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个人在上面一个在下 分手那晚她要了11次

2021-11-11 19:39:5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片刻后,李敬一行来到中心研究所外西北角的自然风入口。

  此时戴弘等人已集合过来。

  见到李敬与陈雨然带着赵院士过来,戴弘开口。

  “赵院士,如果不出意外,江

片刻后,李敬一行来到中心研究所外西北角的自然风入口。

  此时戴弘等人已集合过来。

  见到李敬与陈雨然带着赵院士过来,戴弘开口。

  “赵院士,如果不出意外,江观纹就是从此处自然风入口进入的中心研究所,劳烦你确认一下阴气残留。”

  说着,他又道。

  “江观纹出入科研院只被研究室入口监控拍到,他十有八、九全程都保持有形无质的状态,凭此了避开守卫与监控。这处自然风入口是他进入中心研究所的起点,也是他从外边进来科研院区域的终点,其所过之处可能另外还有阴气残留,你试试能不能追踪其来时轨迹。”

  “明白。”

  赵院士点头,取出半人高的高精度侦测器着手操作之余,道。

  “外边不是中心研究所里面,环境因素较为复杂,通过可能存在的阴气残留追踪其来时的轨迹可能会有些困难。事发到现在也已过去两个多小时,即使江观纹有留下阴气残留,可能也已淡化到无法侦测地步,期望不是很大。”

  “嗯,这我知道。”

  戴弘应了声,向后退开。

  包括李敬在内,其他人见状也是退到了稍远的位置。

  一行人站定,静等侦测结果。

  没两分钟时间,高精度侦测器“滴滴滴”一阵嗡鸣,赵院士欣喜着回首。

  “自然风入口确实有阴气残留,量还不小,比里面冷气出口浓郁得多。看样子,江观纹进入中心研究所并非毫发无损,出来时在自然风入口停留了更久的时间。”

  戴弘闻言挑眉。

  “这话怎么说?”

  “我们科研院的冷气系统是自主研发,制冷机内铭刻有数个寒霜阵法,辅以由纯净冰灵气压缩成的特殊灵晶作为制冷剂进行运作。”

  赵院士说着,露出些许自得的神色道。

  “在其制冷过程中,尚未经过稀释的低温冷气甚至能直接对二境造成致命伤。就现状来看,江观纹通过自然风入口进去时多半没那么顺利,逆流而上出来时,应该遇到了更大的问题。”

  说着,他继续道。

  “依我看,他变成诡怪那般有形无质的能力并不完善,该有损伤时依然不可避免。”

  听得赵院士如此言语,戴弘沉默着斟酌一阵,忽然望向李敬道。

  “李敬你有什么看法?”

  “啊?”

  李敬愣神。

  他这会,纯粹是杵在一旁等待完整侦测结果。

  戴弘突然问他看法,这他一时间哪接得上话?

  这时,陈雨然出声。

  “赵院士所述有一定可能,不过我觉得仅仅是低温冷气应该影响不到江观纹。”

  说着,她讲述道。

  “有形无质是阴物一类异类存在的种群特征,没有完不完善这一说。这是它们的天然优势,也是致命的弱点。它们可免疫物理层次伤害没错,但凡是能伤及它们的事物都会令它们变得极为脆弱。再者江观纹已蜕变成类似存在,如没有把握,没道理拿自己的生命冒险。此外阴物阴气本就是以阴寒为特征,冰灵气与寒霜法阵都是脱胎于水属力量变种由来,对江观纹能造成影响的可能性很低。”

  缓缓诉说过后,她眯眼道。

  “江观纹在自然风入口停留,应该是有别的理由。”

  自己的看法遭到一定程度的反对,赵院士顿时有点不服气。

  “凡事没有绝对,属相本就有强弱之分。纵使同是阴属,弱的一方该受损伤还是会受损伤。”

  陈雨然闻言摇头,淡淡道。

  “科研院的制冷系统强度并不高,只是能对二境造成致命伤而已,如今的江观纹境界可能已达到四境。要论是制冷系统里散发而出冷气强还是他的阴气强,毫无疑问是后者更强。”

  再次遭到抬杠,赵院士眉头一皱,转头便要好好辩上一番。

  眼瞅着这俩立马要杠上,戴弘赶忙抬手。

  “赵院士,雨然说得不无道理,当然你说的也有你的道理。眼前不是进行学术论证的时候,我们的首要目的是找到江观纹的踪迹。”

  听戴弘这么一说,赵院士勉为其难按捺住了争辩的心思,点点头集中精力转身操作高精度侦测器。

  李敬瞅着这样一幕,暗暗咧嘴。

  陈雨然这性子,是有些耿直了。

  当众反驳一名科研院院士,这人家能服气?

  不过你别说。

  两人都有自己的道理。

  属相强弱,会直接影响到彼此碰撞的结果。

  阴物,畏惧阳属事物。

  但足够强大的阴属,也并非完全伤不到它们。

  科研院制冷系统里导出的冷气,能伤到江观纹的可能性很低。

  可要说一定伤不到,那也未必。

  眼下唯一可以明确的一点是,江观纹有在研究中心西北角这自然风入口停留过,遗留下更大量的阴气残留。

  将外界环境因素影响与已流逝的时间考虑进来,他留下的阴气残影应该已散去不少,这喻示着他不仅停留过,且停留了不少时间。

  他是受了损伤?

  还是其他目的?

  李敬托腮寻思。

  思绪间,他无意识地往西北方向看了一眼。

  入目,是科研院区域内成片林立着的公寓楼。

  微一皱眉,李敬凝视过去。

  这些公寓,应该科研院建设给院士居住的。

  公寓楼群,恰好在对应的西北方。

  这……

  似乎是巧了些?

  江观纹失踪了那么久,杳无音讯,有没有可能其实就躲在科研院里?

  嘶!

  可能性似乎不小?

  俗话说得好。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科研院日常戒备森严,除却科研院所属,平时就算是巡查局没有合适的理由也没办法进来。

  假如江观纹是躲在科研院内部,避开外界耳目轻而易举,只需低调着一些悄悄躲起来即可。

  回过头来,科研院没事也不会清查院士公寓。

  一个是没必要,另一个是科研院院士个个地位不俗,容易得罪人。

  正有所思绪,操作着侦测器的赵院士再次惊喜出声。

  “侦测器锁定阴气残留来往的痕迹了!”

  包括李敬在内,众人闻言都是精神一震。

  “方向。”

  戴弘上前一步。

  “阴气残留痕迹有两道,一道是西向一道是北向。西边这道很淡很淡几近无法准确侦测,多半是江观纹来时经过的路。”

  赵院士回首说着,侧身从侦测器显示屏前让开,让众人看到显示屏上立体图样,指了指立体图样上往北方去痕迹道。

  “去北方的这一道痕迹,相对清晰很多,应该是他走时经过的路。”

  得到如此结果,李敬眯眼。

  两道阴气残留痕迹,一西一北,刚好把位于西北方的院士公寓夹在中间。

  这有点刻意了。

  时至今日,李敬已累积不少正经的办案经验,不再完全依靠自己穿越前在影视剧里看到的那些东西。

  且他遇到的罪案案犯都很聪明,步步算计,懂得释放迷雾。

  再结合眼前种种,他心生猜测。

  江观纹有很大可能是自知没法做到完全不留痕迹,来时选择从西边过来,走时选择北边,混淆视听误导旁人。

  如果他真有那么自信,来回完全可以走同一个方向。

  藏身地,他未必只有一个。

  但在藏身处未暴露之前,他没必要换一个别处藏身。

  以此为推敲方向,江光在离开时在自然风入口停留便有的解释了。

  他并非受了损伤,而是刻意停留留下更多的阴气痕迹,造成自己往北方去的假象。

  这边李敬正暗自推敲,另一边戴弘得到赵院士的侦测结果后稍作斟酌,望向重案组众人道。

  “江观纹来去的两个方向已大致明确,李祈道你一人往西边去,沐白尘你们四个往北边去。分两路人马,联络东城分局让他们派人过来配合,挨家挨户搜查科研院临近城区。”

  “明白。”

  李祈道等人齐声应诺,唤出飞剑御剑而起,分别去往西方与北方。

  目送众人离去,戴弘转头望向李敬和陈雨然。

  “科研院内部区域不小,不排除江观纹并未离开科研院的可能。外部搜查交给李祈道他们,李敬你跟雨然着重搜查科研院西边方向,我带上赵院士和高精度侦测器往北边去,一路侦测确认他是否有出科研院。稍后我会与科研院高层沟通,准许你们进入任何区域。”

  “了解。”

  陈雨然应声。

  李敬则是稍作迟疑,出声道。

  “戴组长,我有个猜测。”

  ?

  戴弘皱眉,道。

  “说。”

  李敬没含糊,将自己的推敲诉说出来。

  戴弘倾听过他讲述,偏头看了眼西北方成片林立着的院士公寓。

  李敬推敲,不能说没有搭理。

  目前他们也只是初步确认江观纹来去的方向,谈不上有真正定论。

  要想有更进一步的发现,得明确找寻到江观纹的踪迹才行,不能错过哪怕一个蛛丝马迹。

  沉吟片刻,戴弘回首。

  “雨然你一个人往西边去应该没问题?”

  “没问题。”

  陈雨然点头,拍了拍身边臭豆腐的狗头。

  “再不济我身边还有臭豆腐在,这傻狗必要时还是能派上用处的。”

  说话间,她目光看看李敬。

  “你孤身行事小心点,别逞强。”

  “放心。”

  李敬微笑,随后望向赵院士。

  “赵院士,能否劳烦你告知一下,江观纹出事前居住的是哪一栋院士公寓?”

  “九栋,六楼。”

  赵院士回应,随后道。

  “假设江观纹如你所说是藏身在院士公寓,他不太可能在原来的公寓。他出事后,他的屋子早被彻底清空了。”

  “我知道,我只是保险起见过去看看。”

  李敬应声,走向西北方向院士公寓。

  陈雨然见此也没逗留,带上臭豆腐往西边去。

  戴弘与赵院士则带上高精度侦测仪,往阴气残留最明显的北边去。

  ……

  没过一会,李敬来到院士公寓园区门禁处。

  得益于戴弘已与科研院高层有过沟通,守护在园区门口的守卫并未阻拦,无声放行。

  进了园区,李敬很快找到江观纹曾住过的九栋公寓楼,径直坐电梯来到六楼。

  出了电梯,李敬左右看了看。

  科研院院士,待遇非常好。

  院士公寓偌大的一个楼层,只分对门两间公寓。

  单一公寓面积,目测至少比得上寻常公寓楼五个三室一厅那般大小。

  六楼两间公寓,一间门前挂牌有“席永昌”三字,另一间挂牌是空着的。

  显而易见,空着的这一间原本属于江观纹。

  稍作思索,李敬伸手推开无挂牌的公寓门。

  门没锁,顺利被推开。

  属于江观纹的公寓已被清空,不代表没有查看价值,进去看看还是有必要的。

  江观纹要真玩最危险即最安全这一套,本就属于他的公寓无疑是最迎合其“口味”的藏身处。

  举步进到公寓,李敬正要四处查看一番,口袋里小碍忽然震了一震。

  察觉动静,他身子一顿,眉头紧锁。

  小碍震动,无疑是有发现要告诉他。

  难道是侦测到了阴气?

  可是此刻并无旁人,小碍为什么没有直接出声?

  难道说江观纹真和自己想的一样,就在这间屋里?

  不能吧?

  门是开着的,他人也已进来。

  江观纹要在,早该暴起伤人了。

  止步在公寓门内,李敬一瞬间想到了很多。

  谨慎地扫视公寓内里,李敬悄然摸出结界石放在手里,顺手摸出小碍。

  点亮屏幕,小碍从屏幕上探出头来,伸手点出气泡。

  “主人,后面那一间,门后阴气浓度正在直线升高,下边门缝里漏出来了!”

  见着气泡内容,李敬脸色变了又变。

  后面那一间?

  隔壁公寓!?

  没有丝毫犹豫,李敬转身抬手便是拍出一掌。

  “轰!”

  掌心雷呼啸而出。

  同一时间,一只大手拍飞隔壁公寓门,笔直迎上他的掌心雷,轻易将其击散。

  阴气,狂涌而出。

  一道长达5874的血条,随之映入李敬眼帘。

  见着血条,李敬毫不犹豫催动手中结界石。

  亚空间结界瞬息张开,李敬指定自身所在与血条正下方为范围,单独隔绝了出去。

  隔绝成功,李敬眯眼。

  对面,是一名他从没见过的院士。

  后者遭到亚空间隔绝,神色阴冷着左右看了一看,而过目光注目过来,咧嘴一笑。

  “辅查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

本文标签:

上一篇:两个人一前一后攻击舒服吗 老公让我体验多人运动

下一篇: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男朋友找他朋友一起上我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