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学长求求你把开关关了 小东西才三根手指就哭

2021-11-11 20:06:2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别人只看到明光帝没有封大皇子为妃,就疑心愉贵妃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受宠,却不知道,这也是愉贵妃的聪明之处。她深知道明光帝的底线在哪里,从不碰触,也教会大皇子不去触碰。

  所

别人只看到明光帝没有封大皇子为妃,就疑心愉贵妃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受宠,却不知道,这也是愉贵妃的聪明之处。她深知道明光帝的底线在哪里,从不碰触,也教会大皇子不去触碰。

  所以,大皇子虽不出彩,但稳坐大皇子这个位置多年,让人挑不出错来。

  皇后要的,便是不出错,如此才能保证后宫安稳,让她等待那位小皇子的长大。

  所以说,顾清菱的运气还是好的,她来的时机非常巧,不如皇后年轻时,跟人斗得眼睛都红了;也不是她养的小皇子已经长大成人,加入了兵权争夺战后。

  她到来的时机,刚好就是后宫的“平稳期”。

  一家子被皇家接见,接赏无数,无波无折,就这样平平安安地进去,又顺顺利利地出来,不知道羡煞了多少人。

  当然了,对于这种“幸运”,顾清菱还是很开心的,皇家的赏赐一到,她就想赶紧揣着肚子里的货离开京城。

  没办法,肚子大了起来,她心虚着呢。

  可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事情需要安排,比如她答应了太皇太皇、皇后以及愉贵妃要把百香阁开到京城里来,比如顾家帮了姚家这么大的忙,该见的面还是得见的,还得想办法给对方一点补偿。

  “啊?老太君,您……”当姚大夫人听到顾清菱打算半百香阁在京城的分店交给她负责时,她还有些惊讶。

  不是说老太君不喜欢她吗,怎么会把那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她?

  若不是姚大夫性情沉稳,差点没掐自己一把,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坐在主位上的顾清菱点了点头,含笑地说道:“嗯!既然我们答应了愉贵妃要将铺子开到京城里来,自然要把事情办稳妥了,正好你在京城里也有铺子,办起来也比较方便。”

  其实说白了,就是顾清菱穿越来这个世界后,观察了这么久,发现姚大夫人看着性子“弱”了点,其实是一个心中有成算的,就是身子骨太弱了。

  不过没关系,她现在不是有了灵泉嘛,顾清菱相信,过不了多久,姚大夫人的身子骨就会好起来。

  姚大夫人惊喜,自然没有不应的。

  坐在另一边的姚二夫人捏紧了手里的帕子,连忙出了声:“哎哟,这可是好事情,只是,我们以后是要回祖籍的,怕到时候大嫂一个人忙不过来吧?不如这样,我给大嫂打一个下手如何?”

  云阳城的百香阁多火啊,更不要说到了京城以后,还有皇家当靠山,这生意能差了?

  姚二夫人虽然有点不平顾清菱为什么将这么好的事情交给了姚大夫人,可见识过顾清菱的本事后,姚二夫人也不敢直接闹出来,便机智的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她给姚大夫人打下手,那不就能分到一瓢羹了?

  顾清菱看了姚二夫人一眼,说道:“你啊,还是算了吧,呆会儿我还有其他事情要交给你办,这百香阁京城分部的事,就交给你大嫂好了。长嫂为母,你大嫂又是子爵夫人,我们姚家的当家主母,她要是连这么点事情都处理不了,以后我怎么放心把姚家交给她?”

  “正好,趁着我现在还年轻,还能教,就教教她,以后等我干不动了,也能松口气,好好歇歇。”

  顾清菱脸上的笑容大了一些,又望向了姚大夫人,“你可不能偷懒,得把这件事情办漂亮了,好教我知道,这当家主母,你也是有资格的。”

  姚大夫人用余光瞥了姚二夫人一眼,欣喜顾清菱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她,笑着应承了下来。

  “那行,那你回去好好想想京城的百香阁要怎么开,明天给我回话。”说完,顾清菱又望向了一脸不服气,还想争辩的姚二夫人,说道,“老二家的,你也别想偷懒,正好也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帮你大嫂参谋参谋,到时候等回到了祖籍,那边的百香阁分店我可是要交给你负责的。”

  “啊?祖籍那边也要开?”姚二夫人愣了一下。

  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祖籍那边的百香阁分店哪里比得上京城啊?

  恐怕十个都比不上这边,到时候,她还不是白辛苦?

  还说老太君偏疼二爷,她怎么觉得,老太君更偏大爷一些?否则这么重要的事情,老太君怎么会交给姚大夫人,而不是她?

  顾清菱一眼就看穿了姚二夫人心里的想法,有些失笑。

  她没把这事交给姚二夫人,还真跟这个无关,而是像她所说的那样,姚大夫人是姚家未来的“当家主母”,如果姚家未来要重新走回京城交际圈的话,姚大夫人肩上的担子就必须担起来。

  何况相较于看似聪明,其实有些冲动,胆子也过于肥硕的姚二夫人,顾清菱也觉得,沉稳而内敛的姚大夫人更适合充当姚家的定海神针。

  因为她够稳。

  只要姚大夫人稳了,下面再怎么跳,也不会出现太大的错误,也能有空间任姚二夫人随便折腾,放飞的到处乱飞。

  “当然要开,到时候我们回到了金陵,肯定要在那边呆很长一段时间,不在那边开个百香阁的分店,我们自己想用个什么也不方便。不只金陵要交,要是有别的想跟我们合作,把百香阁开到别处去,我也乐意。只是我年纪大了,没那么多精心费心,这件事情最后肯定要交给你们两个负责……”顾清菱才不会手,其实她生产在即,实在没那么多时间折腾。

  没办法,所以才不得不将手里的东西交了出来。

  唉……

  谁不喜欢自己手里多一些钱?

  姚大夫多聪明啊,一听顾清菱这话,就笑着说道:“可不是嘛,如果我们真的回了金陵,肯定得在那边开一家百香阁。如果连我们自己生活的都没有,以后还怎么跟人家说?到时候,我们恐怕还得将重心移到金陵去,什么好的配方、新的方子,都得从那边先出,京城这边一远,反到落到了后面……”

  “二弟妹,到时候你可要多多照顾我的生意。”姚大夫人十分自然地将话题转到姚二夫人身上,“虽说我们负责的都是分店,可说到底,我们都是姚家的媳妇,这赚多赚少,还不是姚家的?”

 文学

姚二夫人瞪了姚大夫人一眼,却也不好反驳,只能闷闷地应了:“我也没说不乐意,这不是……一个百香阁被我们分成了那么多店,还一个店一个负责人,怕以后时间长了,会有矛盾嘛。”

  她才不会承认,她就是眼红京城的店,心里不服罢了。

  不过姚大夫人也没说错,等京城的事情妥了,他们就会回金陵,到时候一连几年都会以那边为主,这样说起来,京城这边的似乎也占不到什么便宜。

  唉……

  算了,先这亲吧,等以后要回京城了,大不了她再从大嫂手里把京城的分店给抢过来。

  此时的姚二夫人想得清楚,却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词叫做“时过境迁”。

  等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她的想法早就变了。

  说完百香阁的事情,顾清菱也跟他们说起了近日要去顾家拜访的事,毕竟他们能够顺利显于帝前,让明光帝亲自过问此事,还是顾家的功劳。

  为了给他们姚家铺路,顾家这回“牺牲”可大了,又是得罪人,又是休妻,啧啧啧……

  几乎成了京中的“笑谈”。

  还好最后的结果是好的,要不然……顾家这回的丢就脸大了。

  既然顾家做了那么大的牺牲,姚家要有些表示,否则那就是“忘恩负义”了。

  除了顾家,大皇子府也得去。

  京中与姚家有联系的旧交,全部被顾清菱点了出来,不管他们是否在这件事情上出了力,只要对方没有“落井下石”,能重新攀上关系的,他们都得想办法重新攀上。

  怕他们多想,顾清菱还点了一句:“虽然镇南王被我们搬倒了,可你们身上的药到底是不是他下的,我们也不知道,所以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小心一些比较好,‘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一时间,姚大爷夫妻、姚二爷夫妻都没有说话。

  顾清菱也没一直拘着他们不放,把该说的话都说得差不多了,便把他们放回了屋,让他们回去好好想想,明天再来讨论。

  放他们离开后,顾清菱才觉得自己的腰有些酸,伸手揉了揉。

  大丫鬟春天见了,连忙过来伺候:“老太君,要不要香字辈的丫鬟过来帮你揉揉?”

  香字辈的丫鬟,便是当初特地为百香阁培养的技艺丫鬟,除了几个合格的送到了百香阁外,其他大部份还留在姚家,或者跟在主子身边伺候,或者还在培养当中。

  既然顾清菱给姚安馨、姚安玲姐妹俩拨了,她自己这边自然也留了一个。

  只是,自从顾清菱发现自己怀孕以后,便不怎么让香字辈的丫鬟近身了。

  开什么玩笑,这香字辈的丫鬟要不多少懂点医术,如何更好的伺候百香阁那些贵太太吗?

  顾清菱自然根据她们的特殊情况,特地请了女医教导,虽没能让她们出师,成为一个能够给人看病的女医,但把个孕脉什么的,还是绰绰有余。

  “不用了,你不是也学了些吗,帮我按按就好了。”顾清菱摆了摆手,说道,“我啊,就是年纪大了,坐的时间有些太长了。”

  大丫鬟春天抬头看了看老太君还十分年轻的脸庞,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反驳。

  她觉得,他们家的百香阁之所以能够吸引太皇太后、皇太后、愉贵妃等人的目光,完全是她家老太君这个活广告引来的。

  瞧瞧,谁家四五十岁的老太君,能像她家主子那么年轻?

  越看越觉得,不过三十岁而已。

  虽然没有说话,大丫鬟春天的手却不慢,在顾清菱的腰上不紧不慢地按了起来。

  她平时要管的事情挺多的,这手艺肯定比不过香字辈的丫鬟,但也算拿得出手,这不,没按了一会儿,就被老太君给夸了:“不错,春天啊,我发现其实你挺适合学按摩的,被你这么按一下,整个人也舒服多了……”

  “多谢老太君夸奖。”大丫鬟春天抿了抿嘴唇,抑制不住的,心里有了一些喜意。

  她一个大丫鬟没事学这个干嘛?

  不就是为了得主子夸奖,能多得几分体面吗?

  大丫鬟春天自觉自己比陈妈更得老太君信任一些,因为她不仅拥有一个只有她知道的,关于老太君的秘密,同时还是近身伺候,离老太君最近的。

  不需要顾清菱吩咐,傍晚的时候,大丫鬟春天就准备了一桶热水,让顾清菱泡了一个兴性。

  原本,按理说怀孕的人不适合泡澡,就像温泉泡得时间长太了会流产一样,热水同理,体质弱的人泡的时间太长了,也可能会面临这样的风险,但顾清菱不是有灵泉嘛。

  与其说她是在泡热水澡,不如说她是在想方设法泡灵泉。

  滴一滴进去,天天泡着,积少成多嘛。

  顾清菱敢泡,也是因为她没发现怀孕之前就一直泡着,没发现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便也懒得改变生活习惯,继续泡着了。

  若是穿越前,她还不敢像现在这么奢侈,但她不是穿越成老太君了嘛,有大把大把的下人可用,能奢侈干嘛不奢侈呢?

  何况,她又不是想着要吃什么山珍海味,不过是多了一个爱泡澡的癖好罢了。

  泡澡的时候,顾清菱就不喜让人伺候了。

  没办法,那么大的肚子,要是光着身子让丫鬟看见,还是挺明显的。

  为了确保万一,顾清菱觉得,还是不要让要看见为好。

  她摸着光溜溜的肚子,肚子里的那家伙似乎也挺喜欢泡澡的(喜欢是喜欢热水里滴的灵泉),十分活跃,还会时不时的活动一下小胳膊小腿,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因为怀孕,顾清菱也没敢泡太久的时间,差不多水凉了就起来,擦干身体换上干净的衣服,这才唤大丫鬟春天进来。

  大丫鬟春天带了两个小丫鬟进来伺候,又吩咐力气比较大的婆子处理浴桶里面的水。

  这泡澡水可不能乱扔,顾清菱明确规定了,府里的泡澡水只能用来浇花。

  还真别说,待泡澡水放到第二天,再用来浇花,这府里的植物也长得格外茂盛(废话,这不是滴了灵泉嘛),省了府里的花匠不少时间。

  花匠也在私底下跟家人说道:“咱这主子的风水好啊,你们是没瞧见,我养那些东西都没怎么费力气,人家就长得好好的。”

  他婆娘懒得理他,给他打了热水,让他赶紧洗,明天还有很多活要干呢。

本文标签:

上一篇:你的身体只有我能进 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

下一篇: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吞下他的大东西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