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们班八个男生玩吃我胸-你家老公晚上怎么玩儿你

2021-11-03 10:16:2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褚城可算是被吓到了。

  怪不得这江城的大佬们对王越都是毕恭毕敬的。

  就算是王尚香别人也对她不敢造次。

  果然是背景雄厚啊。

  嘿嘿,褚城反过来想想,自己怎

褚城可算是被吓到了。

  怪不得这江城的大佬们对王越都是毕恭毕敬的。

  就算是王尚香别人也对她不敢造次。

  果然是背景雄厚啊。

  嘿嘿,褚城反过来想想,自己怎么样都是赚了。

  竟然结交了如此位高权重的人物。

  再看这一次他废了祝标的事。

  要是不认识王越,这事还真是难办了。

  因为看童瑶那语气就知道,她也很为难。

  现在应该说是特别幸运了吧。

  天已经完全黑了,褚城一时忘了叫王尚香派车送他出来了,现在他人在半山腰上,也只能摸黑走到有人的地方打车。

  褚城的心情可不是很好,最近经历的事情让他十分憋屈。

  一个腾龙大陆的药王,一直以来都是众星捧月地被人追捧着,无数美女环绕着。

  可现在好,天天打架、坐牢房。

  这和之前想的美女金钱豪车的出入有点不一样啊。

  不过,自己就跟王越说的一样,仗义出手,也算是值得。

  特别是这个祝标,连自己女人都敢动,这不是找死么?

  主要褚城自己都没有动过,哈哈。

  从今晚这个局面来看,自己的实力在地球上应该是顶端阶层的,自己以后只要不犯违反法律的错误,想要横着走,还是没问题的。

  褚城内心一直都是有仇必报,有恩必还的态度。

  现在徐鸣已经被抓了,但是幕后黑手,也就是祝标的母亲,还没有接受任何处理。

  这点实在是让褚城相当不爽。

  于是,他拨通了童瑶的手机。

  “老姐!”

  “老弟,你还好吧!”

  童瑶那边十分紧张地问道。

  于是,褚城把今天晚上的见闻都告知了童瑶。

  说的差不多了,褚城突然问道。

  “老姐,你知道那个该死的祝标的母亲是什么身份么?她们家住在哪里?”

  听到褚城突然这么问,童瑶第一反应就是褚城是要去寻仇了。

  “老弟,你问这个干嘛?”

  “老姐,她们家把我和梦梦搞得如此落魄,我肯定要去找她喝喝茶,聊聊天。”

  “老弟,你刚被保出来,可千万不要再去惹事了!”

  “老姐怕你再被坏人弄进去。”

  童瑶急忙劝到。

  “老姐,你就放心吧,这次我心里有数的。”

  褚城保证道。

  本来童瑶是死活不想把郑钰的情况说出来的,可是耐不住褚城的软磨硬泡。

  “好好好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再给我惹事了!”

  “一定一定!”

  “祝标的母亲名叫郑钰,是咱们江城市负责财务的副主管。”

  “一直以来,我们商界都把她称为郑阎王。”

  “你是不知道她,她为人心狠手辣,而且刁难人的手法极多,只要得罪了她,都没有好下场。”

  “这次你把她儿子打残了,徐鸣敢如此大胆,也一定是她在背后指使。”

  “原来如此。”

  听到童瑶的分析,褚城也认同地点了点头。

  郑钰,好,很好。

  “姐。她们家住哪里!”

  “我听说,滨江豪庭11号别墅,最豪华的那栋就是他们家的。”

  “行了,老姐,我知道了。”

  褚城连忙挂断了电话,毕竟他不想童瑶有什么心理负担,也不想童瑶再次担心。

  毕竟解决事情,只要自己出马就可以了。

  “哼哼,看小爷怎么把你们一个个全部都搞定。”

  夜晚十点。

  “疼啊!”

  祝标撕心裂肺的声音从别墅里响起。

  这声音如此有穿透力,周围两家别墅内都可以清晰可闻。

  祝标全身打着绷带不住在床上嚎叫着。

  “爸、妈。你们跟我说实话。我是不是已经没法生孩子了?”

  原来祝天兵和郑钰也不想让祝标住在医院里治疗,毕竟这个事,还是有些丢人。

  于是就请了私人医生,住在家里,专门为祝标进行治疗。

  听到祝标的喊叫,祝天兵连忙跑到祝标的房间,一脸痛苦地看着祝标。

  “标儿,医生可没这么说,你放心。”

  “你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把身体养好、安心治病。”

  “其他事我们慢慢再来治。”

  祝天兵也只能尽量地开导自己的儿子。

  “爸!你骗我!你骗我!”

  “我自己变得怎么样了,我自己知道!”

  祝标突然咆哮道。

  “妈!妈!”

  郑钰也跟着走了过来。

  “宝贝,你不要着急!”

  “爸爸说得都是对的!”

  “妈!你也骗我么!”

  “我是不是已经不能再碰女人?不能再生育了?”

  “宝贝,宝贝啊!”

  郑钰的情绪也有些激动。

  “宝贝你放心,妈妈一定给你报仇!”

  郑钰情急之下,说了这么一句话。

  祝标听闻之后,顿时整个人像抽空了力气一般,瘫软在那里。

  自己的母亲都这么说了,那肯定是真的了。

  不用想,自己已经是废了。

  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玩了那么多女孩,到头来,自己竟然被废了。

  对于一个御女无数的人来说,他以后再也无法动了,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妈!”

  “妈!”

  “你一定要把褚城和程梦给我弄死!活活弄死!”

  祝标怒吼道,眼神里充满着仇恨和不甘。

  祝天兵急忙安慰着儿子,让他敷下药尽快睡觉。

  见祝标渐渐睡前之后,祝天兵和郑钰慢慢走出了房间。

  祝天兵的眼神中爆发出一阵凶狠。

  “老婆,现在你那边怎么样了。”

  “你能不能搞定?”

  祝天兵就这么一个儿子,现在自己都要绝后了,这样的打击如何不让他疯狂?

  这次的事情,无论如何他都要去报仇。

  “老祝,现在这件事有些变数了。”

  郑钰轻轻叹了口气。

  “我不管,你那边搞不定我这边就叫道上的去解决他!”

  祝天兵歇斯底里地叫道。

  “老祝,你冷静一些。”

  郑钰是纵横官场多年,分析事情还是比较到位的,今天徐鸣被抓就不是一个好兆头。

  “你不是已经安排徐鸣去做了么?”

  “怎么了?现在是!”

  祝天兵不解地问道。

  “我晚点时候接到通知,徐鸣被典狱院带走了?”

  “什么!”

  祝天兵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怎么会这么突然?”

 文学

郑钰喝了一口茶缓缓说道。

  “这是江长官直接下的命令、”

  “这件事怎么惊动了江长官?”

  “这,不对劲啊!”

  祝天兵失声问道。

  “你也知道不对劲啊。”

  “还有更不对劲的事呢!”

  郑钰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其实,这背后并不是江长官指使的。而是这几天来我们江城视察的省督。”

  “省督?你是说咱们汉江境的省督王越亲自插手了这件事?”

  “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的。”

  “这,这怎么可能把省督也牵扯进来了啊。”

  祝天兵有些颓废地说道。

  “听说我们市里的人说,今天王越的孙女带着宁远一起去了拘留所,是她亲口下命令把褚城和程梦这对狗夫妻给放了出来。”

  “孙女亲自过来?”

  祝天兵的脸色有些凝重了起来。

  过了许久他才言语沙哑地说道。

  “按照这意思,那个杂种认识省督?”

  郑钰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钰儿!这样的话标儿的仇岂不是没法报了?”

  祝天兵有些激动地问道。

  “你慌什么!”

  郑钰的眼神中露出一丝凶狠。

  “听说省督在我们这只待一周,等他走了,哼哼。”

  “嗯,现在看来只能忍几天了。”

  祝天兵虽然十分愤怒,但是,他也知道事情的轻重。

  如果现在自己去触这个霉头,只怕未来都没有机会报仇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两个正谋划着王越走后应该如何解决褚城的时候。

  门口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

  随后,几名保镖痛苦的叫喊声不断传来。

  “什么人!”

  祝天兵紧张地看着门外,警惕地问道。

  听到几声脚步声之后,大门“咯吱”一声被打开了。

  “两位可是在等我啊!”

  褚城那英俊的面庞出现在祝天兵和郑钰的眼前。

  进门之后,褚城人畜无害地对二人打了一个招呼。

  不过,祝天兵和郑钰并没有见过褚城,看到他走进来,顿时有些不明就里。

  “你是什么人!”

  “这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么!”

  “你这叫私闯民宅!你是想做牢了?”

  “小李小王,你们去哪了?”

  祝天兵喊着门口的保镖。

  褚城微笑地看着两人。

  “你们是想叫门口的保安吗?”

  “那你们不用叫了,他们都要去医院接骨头了。”

  什么!

  祝天兵惊恐地看着褚城,接骨头?

  骨头都被打断了?

  “你,你是什么人!竟然如此大胆!”

  祝天兵再次询问了一句。

  郑钰见场面有些不受控制,也已经抓起了手机,随时准备报警。

  “呦,二位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你们不是想尽办法找人对付我,还想折磨我么?”

  “怎么,半天不到就把我忘了?”

  褚城笑眯眯地盯着他们。

  “你、你就是打伤我儿子的畜生?”

  祝天兵失声叫道。

  “不不不,畜生是你儿子,我是打伤你畜生儿子的人。”

  “你真是不想活了,你竟然敢主动找上门来?不怕死么?”

  “我怕什么死?你们觉得就凭几个保镖能把我怎么样么?”

  “是不是轮到我跟你们算算账了?”

  “再说了,你儿子作恶多端,玩弄女性,他早就应该废了!”

  褚城打着哈欠说道。

  “你放屁!”

  “我儿子再怎么样也轮不到你在这里指指点点,你凭什么打他!”

  “再说,法律都没法制裁他,你是什么玩意,能比过法律?”

  祝天兵咆哮道。

  “我是个人,不是玩意。可是你们的儿子不是人,简直猪狗不如。”

  “现在还要加上你们这对猪狗不如的父母。”

  “有其父必有其子,所有你们俩也都是社会的败类!”

  褚城说道。

  郑钰哪听过这样的侮辱,她咬牙切齿地说道。

  “你这个垃圾,有什么资格骂我们?”

  “我没资格啊。我只是说句实话而已。”

  “你特码!”

  祝天兵本来就在气头上,看到褚城自己送上门来,还辱骂自己一家,简直想把他碎尸万段。

  “老子不跟你逞口舌之快。”

  “我报警,我家可是有监控的!”

  “到时候看你怎么说!”

  祝天兵刚把手机掏出来,褚城直接冲到他的面前,

  直接一个巴掌把他扇飞了出去。

  祝天兵接近两百斤的身体如同石头一般重重地摔在地上。

  “嗷!”

  祝天兵吃痛地叫到,鲜血沿着嘴角不住地往外流。

  “老祝,你怎么样!”

  郑钰惊叫道。

  这要多大的力量才能把祝天兵打飞出去啊!

  褚城却像一个没事人一般,笑眯眯地看着他们。

  “你们不是要报警么?”

  “报叭,你报一次,我甩你一次。”

  郑钰慌忙把祝天兵扶了起来。两人依偎着看着褚城,眼神中充满着着愤恨。

  “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啊!”

  褚城耸了耸肩。

  “是你们一家不仅想染指我的女人,还想害我们夫妻俩。”

  “现在你竟然反过来问我想干嘛?”

  褚城边说边走向祝天兵和郑钰。

  郑钰内心闪过一丝慌张,不过多年来的官场经历让她马上就平静了下来。

  “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谁吗?”

  “你竟然如此大胆,你就不怕你家人以后的日子都不会很好过。”

  “哎呀,你的身份我怎么会不知道呢?郑主管,是不是。”

  褚城眼神直盯着郑钰。

  “既然你知道,还敢如此大胆?”

  “笑话了,你以为你是谁?”

  “在我面前装逼,你当了个小官员就可以欺压百姓?为所欲为?”

  “我还真要为那些你儿子祸害的女孩讨回公道了。”

  说完,褚城一脚踢在郑钰的肚子上,将她踢飞了出去。

  “噗!”

  郑钰哪里受过如此重的攻击,直接一口血喷了出来。

  “钰儿!”

  祝天兵看到自己老婆被褚城踢出了血,也顾不上自己身体的疼痛,赶快爬过去抱起了郑钰。

  而褚城却笑意满盈地看着他们。

  “我说祝主席,郑主管。现在我们就好好算算帐吧?”

  “你们不用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要不你们把我抓进号子里试试看?”

本文标签:

上一篇:哭着求他放过自己 往下边塞水果剧情荔枝

下一篇:他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 美妇护士高耸浑圆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