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把红酒倒入b里用塞子堵视频 将冰葡萄放在小洞里第四世

2021-11-11 20:19: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夏子竹试探道,同时两只唐门独属的千寻鹤,一同离开这道胡同。

  五柄仙剑,压力是真的大,但今日不斩这位神女,日后只会更难斩杀。

  他一人想要斩杀这位神女真的是不可能,所

 夏子竹试探道,同时两只唐门独属的千寻鹤,一同离开这道胡同。

  五柄仙剑,压力是真的大,但今日不斩这位神女,日后只会更难斩杀。

  他一人想要斩杀这位神女真的是不可能,所以他传讯于他的师弟,今日铁定要将这位神女斩杀于此。

  余以晗看着那已经现身的夏子竹,点到为止?捉对厮杀还有这样玩的吗?难道这是东唐那里的风俗,

  “唐门大师兄真会见风使陀,先前的时候换作是我说点到为止,你会同意吗?”

  余以晗反问夏子竹,此刻跟她说点到为止,可能吗?

  “当然会,同属大唐仙门,怎么可能会非要分出个生死的吗?关键刚刚神女也没有问我吗?神女要是问我,我肯定会点头的。”

  此刻的夏子竹完全是舍弃那那张脸面,舍弃的干干净净,一点都不要的。

  不过也是,谁想面对五柄仙剑,说不定那个时间觉得烦了,直接就是五位剑仙,你这要怎么打的吗?五位剑仙,还是五位合道的剑仙,换作是位九境的仙人,也能凭借人数优势给耗死的。

  余以晗一时语结,这还怨她不提前说,果然和那讨厌鬼说的一样。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话说这会,你崩碎自身小天地,真的会甘心吗?

  为了拖延时间,脸面都不要了吗?

  余以晗看向那不断压下的巨掌,身旁的空间不断破碎,从四面八方压来。

  城东,一处小庄园中,那只千寻鹤落入院中,那位唐门三师弟接过那只千寻鹤,上面只有“渭河水岸,速来。”六个大字。

  那位唐门三师弟扔下千寻鹤,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庄园之中。能让一向沉稳大师兄说出这句话,肯定是有天大的事情,他也不再隐藏境界,直接以金丹境最快的速度赶去。

  没有太长时间,另一只千寻鹤落入庄园中,窗边的二师兄接过千寻鹤,以心声告知小师弟千寻鹤上的消息,至于小师妹,他没有打算告知。

  ……

  “看来是神女不打算点到为止了!”

  余以晗没有再理会这个脸面都不要的唐门大师兄,戒尺样子的仙剑破妄飞出,剑尖直指虚空中的那张人脸。

  她很不喜欢有人这么居高临下看她。

  仙剑破妄所过之处,空间崩碎,皆化作虚无,在破妄面前,还有什么空间手段,值得一看。

  没有意外,那张人脸没有在仙剑破妄下,坚持够一弹指时间,直接被空间剑气搅的粉碎。

  夏子竹倒是没有意外,仙剑吗,有这般威能,实属正常,况且那份手段只是为了恶心神女,除此之外,没有多么大的用处,破了也就破了,不过能换的破妄一剑,在他看来,挺值的。

  巨掌不断压下,抱月,怀日,除岁接连飞出,只留一柄光阴在身边。

  无穷的剑气爆发而出,一条月光所化的玉龙,一只炎气凝聚的火龙,一柄平平无奇的桃木巨剑,与此同时,破妄倒飞而出,前后夹击,随之而来的是无穷的虚空之力。

  剑气笼罩下的巨掌,表面尽是裂痕。

  眼看巨掌被破,夏子竹丝毫不带紧张的,只是可惜了他这件刚到手不久的半仙器,这样一来,洞虚镜的品秩怕是要跌到不能再跌的地步。

  夏子竹看着那神女的架势,这是非要留下他的,不过好歹他也是个元婴,被一个金丹这般追着砍总是没面子的。

  这位唐门大师兄手中的洞虚镜飞入虚空之中,青铜镜边缘的铭文飞出,消失在虚空之中。

  洞虚镜落回夏子竹手中,镜子上篆刻的铭文已经没有一个,没有铭文的洞虚镜,品秩已经跌到灵器层次。

  仅是半仙器品秩的洞虚镜,想要困住四柄仙剑一段时间,哪怕是舍去一切都不要,也只是奢望,毕竟那个“半”字差的可不是一半那么简单,每一件仙器,都是蕴含着一条天地大道,半仙器只是脱离法器的范畴,其中并无天地大道。

  所以,他在赌,他赌以神女那种高高在上的性格,不会让剑灵现身。

  赌对了,这场厮杀他就赢了大半,哪怕是洞虚镜彻底毁了都没有关系,如果赌错了,那就什么都没有,而且还可能搭上他的三师弟,至于他的二师弟与小师妹,这一切他都有着他的谋划。

  无论是境界还是实力,二师弟都要比三师弟强上一些,为何他只叫来实力弱上一些的三师弟师弟,要知道捉对厮杀,实力若是差上一点,就可能是另外一个结果,还是和拥有五柄仙剑都神女捉对厮杀,多一份实力,就多一份把握这个道理他不是不懂,只是他还要考虑到小师妹,他们三人谁都可以留在这里,但他们的小师妹不能,留二师弟和小师弟在小师妹身边,就是在他们失手,面对神谕宗追杀,二师弟和小师弟还有可能将小师妹带回宗门,但换作是三师弟就不行,三师弟的性格直率,很多事情上想的不是那么多,而二师弟和小师弟两人心思缜密,遇事冷静,带小师妹回到宗门的可能性会更大些。

  只叫来三师弟的原因还有一个,小师弟还压不住三师弟,一旦两人意见不合,只会送命的更快。

  一切事先计划好,出手才能像那些剑修一样,毫无顾忌递剑。

  正在崩碎的小天地中的那只巨掌,瞬间化为虚无,庞大道虚空之力爆发而出,一瞬间,四柄正在围攻巨掌的仙剑被虚空之力笼罩,今靠余以晗金丹境的灵力,四柄仙剑注定是无法脱离虚空之力。

  余以晗看着被虚空之力困入其中的四柄本命飞剑,如果剑灵出手,就这些虚空之力只能困住四柄仙剑片刻,这还要考虑到那柄破妄不动用空间大道。

  毕竟一件依靠所篆刻的空间铭文的半仙器,想要与掌握空间大道仙剑对抗,只能说关公面前耍大刀,孔庙前,舞文弄墨,想的有点多。

  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这位唐门大师兄赌对了,就是到了这种地步,她也没有打算让剑灵出手,她在仙剑认主前对自己都有个约定,在未入七境前,绝非生死关头,绝不让剑灵出手。

  只是赌对也没有什么用,那四柄仙剑即使被困也无伤大雅,表面上看五柄仙剑都是她的本命飞剑,没有太大区别,但实际上只有光阴才是她真正意义上的本命飞剑,这其中还涉及到神谕宗一件极为隐晦的事情。

  如果不四仙剑认主,宗门内的那位大神官也不会与她透漏一点的。

  至于为什么不是五仙剑认主,这更是神谕宗一大隐秘,知道的人一只手就数的过了,宗门内的大神官,和两位无可避免铸剑师,还有一位大剑仙,在加上她这位当事人,就这五个人,不会有再多一个人了。

  那柄无形无色的仙剑,光阴落入余以晗手中,何为光阴,光阴现世时,这方世界多出了两个时辰三柱香一盏茶的时间,如今这世界的闰年之说,都源于这柄光阴。

  既然光阴能让这方世界多出一段时间,它也可以让这方世界少上一段时间。

  光阴横在余以晗身前,灵力笼罩剑身,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之色悄然爬满剑身,或许这才是光阴真正的形态。

  余以晗紧握手中的光阴,毫无花哨的一剑斩出。

  锦楼中,那位花魁侍女返回楼上,一个大家子弟拉着侍女问了起来,到底是什么样一位人物,能让那位眼高于顶的花魁亲自接待。

  当然,那位大家子弟不可能得到答案,一个大家子弟,看似表面风光,实则是家族的毒瘤,这种人即便是位侍女,但也不会把他真正放在心上,何况这位侍女也真的一无所知。

  黑色锦袍老者离开锦楼,随后一道身影也悄然跟上。

  此刻,锦楼之外已下起蒙蒙细雨,春雨打在河面上,荡起阵阵涟漪,先前那轮残月在黑云中却是越发明亮。

  河面上升腾起阵阵白雾,河中央的花船上下颠簸,这倒是吓坏了船上的那些富家子弟和娇娘们,这渭河水一向是平稳的很,怎么就突然就这么汹涌起来。

  黑色锦袍老者抬头看了那一眼高空悬月,这等异象,那官家大院不管管吗?就是那官家大院不管,那位大将军总是在的吧!

  不过这一切都不关乎他这个外来人,并州城越乱,对他家的那位来说是越好的。

  锦袍老者踏上马车,在掀开帘子的那一刻,看向身后的那片空间,已有元婴实力的老者,一番探查下,没有任何发现后,这才踏上马车离开。

  暗中余宝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一个公公都有如此境界,如果不是他刚才反应快,这一会还指不定是什么情况。

  余宝没有选择离开收回白色小伞,出于谨慎,他拐入一道胡同中。

  白伞带人闯入雨幕中,细雨照常打下,没有任何阻拦地打在青石板上。

  ……

  高空上的虚空之力如泡沫般消失,数十个铭文飞出,落入余以晗的手中,那只满是裂痕的巨掌重现,被随之而来的破妄贯穿,仙剑所带来的虚空之力瞬间将残破的巨掌吞噬一空。

  红楼下,胡同中,夏子竹看着手中没了铭文的洞虚镜,好一柄仙剑光阴,这真是一点道理也不讲的,难怪都说剑修是最不讲道理的,有这么一柄本命飞剑,谁还给你讲道理。

  死胡同中,唐门三师弟的身影出现,一只狼毫飞入那还未完全破碎的小天地。

本文标签:

上一篇:夹冰块一天都不能掉出来 厨房往下边塞冰棒

下一篇:把整瓶红酒倒入下面喝掉 往下面放个草莓然后捣碎

相关内容

推荐

景点标签