毒上头。

  黄小吱和灰小跑走到了酒坛旁边,一妖抱着一个酒坛吃走到了陈青牛身边,说要跟他喝酒。

  陈青牛婉拒了它们,说是要先给马霁月的腿祛毒,让它们离去了。

  他从檀木盒子中取出了七根金针,刺啦一声,直接撕开了马霁月腿部的裤子。

  见到她腿部雪白的肌肤之后,呢喃开口:

  “他娘的,这腿可是真白呀,比我媳妇的腿,还要白上那么一丝丝!”

  闻永琪看着陈青牛给马霁月祛毒,直接就陈眼馋了,心想马家掌门人,即便是连自己都渴望而不可及到的存在,就这么让他糟蹋了。

  不,治疗了。

  自己要是会医术,那该有多好呀!

  陈青牛往马霁月腿上扎了一针,她立马醒了过来。

  马霁月见到自己的裤子被陈青牛撕破了,面露羞愤之色,差点气晕了过去,反手一巴掌扇他的脸上,冷声道:

  “你无耻!”

  “我以为我媳妇就够不讲理了,没想到的天下女人都一样呀,……我的金针很细,你忍一下,稍微走光一点,总比没命强,我刚画了一个风水大阵,很虚弱,你千万别反抗,万一扎错地方了,即便是我也回天乏术了!”

  马霁月紧咬贝齿,对陈青牛道:

  “你扎吧,算是便宜你了!”

  “……”

  陈青牛沉寂心神,给马霁月扎了几针之后,她腿上流出了许多黑血来。

  陈青牛对面色有些苍白的马霁月道:

  “你有纸没有,我给你擦一擦!”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马霁月想自己擦,但是实在没力气,她瞅了一眼紫色布兜,嘀咕道:

  “在我的包里,我感觉全身没力气,你自己掏吧!”

  陈青牛见到马霁月放话了,丝毫不客气,往她的紫色布兜中掏去。

  掏出来一包七度空间。

  他面色微微一红,瞬间就尴尬了,呢喃开口:

  “马姑娘,我不是故意的,手误,手误!”

  马霁月面色红的像是要滴出水来,白了陈青牛一眼,干脆把头扭到了一边。

  陈青牛咂摸了一下嘴唇,将七度空间放了进去,一阵摸索之后,掏出了一包纸巾。

  打开纸巾,抽出一张,先是左顾右盼,瞅了一眼,就怕自己媳妇返回来,手有些小抖的往马霁月的腿部探了过去。

  马霁月用余光看到陈青牛的手正缓缓伸了过来,而且有些小抖,咬了咬嘴唇,冷声道:

  “陈青牛,你媳妇又……”

  陈青牛听到媳妇这个字眼,当时做贼心虚一般,一个激动,拿纸的手直接按在了马霁月的大腿之上,东张西望。

  这是给擦毒血吗!

  这分明就是揩油!

  马霁月从小跟着师傅学习法术,风水术,基本上没接触过什么男人。

  她的大腿被陈青牛一把摸上,当时表情一滞,一种异样的感觉自心底油然而生。

  随即,她一巴掌抽在了陈青牛脸上,直接给他来了一个对称的。

  陈青牛悻悻然,神情中带着一丝委屈,解释道:

  “马姑娘,我不是故意要摸你腿的,我听你说我媳妇,我以为我媳妇来了,心里一慌,就将手放在你的腿上了!”

  马霁月见陈青牛一脸恳切表情,感觉对方不像在骗她,询问道:

  “陈青牛,没想到你这医术,风水都很利害的人,会怕老婆呀!”

  陈青牛讪讪一笑,“马姑娘,是爱老婆,怎么叫做怕老婆呢,请注意你的措辞!”

  “咯咯咯,……把你咸猪手给我拿开,摸我的腿,还摸上瘾了还是咋的!”

  马霁月听到爱老婆,当时就忍不住了,口中发出宛如银铃一般的笑声,她忽然感到陈青牛的手还放在她腿上,寒声道。

  陈青牛麻利的擦了一下马霁月大腿上的毒血,收回了手。

  马霁月想让陈青牛抱着她去闻永琪的兰博基尼中休息,但不好意思开口,只好躺在了陈青牛腿上休息。

  陈青牛感到自己两张脸还点烫,怕一个不慎再挨上一巴掌,索性不动了,就让马霁月躺在自己腿上休息,心中暗暗祈祷,自己老婆可千万别过来呀!

  不然的话,这种场面。

  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呀!

  闻永琪见马霁月枕在陈青牛腿上,心中羡慕不已。

  不,已经远超羡慕了,是嫉妒不已。

  过了一会。

  马霁月感到好一点了,让陈青牛收了金针,从他腿上起来,看着脸色还有点红的他,说道:

  “陈青牛,对不起,我不应该打你,是我冲动了!”

  陈青牛想说了刚才的手感不错,这一波不亏,但觉得这么说,自己的在对方心目中的形象就不那么高大,伟岸,正直了。

  只好开口道:

  “小意思,我老婆打起我来,那才叫狠呢,我身上还有伤还没好呢!”

  马霁月看见陈青牛这一副怕老婆的怂样,就感到好笑,想象不出他究竟是经历了怎样不堪回首的往事,才变成这样的。

  闻永琪见到陈青牛和马霁月站了起来,对他喊道:

  “陈神医,我一直在等你给我治腿呢,别的医生我根本看不上!”

  陈青牛从口袋里掏出檀木盒子,取出七根金针,将其朝闻永琪凌空一掷。

  下一刻,金针直接扎在了他的腿上。

  闻永琪感到自己的腿部热热的,一点也不疼了,他面露笑意,对陈青牛问道:

  “陈神医,我的腿好了吗!”

  陈青牛淡然道:

  “好了,把金针拔了,起来走两步!”

  闻永琪知道中医圣手的金针是不能够随便拔的,问道:

  “陈神医,这拔针需要顺序吗?”

  陈青牛说道:

  “随便拔,没有顺序!”

  闻永琪拔了金针,在原地绕了一圈,走起了范伟的步伐,一边走,一边说道:

  “舒坦,舒坦呀!”

  陈青牛对闻永琪道:

  “舒坦了,就把金针还给我呀!”

  闻永琪走到陈青牛身边,将金针还给了他。

  陈青牛将金针收进檀木盒子,装进了口袋之中。

  马霁月瞅了古墓一眼,对陈青牛道:

  “陈青牛,能养成血尸的古墓,都是上千年的古墓,里面肯定有宝贝,要不要一起下去看看!”

  陈青牛眉头微微一皱,嘀咕道:

  “地下的东西都是国家的,我们下去盗墓,是不是有些不好!“

  马霁月淡然道:

  “我们拼了命,消灭了七具血尸,有什么不好的,拿上一两件,就当作是国家对于我们的奖励了!“

  陈青牛微微思索,说道:

  “好吧,我平时就喜欢看盗墓小说,跟你下去走一趟!“

本文标签:

上一篇:野地里我把她做得好爽 宝贝,是不是快到了,叫

下一篇:早上醒来还在身体里面 农村晚上进错被窝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