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男同桌把我腿打开摸到高潮 实拍小两口啪啪激情啪

2021-11-03 10:40:2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向来从容,凤眼清冷,叫人看不出思绪。

  曾言俏只觉脑子变成一团浆糊,明知他问这话必是有玄机,她却想不出计谋应变。

  终于,屋外大雨滂沱,姑娘纯粹一笑,她道:“不认得

他向来从容,凤眼清冷,叫人看不出思绪。

  曾言俏只觉脑子变成一团浆糊,明知他问这话必是有玄机,她却想不出计谋应变。

  终于,屋外大雨滂沱,姑娘纯粹一笑,她道:“不认得。”

  宋池渊垂了眸,神色无常,喜怒不见,终究是他问得多余,从这姑娘进门的那刻起,答案就已见知晓,他起了身,离了座,道,“明白,今日下着雨,姑娘可去祠堂走走,如今园里一品冠开得正好,这一路过去能见满院蔷薇……”

  话音淡淡,步履不停,口中轻念:“碧华,去给姑娘备伞。”

  碧华颔首应下,宋池渊像是自言自语般又开了口:“别忘记给姑娘加衣,若是没有,就去我房里拿外袍给她披上。”

  “世子殿下,”曾言俏上前一步,不知为何,总觉这人突然变得比她还要出神。

  宋池渊侧目,脚步顿住,停在香案前,炉中香烟袅袅,衬他白衣无尘,檀木屏风上落着他修长剪影,他语气温柔:“去,今日好雨,正是赏花时节。”

  像是在哄人听话似的。

  如此,曾言俏无话,回首被碧华搀着离去,二人前脚刚走,屏风前,丹凤眼寒光乍现,盯着那曾士元片刻,抬脚一步一步走过去,吓得那厮苦着脸跪地,合着掌心告饶个不停。

  那世子殿下却从他身旁走了过去。

  走到门边,话音冷落:“折了他的骨,绞了他的舌,丢去赌坊罢了。”

  “是,世子殿下。”

  这场秋雨连绵不绝,连带着空气也变得潮湿,丫鬟婆子纷纷躲在屋里做事,静谧廊间,两个身影去了西厢,一个身影去了东厢。

  内厅里,徐少卿拖起地上的人,手起刀落,挑了那人脚筋防止逃跑,随后唤来府中家丁,说到底,这等货色还轮不到他来亲自动手。

  说起这些家丁,都是府中精锐,由私人组建而成,待遇比普通军士都要高,干得也自然不是普通差事。

  当然,也有些犯了事的被遣去别处,表面上是被主子下发了,对当事人而言,却是天高皇帝远,冲着自己有点身手,真是越发无法无天了。

  就好比祠堂里那位。

  曾言俏踏着一地冷雨,披着那世子差人送来的外袍,忽觉岁月静好,沿着夹道走了一路,偶尔有堇色蔷薇越墙绽放,一团团,一簇簇,映衬水滴黛瓦,灰墙长道,檐下挂的红灯稍许褪色,走到祠堂前,那艳丽蔷薇更是挤墙而出。

  忽而,碧华停住脚步,执着伞,伞沿微微前倾,偏向身前人,温声道:“姑娘,碧华得去趟审理司核对长庚院账目,便不陪着去了,那花就摆在庭院间,姑娘一进门就能瞧见。”

  语罢,将伞交与曾言俏就要走。

  曾言俏忙道:“你把伞带着去!”

  碧华浅笑,“碧华是奴,姑娘是世子爷的人,就算姑娘不用这伞,也难保有用得着的时候,碧华不能要。”

  这一番话下来,曾言俏彻底摒弃对这人初见时的印象,一时间对冷碧华又是怜惜,又是喜欢,雨雾漫漫,姑娘拖住她手,正色:“你把伞带上,不带不让走。”

  阴沉天气,花香弥漫,‘噗!’,碧华嫣然笑出声,接过伞,道:“我与姑娘真是有缘,再次见你,却不像初次那样不喜。”

  曾言俏闻言,心头一暖,板着小脸,豪横挑眉:“快去吧,我等着你回来。”

  碧华端姿含笑,道了声“好”,芙蓉裙摆飘扬,遂转身离去,曾言俏推了身后门,满园蔷薇映入眼帘,粉枝绿叶,攀入天光。

  那祠堂原是个小型四合房,中间由柏木搭架,做成栏顶,爬满蔷薇花。

  花架底下一盆盆仙客来,摆得院里没个落脚处,只见那殷红似火,茄色贵气,淡红如水,中间尽是荼白,瓣尖缀着淡淡的绯。

  曾言俏进了门,走在廊间,感受着雨珠轻落,落在湿漉漉地板,落在院里石板地,落在缝隙里绿苔,颗颗晶莹,实美。

  如今天气冷又降雨,原本祠堂里负责洒扫的婆子都躲了起来,过晌久不见人烟。

  曾言俏踮脚细闻,那花中芬芳真是叫人心旷神怡,只听身后祠堂传来些许响动,那声音极小,她回头扫了眼,里头黑漆漆的,姑娘也没放进心里去,倒是祠堂里的人早早听见有人推门,过半晌才走出去查看。

  那人生的窄额尖面,下颚长了颗痣,眼睛干枯枯的,让人瞧着不喜。

  曾言俏看他穿了一身破旧仆人衣,也没放在眼里,只顾看自己的,全然不管身后人。

  若要论起来,她是客,这人该向她请礼问安,那人却不向她行礼,反而鬼鬼祟祟走了几步,在门边打量起姑娘来。

  须臾,那人一拍掌,惊了曾言俏回头,只见他指着自己道:“你是前阵子进门的曾氏吧?”

  曾言俏眼中闪过狐疑,沉声,“我是姓曾,你是何人?”

  为何如此无礼?

  那人嬉皮笑脸的伏了个身,“小的没名,奴才哪配有名,单字一个‘或’,进了宋家门,叫我宋或即可。”

  曾言俏无意与此人交谈,抿唇,微颔首,又再次转过身去,宋或也不管她,吹着小哨走去门边,正当曾言俏以为他要出去时,这人落下门内锁,回头,歪起脑袋瞪着眼睛向她走来。

  那面容十分呆滞,扯着皮笑,衬他瘦脱相的脸,让人看得心底发怵。

  “一个王府做摆设的罢了,怎这般高傲冷漠,看我不扒了你这一身冷皮子,教你知道知道什么才是爷!”

  眼看这人不怀好意,曾言俏望向身后祠堂,进或不进仅在一念之间。

  若是进了,阖上门方能躲避一时。

  可万一进去,这人知晓别的门路该如何?

  岂不是自封死路!

  正想着,宋或已走到跟前,曾言俏向后退去,却没选择进门。

  由不得她多想,这祸事已攥住她手腕往身上拽,这人瞧着干瘦,手上却是一股蛮荒力,曾言俏近日来本就无力,这下更是抵死缠他不过,索性心一狠,赌上他的命根子罢了!

 文学

“啊!!!”

  一声惨叫响彻院落,宋或捂着下体痛不欲生,这一脚挨得,真是犹如电击雷劈,这人痛得差点晕厥过去,曾言俏只见他吃痛,却不知伤势如何,慌乱间跑向大门。

  “贱妇,休走!”

  宋或咬牙攀住她脚脖子,姑娘像是被脏东西染身,疯狂跺脚甩开,终于跑到门边,见门闩被扣得死死,闩板后有个洞,落了锁,钥匙被挂在宋或腰间,曾言俏断然不想碰他分毫,干脆抄起院里花盆,威胁道:“把钥匙丢过来!”

  秋风吹过,花枝摇曳,雨露淋漓,宋或被雨水洗去冷汗,稍稍缓过来一些,咬着牙指着她骂:“你这歹毒妇人…”

  闻言,曾言俏一怒,将花盆对准他头侧地板,使劲一砸,‘啪!’,一声脆响,瓷碎片打在地上,划过宋或枯瘦面庞,只见那女子又搬起地上花盆,对准了他脑袋,眼神坚定。

  “把钥匙交出来。”

  祠堂外,两个身影正走来,素伞下,白衣如雪,宋池渊远远听见瓷器碎裂声,悄然抬眸,见木门紧闭,想也不想加快了脚步。

  只听门内女子轻音飒飒:“我本无意伤你,只是你手上轻薄,唯恐玷污伤害于我,你若将钥匙给我,我还能替你出去寻人救治,你这半天不起,明显是受重伤,要再不去看看,只怕那玩意儿这辈子都使不了。”

  门外人听言,停滞少顷,唤了声:“姑娘?”

  这一声呼唤让满院春光都有了颜色,曾言俏手上一松,‘啪!’,碎了一地花红,融进露水里,安静了晌午的风。

  只听他柔声:“退开。”

  话落,这地地道道的宋家人,踹门专业户抬脚,那单薄小木门被生生踹出一个坑,‘吱呀’一声,倒了一半,碎了一半。

  曾言俏一见来人,终于放下防备,心下一松坦,随之而来的是紧张心悸,身子不由自主的颤如抖筛,往地上一看,宋或依旧痛得起不来身,估摸着是废了。

  当时事故发生得实在太快,曾言俏也来不及多想,毕竟人一进入应急反应,手上没个轻重,更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如今冷静下来,曾言俏脑海中浮现出当初小妍誓死不肯来祠堂的模样,原是她早知祠堂里有这等祸事,那碧华当初打发她去祠堂的动机……

  真是叫人细思极恐。

  曾言俏一时间心情难以言喻,如果真是这样,碧华也是故意让她独自前来?

  若是碧华同她一起进祠堂,想必这宋或不敢如何。

  只因,冷碧华是长庚院的人。

  须臾,曾言俏冷冷望着地上的人,望他吓得疼痛都顾不上,四肢紧贴着地,疯了似的磕脑袋,那眼中遍布惊恐,惶然,畏惧。

  “世子殿下饶命,世子殿下饶命!小的知错!小的知错!”

  竟是怕得人没说话,这家伙便招了。

  “小的失悔,不该轻薄姑娘!小的被迷了心,不知世子殿下降临,望爷爷饶小的一命!”

  宋池渊淡淡扫他一眼,身旁徐少卿欠身:“世子,这人本是长庚院的,本事一般,时常晚起,年前因祠堂里的老张头去世,少卿便让此人过来接了事,不想……”

  不想这造了孽的东西如此胆大,徐少卿心中惭愧万分,该是他图一时方便,要早将此人辞去,也不会生出今日之事。

  宋池渊不语,目光落在院子女子身上,她披着自己外袍,华袖上沾了泥泞,他伸手想去拂开,又知那污泥去不掉,手腕一转,摊开了掌。

  “该回去了。”

  曾言俏抬眸探进他眼底,凤眼清冷,看不出情绪,却叫她心中一动。

  就此,抬手握住他掌心。

  他什么也没问,她什么也没说。

  满园落英,清艳含香,灼灼其华。

  宋池渊转身,拿过徐少卿手中伞,踩碎地上残破木屑,留了句:“别留下后患。”

  此人色胆包天,今日被毁了命根子,难保哪天回过神来不会疯魔报复,故而,别留下后患。

  “是,世子殿下。”

  过许久,天边乌云渐散,长道里下着毛毛雨,曾言俏随他走了一路,冷不丁垂眸笑出了声。

  那杏眸弯弯似含星月,闪着几分天真。

  宋池渊听见笑声,停了脚步,转身看她,几分兴致挂在嘴角:“何事好笑?”

  曾言俏抿唇想了想,却道:“不知,就是有些好笑。”

  姑娘这是对刚才一事释怀了,宋池渊倒莫名不甘,嘴上哄着:“刚才做得极好。”

  他又抬脚慢慢向前走,一手执偏伞,一手挽柔荑,细看,另一侧肩膀微潮,不经意间湿了一片,心里却是高兴的,走着,突然想起什么,忽问:“他可曾碰你分毫?”

  曾言俏侧目,举起两人相牵的手,“有的,就是世子殿下握的这只手。”

  由此,他手上握紧了些。

  该将那厮的手剁了才是。

本文标签:

上一篇:误入军.营被NP-岳的大肥臀日本熟妇五十路

下一篇: 撞击湿润bl双性|花蒂喷潮双性h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