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低头看我是怎么c哭你的 等一下就不疼了很舒服的

2021-11-11 19:49:2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回来!给我回来,他权杖的充能速度没这么快!”斯诺里意识到了不对,这样强力的技能效果需要很长的冷却时间!这狡猾的夜地精在虚张声势!

  不过来不及了,这些肮脏的家

 “回来!给我回来,他权杖的充能速度没这么快!”斯诺里意识到了不对,这样强力的技能效果需要很长的冷却时间!这狡猾的夜地精在虚张声势!

  不过来不及了,这些肮脏的家伙们脚程飞快,它们不愿恋战,直接从食人魔让出的间隙中冲了过来。

  斯诺里屏住了呼吸,他知道计划的成败已经系于自己一身了!

  “史卡斯尼克,给我死来!”他为了能有一个居高临下的输出环境,避免丢出的战锤被那夜地精战帅周围的亲兵挡住而尽力跳了起来,在半空中用风暴之锤锁定了史卡斯尼克那带着高帽子的显眼身影。

  战场上的声音嘈杂异常,史卡斯尼克本精也不以敏捷与快速反应著称,当他听到战锤破风的声音,停下手中的戳刺动作时,那锤子已经飞到了他的头顶。

  “嗷!嗷!”

  “噗!”

  斯诺里听到了几声异响,整个战场似乎为之一静,他落地之后开始打量究竟发生了什么。

  是哥布拉,那硕大而又忠诚的洞穴史奎格蹦跳起来为它的主人挡下了那致命的铁锤。

  “该死的畜牲!”斯诺里对着空气狠狠一挥拳,召回了他的战锤,眼看自己的合围部队还有十几米远才能到位,在考虑移动速度之间的差距,可以说他的围剿计划已经破产。

  史卡斯尼克挣扎着从哥布拉的身下爬了出来,出乎在场每个人的意料,这个夜地精竟然没有在劫后余生的喜悦之下立刻逃跑,他反而去关注那史奎格的伤势!

  斯诺里的陨铁战锤虽然相当沉重,但那哥布拉也不是一般的史奎格,一级风暴之锤和大师级投掷符文叠加之下仍不足以直接击杀这怪物,它的真菌躯体被砸的凹陷进去了一块,但仍然活着。

  “老大!俺们快走!”这是夜地精萨满老月牙的声音,它废了不少力气才摆脱后面矮人追兵的纠缠,好不容易来到老大身边却发现史卡斯尼克停下了突围的脚步。

  “不,俺要带上哥布拉走!”史卡斯尼克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嚎叫,对于卑鄙狡诈的夜地精而言,它们是很难理解史卡斯尼克和哥布拉之间的感情的。

  对于史卡斯尼克而言,眼前的史奎格并不只是对他有救命之恩这么简单,在充斥着阴谋诡计,尔虞我诈的夜地精社会里,哪怕成为了战帮的老大他仍然得如履薄冰,他没法信任任何一个身边的部下。

  他随时怀疑某一个夜地精,可能是最能打的摸着天又或是最高明的施法者老月牙,想要在夜里摘掉他的脑袋,取代他成为战争老大。

  这样的猜测绝非空穴来风,史卡斯尼克本精不就是通过这种方式上位的么?在如此极端的环境之下,一个忠诚的伙伴无疑是极为珍贵的。

  哥布拉,是史卡斯尼克的宠物、战场上帮手、能倾诉心声的朋友,也是他夜里睡个安稳觉的保障!史卡斯尼克接受不了失去它。

  几个强壮些的夜地精亲兵在老大的威胁下连拖带拽,又拉又扛的搀着哥布拉逃命,但这无疑拖慢了夜地精们逃离的速度。

  斯诺里看到这令人捧腹的一幕几乎要笑出声来,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哪!在夜地精们手忙脚乱之际,斯诺里的东路军,他的铁砧守卫已经包抄到了正面。

  这些全身陨铁铠甲保护得密不透风的矮人战士们接过了已经到达极限的人类冒险者的位置,他们彻底堵死了无畏堡不算宽阔的山路。

  “喷!给我狠狠地喷!晚上我要吃火炙绿蘑菇!”斯诺里松了口气,他认为自己又一次接近了胜利,不过他可不会放松,果断的指挥着铁龙炮手们进行输出。

  这些端着铁龙手炮的矮人憋了一肚子气!他们起了个大早翻山越岭,到位之后又开始搬石头,建路障,忙活了半天被通知计划有变,之前干的都是白工。

  紧接着他们穿着陨铁板甲开始卖力狂奔,前面手持斧头和盾牌的队友还能砍一砍腿脚不利索的夜地精发泄,他们却连开火的机会都没有!

  还没等他们从前排队友的缝隙中找到开火空间,完成瞄准,那些夜地精早就跑没影啦!

  眼下铁龙手炮发射出的烈焰仿佛是他们心中怒火的具象化提现,烧的夜地精们鬼哭狼嚎,恨不得在地上刨出个坑来。

  “哼!史卡斯尼克,老子要把你的骨灰给扬了!”斯诺里看着眼前的火海,把战锤别回了腰间,这一趟虽然有着脚上战靴的加持,他仍然累的够呛!

  正在斯诺里准备去给史卡斯尼克验尸之时,形势忽然又发生了变化。

  “Waaagh!”他的身后,通往巴托尼亚的山路上又一次响起了waaagh声。

  这些声音听起来相当的浑厚,并不是地精们发出的尖厉吼叫能比的!

  斯诺里回头一看,一大群身上没有铠甲,只有一条草裙遮住下身,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绘制满了颜色古怪的涂彩的兽人从树林之中冒了出来。

  “蛮荒兽人?这群混蛋怎么会在这儿冒出来?”斯诺里感觉一阵头痛,这些家伙们一般生活在南地的丛林之中才对。

  “咚!咚咚!”充斥着奇怪韵律的鼓点响了起来!

  这些蛮荒兽人们不仅外表野蛮,还会在战斗前击鼓吟唱来激发嗜血的怒气。

  尽管其他兽人认为他们落后的习俗很奇怪,但他们都认同蛮荒兽人是极度凶残的战士。

  这些家伙们挥舞着手中的大棒子,石斧以及燧石长矛,斯诺里从坡上往下看,后面还隐约有些拿着粗制弓箭的蛮荒兽人弓箭小子。

  这些蛮荒兽人在怪叫和阵阵鼓点中让开了一条通道,一小群更加高大,身上绘制着最古怪的涂彩,戴着一大堆干瘪的头颅,镯子或其他崇拜物的大只佬们出现了。

  它们簇拥着一只巨大的战猪,那战猪的尺寸堪比一只狮鹫,但相比于它背上的骑手而言,战猪本身又不值得奇怪了。

  “俺乌尔扎戈-搞毛二哥的钦点的绿皮先知!毛哥叫俺过来瞅瞅哪个是史卡斯尼克!”
 

本文标签:

上一篇:早你在公司做一次爱 男朋友在图书馆没人的角落做

下一篇:我是不是比你老公厉害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